品茅台看小說

這就是夏雷的底氣,XL2500狙擊步槍和疾風突擊步槍獨步全球,現在全球的軍隊都想裝備這兩種步兵武器。而這兩種步兵武器就只有雷馬軍工廠能製造,更別說是夏雷一手打造的超級綜合智能機床了。他手裡握著這樣的資源,他要與別的國家交換戰機引擎技術,還愁換不到嗎?可德國不同,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就只能從夏雷的手中得到。

「呵呵……」馬克阿明尷尬地笑了笑,一下子就改變了態度,「夏先生,如果我的言行有冒犯的地方,還請你原諒。可你也沒必要因為這點小事就讓我們雙方達成的交易告吹吧?我承認,你大概可以從別的地方獲得你想要的東西,但我向你保證,德國製造才是最頂尖的,你應該相信我們的實力,而與我們合作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我不正站在你面前嗎? 這個明星有些咸魚 我來與你談工作上的事情,你卻讓我明天來。」夏雷說。

「不不不,我們現在就談。」馬克阿明跟著說道:「請坐請坐。」

事實就是,馬克阿明可以不在乎德國政府相關官員的意願,甚至可以跟那些官員大吵大鬧,可他卻無法承受夏雷結束這次交易帶來的損失。那樣的話,他沒法向萊茵金屬的董事局交代,甚至有可能會下課!

辦公室里,馬克阿明與夏雷談著合作的事情。

會客室里的女人們也在交談著,但談的卻是別的事情。

「阿妮娜,你願意給夏雷擦皮鞋,也就願意給他洗衣服褲子什麼的吧?嗯,內褲也是願意洗的吧?」唐語嫣摟著阿妮娜的肩頭,態度親熱,宛如閨蜜。

「當然願意。」德國女人比較大條,哪裡想得到唐語嫣問這種話的動機。

龍冰咳嗽了一聲,「阿妮娜,說話想著點,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樣單純。」

唐語嫣白了龍冰一眼,繼續說道:「阿妮娜,你願意給夏雷洗內褲,夏雷願意給你蓋房子。」

「是城堡。」

「哦,對對對,是城堡。」唐語嫣笑得很甜蜜,「那你們是不是那種關係啊?」

「什麼關係?」阿妮娜頓時警惕了起來。

「情人的關係啊。」

「你和他才是情人的關係。」

唐語嫣,「……」

同在一個會議室里,柳正男尷尬難受。三個女人一如既往地對他忽視,幾乎不看他一眼,完全把他當成了空氣。而且,她們談的話題還這麼「閨蜜」,他聽也不是,不聽也不是,難受得很。

一個德國女人走了進來,很客氣地道:「先生女士們,請跟我來,我帶你們去你們的住處看看。有什麼需要,你們都可以向我提,我會盡量滿足你們的要求。」

柳正男這才鬆了一口氣。

唐語嫣看著龍冰,「龍冰,我們可不可以住一個房間?」

龍冰說道:「不可以。」

唐語嫣咯咯笑道:「那好,我去跟夏雷住一個房間。」

龍冰和阿妮娜齊刷刷地盯著唐語嫣,這反應,神同步。

柳正男一聲嘆息,「夏董,你上輩子一定是一個採花大盜吧?」 夏雷一行人被安排進了萊茵金屬的內部招待所,馬克阿明讓人清空了一層樓,房間很多,唐語嫣自然沒法跟夏雷住在一個房間里。她說的那句「我去跟夏雷住一個房間」的話,不過是一句玩笑話。

招待所不對外開放,能住進去的也都是萊茵金屬的重要客戶,以及別國的來參觀的重要來賓。所以它的環境很舒適,很清凈。

夏雷隨便選了一個房間,龍冰和唐語嫣分別住進了他的房間的左邊房間和右邊房間。這就像是兩女和他坐在沙發上的位置是一樣的,將他夾在了中間。阿妮娜則連住在夏雷隔壁的機會都被剝奪了,她住進了龍冰的左側。而柳正男則住進了右側的唐語嫣的房間隔壁。

這樣的安排其實也是一種不要的安全措施,夏雷是這次交易是否成功的關鍵,不容有半點閃失,更何況他的身上還背負著X秘金項目的研究任務。他現在幾乎就是華國的國寶,釋伯仁將龍冰和唐語嫣安排在他的身邊,為的也就是保護夏雷。

晚餐之後,夏雷接到了凌浩打開的電話。

「夏雷,你那邊怎麼樣?」凌浩開門見山地道。

夏雷說道:「開始遇到點麻煩,但都解決了。」

「遇到了麻煩?什麼麻煩?」

「我們被安排進了萊茵金屬,對方的CEO想拖延時間,態度也很傲慢。不過,已經解決了。」

「萊茵金屬可是世界級的軍工大戶,他們的態度傲慢一點倒也很正常。你不必介意。」

「我知道輕重,你放心吧,凌哥。」夏雷說。

「你是一個識大體的人,我當然放心。另外,你剛才說對方的CEO想拖延時間,我雖然不明白他的動機,但我卻得提醒你,你那邊的工程要簡單一些,你得拖延一下時間。不然,你那邊提前完成了,他們留在這邊的人不一定會信守承諾,給我們完整的技術。你明白我的意思嗎?」這就是凌浩打來電話的目的。

夏雷說道:「我明白,我知道該怎麼做。」

「另外,我打電話來也請你對家裡的事情放心。你的公司由你的妻子管理著,我們也給予一定的優惠政策。總之,你的公司不會有任何損失。」凌浩說。

夏雷笑了笑,「凌哥,你打電話來是給我吃定心丸的吧。」

「你還在國內的時候我就給你吃了一顆,現在再給你吃一顆,目的就是讓你好好乾,把這件事干漂亮了。」

「我會的,保證完成任務。」夏雷想了一下又說道:「對了,凌哥,求你一件事。」

「什麼事?」

「你知道的,我的對手很多。美國CIA也是我的死對頭。我在德國,我有些擔心某些人會對我身邊的人下手。我想請你派一些人暗中保護她們,可不可以?」

「當然可以,你給我一個名單就行。」

夏雷說道:「我的妻子申屠天音,我的妹妹夏雪,還有……我的好朋友江如意。」

「好朋友江如意?」

「嗯,好朋友江如意。」

「呵呵。」凌浩笑了笑,「那好吧,事實上我早就派了人保護你的妻子和你的妹妹,你提到的這個江如意,我會再派人去保護她的。」

「謝了,凌哥。」

「你那邊有任何情況都要聯繫我,好了,就這樣吧,再見。」凌浩掛斷了電話。

夏雷收起了衛星電話,自言自語地道:「我說我的好朋友江如意,他笑什麼?」

凌浩的莫名其妙的笑讓夏雷有些無語,不過凌浩這次給他吃的定心丸卻徹底解決了他心中的憂慮。以凌浩的身份,他派出的保鏢必然是華國最精銳的保鏢,就那些保鏢的專業素養而言,恐怕比101局的特工更強。申屠天音、夏雪和江如意有了這樣的保護,他也就可以放心地去做事了。

夏雷走到了窗戶邊,拉開窗帘,看著遠處的廠區。雖然隔著不下千米的距離,又是在黑夜,但他的左眼卻依然能清清楚楚地看見廠區裡面的情況。他看到了一個個車間,有的車間是組裝豹2坦克的車間,有的是組裝步戰車和自行火炮的車間。那些車間里雖然亮著燈,但除了少數幾個警衛,裡面並沒有工人在加班。

歐洲的人工成本非常高,即便是萊茵金屬這樣的軍工大戶也不願意支付工人昂貴的加班費。這和華國的情況恰恰相反,在華國,少有工人是不加班的。有些工廠甚至是三班倒,二十四小時都有工人在工作,辛苦得很。

夏雷的左眼的視線掃過那些車間,心中忽然冒出了一個想法,「萊茵金屬的火炮技術獨步全球,還有他們的鍛造和精加工技術也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我既然來了,總不能空手而歸吧?再怎麼也得順手牽羊,帶走幾樣先進的技術吧?」

鍛造和精加工都是華國的弱項,如果能在這裡取到經,那肯定是一個巨大的收穫。沒準,以後擴建雷馬軍工廠的時候,這些技術將派上用場,變成雷馬軍工廠的火炮、坦克和自行火炮什麼的,成為真正的軍工大戶!而不只是生產輕武器!

這個想法讓夏雷有些衝動,他甚至想馬上潛入萊茵金屬的車間去透視他們的機器,去偷學他們的技術。不過最終他還是克制了下來,沒有那樣去做。

卻就在夏雷準備收回視線,洗澡睡覺的時候。一個車間的拐角處,一個黑人男子忽然進入了他的視線。他的皮膚,他身上的黑色衣服都與他四周的環境很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夏雷的左眼有著超凡的能力,他幾乎也不能發現那個黑人的存在。

黑人的手裡拿著一隻高倍軍用望遠鏡眺望著招待所的方向。

「他在監視我嗎?」夏雷的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絲警惕,他的左眼鎖定了那個黑人。

那個黑人顯然不認為夏雷能在那麼遠的距離看見藏在黑暗處的他,所以他沒有隱藏起來,而是繼續拿著望遠鏡看著夏雷。他並不知道,夏雷不僅是看見了他,甚至是看到了他的隱藏在望遠鏡後面的眼睛。

十秒鐘后,夏雷移開了視線,拉上了窗帘。但他的左眼的視線卻還能透過窗帘,看到那個千米之外的黑人。

又過了十幾秒鐘之後,那個黑人收起瞭望遠鏡,順著牆角離開了。

夏雷的心裡也陷入了沉思,「他是什麼身份?難道是萊茵金屬的人,為馬克阿明工作,是馬克阿明派他來監視我的?不過,不太可能吧,我就在萊茵金屬裡面,馬克阿明要監視我,他大可以讓這個招待所的人幹這種事情,這樣也省事得多。如果不是萊茵金屬的人,那他又是誰?CIA的特工?或者是FA組織的人?」

最後這兩種猜測讓他的心情也變得沉重了起來。

咚咚咚,敲門的聲音傳來。

夏雷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是唐語嫣,他跟著說道:「進來吧,門沒有反鎖。」

唐語嫣開門走了進來,她順手帶上了房門,「剛才釋老總和我聯繫過了,他說我們要嚴密保護你,不能讓你有半點閃失。從現在起,我和龍冰分班運作,我保護你前半夜,她保護你後半夜。無論是龍冰和我,在我們保護你的期間,你都不能離開我們的視線。」

剛剛才發現件事者,唐語嫣就過來提升安保級別,夏雷的心中忍不住有些猜想,「你們得到什麼情報了嗎?」

唐語嫣說道:「我們懷疑CIA已經知道了你的行蹤,目前雖然不清楚他們是從什麼渠道得到的情報,但我們必須採取安全措施。」

夏雷皺了一下眉頭,「我們是秘密來德國的,就連去沃登小鎮都有德國的特種部隊保護我們,封鎖道路,美國人怎麼會知道我們的行蹤?」

唐語嫣搖了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一有情報,釋老總會通知我們的。總之,從現在起,我和龍冰分班,全天候二四小時保護你。」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剛才我發現招待所外面有一個很可疑的黑人,他好像是在監視我,難道真是CIA的人?」

「他在哪?」唐語嫣向窗戶走去。

夏雷說道:「別去看,他已經走了。」

唐語嫣停下了腳步,「這麼看來,我們獲得的情報很有可能是真的,CIA已經採取行動了。為了你的安全,從現在起,無論你幹什麼都不能離開我的視線。」

「等等……你說無論我幹什麼都不能離開你的視線嗎?」

「當然。這是最高級別的保護措施。」

「那我要是想洗澡呢?」

「不能離開我的視線,但你可以穿著褲子洗。」唐語嫣說。

「那我要是想解手呢?」

唐語嫣咬了一下嘴唇,「那你背對著我解!」

「要是是大的呢?」

「你……」唐語嫣鼓起了香腮,「你是故意的吧?」

夏雷笑了笑,「你還是回去睡吧,我不需要這種貼身保護。夜裡你和龍冰多留意一點,聽著點動靜就行了。我們又不是沒有在一起戰鬥過,你知道我的實力。」

「哼!我才懶得保護你呢!走就走!」唐語嫣氣鼓鼓地離開了夏雷的房間。

夏雷這才送了一口氣。他躺在床上,腦子裡想著的卻是那個黑人。

後半夜,龍冰還真就來了。她一進門就將門反鎖了,然後鑽進了夏雷的被窩。

「我來保護你。」

「你想怎麼保護我?」

龍冰湊到了夏雷的耳邊,往他的耳朵里呵著熱氣,「我把你吞進我的肚子里,又安全又溫暖,你看好不好?」

夏雷猛地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雖然都是101局的科長,執行的也是相同的任務,但龍科長和唐科長的待遇卻是不同的。 第二天一早夏雷被帶到了一個車間之中。這是一個新建的車間,沒有安裝任何機器,空間很大,足夠夏雷在這裡打造一條生產XL2500狙擊步槍和疾風突擊步槍的生產線,同時也有空間放下那台重量達五百噸的超級綜合智能機床。

這個新車間里早就有一群萊茵金屬的職員等在那裡了,這些人都是萊茵金屬的高級機械師和電氣工程師。約瑟夫也在其中,而且扮演著一個主管的角色。

「夏先生,這些都是我們公司為你提供的助手,他們可以為你做工作範圍內的任何事情,機械加工,電氣工程。」車間里,萊茵金屬CEO馬克阿明對夏雷說道:「人員和物資我們都為你準備好了,你現在就可以開始你的工作了。」

夏雷說道:「有些設備需要從我們那邊運過來,在我動身的時候載著那些設備的貨輪已經出發了,估計半個月後就能到這裡。」

「你的意思是沒有我們的人需要乾的工作嗎?」馬克阿明的眼裡閃過了一抹不悅的神光。

只有參與到建設之中,才能掌握到真正的技術,如果夏雷海運過來一條生產線,這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情。

影視世界當神探 「不不。」夏雷說道:「當然有你們要做的工作,正男,把需要加工和準備的材料清單交給他們吧。」

站在夏雷身後的柳正男跟著打開了他的公事包,從裡面拿出了一大疊裝訂好的清單,雙手捧著遞到了馬克阿明的面前。

馬克阿明並沒有伸手去接,他甚至沒有正眼看一眼柳正男。在他的眼裡,也就華方的這些人員眼裡,也就只有夏雷有資格和他談,其餘的都沒有資格。

昨天,夏雷雖然挫了馬克阿明的一點銳氣,可馬克阿明身上傲慢卻不是一下子就能扭轉過來的。

柳正男有些尷尬,他看了夏雷一眼。

夏雷還沒有說話,馬克阿明便出聲說道:「約瑟夫,你拿去看看。」

約瑟夫走了過來,從柳正男的手中接過了那一疊厚厚的清單。清單是用德文打的,它是柳正男這段時間的工作成果。

約瑟夫隨手翻了翻清單,很快就皺起了眉頭,「為什麼沒有那台機床的零配件?」

夏雷說道:「那些零配件你們沒法加工,用來製造『雷龍智能機床』的零配件一部分會從我們那邊運過來,一部分我在這裡加工。」

來德國之前,夏雷已經給他的機床賦予了這個名字——雷龍智能機床。

龍,代表著華夏民族。他是龍的傳人,他要讓雷龍智能機床征服歐洲!

「雷龍智能機床?很奇怪的名字。」約瑟夫顯然不太了解華夏的文化,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絲不屑的意味,「夏先生,你的意思是,我們德國人沒法加工出你想要的零件嗎?」

夏雷淡淡地道:「雖然我不想這麼說,但事實是這樣。」

「哈哈……」萊茵金屬的一個高級機械師笑了起來,「他是在開玩笑嗎?一個一直從我們這裡進口精加工零件的國家,什麼時候已經超越了我們?」

「大概是因為買不到我們的精加工零件了吧。」一個電氣工程師挪揄地道,很幽默的范兒。

面對這樣的嘲諷,夏雷面色平靜,無動於衷。

攻妻不備:帝少,早上好! 阿妮娜卻沉不住氣了,她說道:「你們在笑什麼?我告訴你們,我也是一個高級機械師,但我的能力卻不及我們夏董的十分之一。我們夏董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機械師和電氣工程師,每人能與他相提並論,更沒有人能超越他。他說你們加工不出來,你們就加工不出來。」

「阿妮娜!」約瑟夫陰沉地道:「你是在取悅你的老闆嗎?」

阿妮娜哼了一聲,「我說的是事實。」

阿妮娜還要說話,夏雷卻碰了一下她的胳膊,「好了,別跟他們吵了,這樣的爭吵沒有任何意義。」

阿妮娜閉上了嘴巴,可還是氣鼓鼓的樣子。龍冰和唐語嫣倒很安靜,只是站在旁邊看著,沒有插嘴。她們的使命就是保護夏雷,給他創造安全的環境,讓他完成他的任務,至於建設武器生產線和雷龍智能機床,這些專業的東西她們是純粹的門外漢,根本就插不上嘴。更何況,她們的德語水平只是簡單的口語交流的能力,一些專業辭彙都不知道該怎麼發音,這就更插不上嘴了。

「夏先生,我知道你的實力,不然你也不能設計和製造出XL2500狙擊步槍和疾風突擊步槍這樣優秀的武器。不過,你說我們德國人加工不出你所需要的精加工零件,這個我就不敢認同了。」馬克阿明說道:「事實上,在此之前,你們華國一直都是從我們德國進口精加工零件,後來因為政治上的一些原因,我們終止了這方面的交易。現在,你卻當著這麼多德國的有些的機械師和電氣工程說我們的德國人加工不出你所主要的零件,你是在開玩笑嗎?」

夏雷說道:「我並沒有不尊重你們的意思,我只是說了真實的事情。如果你的機械師和電氣工程師非要證明自己,你可以讓他們加工一樣的零件,組裝你們自己的雷龍智能機床,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

「何必等到那個時候?」一個女人忽然站了出來,「我是萊茵金屬的首席機械師,我叫西爾維婭。夏先生,你說的我都不相信。我相信卻是在世界上流行的一種說法,那就是華國人愛吹牛。」

夏雷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

西爾維婭向夏雷走了過來。

她是一個小個子女人,二十多歲的年齡,很年輕。她有著一頭酒紅色的長發,扎了一條很簡單的馬尾。也許是因為個子小的原因,她的五官有著東方女人的精緻美感,卻又著西方女人特有的線條美。

看到這個西爾維婭,夏雷忽然想起了茜拉米。而眼前這個西爾維婭似乎就是一個歐洲版本的茜拉米。

離開阿富汗之後,夏雷沒有再去與茜拉米見面。一是那裡太混亂太危險的原因,他不想因為去與茜拉米幽會而與CIA和美國特種兵交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已為人夫,他的感情生活已經夠混亂的了,他不想再要更多的混亂了。

茜拉米成了他的一段美好的記憶,現在,這個西爾維婭莫名其妙地就將這段美好的記憶激活了。甚至,夏雷的第一個感覺竟然是這個西爾維婭是燙染了金髮的茜拉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