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放心。」

葉子晨咧嘴,道。

「我讓巴爾問了,貝玉他們修學旅行得計劃臨時有么變化,幾天後就回來了。」

「這樣。」

看的出來,貝音還是很不放心。

華爾街傳奇 朝著她笑了笑。

「你放心,等我的光腦來了,我會第一時間聯繫學校中的人,問問具體情況樣。」

言語間,莊園外就來了名靚麗的小姐姐。

「看看,說什麼來什麼,她是聯合銀行得人,你去將她請進來吧。」

「是!」

站在莊園外的納蘭很緊張。

在來之前,她特意進行了裝扮,本來臉蛋和身材就頂尖的她,此時更顯得嬌媚動人。

「您好。」

貝音來到莊園外,納蘭看到她不禁怔住。

貝螺星人。

都說一些富商家中會有一些貝螺星的美女,至於她們做為什麼而存在,其實在柏瑙行系中眾人都很清楚。

看來今天真的在劫難逃。

想到這裡納蘭的心思更為慌亂。

許久……

她才吐了口氣。

「我是聯合銀行派來給葉先生交接寄存品的人員。」

「請進。」

貝音將其邀請到莊園中。

進到內部。

納蘭才知道這座莊園到底有多大。

本來這裡就是藍河星地價最高的位置,這麼大的莊園少說也要上千萬的柏瑙幣。

對納蘭而言,這完全就是個天文數字。

她一直咬著嘴唇,內心中充滿了掙扎。

突然間……

「這是葉先生的寄存品,請您交給他,我還有其他的事情。」

話音一落,納蘭匆匆從莊園離開。

貝音滿面茫然,端著精緻的盒子。

「人呢?」

看著單獨回來的貝音,葉子晨怔住。

「她說突然有事情,就提前離開了。」

「嗷。」

葉子晨也沒有放在心上,將盒子接到手中就示意貝音離開。

銀河之主留下來得光腦!

盒子開啟。

在無數層材料的包裹下,葉子晨看到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球體。

「這就是光腦?」

葉子晨有些驚訝,手指將球體拾起。

「嘿……你就是銀河之主口中的幸運兒么?」

在他碰觸到球體的瞬間,球體突然間化作一枚巴掌大小精靈的模樣。

「你……」

「我是貝力,銀河之主留下的光腦,留給你的。」小精靈在葉子晨的面前飛來飛去,「你這個傢伙來的也太晚了一些,我都要被憋壞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么你多久。」

「多久?」

「很久!」

憋了半天,小精靈突出來一句話。

話音一落,他就又在葉子晨身邊繞來繞去。

「星辰級,好差得實力。」

「元素精靈,銀河之主將他們都留給你了?哇靠,你不會是他的私生子吧。」

……

這光腦什麼情況?

憋的太久成神經病了?

「算了算了,實力差點,好在底子不錯,我就勉為其難的跟著你吧。」

言語間,葉子晨就突然感覺到,小精靈跟他建立了某種聯繫。

「我們是平等關係,不是上下級。」

「啊。」葉子晨點頭。

「我已經將你的消息登錄虛擬網路,虛擬網路中有許多未讀消息,要看看么?」

報告!萌妻要離婚 「不用。」

消息都不太著急,葉子晨更想將這個貝力整明白。

「你之前是侍奉誰的?」

「放肆!」貝力皺眉,「我是偉大的貝力王子,機械一族的皇室,怎麼可能會侍奉其他人。」

「那你現在不是在侍奉我?」

「我們是平等!平等!」貝力大喊。

「好吧,偉大的貝力王子。」葉子晨懶得跟這個巴掌大的傢伙計較,「對銀河之主你了解多少?」

「不了解。」貝力聳肩。

「我是被他抓來的,抓來沒幾天就給我封印了,我哪兒會了解他。」

「抓來?」

「你是想侮辱我么?」突然間,貝力又大喊。

???

你他娘得自己說被抓來。

問問還不行?

「銀河之主給我們王室滅了,當時我是最後的一個王室成員,他就問我想活想死!你說說他問的這是人話么?我肯定要活啊,然後他就給我封印了。」

???

你這不是又自己說了么?

既然要說,發什麼火?

儘管貝力讓人感覺莫名奇妙,可從他的話語中,葉子晨大致聽到了個信息。

「你是外族。」

「廢話,你覺得我是人類么?」貝力嚷嚷,「我是域外族群機械族,哈拉瑪王室。曾經我們的族群耀眼無比,都怪那個該死的銀河之主……」

瑪德。

銀河之主留下來得光腦竟然是異族。

這尼瑪要是被查到。

自己不是死定了。

「你對人類宇宙了解多少?」

「非常了解。」突然間,貝力笑了,「比你們人類還要了解。不要懷疑我話的真實性,做為敵人,我們機械族對你們人族的了解,可是非常透徹的。偷偷告訴你,我們甚至知道你們宇宙中的所有元素之地。我還可以偷偷的跟你說,你們人族有不少人曾跟我們暗中交易。」

「什麼?」

「很驚訝?」貝力聳肩,「還不在少數呢,而且都是級別特別高的哦。比如說尊者、霸主……還有一些至高者!」

「這怎麼可能!」葉子晨大驚。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小傢伙,你對你們人類了解的太少了。千萬不要以為你們人類很團結,其實我們機械族就是懶得稱霸,不然想摧毀你們人族……反正也挺費勁。」貝力突然間撇嘴,「瑪德,你們人族族人實在太多,還總有一些榆木腦袋,比如銀河之主……」

「可銀河之主現在被人類認定是背叛者了。」

「真的?」貝力驚道,「太好了,宇宙中少了一個大禍害。不過,他被認為背叛者其實也很正常。」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他的確在做背叛人類的事情啊。」 背叛人族。

銀河之主?!

葉子晨不太相信貝力說的話。

好好的銀河之主,人類至高者之一,為何要背叛人族?

權利?

慾望?

這些都不存在吧。

況且,葉子晨來到宇宙中,更主要的目的儘管是為了保證自己親人、朋友們的安全,不被奴隸,成為奴隸星系。

可自始至終,對銀河之主事件的灌輸。

銀河之主是受害者,他是被人設計陷害,才會落得如此地步。

根本就不是什麼背叛者。

「你別污衊銀河之主。」葉子晨皺眉。

「我可沒有。」貝力搖晃著小腦袋,「可能是我剛才表達的不清楚,他做得事情對某些人而言是背叛人族。」

「某些人?」葉子晨眯著眼睛。

「一些心懷叵測的傢伙,比如說你們人類中的一些握著至高權利的人。」話音一落,貝力就用誇張的大笑掩飾,「哈哈哈,我可什麼都沒說。」

貝力的大笑一直縈繞在葉子晨的耳邊。

至高權利?

至高者協會的人么?

看貝力的樣子,他貌似是知道許多內情。可能是由於他曾經皇室成員的關係,會知道許多人類中高層的動向。

那麼貝力的話到底有什麼含義?

「年輕人,你既然會被銀河之主看中,相信你也不會是庸人。一些道理你應該很清楚,當一個族群繁榮到一定地步得時候,內部就會開始腐朽。」貝力落在葉子晨的肩膀,「你們人族其實就是這個現狀。」

「從外看似光鮮亮麗,內部其實已經腐朽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這個時候如果想要顛覆這一切。」

「你覺得要怎麼做?」

「推翻!」葉子晨開口。

「聰明。」貝力點頭。

「你是想說銀河之主做得,其實是想推翻人族得現狀,卻被……」

「我什麼都沒說。」

貝力突然間將葉子晨的話給打斷。

「我現在就是個光腦,頂多就是可能知道的比較多而已。我要做得事情就是輔佐你,讓你能夠登頂。」

「你做為異族會用心輔佐我?」葉子晨道。

「你如果對我這種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那麼我們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貝力在葉子晨得腦袋前轉圈,「我貝力王子說一不二,輔佐你自然就會輔佐你。」

「我信你。」

默默地,葉子晨露出笑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