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伸出手輕輕捻起她散落在床邊的髮絲,湊到鼻尖嗅到醉人的暖香,兩張臉頰相隔不到半米,常煜低頭笑意深深。

此時的唐嬈,看著系統提示好感度在某一瞬間增長了許多,終於露出滿意的笑容。

系統商城的道具,在遇到可以提升好感度的舉動時,效果是不斷放大的,雖然是在夜晚這麼一個時間段,唐嬈心裡有些七上八下。

雖然系統削減了道具的功效,可凡事都有個萬一,這個道具唐嬈也沒有用過,還是很怕出現意外的…

萬一兩人一時失控刷爆了好感值,直接從陌生變為熱戀,那她的罪過可就大了…

畢竟在道具促成下,如果方法適宜,常煜和沈茹之間會發生什麼還真的說不定。

唐嬈使用了好感加成這個催化劑,最終目的只是讓沈茹淺淺卸下對常煜的防備,而不是撮合兩人相戀。

好感度緩慢上升,最終由1%上升到8%,之後漸漸停了下來,距離一周期限還有些時間,唐嬈募地對這個任務報有很大期望。

凌晨三四點鐘,天已經透白,沈茹獃獃的望著窗外水洗之後澄澈的藍天,心裡一片平靜。

再扭頭看向軟榻,因為軟榻的長度不夠,常煜似乎一直都沒怎麼好好睡過,撐著下巴假睞,隱約可見嘴唇周圍冒出的那層淡青色的胡茬。

入睡之間常煜更換了好幾種姿勢,最後還是放棄了,於是靠牆而坐,蓋著絨毯,偶爾會把視線放在隔壁的大床上。

在沈茹的視線盯久了,常煜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來,一下子就清醒了,「醒了?這麼早呢,再睡一會兒?」

夏季的雨勢,來的快去的也快,天早已放晴,在沈茹眼裡,常煜已經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還是猶豫了一下,她輕聲道,「你去隔壁睡吧。」

帶著還未徹底清醒的綿軟嬌憨,聲音一下甜到了常煜的心裡,就像是操控人心的魔咒一般。

那一剎那,讓他做什麼都行。 叮!任務『提升好感度』已完成,獎勵萬能鑰匙一對,獎勵魅力值2點,獎勵經驗值15點。

支線任務已全部完成,額外獎勵宿主屬性值一點(不可增加幸運值),獎勵經驗值10點。

唐嬈清早一覺醒來,就發現好感度任務已經完成,過程如何全都不知,但結果卻出乎意料的順利。

再加上得知支線任務全部完成,可以得到額外獎勵的喜訊,唐嬈對於執行任務,瞬間報有無比高的熱情。

本著積少成多的打算,支線任務也是忽視不得的,她決定做每周的支線任務時絕不敷衍,因為額外獎勵竟然還有屬性點,實在是大驚喜。

把一點屬性加到智力上,之前被扣的智力值終於找了回來,還有兩點好感任務獎勵的魅力值。

魅力值是可以獲得一定範圍內,特定人物好感度加成的作弊神器,這個數值加到極致,可以像操縱傀儡一樣操縱其他人。

唐嬈雖然沒有操縱傀儡的想法,也不妨礙她對魅力值作用的認知。

可惜支線任務一周刷新一次,周末午夜才能有新的任務出現,被獎勵勾起刷任務熱情的唐嬈,不得不偃旗息鼓,轉戰懸賞任務和成就任務。

懸賞任務依舊沒什麼變化,那為數不多的光點,唐嬈挨個翻了翻,最後又接了一個收集菜種*100的任務,酬勞不高,聊勝於無。

收集之類的事情自然與網上購物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挑選之後,快速下單,只等送貨上門就能馬上完成。

在地球位面菜種是常見的物品,所以這種任務相對其它的來說沒有什麼風險,完成起來要簡單的多。

至於獎勵的那一對萬能鑰匙,其中一個是開傳統鎖用,呈長條狀,另一個是開科技鎖,類似於密碼鎖、指紋鎖都可以打開,外形呈片狀,小小的一枚,功能強大。

沒想到這個鑰匙有什麼能用到的地方,唐嬈把它放到系統空間里暫不理會,有需要的時候取用也很方便。

「小唐小姐早上好啊!」於事源一臉喜色,手裡提著的兩個餐盒,分量十足,古香古色的半青竹制外觀很是雅緻古樸。

「於助理好,請進。」唐嬈側身把他迎進門,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

自從秦絨讓鴻鈞食府包了兩個人的中餐和晚餐,一到飯點,基本上都是於事源來送餐,一來是因為也算相熟,二來則是他主動申請。

「今天又麻煩小唐小姐了。」手捧著兩包肉乾和果脯,於事源鼻上架著的黑框鏡片上閃過細碎的光,眯著眼笑得像只奸計得逞的老狐狸。

唐嬈又從架子上拿出些奶制的甜品,放到精緻可愛的餐盒裡擺放好,笑道,「於助理客氣了,有人喜歡的我的手藝,我高興還來不及,這些日子都是你來送餐,是我麻煩你才對。」

「不不不,」於事源忙搖頭,「這是我分內之事,小唐小姐可千萬別跟我客氣,我女兒最近食慾一直不是很好,這些小零食可是幫了我大忙。」

唐嬈垂眸淺笑,心裡也是高興的。

於事源接著道,「再說多虧了有您和秦絨小姐一起用餐,我們齊總最近的伙食品質,才能直線上升。」

「這是為什麼?」唐嬈一臉茫然。

「小唐小姐不知道,自從上次齊總在您這裡用完餐之後,秦絨小姐幾次親自下廚把飯菜做好送到齊氏,那味道,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

於事源有口難言,彷彿想起什麼可怕的東西,神色異樣。

「很難吃嗎?」唐嬈遲疑問道。

於事源咬了咬牙,肯定回道,「豈止是難吃,簡直就是黑暗料理界的鼻祖,齊總能用了這麼多次還身體完好,實在是體魄強健!」

唐嬈眨巴了下眼睛,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秦絨好歹也是系統任務指定過,可以學習秘制配方的人。

雖然那個配方大概是貓糧吧,可怎麼也算是和食物,即使不是做給人吃的,按理來說廚藝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

初次見面的時候,秦絨還說自己沒有下過廚,現在也許是還不熟練,多做幾次,總會有進展的。

這樣想著,唐嬈直接和於事源如此說到。

於事源一直慘受秦絨黑暗料理視覺與嗅覺的雙重摧殘,聽到這話不由痛心疾首,「秦絨小姐在廚藝上,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不過味覺上的天賦,卻是頂尖的,齊氏以廚藝起家,有秦小姐的能力在如虎添翼,至於下廚,我真是心疼齊總。」

可想而知秦絨帶給他的陰影有多深…

「小唐小姐,今天我來主要是因為齊總想邀請您和秦絨小姐,一同去齊氏新建的花溪莊園遊玩,今日莊園開業,如果小姐有興趣,可以隨我去看看。」

收拾好給女兒帶的小零食,於事源終於想起自己來這一回還有這麼件正經事,恰逢秦絨進門,於事源又把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

「去,為什麼不去,阿宴也在那裡嗎?」秦絨問於事源。

於事源搖搖頭,「齊總今天在齊氏總部還有幾個重要客戶要接待,沒有時間去參加的,只是想著莊園離這裡不遠,環境氛圍女孩子應該會喜歡,所以特意讓我邀請二位。」

秦絨聽到齊宴不在,臉上不可避免的顯出失落,喃喃道,「有什麼客戶這麼重要,還需要他本人在場。」

「似乎是與秦六爺也有些許聯繫…」於事源輕聲提醒。

秦絨聽後點了點頭,也不再多想,有六叔在場,也就不該她去摻和了。

「那還去嗎?」唐嬈扭頭問秦絨。

「去!自然要去!」

佘山的那座花溪莊園,是齊宴請了法國精於此道的大師設計,以『少女夢中的婚禮』為主題,歷時三年,打造的一所夢幻國度。

秦絨惦記許久了,唐嬈也與她提過今天沒有別的事,能去看看自然是好。

「走,嬈嬈,我們先去換身衣服。」

日光正盛,夏花爭妍鬥豔,秦絨卻勢必要比花兒還絢麗,穿什麼最適合遊玩,不在乎是夏衫長裙。

看著鏡子里的唐嬈,秦絨第一次意識到縹緲如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天青色連衣裙長及腳踝,不顯累贅,反倒巧妙的遮掩了唐嬈過於消瘦的缺點,顯得她越發清靈柔美,如同古代仕女氣質恬淡,讓人看了只覺歲月靜好。

於事源用欣賞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唐嬈,對其穿著讚嘆不已,當目光轉到秦絨身上時,卻是面露驚恐,「秦絨小姐,您這是什麼打扮?」

身著剪裁得體白色小西服的秦絨挑眉一笑,俊朗的如同少年一般,「反正今天阿宴不在,我要做回護花使者,於助理,就麻煩你做司機了。」

於事源爽朗一笑,欠身恭敬道,「這是我的榮幸。」 車子一路向南行進,途經鬧市,越過街區進入山路。

山路修繕的寬廣平坦,有於事源的車技打底,一路上沒有任何顛簸,不過一個小時,已然看到路上來往的車輛密集了許多。

「這些官家子弟,平日里就愛賽車玩樂,莊園一建成,倒是全都老實改道了,說到底,還是咱們齊氏的名頭響亮!」

回頭看著秦絨,於事源紅光滿面,與有榮焉。

秦絨在他們眼中,早已是未來的當家主母,說話不僅不需要顧忌,有些別家的八卦瑣事還可以交流交流,於事源就好這一口。

「那是自然,阿宴不是旁人能比的。」秦絨甩了一甩耳邊的碎發,勾唇一笑。

還有五六分鐘,車輛快要行駛到正門的時候,秦絨的視線從後車窗掠過,定格在路邊的一個焦點上。

身著黑色抹胸長裙的女人,用十厘米的高跟鞋猛踹了一腳車門,車子發出尖銳的警報聲,她大聲的喊叫了什麼,秦絨沒聽清。

車輛疾馳而過,秦絨收回了視線,搖了搖頭,對唐嬈感嘆,「這些做演員的,還真是讓人摸不透。」

唐嬈笑問,「怎麼了?」

秦絨向後指了指,「剛才那個女人,不就是我和沈姨討論的那個仙俠劇女主,叫什麼林清悅的,我剛才看見她對自己的女助理動手,還踹車門,這清純的外表下,嘖嘖。」

唐嬈順勢向後望了一眼,眼中暗光閃過,隨後歸於平靜。

「到了,兩位小姐。」於事源打開車門,迎秦絨和唐嬈下車。

有如俊秀的少年郎伴在心上人身側,秦絨把唐嬈護的牢牢的,隔絕了身邊那些公子哥兒們的視線。

「晚上七點在中心草坪上有活動,兩位小姐可以先自行去逛逛,我就不打擾了。」

「你去忙你的吧,辛苦了。」秦絨向後擺擺手,就頭也不回的拉著唐嬈走遠了。

於事源輕笑,在去停車之前接了一個電話,語畢,想要出言叫住二人,卻發現早已沒了蹤影。

秦絨到了觀景區卻又沒了那份熱絡,靠在白玉護欄邊依海感嘆。

「大忙人啊,平時不是去出差就是在開會,明明可以把事情交代給下屬,卻要凡事親力親為。」

日暮微垂,光芒依舊灼熱而明亮,在海平面上折射出一個清晰的反影。

橋面上兩個女孩靜靜注視著藍天碧海,心神一片寧靜。

微風裹挾著花瓣,柔柔的飄落在唐嬈的裙角,伸出手將花瓣拂落,她輕笑不語。

秦絨顧自念叨著,說來說去卻是笑了,「可我就是喜歡他這個認真的樣子。」

莫名其妙被餵了一把狗糧的唐嬈:……

從觀景區穿過後,兩人並肩到海上郵輪上去,踏上甲板,鹹鹹的海風迎面拂來,侍者端著酒水甜品,穿梭在人群之中。

「休息一下,一會兒帶你去地下一層的舞會看看。」

秦絨環顧四周,無聲疏離著每個想要藉機搭話的人,唐嬈轉過身去,趴在齊肩高的護欄上,微微點了點頭。

兩人斜對側,四五米遠的地方,一個平頭十七八歲的小少年視線頻頻飄來,時而落在唐嬈嬌小柔美的身段上,時而警惕的望向唐嬈邊上的秦絨。

秦絨低垂著頭,身形高挑勻稱,一身簡約的西裝,穿在她的身上絲毫不覺突兀,只是雌雄莫辯,更顯俊俏。

「你小子,看什麼呢?」頂著一張碩大的圓臉,小肥手搭上了眼前人的肩膀。

程遠順著他的視線一看,一男一女,女的只有一個背影,身段細瘦好看,長發如墨。

男的那個…低著頭也看不清長相,也是瘦巴巴的,不過比起他邊上的那個女孩倒顯得圓潤多了。

兩根短粗的手指捏上了自己的下巴,程遠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這小姑娘長的應該不錯,就是身邊的那個小矮子有點礙眼。」

他雖然噸位不清,可身高也176往上,屬於高壯那一類型,相比之下,秦絨的身高在女性中屬於高挑,但在男人堆里就不夠看了。

「怎麼?看上那個女的了?」

「就是想認識認識。」楊凡罕見的沒有反駁,視線仍然牢牢的固在那一處。

「那就去啊!」程遠推了他一把,看他還是站在原地不低,呵呵一笑,「那行,讓哥哥先給你探探路。」

說著,就邁開大步走上前去。

還沒走到兩個人身邊,秦絨募地抬起頭,拍了拍唐嬈,眼前一亮,「嬈嬈,你快看。」

唐嬈依言轉身,髮絲在風中輕快的打了個璇兒,輕笑道,「他們來了。」

那回眸一笑落在與她相距不過兩米的程遠眼中,無異於百花齊放、萬物復甦,連帶著他心裡的那顆小嫩芽,也跟著麻酥酥的抖動了葉片,舒展開來。

「我勒個去,胖哥哥這是戀愛了呀!」捂著胸口,他面頰緋紅,眼冒紅心。

「六叔。」秦絨老老實實叫人,目光卻是直直的射向秦晟身後的那道身影,「嬈嬈,這是我六叔。」

秦晟身形高大,直直的站在那裡,穿著剪裁得體的黑色西裝,眼眸深黑,讓人辨不清情緒。

薄唇緊抿,五官略顯深邃,面容冷峻,一舉一動無比內斂,卻又讓人無法忽視。

「叔叔好。」唐嬈禮貌叫了一聲秦晟,換來後者不經意的一瞥,和輕淡的一聲回應。

「不是說在開會嗎?」一見到齊宴,秦絨才像個真正的姑娘家一樣,面色紅潤,聲音輕柔。

「提前結束了,」齊宴摸了摸她的短髮道,「這是什麼裝扮?」

秦絨低頭一看,眼睛瞪得溜圓,眼底是深深地不敢置信。

哇靠!我怎麼…穿得比男人還男人!

「很好看,很適合你。」靠到秦絨的耳畔,齊宴輕聲笑道,呼出的熱氣讓秦絨身體麻麻的,不知如何動彈,「真的嗎?」

見他點頭,秦絨幸福的都要暈厥過去,唐嬈看到兩人的互動,齊宴完全掌控全局,不難想象秦絨日後會是怎樣的唯夫是從。

不忍再看,她掩唇偷笑轉過頭去,就看到秦絨的六叔,面朝著大海,眼底深沉一片。

就像是一位俯瞰蒼穹的王者,在巡視著自己的領地一般。 花溪莊園東部臨海而建,海面上蔚藍靜謐一片,那艘豪華郵輪立在港口不遠。

全長400餘米,足有76米高,上為21層,下有3層,無疑是平靜海面上的一道奇景。

秦絨被她的族中長輩差人遣走,唐嬈就留在原地,看看海景,品嘗甜品。

於事源站在旁邊,時不時幫她趕趕桃花,比如剛才一直盯著她發獃的某個高壯小胖孩。

「唐小姐,如果沒有別的事情,可否和我們一同走走。」齊宴轉過身來出聲邀請。

唐嬈怔了一怔,「好啊。」

不論是出於禮貌也好,亦或是有什麼別的目的。唐嬈臉上揚起笑容,愉快的同意了。

有齊宴在的地方,秦絨忙完自己的事情一定會飛快的趕過來,唐嬈只需要跟著齊宴就好,完全不用擔心秦絨會尋不到人。

同行的自然還有另一個人,秦絨的六叔。

秦晟步履從容,速度卻是極快的,即便有意控制著自己的步伐,依然帶著一個黑面助理,遙遙的走在最前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