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帝境之源。」葉飛聞言,隨即低喃道。

羅盤前方,吳謹此刻卻是輕輕搖頭,他臉上的神情稍有凝固,眼中隨之閃過一道白茫。

「並不是。」

「進入帝墓的強者,可遠不止你看到的那些,現在你可以選擇,直接進入古仙國,本王可幫你傳送一次,僅此一次。」

吳謹神情平靜,眼中帶著神秘之色。

對於進入帝墓的武修而言,這無疑是一次絕好的機會,任何人都不會輕易放過,而此刻葉飛臉上,卻是露出了猶豫之色。

「你為何幫我?」葉飛目光微閃,隨之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此刻所見,眼前這位虛界守護者,顯然絕不簡單。

或許早在他踏入帝墓之時,一切便都在此人的意料之中,余家莊園此人的出現,並非如葉飛想得一般,為了此界生靈。

此時看來,顯然是單獨為他而來。

「受人所託。」

「其他的事情,本王不便多說,你若能從古仙國內走出,自然就會知曉一切。」吳謹面色平靜,隨之直言開口回應道。

羅盤前,葉飛聞言,此刻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白吾……」

他的目光閃動,隨之低喃一聲。

能夠在此之前,就預知這一切的,在葉飛的記憶中,唯有源界古獸宗的那位。

此刻想來,或許此人同樣也進入帝墓之內,若是如此便正如眼前之人所言,除了當初帝墓盆地盤踞的三大實界之人外,一些隱藏與暗處得到強者,同樣踏入了此地。

「他也在古仙國內?」葉飛目光凝聚,隨即再次開口問道。

前方羅盤前,吳謹聞言隨之輕輕搖頭。

「你進入古仙國,那便只有你一人而已,地界之間,相隔數個面位,這中間不光是遙遠的距離,其中還相隔著歲月。」

吳謹目光悠遠,隨之低聲回應道。

「本王還能告訴你。」

「縱觀這九十九界,擁有界盤的守衛者,加上本王在內,僅僅只有三位,你可準備好進入古仙國了。」吳謹再次開口,眼中有白茫忽閃。

宮院前,葉飛在聽完之後,臉上依舊帶著思索之色。

他的目光橫掃,眼中有藍芒閃過,靈識此刻一直遊離與前方則羅盤之上,那九十九界之內,一些熟悉的氣息,同時落入他的識海之中。

不多時,他的眸光忽然一亮。

「葉某,選擇此界。」

只是稍有沉吟,葉飛臉上露出堅定之色,隨之抬手一指。

他所指的虛界,並非是羅盤中心的古仙國,而是位於內環中的一處虛界,其內靈識可感知,有陣陣難以的寒意傳來。

「嗯?」

「雪界嗎,你可想清楚了,只有一次幾乎,你若踏入雪界,想要再入古仙國,哪怕你的戰力堪比界主,那也不是容易之事。」

「虛界與古國之間,有著歲月長河阻隔。」

吳謹面色一怔,此時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羅盤前,葉飛聞言,隨之抬頭望去,這吳謹口中的歲月長河,顯然是指的前方羅盤內,那道幽光圍繞的黑環無疑。

「雪界,名字不錯。」

葉飛淡笑一聲,抬頭望向前方之人,他顯然心意已決。

說完之後,他隨即轉頭,目光落在了身後的古靈月身上,眼中有微茫忽閃。

古靈月同時抬手,她的臉上露出親和的微笑。

「你去吧。」

「我留在此地,古家長輩會來尋我,帝墓之外靈月等你歸來。」古靈月此時眸光閃爍,隨之輕聲開口道。

她也是深知,就算葉飛讓他跟隨,眼前這道羅盤的傳送,多半也只能傳送一人,而且自己實力不足,跟在其身後,怕是會有拖累。

前方葉飛聞言,此刻深吸一口氣,隨之微微點頭。

「等我回來,便隨你走一趟古家。」葉飛低聲開口,抬頭望向前方,臉上露出了微笑。

此言一出,古靈月眸光一顫,面色不禁微紅,隨即輕輕點頭。

……

宮院之內,葉飛隨之不在多言,只見他緩步上前,目光凝聚在眼前的羅盤之上,隨之向著前方的吳謹,此刻微微點頭。

「有勞了。」葉飛低聲開口。

吳謹聞言,隨即體內靈力凝聚。

「舉手之勞。」

「你若能走出古仙國,在謝本王不遲。」吳謹低聲開口,隨之掌中印訣凝聚。

話音落下,只見他抬手向前一指點去。

「呼,呼嘯。」

「嗡嗡……」

目光所致,眼前巨大的羅盤,隨之忽然緩緩轉動起來,四周空氣中的壓迫之力同時暴漲數倍。

這股壓力之下,就算那吳謹肯多傳送一人,以古靈月的實力,怕是也無法承受。

「開天盤!」

「葉飛,再會了。」

白云殿內長生人 吳謹低喝一聲,指尖在半空之中,此刻劃出一道弧形。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吸徹之力,隨之從羅盤之內傳來,瞬間將葉飛的身形籠罩,其內透著難掩的寒意,讓人忍不住心神發顫。

伴隨著一道白光閃過,宮院之內葉飛的身影,隨之消失無蹤。

前方羅盤旁,吳謹周身氣勢收斂,手臂緩緩放下之時,四周空氣中的壓迫之力,同時很快消失無蹤,宮院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他,會安全走出的,對嗎?」前方不遠處,古靈月眸光閃爍,此時忍不住低喃道。

宮院內,吳謹此時也是同時將目光,凝聚在了前方羅盤之上,那屬於雪界的位置。

我在歲月盡頭等你 「有那人在,他至少性命無憂。」吳謹低聲開口,隨之不在多遠,便是轉身離開了宮院,身影也是很快消失。

古靈月,則是獃獃地望著前方的巨型羅盤,她的臉上此時滿是擔憂之色。

而此時,葉飛在被吸入羅盤之後,便是已經離開此處虛界。

……

那巨大的天盤,彷彿一個傳說主陣一般,在視線一陣模糊之後,待葉飛穩住身形,他便是已然矗立在了一處荒蕪之力。

腳下是亂石岩地,前方荒地一眼望不到盡頭。

四周時而有寒風劃過,帶著陣陣寒意,這雪界之內極為寒冷荒涼。

「進入古仙國之前,有一人我必須殺。」

亂石岩地之上,葉飛抬頭望向前方,此刻眼中有寒芒閃動。

他放棄直接進入古仙國,而選擇此界,顯然是有原因的,在這雪界之內,他感受到了仙族正使擎瀚的氣息,此人他必殺無疑。

不朽界主,最終都會進入古仙國,而那擎瀚身處此界,可見這雪界守護者,多半與那吳謹一般,有著九十九界天盤。

亂石岩地,葉飛思索片刻,隨即身形踏空而起。

他的身影,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流光,向著前方閃動而去,那速度之快很快消失在了天際。

……

雪界,邊域荒原。

此地是一處極大的荒蕪之地,其盡頭被漫天大雪覆蓋,哪裡極為寒冷,不適合生存,而雪界之人,則是大多生活在邊域荒原的東部之外。

葉飛踏空的方向,正是東部之地,他的靈識橫掃,此刻嘴角露出淡笑。

荒原東部邊緣,此刻一處岩地山谷內,只見一位身穿獸皮,身形高大,方臉寸發的男子,此時正隱藏在一處岩石北面。

他的手中,握著一把獸骨長矛,眼中露出堅韌之色,目光死死地盯著前方。

「轟轟。」

「吼!」

目光所致,可見那山谷之內,有著一群形似土狼,頭頂長角的異獸,一共有數十隻之多,盤踞與山谷之內,時而發出陣陣低頻。

「一共十三隻,夠部落半月的伙食了。」

「殺。」

男子目光尖銳,只是稍有遲疑,身形隨之猛然一躍而起,其力量極為驚人,竟是躍起了數丈之高,手持骨制長矛,向著山谷內衝去。

「嗖!」

下一刻,長矛出手,瞬間穿透了三頭異獸的身形。

「呼吼,吼……」

山谷內,那群異獸反應極快,幾乎是在瞬間,便是已然發現了此人,剩下的異獸此時並未逃竄,而是隨之一起蜂擁而上。

那獸皮男子,在穩住身形之後,立刻拔起了長矛與獸群廝殺在了一起。

此人力大無窮,雖說被異獸圍困,但每一次攻擊,都能帶起陣陣音爆之聲,一人之力廝殺獸群,臉上不見半點畏懼。

而此時,山谷的岩壁之上,可見一直體型巨大,頭頂長著一根銀角的狼形異獸,正盤踞在其上,那兇惡的雙瞳,此刻死死地盯著下方山谷。

「吼!」

「忽悠一聲震耳的低吼傳來,聲音回蕩在山谷之內。」

山谷內,那群狼形異獸,此時同時發出低嚎,其攻勢明顯更猛了一些。

「銀狼王?」

「荒原邊緣,怎麼會有妖獸出現!」谷內的男子,反應也是極快,在看到那銀角異獸的瞬間,他的身形連忙隨之後退。

但此時,顯然是為時已晚,伴隨著那震耳的低吼,那隻巨大的銀角異獸,隨之陡然一躍而去,向著谷內的男子猛撲而來。 「呼,呼嘯。」

銀角異獸巨大的前爪,此刻帶起了陣陣破空之聲。

山谷內,獸皮大漢此時臉上露出慘笑,他雖然戰力不凡,但面對眼前的異獸群,已然是極限了,那隻銀角王獸,絕不是他所能戰勝的。

「我要死了嗎?」獸皮大漢目光落寞,那疾馳而來的獸爪之力,他此時已然無法避開。

就在這時,忽悠一道清風拂過。

「哐。」

「轟隆!」

山谷內,可見那巨大的銀角異獸,身形被瞬間震退,砸在了前方岩壁之上,看上去已然是奄奄一息。

獸皮大漢目光一震,此時不禁愣在了原地。

「你叫什麼名字?」在他的前方,出現一道身形,身穿淡色長袍,周身帶著冷峻之意。

四周群獸,此時都是不禁發出低頻,在看到此人出現后,均是不敢輕易靠近。

「蠻……蠻三。」

「石峰部落族人,見過大人。」

能夠一擊斬殺銀角王的,唯有部落聯盟中內的強者,而他的部落,連加聯盟的資格都沒有。

山谷內,這來者正是葉飛無疑,他一路越過荒原,眼前之人是他遇到地第一位雪界之人。

這帝墓的九十九界,顯然是多半各不相同,這一界氣候惡劣,眼前之人看似身形不凡,但實力僅僅只相當於內勁武修。

體內沒有靈力,能夠斬殺異獸,完全是依靠身體的力量。

「帶我前往你們部落。」山谷內,葉飛目光沉靜,此刻低聲開口道。

蠻三聞言,此時臉上露出恭謹之色,隨之連連點頭,絲毫不敢怠慢。

無論身處何地,強者為尊顯然是不變的真理。

山谷內,蠻三將那銀角王的屍體扛起,便是帶著葉飛,向著山谷外走去,他們的部落距離此地,並不算遙遠,靈識足矣感知。

離開山谷后,大約向著東部前行半刻,一處位於荒原邊緣,由巨石圍起的部落,隨之落入二人的視線之中。

「大人,那就是蠻三的部落。」

「您請進。」

蠻三一路之上,顯得極為恭謹,若是眼前之人,真的來自部落聯盟,他所處的阿烏部落,或許能夠有機會加聯盟之中。

即時便不用每夜,都提心弔膽的生活在荒地邊緣。

這片荒原,每當夜幕降臨,時而會有冰獸襲擊部落,周圍的一些小型部落,有許多都被冰獸踏平,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輪到他們石峰部落了。

部落石門前,葉飛緩步臨近,隨之身形忽然頓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