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行了,周陽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你比我還清楚,不是么?人家當初答應和你談戀愛的時候,說的很清楚,她的重心在事業上,那你也答應過她要幫助她的啊,你就是這麼幫的?耍脾氣、鬧情緒?」趙以諾撇了他一眼,有些埋怨。

既然已經了解了她的一切,就應該承受她的一切!

愛情不就是如此么?彼此包容著對方,多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這樣,感情才會牢固,兩個人相處起來才會更加和諧。

要是每天都像山貓這樣,她早就和顧忘分開了。

「話是這麼說,可是我還是希望她能夠給我們一點感情上的時間。」男人委屈著說道。

一個沒忍住,女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個山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黏人了?以前的他,那可是硬漢一條,什麼浪漫驚喜,可是一點概念都沒有,今個這是轉性了?看來,他是真的很喜歡周陽。

「你等等吧,等她忙完了以後,一定會過來主動找你的。」趙以諾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著。

其實在一段感情中,有時候,男人也會像一個孩子一樣,偶爾向自己的女朋友撒撒嬌、賣賣萌,而這恰巧也是女人喜歡的。此時的女人,突然想起了顧忘。已經這麼久了,他一定很累吧?

「嫂子,當初你和大哥戀愛的時候,也是這樣么?」山貓轉過身子,看著她,認真的問道。

其實不管是誰和誰之間的感情,總是會經歷一些磨難和挫折,也許是外界給予的,也許是自身創造的,而當事人應該做的,是保持一顆平靜的心態。

「對,我和你大哥之前也經歷過很多。他是有事業的男人,他一直都很忙,但是我理解他,而他也很照顧我的感受。」趙以諾回答。

一下子,山貓明白了。看來,是自己想的太多了,換句話說,是自己太自私了。

周陽不是一個女強人,但她確實是一個有事業心的女人。他應該幫助她、照顧她、保護她而不是處處給她製造麻煩,惹她生氣。

「好,我知道了,嫂子,謝謝你。」說著,他便直接跑出去了。

真是一個可愛的男人!看著遠去的背影,趙以諾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突然,旁邊的手機響了,她立即拿起來按了免提。

「還好么?」男人問道。

一句話,三個字,卻讓這個女人的心裡,感覺暖暖的。

「嗯,一切都好,你呢?還好么?」趙以諾關心的問道。

「挺好的,我最近事情很多,沒法回去……」顧忘欲言又止道。

「沒事,我理解,你忙你的就行,我和家裡一切都好。」

聽著女人的聲音,顧忘終於鬆了口氣。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她知道,顧氏最近發生了很多意外,自然也不想再給顧忘帶來負擔。以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她都會告訴顧忘讓這個男人為自己拿主意,可是現在不會了,她不想讓他太累。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便直接掛了電話。

天氣真好,趙以諾抬頭仰望著天空,看著那一朵朵棉花糖似的白雲,臉上微微露出一抹微笑。

日子就這樣平靜的過著,沒有任何一絲波瀾,沒有絲毫的起伏,那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以諾!」突然,背後傳來一陣熟悉的男人的聲音。

她不想回頭,不想面對背後的那個男人。她多麼想裝作什麼都沒有聽到,然後直接離開,可是當她剛邁出腳的那一霎那,男人便直接出現在了她的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這麼巧?」她低聲打了個招呼。

歐陽楚深情地看著她,眼睛里有一股別樣的意味,「好久不見。」

一句話,道出了他對眼前這個女人的所有思念。

女人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尷尬的笑了笑。

「好久不見。」她輕聲回答。

「好不容易遇到,一起吃個飯吧。」歐陽楚繼續說著。

還是算了吧,她還是離這個男人遠點吧!她還想多活幾年!

「不好意思,我家裡還有事。」女人回答。

「趙以諾,你在躲著我么?」男人問道。

他變了,趙以諾緩緩抬起頭,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驚訝。

烏黑亮麗的短髮,一身紳士西裝,還有那鋥亮的皮鞋,整個人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霸道總裁。他再也不是那個喜歡開玩笑,偶爾還任性的大男孩了,趙以諾的心裡,一陣安慰。

「沒有啊,我幹嘛要躲著你?」女人笑了笑,故意說道。

「以諾,對不起,上次我爸對你做了那種事情,我確實不知情,我要是知道……」

「歐陽楚,都已經過去了,不是么?」她直接打斷男人的話,說道。

是啊,都是歷史了。那他們兩個人呢?真的都已經過去了么?沒有!在他的心裡,一直都有趙以諾的身影。

「我們,還可以……成為朋友么?」歐陽楚突然問道。

這個問題,著實讓眼前的女人驚了一下,如果只是朋友,那又何嘗不可!

「當然,我們一直都是朋友啊。」她爽快的回答。

美漫從港片開始 「那好,作為你的朋友,我想請你吃頓飯,可以么?」

他說的那麼堅定,又說的那麼真誠,語氣里還帶有一起乞求的意味。

「走吧。」終於,她還是答應了。

可是歐陽楚又怎麼會知道,在他的背後,一直都有一個人,在時刻觀察著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私人生活。

「最近應該還好吧?沒有了我的糾纏,是不是日子過的很安靜?」西餐廳里,歐陽楚說道。

「是啊,沒有你,我可真是省了不少事!」趙以諾故意回答。

頓時,氣氛活躍了起來,兩個人再也不像剛才見面時那般尷尬了。 「就算是新種族,我們神族和他們無冤無仇,為何會來攻擊我們呢!這有點說不過去吧!畢竟我們神族在天下大陸可是至高無上的象徵,誰會吃撐了沒事兒,來攻擊我們神族呢!」

「那肯定就是資源,對!就是來搶奪我們神族的支援勞力支援,礦產資源,還有食物資源,就好像我們神族在天下大陸來掠奪一樣。」

「黑吃黑啊!這群傢伙不要命了,你說你去搶那些弱等種族不好嗎?非要來惹神族」

「什麼弱等種族?人族嗎?人族還有什麼資源早就瓦解了,他們肯定要搶最富有的啊!我覺得必須把這個事情給調查清楚,這種有些實力的種族還是最好不要結成敵人,如果實在不行,先結為盟友,他們不是想要資源嗎?那就和我們神族一起去掠奪,搶來的支援五五開」

「呵呵!你不是才剛剛說過,如果不給神族的這些士兵報仇,你這個元帥都不當了!」

嵐月的話頓時讓溫格思有些打臉,而房間裡面的這群將軍們也假裝沒聽見,撓頭的撓頭,伸懶腰的伸懶腰。

「我又說過不報仇嗎?我說的是先皆為盟友,先摸清他們的實力來說,而且這種強大的隊友可以讓我們更快的佔領天下大陸,雖說我們神族自己也可以佔領,但是畢竟要耗費多大的金錢和物質,魔法師每次施展魔法不要魔法能量嗎?能讓他們出手,我們直接坐吃山空就可以了,而且還不會有神族的戰士死掉,到時候佔領了天下大陸,也摸清了他們的實力我們直接反間計,把他們一起給滅了,那不是完美的借刀殺人。」

「元帥好主意,果然不愧為元帥啊!出的戰略就是好」

「對啊!化腐朽為神奇,不會一兵一卒直接可以得到江山」

下面的這些將軍立馬紛紛拍起了溫格思的馬屁來,但是嵐月可不這麼想,她自認為自己是無敵的,她也不喜歡殺害了她同胞的人做盟友於是開口道!

「如果那邊不配合呢!根本不鳥我們呢!甚至向我們開戰呢!畢竟天下大陸是他們的家園我們是外來人。」

「那就只有幹了,沒辦法了!」

「但是乾的話,你有什麼好的戰術和方法嗎?他們可不是之前的人族那麼好對付,我覺得剛才魔法師所說的冰牆不錯,只要我們把冰牆的技術利用好了,我們可以躲在裡面施展魔法,讓對面根本打不到我們毫無辦法」

「看來妹妹很有做指揮官的料哦!」

溫格思比著大拇指道!

「我覺得還是先把這群人找到給滅了再說,因為他們真的恨影響我們征服天下大陸的步伐。」

「那行!我立馬就派遣巡邏兵,圍著紅葉國周邊擴大範圍查看,看能不能尋找到他們逃離的足跡或者發現他們的國家和部落啥的。」

就這樣神族這邊已經把姜辰他們當成了另外一個種族的人,想先掰掉這顆煩人的釘子,而這也是姜辰最想要的結果,當然今天晚上的這一切談話,全部被混在天都城裡面的歌賽所聽見了,他也正在想辦法怎麼通知到夜歌公主他們,畢竟之前放出去的傳音鳥到現在還沒回來,不知道是死在路上了還是怎麼的。

而在看炎黃國姜辰這邊,那感覺完全成了改格大開發時代,全名鍊鋼時代,充滿爆發肌肉的牛頭人在抬著各種所需要的東西搭建廠房。

而現場的挖機,推土機,塔吊,這些設備都運轉了起來,不過工人可比現代社會的工人強多了,光是一個牛頭人的體力可能要當現代工人十個人的體力。

「你們現代人的科技真得太厲害了,你看我們牛頭人和我們的三角象都趕不上。」

牛頭人鐵牛無比佩服的看著姜辰的那些挖機和推土機道!

「那當然了!我們這是機器不會累的,而你們肯定是要累的,大家都加把勁兒,今天晚上大家都有羊肉湯喝!而且是我們那裡特色的羊肉湯」

姜辰對大伙兒鼓勵道!畢竟大家都是幹得體力活兒,這個食物必須得跟的上,不然沒有力氣幹活。

隨著第一個信號塔搭建完畢,在無數人的注視下,姜辰撥通了夜歌公主的手機。

「喂!能聽見嗎?」

姜辰很是溫柔的說道!

而聽著這個小黑盒子傳出來的聲音,夜歌公主差點激動的哭出來。

「真得!能夠空間傳音啊!太神奇了!能聽見!能聽見!」

「那我想看看你,你接個視頻」

「好!」

說著姜辰又談過去了一個視頻很快手機屏幕上出現了夜歌公主梨花帶雨的表情,她哭了是激動的哭了,這或許對於現代人太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在這裡這是多麼偉大的一個開始。

「好誒!」

「國王萬歲!公主萬歲。炎黃國萬歲!天下大陸萬歲!」

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

然後在帶的幾千部手機裡面,姜辰還是送給了一部給無憂國國王,和那十幾個長老,然後還有聯盟的各個將領們,沒人一部,剩下的一些重要人物也發了,姜辰還弄出了獎勵制度,只要表現優異,幹活兒勤快的人都有機會獲得手機,這樣大家幹活兒的幹勁兒就更大了,而且姜辰還發表了一個重要的決定,那便是以後保證大伙兒人人都可以用上手機,因為現在得先把重要的設施基礎搭建完畢,才能在後期造新的手機出來。

那天晚上拿著手機的人無比興奮,他們挨個兒打電話,時不時就問這個手機怎麼用,我要給大山打電話怎麼打,然後有的晚上聊視頻,聊通宵,白天見著面還沒有什麼好聊的,倒是在手機上新鮮感無比的足,有的聊著沒電了第二天還來找姜辰說手機壞了,怎麼屏幕不亮了,把姜辰弄得很是好笑,告訴他們是手機沒電了,得去充電,還好現場已經搭建起了幾個風力發電機,能夠滿足現在所需要的電力供給,當然這個風力發電還在不斷的擴建,也確定了接下來的水力擴建,和燒煤發電,太陽能發電之類的,總之必須要強大,落後就要挨打這是放在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世界都是能夠看得見的事實。 後邊的人,不停的拍著西餐廳里的每一個畫面,生怕錯過什麼似的。

「我聽說顧忘最近出國了。」歐陽楚一邊抿著咖啡一邊輕聲說道。

「嗯,他最近比較忙。」趙以諾回答。

「看來他真的很愛你。」男人繼續說道。

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趙以諾抬頭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好奇。

「你應該知道吧,他終止了和我們家所有的合作,就是為了你。」

這一下,趙以諾徹底蒙了。

雖然之前她確實也有過這種猜測,但是顧忘也和自己解釋過了,他是考慮到公司的長遠發展才會終止和歐陽家的合作,怎麼現在……

「是嘛。」女人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對於顧忘終止合作這件事情,歐陽楚完全可以理解那個男人的想法,畢竟,誰都不想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受到傷害,就像他為了避免趙以諾再次受傷而選擇了主動放棄一樣。

「不說這個了,以後要是還有機會,我們還是可以照樣合作。」歐陽楚說道。

他相信,時間長了,顧忘一定會了解自己的為人!歐陽楚的表情,有些期待。

「老爺子,這是照片,給您。」客廳里,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人直接將一個手提袋遞給歐陽楚的父親。

豪門婚劫:助理,你被辭了 老爺子直接打開手提袋,一張一張的翻看著。

「啪!」突然,照片被扔在了地上。

趙以諾那個該死的賤女人,為什麼還要來糾纏歐陽楚!還有歐陽楚,為什麼還要和那個臭女人摻和在一起!老爺子緩緩站了起來,走向陽台,看著外邊的花花草草,眼睛里有一股凜冽。

「老爺,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發這麼大的脾氣?」歐陽楚的母親趕忙走過來,低聲問道。

「還不是你那個好兒子!」老爺子直接吼道。

歐陽楚?他又做什麼了?他不是一直在公司里好好的打理著事務么?女人的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男人,不明所以。

「你自己去看看吧!」老爺子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堆照片,沖著女人吼道。

沒錯兒,只是一些歐陽楚和趙以諾在西餐廳吃飯的照片,兩個人有說有笑,看起來很是溫馨,但他們倆並沒有做出什麼過分親密的動作。

女人仔細看了看,並沒有感覺有什麼異樣。

「這照片怎麼了?沒有問題啊,他們兩個只是在一起吃飯而已。」女人輕輕說道。

哪裡會有那麼簡單!明明是那個女人一直在糾纏著自己的兒子不放手好么!

「她在接近歐陽楚!」老爺子大聲喊道。

而後,女人便笑了,「老爺,你真的想多了,我了解我們的兒子,他絕對不是一個說話反悔的男人,你放心,他一定會說到做到,不會再和趙以諾有任何特殊的關係。」女人解釋著。

作為一個母親,雖然她和自己的兒子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多,但是以她對歐陽楚的了解,他和趙以諾的關係,應該就只剩下友情了。

「不行,我得做點什麼。」老爺子嘀咕著。

瞬間,女人轉過身子,立即走向男人,氣勢有些不安。

「老爺,你可不能輕舉妄動啊,人家趙以諾並沒有對歐陽楚做什麼,歐陽楚現在在公司里待的好好的,你要是再整出什麼事情來,兒子一定會抱怨的。」女人著急地說道。

可是她所說的話老爺子根本就聽不進去。

真是冤家路窄!還說人家歐陽楚不撞南牆不回頭,當年,他自己還不是一樣。

漸漸的,天黑了,看著天空中的那輪孤寂月牙,此時的歐陽楚卻覺得有些弧度。

以前和趙以諾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很容易滿足,哪怕女人不說話,他都覺得很幸福。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明明這個女人就在自己面前,可是他卻覺得自己離她好遠,好遠……

「你怎麼了?有心事?」趙以諾低聲問道,當然,這只是出於朋友的一種問候。

「沒有啊。」歐陽楚搖了搖頭,笑道,臉上有一股無奈。

他應該很累吧?女人別過臉去,看著窗外。

「趙以諾,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男人突然開口說道。

「你說。」女人正視著他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