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位夏家人聞言,額頭直冒冷汗,好在夏振華沒有責怪下來,連忙恭聲回應,絲毫不敢大意,直到夏振華掛了電話,這位夏家之人發現後背已然濕透,雖然只是幾句話,但卻讓他很是緊張,雖然他在雙流縣看似位高權重,但在夏家而言,他就是一個小人物而已!

「孫秘書,立刻給我去查,這幾天哪個部門去雙流鄉檢查工作了,立刻馬上讓相關負責人到我辦公室來!」夏傑對著辦公室門口怒斥了一聲,林楠是誰,那可是救了老爺子性命的人,連老爺子都以小友身份對待,竟然有人在這雙流縣想搞他,這不是打他們夏家的臉嗎?為此夏傑這位縣城一把手也怒了。

一把手發怒,下面的人辦事效率也高了不少,不多時幾個分管環保、消防、安全生產等幾個部門的負責人被叫了過來,夏傑那叫一個不客氣,陰沉著臉直接劈頭蓋臉的大罵起來。

膽敢整治他們夏家的恩人貴賓,這是活的不耐煩了。

「老實交代,誰讓你們乾的,你們若是不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明天你們就可以滾蛋了!」夏傑沉聲,讓幾個主管領導臉色難看之極,有些事情他們甚至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種檢查的事情有時候根本不需要他們去安排,手下人有時間就可以隨意去安排了,不曾想給他們惹了這麼大的麻煩。

雖然不知道具體為何,但看這位一把手的怒氣,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十幾分鐘后,被夏傑罵完,幾人各自回到所在部門,以一種比夏傑這位一把手更凌厲的態度猛批,總算是將昨天的事情給調查出來,敢情就是這麼一件事。

不管他們如何好奇那座製藥廠的背後是誰,但眼下他們惹不起,並且夏傑直接下達了死命令,要給個交代。

「給你們一個機會,怎麼把這件事給我做出來的,怎麼給我做回去,否則你們也都給我捲鋪蓋走人!」一時間,幾個部門的負責人同時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也要讓夏傑這位一把手滿意。

被孫達收買的,也就是幾個部門的小領導而已,遠遠想不到事情竟然嚴重到這般地步,連一把手都給驚動了,這讓他們駭然,為了保住飯碗,他們也只能咬著牙把這件事辦好。

為此,陳圳銘製藥廠他們是不敢找麻煩了,正如各個部門負責人所言,怎麼做的,怎麼再去重新做一遍,只不過不是針對陳圳銘的製藥廠!

當即,幾個部門的人連午飯都不吃了,直接組成聯合檢查小組,突擊而出,直奔雙流鄉美琳製藥公司,當幾輛執法車輛出現在美琳製藥公司的時候,孫達整個人都蒙了。

「劉隊長、張主任,你們這是幹什麼啊?」孫達嚇個半死,連忙跑出辦公室,他們廠子可查不得,問題太多,一旦捅出去,那就完蛋了。

「打擾了孫總,我們這是正常執法,還請給予配合,有人舉報美琳製藥公司生產環境存在不合格,現在所有人原地不許動,接受檢查!」這幾人原本都和孫達有些關係,甚至還收過孫達的好處,但眼下他們沒有膽子偏袒,身後有一把手盯著,直接沉聲開口說道,要公事公辦!

新書七八十萬字了,感謝各位支持謝謝! 一群人奉公執法,一絲不苟,任憑孫達再怎麼說好話也沒用,甚至連紅包都準備了幾個,直接想要朝幾人口袋塞,不過硬是給擋了下來,無論如何,今天這群人是打定了主意,要徹查美琳製藥公司,否則回去他們也沒辦法交代。

這讓孫達大急不已,無奈之下只好將電話打到老闆王美琳那裡。

此刻大中午的,王美琳剛剛吃過午飯,正在自己的小別墅內和新找的小男友的馳騁著,再度被孫達打擾,讓王美琳很是不滿。

「你想死嗎?」王美琳渾身帶著煞氣,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否則也無法將一個製藥廠做到這種規模,這其中有她身後力量的支持,更少不得她的特殊能力,很腹黑的那種女人,心腸更是歹毒之極!

她這般一發火,孫達渾身一震,對這位美女老闆有著本能的懼意,見識過她的手段。

但眼下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什麼了。

「不好了老闆,縣城的檢查組突然間趕來了,怎麼攔都沒用,現在廠里突擊檢查!」孫達慌張的說道,他們藥廠這些年沒少做一些暗地裡的勾當,各項設施都不夠達標,一旦被查后,他們公司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查封關停,更甚者要涉及到刑事責任的。

聽到這話,王美琳一瞬間也沒有了興緻,一巴掌將身邊的小男友趕了出去,臉色凝重的坐在一旁。

「無論如何,穩住他們,我來想辦法!」王美琳寒聲,怎麼都沒想到會這樣,按理說各個環節她都打通過招呼的,即便是上面要檢查,也會提前通知的,但這次竟然沒有半點消息,這讓她敏銳的嗅到一絲不同尋常來。

當即不敢耽誤,王美琳連忙撥通了縣城一些人的電話,然而讓她臉色難看的是這些人電話竟然一個都無法接通,這瞬間便讓她意識到要出事了。

這些人大都是她拉攏的人,在幾個部門都有,大都是有職務在身,更甚者是以身體的代價來拉攏,平日間都有著不少的來往,而今竟然全部拒接電話,這就說明了嚴重性。

「爸,可能出事了!」隨即,王美琳連忙撥通了父親的電話,說到底她背後還有一個大家族可以依靠,這才是她最大的依仗。

美琳製藥公司,當王美琳趕到之際,孫達正一臉懵逼的站在一旁,手中拿著一張幾個部門出具的美琳製藥公司的各種違法問題,密密麻麻的,足有二三十項之多,並且出具了一張違法告知書,美琳製藥公司涉嫌排放污水,不僅要罰款,更是要承擔一定的民事責任。

「劉隊長,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們美琳製藥公司可是一直奉公守法的啊。」王美琳一身的粉色短裙,抹胸小襯衫,胸口露出大片的雪白,本就不錯的身材,加上俏麗的臉蛋,再配上她這種聲調,絕對是男人的大殺器,以往是無往不利,憑藉著這一招,王美琳沒少搞定一些辣手之事。

這位劉隊長她也見過,只不過她之前引誘的是這位劉隊長的頂頭上司,而不是他,不少次她看的出這位劉隊長看自己的眼神都充滿了慾望,故而出此下策,想要先搞定這位劉隊長再說。

不過這次,她失算了,雖然這位劉隊長心中暗自咽口水,但他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這可是夏家那位一把手吩咐下來的事情,誰敢亂來,心中暗罵了一聲妖精,表面上依舊的一副秉公辦理的模樣。

「王小姐,這是上面交代的突擊檢查,我們也不好做的,問題已經列出來了,還是趕緊處理吧,上面說了,三天內改善完畢,否則直接查封整頓!」這位劉隊長開口說道,也算是提了個醒,同時也將之前難為陳圳銘製藥廠的口吻也重複了一遍。

三天內整改好一切!

此話一出,王美琳以及孫達臉色當即精彩起來,這怎麼可能?

尤其是孫達,對於這句話他太熟悉了,正是他之前給林楠製藥廠提出的這個期限,否則就查封那座製藥廠,而今輪到他們自己頭上。

「劉隊長,咱有話好好說,這三天可太短了啊,要不晚上咱們好好研究一下?」王美琳開口,暗送秋波,特意提到晚上,意思不言而喻,還想動用美人計來解決眼前之事。

不過,這一切都不夠好使,劉隊長雖然眼饞心癢,但卻不敢,隨即直接謝絕了任何『善意』的要求,直接帶著人離去了,丟下傻眼的孫達與王美琳二人。

「說,怎麼回事!」這一刻,王美琳臉色鐵青,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突然間就來了檢查組。

「我……」孫達支支吾吾的,同樣不知所措,一句話也講不出。

「啪!」王美琳怒極,翻手就是一巴掌,打的孫達嘴角都有血跡溢出,她確實是怒極,這藥廠是她一手建立的,為此也花費了不少的心血,每年也給她帶來上千萬的巨額利潤,眼下就這般突然間要關閉了?他王美琳這位法人代表可能還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這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王美琳的電話響起,正是她的父親,此刻並不在雙流鄉,而是在縣城,他們王家雖然發家與雙流鄉,但真正的產業都在縣城乃至市區,剛才王美琳打電話求助的時候,她父親便第一時間動用關係探查這件事,而今有了消息。

不多時,當聽到父親傳來的消息后,王美琳臉色更是難看了,雖然他父親還不知道到底王美琳這是招惹了誰,但這個命令卻是從雙流縣一把手口中傳下。

而且,和前幾日雙流鄉被檢查的一家製藥廠有關。

經過這麼一提醒,王美琳頓時就明白了,能一手創建這個製藥公司,她很有心機,也很聰明,這麼一聯想她就明白了,問題來自那座製藥廠,而且還是來自那個和徐家有些關係林楠,否則無法解釋,誰能這般讓雙流縣一把手動怒並且發下命令。

答案呼之欲出,在這雙流鄉,也只有一個徐家,而和徐家有關係的,也就是林楠一個而已!

剎那間,王美琳臉色難看,充滿了恨意!

「林楠……」 「老闆,真是你說的。」

孫浩然又出場了,易陽覺得他出場次數太多,有想要拉黑他的衝動。

「證據,我要證據。」

「當初我和靜靜拍戲,你不是說不要談戀愛嗎?大家就都知道了。」

易陽努力的回憶了一下,他要是沒記錯,自己並沒有說過這話吧。

「我記得我說的是你們不要因戲生情,我是怕你們年輕把握不住自己,我啥時候說不能談戀愛了?」

不知道咋回事,一著急,還整出東北話了。

「原來是誤會啊,那我們就放心的在一起了,老闆,我太愛你了,來,給你個熱情的吻。」

孫浩然這兩年鍛煉了不少,最讓人能一眼看出來的就是臉皮絕對厚了。

「把你那個大嘴給我拿開,回頭和李總說下,公司談戀愛不鼓勵,也不干涉,前提不能影響工作,如果真的走到結婚那一步了,別瞞著,該結婚結婚。」

易陽說完,抬頭看了一眼門口,透過玻璃都能看到外面站的人,估計這會兒他這話滿公司都知道了,員工都會有自己的小群,這套路,他懂。

大家因為這件事情都放鬆了,開始了和易陽的敘舊,好久沒見,他們發現自己的老闆變了,變得黑了點兒,但是還是那麼不正經。

易陽和他們在一起也很放鬆,這些人都知道他是什麼樣的,沒必要裝,就像那個莉莉還有那個助理,如果能夠及時止損,也不會有這個下場。

「老闆,所有人都到了,我們幾點開會?」

「現在五點半,六點半吧,給大家一個小時吃東西化妝上廁所的時間,告訴他們會議時間會很長,多吃點兒,別餓暈過去。」

張明轉身走了,隨著他走的還有來這兒敘舊的人。

「你們幹嘛去?」

「吃飯啊。」

「帶我一個啊。」

「不和老闆吃飯,您自己個玩兒吧。」

易陽:……

上面這層樓整個就是通著的,只做了十幾個辦公室,藝人有時候休息用,至於練習生,根本沒機會進去,也正因為這樣,才能讓這些人都一起坐在這裡。

上面孫部長說了幾句,易陽就上台了,老闆上台,掌聲必須響亮。

「好了,不用拍了,今天我說的話你們聽了會恨不得打死我也不一定,不過我還是要說,藝人這邊我決定進行改革,單獨分出來,我和孫部長共同管理,好處就是有能力的人你們會得到更多的機會,壞處是走歪門邪道的路線,恐怕你要做好最壞的準備,大家看到所有辦公室的門都開著,作用我現在告訴大家,不是讓你們對這個位置產生憧憬,你們猜猜是幹什麼的?」

易陽看著台下,大家都安安靜靜的,沒人敢說話,他也沒想著有人會說話。

「裡面會有本子,有筆,一會兒自己進去想寫什麼寫什麼,我們會看,對了,實名制的寫,包括你們自己做過的一些不好的事情,不用想著隱瞞,說了有機會,不說查出來了沒機會,你的私生活我不管,我只看你們對不對得起公司對你們的培養,現在開始吧,孫浩然你帶頭。」

孫浩然最大的秘密就是和譚允談戀愛,他倒是坦坦蕩蕩,一點兒都沒猶豫,大搖大擺的就走了進去,隨後就是老一批藝人也都進去了。

易陽坐在外面喝著茶水,也不說話,就在那兒看著一批人進去,一批人出來,這一寫就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剩下最後那些,抓緊點兒,我這還沒吃飯呢,茶水都喝了兩壺了。」

大家聽了都想笑,老闆告訴大家吃點東西,結果自己還挨餓,孫浩然他們也沒想到易陽真沒吃,要是知道了,怎麼的也拍個視頻給老闆看一下啊。

所有人都完事了,易陽站起來,發表了講話。

「散會,等通知。」

然後在大家疑惑的目光中,一路小跑走了。

「咳咳,老闆著急回家,那個,散會吧。」

孫明旭想了很多理由,但是覺得都很蒼白,最後只能強行散會,他覺得自己好像某個國家的領導人,只要答不上記者的問題,就逃跑散會……

「村長爺爺,我們還要多久能找到楊老師還有周老師啊?」

「快了,快了,我打聽了,咱們到了南京,離帝都就不遠了。」

楊花乖巧的點點頭,這些天兩個人一路搭車,從小村子里走出來這麼多天,覺都睡不好,因為帶著楊花,村長還狠心找了那種最便宜的旅館,就一張床什麼都沒有,晚上他讓楊花躺在床上,他就睡在床底下湊合。

今天碰到了一個貨車司機,知道了他們的事情,決定帶他們到南京,南京的公司會有車發帝都,看看能不能一起帶過去。

再說易陽,回到了家狼吞虎咽的開始吃飯,飯涼了他也沒在意,這都是阿姨做完留下的,大部隊都在伺候媳婦兒呢,天晚了,他就沒過去,打擾到別人休息也不好。

吃完了飯,他開始做自己的工作,這次他培養藝人也不是心血來潮,不光是藝人,還有導演,他發覺自己不可能憑藉一個人的力量,把所有腦海里的東西都呈現出來,既然這樣,不如把東西拿出來,讓別人去完善他,最主要的是,他知道自己要當爸爸,真的想退休了。

外界都在猜測,易陽回來之後會有什麼動作,然而這麼多天過去了,除了把自己家藝人著急回來之外,也沒有其他的什麼消息,不過大家都知道,往往安靜都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預兆。

易陽他們把所有人寫的東西都看了一遍,很認真的那種,包括他們說自己的問題還有希望得到解決的問題,都看了。

「這些人我親自帶,其他的還是按照以往的模式吧。」

易陽挑出來了一些人,寫在名單上面給了孫明旭,所有的鋪墊其實就為了遠這些人。

「老闆,孫浩然他們現在都算是圈內當紅藝人了,還有必要重新培訓嗎?」

孫明旭看著手上的名單,上面很多人都是所謂的成名藝人了。

「相信我,我帶著他們,只會讓他們更進一步,當然,也尊重他們的意願,如果有人不想回來,也可以繼續按照原計劃工作。」 美琳製藥公司的遭遇,林楠不知道,也沒想到夏振華反應速度這麼快,而且這麼的直接,安排好公司的事情后便回家了,幾天不在家,林楠迫切的需要補充一些產品到通天店鋪的倉庫中,幾天的銷售,有些訂單還沒有來得及處理,供貨不足了。

與此同時,林楠也終於注意到了牆角位置的那一株所謂的蟠桃樹,乍一看還讓林楠小小的吃了一驚,竟然已然長的不小的模樣,約莫半人高左右,樹榦也有著大拇指粗細,枝葉還是茂盛,看起來極其的喜人。

一旁,林母二人也跟在林楠身邊,對於院子里突然多出的這麼一棵小樹,他們也很是奇怪,不過也知道林楠一直在搗鼓著什麼,沒敢輕舉妄動。

「林楠,你這又搗鼓的什麼?怎麼看起來像桃樹?」林母開口說道,這幾天他們都在打量著,一天一個大變樣,驚奇不已,原本還以為是林楠搗鼓出來的什麼瓜果蔬菜之類的,不過越長越像桃樹。

「嘿嘿……」林楠神秘一笑。

「這是傳說中的蟠桃樹,能夠結天上蟠桃的好東西。」林楠輕笑道。

林母二人一聽林楠這麼說,著實是一驚,不過很快又反應了過來,埋怨了一聲林楠。

「這孩子盡瞎說,你若是有這個本事,那先讓你娘我吃幾顆蟠桃再說,俺可是聽說那東西吃了能成神成仙的,還能返老還童,正好俺也要老了,都要成黃臉婆了,別到時候遭你爹嫌棄。」林母的這一句話,一邊教訓著林楠,一邊連帶著林長河也給包裹了進來,此言一出當即引得林長河開口抗議反駁。

「你這才是瞎說呢,俺啥時候嫌棄你了?我不也成為老頭子了。」林長河憨厚的說道,本就是一個老實人。

看著爹娘二人,林楠笑了嗎,難得看到這麼一幕,雖然不知道這所謂的蟠桃有沒有這個功能,但至少應該不差,而且此刻通天店鋪內還有其它東西可以讓父母二人稍微變得年輕一些,大力丸就有這個功效,之前給父母二人吃了兩顆,明顯就不大一樣,林母眼角的魚尾紋都消失了。

一翻手,林楠取出兩顆大力丸遞了上去。

「一人一顆,不說能讓你們變得更年輕,但至少讓你們身體健健康康的,包治百病沒問題,我最近這麼厲害,可都是這東西的功勞。」林楠開口說道,聲音也小了不少,生怕被外人聽到。

這也就是自己爹娘,是林楠最親近的人,否則定然不會透漏出這個秘密。

林母二人聞言,眼中皆是一亮,這麼久的時間,他們自然知道兒子身上充滿了變數,有著各種特殊的能力,只不過他們並沒有多問,而今林楠主動道出,讓二人既欣慰又激動。

「好兒子,爹娘逗你玩呢,俺們老就老了,這東西你留著用就行。」林母開口說道,雖然知道是好東西,但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林楠,對他們而言,林楠就是他們的一切,是他們的希望,寧願把這種都留給林楠,他們無所謂。

這就是爹娘,永遠都想著自己的孩子,讓林楠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我還有!」幾乎是硬塞,林楠交到爹娘手中,這東西吃的越多對身體越好,林楠前後估摸著服用了十幾顆了,效果異常的顯著,身體強壯,到現在沒有生過一次病。

「過段時間等我這蟠桃樹成熟,也讓你們都嘗嘗這王母娘娘才能吃到的好東西!」林楠大笑道,對這株蟠桃樹充滿了期待之意,哪怕是沒有那種神效,但只要能有點作用,就是不錯的。

當然,想要培養好這株蟠桃樹,不是那麼容易,需要不少的初級進化液。

趁著林母二人離去,林楠再度澆了一瓶的進化液上去,雖然心疼,但充滿了期待,而今的林楠也算是有點靈氣值儲備,還算是捨得。

不知不覺,就到了下午三四點鐘,林楠坐在地上和周穎閑聊著,不過依舊沒有秦嵐和楊胖子的消息,這愈加讓林楠擔心了,陳聽雨那邊的消息也還沒有傳來。

正在這個時候,陳圳銘再度打來電話,充滿了喜色與難以置信之色。

就是剛剛,他接到了昨天檢查組領導的電話,告訴他昨天的檢查無效,屬於違規執法,已經取消了,告訴他廠子沒事了,就這般解決了?

而且與此同時,陳圳銘也得到了一些消息,大中午的幾輛執法車突然間闖入美琳製藥公司,然後和自己廠子前幾天的遭遇一樣,開出了幾十條的問題項,同樣是限期三天,並且罰款、以及還開出了行政民事責任處罰,一開始他還以為這是上面真的要嚴查,但是此刻給他的感覺就不同了。

將自己廠子的處理作廢,轉而都加在美琳製藥公司身上,這太明顯了,不可能是正常的行為,再聯想到之前給林楠彙報時林楠的態度,陳圳銘覺得可能問題在這,第一時間打來電話彙報。

「林先生,廠子的事情都解決了,是您安排的?」陳圳銘對林楠很客氣,越是接觸的多,越是覺得這個年輕人不一般,尤其是這件事,簡直是不動不響的,這才多久的時間,就有著這種結果,這後台與能力,也沒誰了。

「是嗎?倒是蠻快的,那就好。」林楠聞言,也是有著一絲意外,這速度還是夠快的。

「不僅如此,美琳製藥公司這下倒霉了。」陳圳銘隨即將美琳製藥公司的情況也道了一遍,聽語氣就很解恨的那種,這正是那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情,讓陳圳銘心中大為舒暢。

「好了,既然沒事了,你就好好把廠子弄好,我估計不超過一個月,各種審批就可以通過了,據時藥廠就可以開工了,這段時間你可以採購相關藥材了,具體的和楊瑾商量下就行!」林楠淡淡點頭,雖然覺得速度快,但也還算能理解,畢竟以夏家的力量,這種小事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他也就不用再去費心了,交給了陳圳銘,他此刻最為擔心的還是楊胖子和秦嵐! 7月31日,這一天我已經坐了決定,將這本書兩倍速完本,很多東西在書中都沒有表達出來,實在遺憾。

寫到現在經歷很多,簽約,推薦,上架,編輯調整崗位,上架一個月沒有一次推薦,然而,我在上架之初已經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

一路走,一路看,支持者走,辱罵者有,我只能安慰自己,寫的這麼差,還有支持的就不錯。

這本書最初的目標是寫完,我相信自己還是能做到的,9月15日前完本,11月30之前開新書。

新書不在是都市了,因為發現很不擅長,我打算髮揮一下自己的腦洞,可能其他類型會更適合我。

最後感謝你們的支持,這本書不打算建群什麼的,如果想找我,下一本書再見吧。

以後,大家看到的就是碼字工具人了,江湖不遠,你我都在,來日方長,必能相會。 坐在小院內,林楠始終覺得心中不安,幹什麼事情都顯得沒有精神,就守著手機,省城那邊周穎也是一樣,總覺得不放心,這幾日的時間,一點消息沒有傳來,太不正常。

終於,就在晚飯時,陳聽雨的電話打了過來,不過一開口,就讓林楠臉色忍不住一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