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讓我去當保姆?」王楚楚皺眉。

「怎麼了能這麼說?一起去散心吧了……實話和你說,我發現了一處寶地!」樂天神秘兮兮的說道。

「寶地?」

王楚楚根本不信。

「那一處寶地就在北山的深處!我發現了一句屍體,那具屍體那是出自那個地方的,那是一具可以吃的屍體。」樂天慢慢的說道。

「葯屍?」王楚楚驚訝的瞪大眼睛。

樂天點點頭。

「葯屍在哪裡?我想看看……」王楚楚極有興趣的說道。

「在警局裡,我可以帶你去看看,你看完之後再決定要不要跟我們去也可以。」樂天笑著說道。

他就不信,一個藥師會對葯屍不好奇,一旦對葯屍好奇,那必然是要去查看埋藏葯屍的地方……

王楚楚迫不及待地站起身。

樂天一看,也站起身,兩個人離開了王楚楚的帳篷。

「咦?你們談完了?」

高小秋也走了出來,她將那個羅盤遞給了樂天,樂天看了一眼,羅盤已經恢復了,這可是真正的好東西。

「完了,我帶楚楚去看點東西,小秋……你幫我準備一些進山的工具,帳篷什麼的。」樂天吩咐。

「好嘞,包在我身上。」高小秋熱絡的回答。

樂天和王楚楚離開了,王楚楚看著樂天。

「幹嘛這麼看我?」樂天奇怪的問。

「為什麼……小秋會對你言聽計從?我發現她看到你的時候會非常開心。」王楚楚疑惑的問。

「有嗎?可能是我長得比較帥吧。」樂天想了想,鄭重其事的回答。

王楚楚無語。

兩個人開車來到了警局,徑直走到了解剖室。

「咦?樂天哥你怎麼回來了?」顧小冷奇怪的看著樂天。

韓妮妮也在。

「小妮子,那具葯屍你放在哪裡?拿出來看看。」樂天吩咐。

韓妮妮看了一眼王楚楚,點了點頭。

王楚楚驚訝的看著面前的葯屍,沒有皮膚的屍體異常的恐怖,但是王楚楚好像並不在意,藥師其實也能算是半個醫生了。

「可以嘗嘗嗎?」王楚楚問。

「可以。」樂天點點頭。

「什麼?你要吃……這個?」韓妮妮不可思議的看著王楚楚。

「可以嗎?」王楚楚詢問的看著韓妮妮。

韓妮妮莫名的咽了口口水,吃死人?

王楚楚手上拿著一把手術刀,她輕輕地切開了這具葯屍,看著流出來的一絲鮮紅的血液,她嗅了嗅鼻子。

用手術刀輕輕地挑起這一絲血液,王楚楚仔細地看著。

「這是什麼人?」韓妮妮小聲的問樂天。

「一位藥師,很厲害的。」樂天回答。

韓妮妮打量著王楚楚,這個女人的裝扮怎麼這麼奇怪?

王楚楚終於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血跡,然後閉上了嘴巴沉默不語。

韓妮妮都驚了,饒是她抵抗力強大,也從沒想過吃死人。

顧小冷倒是非常好奇的看著王楚楚。

「姐姐……這個血好喝嗎?」她問。

王楚楚睜開眼,看了看顧小冷,發現這只是個孩子。

「好喝,還有點甜……這個血可以輕鬆的治療至少二十多種病症!」她淺笑著說道。

「能治病?」顧小冷愣住了。

「這是一具保存得非常好的葯屍……非常難得,他的全身都可以入葯,你們要好好的保存。」王楚楚提醒道。

韓妮妮點點頭,這些話以前樂天就說過,只是他那時候不太相信罷了。

「如果我告訴你……這葯屍只不過死了不到一個月,你有什麼想法?」樂天看著王楚楚。 王楚楚盯著樂天足足看了三分鐘。

「你在和我開玩笑?他為什麼會叫葯屍,就是因為他的屍體被埋葬在一處寶地,多年以後才會將屍體侵染成這個樣子……」她嚴肅地說道。

「不好意思……這個人……一個月前的確還活著。」樂天攤了攤手。

其實他也沒見過這個人或者的樣子,自己見到這具屍體的時候,這個人已經被巫門的人剝皮了,至於被剝皮的時候是死是活……樂天也不清楚。

但是現在他就一口咬定是活著的,這樣必定可以引起王楚楚的興趣。

「活著的……」王楚楚嘟囔了一句。

「沒錯,所以我才會對這個地方這麼好奇,我得到一個消息,這個地方可能和一種另類的長生有關!」樂天點點頭。

王楚楚看著樂天。

「我要和你去。」她說道。

「好,不過裝備自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一位藥師在山林內不需要任何裝備。」王楚楚回答。

「帳篷總還是需要的吧?」樂天提醒道。

王楚楚沒說話。

樂天和王楚楚離開了解剖室,韓妮妮重新將屍體放好。

「小冷,不許碰這具屍體知道嗎?你樂天哥非常看重這具屍體。」她提醒道。

「知道了師父,師父你們這次是有特殊的目的地嗎?」顧小冷好奇的問。

「其實我也不知道,都是你樂天哥決定的,我和你小呆姐只不過是跟著看個眼罷了。」韓妮妮笑著說道。

「這樣啊,我也好想去……」顧小冷嘟囔。

「你可不能去,法醫室不能沒人,小冷乖……你就現在這幫助我抗幾天。」韓妮妮急忙說道。

吃貨少董的污神愛妻 顧小冷想了想。

她的確很想跟著去,但是她又很想獨霸法醫室,所以這小丫頭非常的糾結。

「那好吧,我就不去了,幫師父和師姐看著法醫室。」顧小冷點點頭。

「真乖!」韓妮妮滿意的點點頭。

樂天和王楚楚也分了手,王楚楚有自己的事要辦。

樂天自己也有一些私事要處理。

他的電話突然響了,樂天接了起來。

「老大……我去了大空寺。」四號的聲音傳來。

「哦?有什麼發現?」樂天問。

「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切正常!」四號回答。

一切正常?

樂天眯了眯眼,看起來肖功勛那裡沒有異動,肖功勛是一個聰明人,他一定不會先於暗部動手,否則與暗部成為敵人可不是明智之舉。

「好,我知道了。」

樂天掛上了電話。

他驅車來到了天籟集團,嚴子黃奇怪的看著樂天。

周桃桃突然進來了,她看到樂天也愣了一下。

「咦?現在成了嚴總的私人秘書了?」樂天問。

「嗯。」周桃桃紅著臉點點頭。

「恭喜恭喜。」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謝謝,你……喝茶。」

周桃桃將茶水遞給樂天。

嚴子黃示意周桃桃先出去,周桃桃點點頭。

「你怎麼又突然來了?」嚴子黃奇怪的問。

上次是換車,這一次又是做什麼?

「我要出去一段時間,大概一個星期,和你說點事。」樂天回答。

嚴子黃點點頭。

「上次那個白日鬼是什麼情況?」樂天問。

「你不問,我都忘了和你說……最近一直在經營自己的感情,忙的都沒時間了。」嚴子黃笑著說道。

樂天點點頭。

「說起那個白日鬼……其實我也是在偶然遇到的,一開始我以為她是一個活人,後來我才發現,這個女人沒有影子!可是她雖然是一個鬼,但是卻可以和我交流……」嚴子黃慢慢的說道。

樂天仔細地聽著,白日鬼是一種比較奇特的存在。

「實話和你說……我居然和一個鬼成為了朋友,她求我幫忙殺死她,可是我又沒有什麼手段,所以就引你過去看看。」嚴子黃看著樂天。

「就是為了殺死自己?」樂天奇怪的問。

「是啊,她說因為她的原因,她的家人都死了,她就算是死了也沒臉去見自己的家人,可是現在她的狀態很奇怪,想死卻又死不了……」嚴子黃回答。

樂天想了想,這裡面一定有巨大的因果,這樣的事如果沾染了又少不了是一頓麻煩。

「我說……能幫你可要幫一把,我都答應人家了。」嚴子黃說道。

「你說什麼?你答應了?」樂天驚訝的看著嚴子黃。

嚴子黃點點頭。

「靠!」

樂天罵了一句,他瞪著嚴子黃,「你是不是傻?這個東西能隨便答應嗎?你是不是以為白日鬼是個很容易對付的東西?這裡面可是有大因果的……搞不好你要倒大霉的。」

嚴子黃看著樂天,他倒是滿不在意。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這不是有你嗎?」他反問。

「你當老子是你的保姆啊?白日鬼連老子都是第一次見,我怎麼幫你?這種靈可不是隨便可以消滅的,她在日光下都可以不死,毫無疑問生前乃是大福之人!她完全已經超越了靈體的狀態了。」樂天抱怨的說道。

嚴子黃愣愣的看著樂天。

「這麼厲害?」

「你以為呢……搞不好這可是要出大事的!」樂天哼了一聲。

嚴子黃好一會沒說話,反正話他已經說出去了,能不能行他也沒辦法了。

樂天仔細的想了想。

「算了,我再去看一眼,這個白日鬼是個大麻煩。」

他站起身,就這麼急匆匆的離開了,嚴子黃放下手中的茶杯,他其實並不太擔心。

樂天再次來到那一片果園。

天氣很好,也非常熱,可是那個女子依舊在烈日下修剪果園。

魔本為尊 「你來啦。」她看到樂天居然很熟稔的打了個招呼。

樂天眯了眯眼,他慢慢的走了過去。

「你為什麼要和嚴子黃結成因果?」他沉聲問道。

女子彷彿有些意外的看著樂天。

「我知道了,你就是嚴子黃口中的那個高人?」她問道。

樂天點點頭。

「那你能殺死我嗎?」女子詢問。

「你我無冤無仇,我為什麼要殺你?」樂天反問。

「幫我啊,你們這些人不都是以消滅怨靈積攢陰德嗎?」女子看著樂天。

樂天沉默不語,這個女人果然不一般。

最難不過說愛你 「你不是怨靈……」

他開口。 “去找李昀李曦,幫你解蠱。”安如觀頭也不回的答着。

我乖乖的閉上了嘴,眼光偷偷的瞄着安如觀,緊繃的臉已經緩和了許多,這是我第一次見安如觀做這樣的事情,也讓他在我的心裏形象大爲轉變。

不過不管怎麼樣,安如觀都是爲了我好,這個我知道。

李昀聽說了欺負惡鬼的人已經離開了人世,眼神一亮,隨即拿出了和上一次一樣的東西,將我沉睡。

我醒來後,身上的紅紋的顏色已經開始變淺,我高興的在鏡子前將自己反覆了個遍。如果按照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很快的恢復成和常人無異。

我在鏡子中觀察自己許久,好不容易移開視線,卻發現李昀和安如觀臉上皆是沒有一點高興的樣子。我走到安如觀面前,用手在他面上左右的晃動了一下,“怎麼了,爲什麼我身上的蠱除去了你卻一點兒也沒有開心的樣子,難不成……鬼蠱還是沒有去掉嗎?”

一旁的李昀搖搖頭,我心中頓時一緊,生怕他會說出什麼我身上蠱還沒有去掉之類的話。

“你身上的鬼蠱確實已經被我除了,但是你已經被惡鬼吞噬了許多的陽氣,就連魂魄也有些破損。這個我沒有辦法幫你修補,你們得另找高人,並且這些一定要儘快的弄好,要不然以你現在的狀況,很有可能會被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纏上。”

言盡於此,李昀和李曦離開了此地,獨留我和安如觀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你說,我怎麼辦?”我看着安如觀,眉頭皺着很緊。

安如觀將我送回家以後,便行駛着車子離開。看着他揚長而去的車子,我心裏有些發堵,就連身上的蠱去掉也沒有讓我高興多久。

玲玲見我一副悶悶不樂的回家,奇怪的走到我面前:“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我一愣,接過玲玲遞過來的鏡子,我的臉色有些發青,忽的想起李昀的話,說我被惡鬼吞噬了太多的陽氣,惡鬼離開後我的身體裏還有一些殘存的陰氣,以及魂魄破損的事情。

我原本不打算將這些事情告訴玲玲,但是終究是抵不過她的追問,便將這些事情告訴了她。我看着玲玲思索的目光,像是在認真思考着什麼,我將鏡子還了過去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以大字型躺在牀上,看着天花板,腦袋放空。

這時,體內的劍魂卻突然的醒了過來,感覺到我身體裏已經沒有了蠱後開心的爲我慶祝。我忽的想起,劍魂活了這麼多年,說不定知道有哪位高人正好可以幫我解決現在的困難。

我將事情告訴了他以後,只見劍魂想了一會兒,忽然大叫:“主人,我知道有一個人肯定可以幫你解決現在的難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