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吼嘎!」

金色的電流瞬間從皮卡丘的身上噴洒而出,將潛艇上方的一大片給籠罩住,而噴火龍也是沒有落後,口中噴出一道粗長的熊熊烈火直接轟在潛艇上。

這下可要了那些海盜們的老命,他們哪想到小智會招呼都不打一句就動手,粹不及防下頓時死傷慘重。

一時間,那些海盜有的被電成焦炭,有的被燒成漆黑一片,不過更多的是跌到海里,生死未卜。

對於這些,小智沒有絲毫的憐憫,誰叫這些傢伙惹到了自己,更何況海盜們都該死,殺掉他們就當是做好事了。

「可惡!給我反擊!反擊!」

小頭目運氣不錯,恰好躲過了這電火二重天,他連忙組織剩餘的人手進行反擊,隨即十幾隻小精靈被派了出來。

華山神門 下一刻,各種五花八門的絕招被施展出來,齊齊湧向了天空中的噴火龍。

噴火龍可不是巨金怪,沒有那個能力去反彈這些絕招,只能連忙朝著高處攀升,這才躲過了襲擊。

不過這樣一來,噴火龍和皮卡丘也攻擊不到下方的海盜們了,雙方只能互相干瞪著眼。

見對方不肯放棄抵抗,小智的眼神逐漸變得冰冷,隨即在高空中直接放出了巨金怪,讓其施展電磁浮遊緩緩地降到潛艇上,同時不斷用念力彈開對方的絕招,。

巨金怪的體重足足有半噸,當快要接近潛艇時,突然就解除電磁浮遊來了個泰山壓頂,重重落在潛艇之上,瞬間就砸出了一個不小的坑洞。

潛艇上的那些海盜和小精靈們被巨金怪這麼一撞,所產生的震蕩波一下子將他們轟飛,紛紛掉到海里去了,而小智也是指揮著噴火龍落到潛艇上。

「巨金怪,對著那個坑使出破壞死光。」

這艘潛艇的質量十分不錯,即使是巨金怪這麼重的傢伙都沒能砸破,不過在巨金怪破壞死光攻擊下,直接就轟開了一個大洞。

進入潛艇內部后,此時裡面實在吵得很,不斷放出刺耳的警報聲,小智自然知道這是因為他而響起的。

不過小智也無所謂,知道就知道吧,就和剛才做的一樣,直接開打就是了。

而在此時,圖鑑發出了提示的聲音,小智拿出來一看,卻原來是3D龍已經破解完畢,將整個潛艇的內部構造利用圖鑑顯示出來。

「幹得好,3D龍。」

小智微微一笑,這下倒是不用擔心迷路了,也算是能省下他不少的時間。.. 「搜查小隊傳回來消息沒有?」

就當小智在潛艇上方大鬧一番的時候,坐鎮在指揮室內的男人焦急地打聽著情況,不過他關心的內容卻是另有其事。

這個男人就是海盜團的首領凡頓,他是一名長著滿臉絡腮鬍子的壯漢,皮膚黝黑,身材魁梧,穿著一身船長服裝,無論是長相還是打扮都和「海盜」這一詞極為搭配。

「已經確認回收完畢,正在返回。」在電腦前操縱著的一名海盜回答道,他是凡頓的大副基裘。

「很好!」凡頓難掩臉上的興奮之色,「一旦得到了瑪娜菲的蛋,那本大爺的野心很快就能實現了!」

事實上,凡頓之所以率領海盜團來到這片海域,就是因為探查到被稱為「滄海的王子」的小精靈瑪娜菲的蛋漂流到此,特意追蹤而來的。

而在他們尋找的時候,小智所乘的客船恰巧路過,本著海盜這一職業有搶不搶豬頭三的原則,凡頓果斷派出手下來撈點外快。

沒錯,也就是說客船被劫完全只是運氣不好。

「凡頓大人,我們之前派出去阻擋敵人的兄弟們都失去了聯繫。」基裘憂心忡忡地報告道。

「沒關係,反正他也進不來。」

凡頓完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的這艘潛艇可不是粗製濫造的次品,那是在聯盟的廢武條約時期,他通過私人關係從軍方那買來的軍用潛艇,是真正的戰爭兵器。

「可是。」基裘猶豫著將監控拍攝到的畫面調出來,「那個人在艦艇的上方打出了一個洞,現在已經進來了。」

「什麼!」凡頓不可置信地吼了一聲,緊接著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前方的大屏幕。

屏幕中,小智一行的隊伍由巨金怪開路,他和皮卡丘在中間,噴火龍墊后,以勢如破竹的氣勢碾壓著所有前來阻擋的海盜,可根本就沒人是他的對方,完全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見著自己的手下成片成片的倒下,凡頓露出了一絲焦急,問道:「這小鬼到底是誰!難不成是哪個天王或者冠軍么!」

凡頓的心中惴惴不安,能將他的艦艇打破,理論上也只有天王級別小精靈的攻擊才可以做到,若對方真是一名天王,那可就麻煩大了。

難不成……是計劃暴露了?

「應該不是。」基裘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按動著,「對方的長相併不符合任何一名天王或是冠軍的特徵,而且也並非天王候補。」

凡頓一聽,當場就鬆了一口氣,僅有一隻天王級小精靈與全員都是天王級,這兩者根本無法進行比較,只有後者才有成為天王的資格,。

若是真的碰上了天王,那整個海盜團肯定得一窩端。

不過這種概率是很小的,絕大多數天王和冠軍都沉浸在訓練小精靈或自身的興趣中,比如芳緣冠軍大吾喜歡收集石頭,伊修天王婉龍是一名作家等等。

除非影響太大,不然他們是不會出手的。

「那就好,用不著管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正事上。」

聽到凡頓的話,基裘頓時有些為難:「可是,對方正以極快的速度向這邊趕來啊?估計用不著幾分鐘就會到了。」

「這還用我教!」凡頓不耐煩地大吼,「既然打不過他,那就想辦法讓他滾出本大爺的船!這件事由你來負責!」

這艘大型艦艇相當於一個移動基地,為了防範侵入的敵人,設置有不少機關,若是碰上不可力敵的強敵,將對方排出艇內還是很能做到的。

基裘立刻著手去召集人手準備,而在他走後沒多久,搜查小隊就傳回了消息:「報告,目標已經回收成功,正在進行確認。」

「好!本大爺這就過來!」

凡頓急急忙忙地離開指揮室,來到了位於潛艇前部的一間小房間,而在那兒,一顆精靈蛋正靜靜地擺在儀器之上。

這枚精靈蛋的蛋殼是透明的,讓人能夠看見裡面海藍色的蛋液、橙紅色的蛋黃以及一圈明黃色的球形斑塊,那種美麗根本無法形容,簡直可以說如夢似幻。

而這正就是凡頓苦苦搜尋了多年,傳說中的幻之小精靈,滄海的王子,瑪納菲的蛋。

「這個就是實現本大爺野心的東西。」凡頓目光火熱地看著精靈蛋,口中喃喃自語著,「等著我喲,海之王冠。」

然而,正當他想要伸手觸摸精靈蛋的時候,卻是有了另一雙手搶先一步從儀器上將精靈蛋奪了下來。

「你幹什麼!」

由於事發實在太過突然,凡頓和其餘海盜一時間竟是沒有反應過來,只是下意識地問了一句廢話。

而那名奪下精靈蛋的金髮海盜一邊高舉著精靈蛋,一邊慢慢地往後退,口中還振振有詞:「把這個當成野心什麼的來對待,那還真是好不辦呢。」

「哼!抓住他!」

此時,凡頓再傻也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了,立刻命令手下將這名海盜拿下,然而這人似乎有些能耐,七八個海盜一擁而上,竟是奈何不了他。

非但奈何不了,甚至還在凡頓的眼皮子底下逃了出去!

眼看著寶物就要到手,卻是偏偏被人劫走,這下可把凡頓氣壞了,當即就命令全船的人去搜捕這名叛徒。

可問題是此時小智還在船上,根本就分不出太多的人手,也因此這名金髮海盜十分順利地接近著潛艇的出口處。

「呵呵,這次的行動還真順利呢。」金髮海盜高興地自言自語著,「真是多虧了有那個傢伙在船上大鬧,要是以後有機會碰到他,一定得好好謝謝他。」

金髮海盜口中的那個傢伙自然是小智,而湊巧的是,在進入了一處長長的走廊后,兩人竟是碰頭了。

「恩?這次來阻攔我的只有一個么?」

小智有些奇怪,之前那些海盜都是成群結隊地向他發動攻擊,可眼前只出現了一個人,難不成這傢伙很厲害?

不過厲害也好,不厲害也罷,小智心中打定主意,總之先想辦法打趴下再說。.. 「巨金怪,合金爪。」

小智當即就命令巨金怪發動攻擊,他對待敵人的態度一向是以偷襲為主,俗話說反派死於話多,雖然小智不覺得自己是反派,但他並不喜歡和該死的傢伙多說些什麼。

「呃,請先等……」

話還沒說完,巨金怪的襲擊就已經到了,金髮海盜當即就是一個賴驢打滾,險之又險地避了過去。

「嘶!」

望著地上那被巨金怪砸出來的大坑,金髮海盜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涼氣,那可不是什麼水泥地啊!而是由合金打造出來的金屬船艙,尋常攻擊根本就留不下一絲痕迹。

小智可不在乎金髮海盜的想法,不過他有些意外這人的身手敏捷,因此索性採用另一種戰術。

「用精神干擾控制住他。」

「昧托。」

巨金怪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回應,隨即身體表面浮現出淡淡的金光,而金髮海盜立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是動不了了,好在嘴上還能說話。

「等等,我不是海盜!我的真名是傑克沃克,是一名小精靈護林員!」金髮海盜連忙進行辯解。

「我管你叫什麼……等等,你說你是護林員?」小智一臉古怪地望著他。

「沒錯!」見小智終於肯聽他說話,自稱傑克的金髮男子頓時鬆了一口氣,「我之所以加入這個海盜團是為了阻止他們的一起陰謀,為此我已經在這兒當了整整一個月勤雜工了!」

事實上,傑克還覺得自己有些幸運,幸虧加入時間太短只能當個勤雜工,萬一被提升成為戰鬥人員,恐怕一不小心就會和其他海盜一樣死在眼前這個小煞星的手裡了。

「也就說你是卧底?」

「正是如此!」

望著眼前帶著一臉友好笑容的金髮男,小智實在是有些吃不準,這人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呢?

不過最終小智還是決定放了他,萬一對方真是護林員,那可就是錯殺好人了,小智對壞人一向是毫不留情,但十分反感錯殺無辜。

更何況就算是假的,對方也只不過是一名小小的海盜,放過就放過吧,沒什麼大不了的。

小智當即讓巨金怪解除精神干擾,而恢復了自由身的傑克剛想道謝,此時通道兩側竟是合上了厚厚的大門。

這是幹什麼?莫非打算來個瓮中捉鱉?

對於這些海盜的想法,小智實在是搞不懂,他的巨金怪連潛艇的外側裝甲都能轟破,難道這內部船艙就弄不破了?

他剛想要叫巨金怪使出破壞死光,卻驚訝地發現走廊右側的牆壁開始緩緩地打開,緊接著海水竟涌了進來。

「……卧槽,還有這招。」小智愣了片刻,隨即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通過3D龍傳回的情報,這艘潛艇上設有各種機關,因此一路上小智都是小心謹慎,可這會兒因為和傑克說話的緣故,卻是已經來不及做出反應了。

而且說起來這也不算什麼機關,只是最簡單的開艙放水罷了,因此小智根本就沒料到對方會來這一招。

感覺到冰冷刺骨的海水漸漸蔓延到膝蓋,小智連忙將噴火龍和巨金怪收回精靈球,同時對皮卡丘叮囑道:「皮卡丘,一會抓緊我。」

「皮卡皮,皮卡?(小智,先別管我,我是會游泳的,可你怎麼辦啊?)」皮卡丘著急地問道。

「我?我又沒關係。」

見著小智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頓時把皮卡丘急壞了:「皮卡!皮卡皮卡!(什麼沒想過啊!你別忘了你可是個旱鴨子!)」

「誰說我是旱鴨子了。」小智義正言辭地反駁道,「我只是討厭水而已,可從沒說過我不會游泳。」

事實上小智不但會游泳,而且還游得不錯,不然他上輩子也不會敢跳海去救人了,只是因為最終被淹死了,所以導致心裡有些陰影,一見到大海就渾身不舒服。

聞言,皮卡丘頓時感覺無語,不過這麼一來也好,畢竟它不是水系小精靈,以它的力量是沒法帶著小智游出海面的。

眨眼間艙門就完全打開,兩人頓時被強勁的海流給卷出了潛艇外,而傑克立刻拿出了隨身攜帶的一個陀螺樣的裝置,與一隻路過的巨翅飛魚建立了臨時契約。

這就是護林員的與眾不同之處,與訓練家用精靈球收服小精靈,他們依靠著手中的陀螺裝置與野生小精靈建立臨時契約,從而獲得協助。

這樣的方法有好有壞,好處是一般情況下,野生小精靈們都會樂意幫忙,當然,這也是由於護林員們的工作就是保護小精靈和生態環境,所以野生小精靈們才會同意。

而壞處自然是無法自己培養出強大的小精靈,只能就地取材,不過在一部分人群中,護林員們倒是比訓練家更受到崇敬,甚至超過了四天王和冠軍。

即使到今天為止,世上依然有不少人認為將小精靈收進精靈球是殘忍和不人道的行為,小精靈就應該生活在大自然才對。

這類人群在各地都有,尤其是在思想開放的伊修地區,更是隨處可見,甚至還會不時爆發出抗議遊行來。

在和巨翅飛魚建立了臨時契約后,傑克剛想要找小智一起藉助它的力量逃離潛艇範圍,可由於水流實在太急,小智和皮卡丘直接被衝散了。

壞了,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傑克有些著急,不過此時他也沒辦法,只得自己先逃跑再說,他下意識地想要摸一摸口袋中的精靈球,卻詫異地發現那顆瑪納霏的蛋竟是不翼而飛!

與此同時,指揮室內,基裘一臉得意地看著監控中的畫面,正是他設計將小智引入那個通道,接著再放水將他沖走!

而接下來,只要開足馬力跑就行了,任憑這個小鬼再厲害也不可能追得上深入海底的潛艇。

雖說那個拖延時間的海盜基裘並沒認出來是誰,不過他還是在心裡默默地感謝了一番。

托那位不知名的倒霉蛋的福,那個煞星總算是能離他們遠遠得了。

然而,不一會,凡頓臭著一張臉來到了指揮室,一臉不善地看著基裘,頓時讓他心中惴惴不安了起來。

到底是怎麼了啊?自己沒做錯什麼啊?完全是照著吩咐行事的!.. 「基裘。」凡頓的表情明顯在壓抑著怒火,「你這個笨蛋,居然將叛徒給放跑了!」

「叛徒?什麼叛徒?」

雖說一不小心將傑克放跑了,但基裘並不知道其中緣由,他只感覺莫名其妙,自己只是照命令趕跑敵人啊?怎麼又扯上什麼叛徒了,這都哪跟哪啊?

「以後再解釋!總之對方帶著瑪娜霏的蛋跑了,趕快釋放聲納搜尋,同時啟動超音波!」凡頓不耐煩地催促道。

這艘軍用潛艇自然不止是擺擺樣子,除了魚雷外,更是有著專門用來對付小精靈的武器,超音波。

一旦靠近這音波的範圍,只要是小精靈都會受到影響,變得混亂起來,只有潛艇內部的小精靈才不會受到影響。

「是!我這就去!」

雖然有些弄不明白,但基裘還是連忙在鍵盤上一陣操作,隨即一陣無形的超音波在四周擴散開來。

頓時,周遭的海域彷彿沸騰了起來,無數的水系小精靈發出了痛苦的叫聲,在海里沒頭沒腦地亂竄,而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與傑克訂了臨時契約的巨翅飛魚。

可惡!那些混蛋居然敢這樣做!

望著巨翅飛魚臉上那痛苦的表情,傑克的心中不由一陣憤慨,更令他痛心的是,即使如此痛苦,可巨翅飛魚依然堅持著帶他游向遠處的海面。

之前傑克還覺得小智的手段有些過激,雖說從道理上來說,這些海盜並不受到聯盟法律的保護,死了也沒人會為他們打官司。

可即使是海盜那也是人,也有著自己的家庭,每個人的喪生都代表著一個家庭的不幸,一想到這點,傑克覺得他們罪不至死。

然而,等傑克親眼見到那些海盜的所作所為後,熱愛小精靈的他頓時有一種衝動,巴不得這些可惡的傢伙統統死光。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和總部聯絡上,瑪納霏的蛋不知所蹤,也不知是留在那艘潛艇上還是被水流衝到海里去了。

但傑克總有一種感覺,瑪納霏的蛋或許就在那名少年的身上。

倒不是說傑克懷疑小智順手牽羊,而是因為之前在和小智碰面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覺到從精靈蛋中傳來一陣淡淡的喜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