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有著陳聽雨的命令,戰部之人無人阻攔。

根本攔不住!

半空中,四位天族高手自若無比,根本不怕被發現。

「這個世界到底有點意思,和仙界還真是不一樣。」一位年輕男子輕笑。

「一群螻蟻而已。」另一人開口,充滿了不屑。

「太弱了,真若是想出手,隨手可屠戮億萬!」

在他們眼中,這個世界之人和螻蟻差不多。

至於被發現,他們也不在意。

四人充滿了自信。

一旁,兩位通神境地球之人這一刻神色充滿了複雜,先前戰部之人剛一出現之際,他們就知道被發現了。

這裡,也是他們的根。

看到華夏大地的山河,讓他們心中更是五味翻滾。

就在這個時候,連他們也都發現了。

大量的地球強者聚集!

「有點意思,竟然還想抵抗?」為首的一位年輕男子冷笑,索性也不著急了,就這麼等待著。

「殺了他們,再去動手,更是簡單!」

數千裡外,陳聽雨等人超過二十位。

以陳佳影為首,其他人都是天人境和通神境,浩浩蕩蕩,氣息澎湃。

「都小心,真若是動手,千萬不能讓他們近身,儘可能困住他們,然後周圍一起轟殺!」陳佳影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

天族之人發現他們的同時,陳佳影也發現了這些人。

確定無疑,仙人境高手!

陳聽雨等人神色凝重點頭,普通哪怕是天人境,和被壓制的仙人境高手相比,差距也一樣太大了。

隨時可能被殺!

尤其是仙人的爆發,能夠短暫擁有超強之力,更是可怕!

他們最大的依仗,還是林楠留下的寶物,陳佳影也不夠。

他雖然此刻也是仙人境,但她缺少真正的戰鬥廝殺,和這群人相比,肯定不敵。

「林楠呢?」陳聽雨悄然傳訊,他知道林楠分身之事。

「周圍!」陳佳影回復了兩個字,再沒有多說。

這也是他們最大的底氣。

林楠在。

頓時,陳聽雨顯得微微鬆了一口氣。

這就好!

幾千里,對於高手而言,很近。

十幾分鐘后,一群人出現在天族四位仙人境高手和兩位地球通神境高手之前。

面對一群人,四人神色如常。

「給你們一個機會,交出和林楠相關的一切之人,繞你們不死!」一人冷聲戲謔開口。

「哼!」陳佳影冷哼一聲開口。

「你們是什麼人?」

「天族!」一位年輕天族高手冷笑一聲,道出了兩個字,帶著無比的優越感。

天族,哪怕是在仙界,一旦被道出,也要被人尊崇。

至尊皇族不算,天族就是第一大仙族。

甚至號稱過神族!

頓時,陳佳影臉色微微一變。

天族她聽過,知道它的強大。

然而剎那間,還不曾開口,陳聽雨率先開口了。

「沒聽過,不過不管你們是什麼茅坑裡的東西,請記住,這裡是地球,不是什麼天族!」

毫不客氣的,陳聽雨罵人了。

和他們囂張,找罵!

有著林楠在周圍壓陣,怕個毛線!

剎那間,四位天族年輕高手臉色一陣鐵青,陰冷。

不過陳聽雨根本沒有理會四人,身後之人全部最好了動手的準備,他的目光看向了另外兩人。

下界很難,若無地球之人帶領,絕對難以成功。

顯然,這兩位就是了。

「你們,引狼入室,論罪當誅!」陳聽雨寒聲。

自古以來,最讓人痛恨的,不是敵人。

往往就是眼前這種引狼入室的自己人!

也叫漢奸!

頓時,一道道目光直視而去,讓兩位通神境高手臉色難看之極,羞愧的低下了頭顱,不少人都認出了這二人,甚至本就有熟悉之人。

「當誅!」一群人怒喝而出。

煞氣衝天!

一旁,四位天族高手神色陰冷,陳聽雨先前的罵聲,讓他們不爽。

「辱罵天族,罪不可赦,找死!」一邊怒罵,一邊直接一掌對著陳聽雨殺來。

剎那間,陳佳影一聲怒斥而出。

「動手!」

「轟隆!」二十多位高手,齊齊動手了,毫不遲疑的。

陳佳影獨自攔下一人,他雖然只是人仙境初期,但她本身是地球之人,受到的壓力稍小,本身也有著不少的寶物護身。

歡歡樂樂在一旁輔助,同樣滿身是寶。

昆天帶著幾位崑崙強者攔下一位。

其他兩人,被其他一群人團團圍住,瞬間大戰爆發。

反倒是兩位通神境的漢奸,這一刻無人在意,直接被淹沒在大戰之中。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哪怕沒人主動轟擊,但這一刻對他們而言也是末日。

一經動手,所有人都是全力以赴,寶物眾多。

陳佳影母子三人不用說。

昆天傳承崑崙聖地,更自稱崑崙仙族,底蘊連林楠都心驚,手段同樣可怕。

陳聽雨何宏等人攔下一位,都有林楠給予的重寶。

其他一群人,雖然稍微差點,但人數眾多。

此刻一經動手,剎那間將六人淹沒其中。

「轟隆!」

一聲巨響,轟鳴不止,大戰起,轟殺不絕。

慘叫聲響起。

來自那兩位地球的漢奸領路人,面對如此攻擊,這兩位雖然是通神境,但幾乎全無戰力,他們的修為也是為了下界方便,被天族生硬提升上去的。

這一刻,頓時慘了。

不良大小姐 被轟殺!

然而波動之後,四位天族高手神色如常,帶著冷笑之意。

在他們周圍,一道無形的防護罩升起,將他們完全包裹其中,安然無恙。

一件特殊的仙寶,守護住他們。

看著陳佳影等人的轟殺,這四人冷笑。

「還真是有些意外,竟然這麼多寶貝?」

這一刻,四人貪念升起。

陳佳影歡歡樂樂手中,都是天階仙寶,更有天階戰甲。

陳聽雨何宏昆天等人手中,同樣有著不少仙寶,仙甲。

這些東西,對普通的人仙境而言,都屬於重寶了。

「多謝你們的寶物,你們可以去死了!」一人冷笑,隨即手中一番,強大之氣展露,直接對著陳佳影等人打了過去。 方逸天開著車朝著玫瑰莊園的方向飛馳而去。

他並不知道,在他離開蘇婉兒的家裡之後蘇婉兒的父親竟然談論起他身為蘇家女婿的事情起來,如果他知道這一點,肯定是被嚇到了。

開什麼玩笑,婉兒還這麼小,相比之下自己大她好幾歲呢,做蘇家的女婿?呃,怎麼看怎麼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

偶爾能夠牽牽蘇婉兒那柔軟細膩的小手,得寸進尺一點,能夠從廁所的通風口偷看到婉兒換衣服時的美妙春光,他都覺得很滿足了。

藥師在民國 可是,他並不知道,這一切對於蘇婉兒來說還不夠,遠遠不夠。

像方逸天這種從特工界隱退歸來的人是不會了解蘇婉兒這種少女的心思的,他也不想花多時間去了解,相比之下,他對於柳玉的三圍更感興趣一些,誰叫他是一個騷悶的男人呢。

方逸天開車回到玫瑰莊園林氏別墅的時候也就是七點過一刻,方逸天開車進了別墅的前院,停車後走了出來,吳媽迎上前來,笑道:「小方,你回來了。」

「嗯,吳媽,林小姐呢?」方逸天問道。

「小姐她在樓上洗澡呢,對了,小方,你吃飯了嗎?」吳媽關切問道。

方逸天聽吳媽這麼一問之後才想起他從中午至今都滴水未進呢,肚子還真是有點餓了,便如實說道:「還沒有。」

「還沒吃啊,那快進來吃飯吧,我們也是剛吃完,我去幫你把菜熱一熱。」吳媽說道。

方逸天心想林淺雪還在洗澡,那就趁這空擋吃下飯也好,便笑道:「好的,多謝吳媽了。」

「誒,謝什麼謝啊,快進來坐。」吳媽說著便走進廚房熱菜去了。

方逸天坐在偌大的餐桌上,吳媽很快就把菜熱好了,菜基本都是清淡的口味。

畢竟像林家這種富貴有錢的家庭來說他們一般都不會吃大魚大肉這種過於油膩的食物,他們更傾向於清淡的食物。

這就是真正的富貴家庭跟一般的暴發戶家庭的區別了,暴發戶的家庭里餐桌上擺著的都是大魚大肉之類的,似乎以此來彰顯自己的有錢,殊不知真正富貴有錢的家庭都是極為內斂,對於那些大魚大肉的葷菜當然是不上心。

不過對於方逸天來說他寧願此刻端上來的是龍蝦鮑魚之類的,因為從骨子裡他覺得他是個俗人,他更喜歡那種一手拿著雞腿一手拿著龍蝦大快朵頤的快感。

很快,方逸天便吃飽了,飯菜雖說清淡,但不可否認,做得都很精美可口,吃著也很舒心。

不過讓方逸天稍稍感到納悶的是他飯都吃飯了林淺雪卻還沒下來,他頓時有種衝動跑上樓催促林淺雪快一點。可隨後想到林淺雪與他約法三章中的第一條就是不准他跑上二樓,他這才打消住了心中的念頭。

「洗個澡都要這麼久,不就是洗澡嗎,沖個身,擦遍沐浴露就完事了,用得了這麼長時間?」方逸天心中暗暗想著,突然,他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林淺雪洗澡這麼久該不會是在浴室里……」

老天為證,這一刻,他想到的一個詞就是——自力更生!

想著想著,方逸天這個滿腦子腐敗思想的故作正經的傢伙嘴角邊泛起一絲邪魅的笑意,喃喃自語:「哎,不就是想找快感嗎,何必要自力更生呢,由我代勞那麼效果肯定是好上十倍百倍了!」

如果,林淺雪知道方逸天腦子裡是這麼想的那麼其後果顯而易見,那就是氣急敗壞的林淺雪從廚房中拿起菜刀追趕著方逸天,口中一陣氣急敗壞的怒罵,直把方逸天這個人面畜生趕跑離她千里之外!

約會時,男人就該是以著坐到蛋疼的時間來等待女方,這似乎已經形成了一條普遍適應的規律,好比此刻的方逸天,他還真是感到有點蛋疼了。

方逸天正想著,猛然聽到了一陣腳步聲從樓梯上傳來,他回頭一看,謝天謝地,林淺雪終於走下來了。

林淺雪身上穿著一件海藍色的披件裙子,胸口處微微呈現出「V」字型,稍稍裸露出來的那一點雪白肌膚足以讓絕大多數的男人為之瘋狂,裙子的束身之下她的腰肢細得驚人,堪稱盈盈一握。

相比之下,她那張精緻絕美得毫無瑕疵的臉更是把一個女人的美麗演繹到了驚心動魄的地步。

蘇婉兒、歐陽莎莎與林淺雪都是堪稱不可多見的極品美女,然而相比之下,林淺雪比起蘇婉兒與歐陽莎莎更是多了一份成熟冶艷的美感,畢竟蘇婉兒與歐陽莎莎尚屬於少女階段。

不過林淺雪的成熟與柳玉的成熟又不同,柳玉的成熟是奔放式的,讓人看一眼就血脈賁張;而林淺雪的成熟是不著痕迹的,淡淡地,但是卻讓人慾罷不能。

而且,林淺雪的身上還有種天生的高貴氣質,這與她出生在富貴家庭是有一定關係的,她脖子上帶著的卡地亞的名貴項鏈更是把她身上的高貴氣質演繹到了極致。

不得不說,經過精心打扮的林淺雪是美極了,方逸天的眼睛也看直了。

林淺雪看到方逸天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心中沒來由的一氣,不過內心深處卻是掩飾不住的有股小小的欣喜激動。

能夠讓一個男人如此直勾勾的看著自己,那說明自己的魅力值很大,很漂亮,很性感。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間接的證明了自己的美麗,因此林淺雪當然會感到欣喜高興。

很大程度上,一個女人美麗與否取決於男人的目光,如果一個女人在一個場合中得到了眾多男人目光的注視,這個女人絕對是場中最美最性感最耀眼的。

林淺雪心中雖說有點小小的欣喜自豪,可還是扳著張臉,狠狠地瞪了方逸天一眼,說道:「看什麼看?流氓!」

最美麗的時光 「咳咳……」方逸天乾咳兩聲,說道,「是這樣的,我發覺今晚的你跟以往稍稍有點不同,所以就多看了兩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