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挺直腰桿,一臉囂張的說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居然敢攔我,小心景銳知道了你的工作就沒了。」

「不管你什麼身份,沒有總裁的特許,您就不能上去。」保安看到顧雨菲一臉囂張的樣子,不為所動。

他進公司里以後知道了總裁是有夫人了,這個女人也沒有得到任何的特許,自己自然是不會輕易的放她上去,對於顧雨菲的威脅他也沒有反應,如果事後總裁真的有怪罪,他也覺得自己盡到了責任問心無愧。

「你!」顧雨菲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她沒有想到這個保安居然是個榆木腦袋,覺得和他說不通,於是顧雨菲轉身去了前台,前台的工作人員是認得她的,她就不信自己還上不去。

來到了前台,顧雨菲還是一如往常的囂張說道:「給我聯繫景銳,我要見他。」

「抱歉,顧小姐,總裁有說明,沒有預約,一切都不見。」前台小姐看到顧雨菲自然不會陌生,以前的時候顧雨菲來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他們前台的沒有少受氣。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總裁現在是特意吩咐了的,不管是誰都要有預約才能上去。

就連顧雨菲也一樣。

以前的時候她們沒有少受顧雨菲的氣受,如今她們可以有翻身拒絕的機會又怎麼會給顧雨菲一絲好臉色看。

「我可是顧雨菲,你信不信我馬上打電話給景銳讓他炒了你們?」顧雨菲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受啊,掏出手機就準備作勢來嚇前台小姐。

可是前台小姐不為所動,一副等顧雨菲打電話的樣子。

如果換做是以前,自己說不定還會緊張害怕,這一次可不一樣,總裁可是親自交代過了的。

顧雨菲吃癟卻又別無他法,打了梁景銳的電話,卻提示對方正在忙,連續打了幾次都是一樣的。

似乎感受到了前台小姐的嘲諷,顧雨菲再也受不了的離開了梁氏大樓。

至於梁景銳,在上班以後自己的私人電話基本上都是出於飛行模式,自然是不會接收到顧雨菲的電話,也不會知道顧雨菲來找過他,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會讓她上來。

出於本心,就是不想讓喬語對他有一丁點兒的誤會。

顧雨菲從梁氏出來以後,一臉氣並沒有選擇回自己的家裡面,而是去了自己的私人公寓里,一打開房門就被一個寬大的懷抱擁住。

撲鼻而來的淡淡煙草香氣,可是顧雨菲卻沒有閑心去感受這溫情時刻,她一把把人推開,從男人的口袋裡掏出煙自顧自點燃叼進嘴裡吸了一口,吐出一口霧氣說道:「你怎麼來了?」

「聽說葉家駁了你爸爸公司的合作方案?」男人正是葉俞,同樣姓葉卻和葉肅勛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

葉肅勛是葉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可謂是含著金湯匙長大的人。

在外界,葉家的名聲有多大,他的光環就有多大。

而他,葉俞。

只不過是葉家的一個不被承認的私生子而已。

提起葉家,他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種非常可怕的戾氣,不過在顧雨菲的面前他要收斂很多。

他永遠沒有辦法去忘記自己當初怎麼被葉家給攆出來的,葉家那些人的嘴臉他都有好好的記在心裡,這筆賬自己遲早是要算回來的。

蝕骨情深:總裁追妻99次 「你別說了,都怪喬語那個女人,不知道給景銳下了什麼迷魂藥,竟然讓景銳開始和顧氏過不去。」顧雨菲在心裡潛移默化的把所有的罪責全部怪在了喬語的身上。

以前自己一直是在景銳身邊那個最特別的一個人,如今喬語一出現,之前的一切都化為了剪影。

所以這一切的事情,就只能怪在喬語的頭上。

「要不你去找梁景銳的媽媽?她不是很看重你嗎?」葉俞在一邊試著給顧雨菲提意見,他雖然自己也開了個公司,規模不算大但是也不小。

和梁氏比起來還是要差很多,他自然是不會為了顧雨菲去得罪梁氏。

顧雨菲自然也不會去指望葉俞會幫她,因為她清楚葉俞的公司能力有多大。

不過葉俞的建議她還是可以考慮一下的,顧雨菲點了點頭親吻了葉俞的額頭一下變拿著包包出了門。

來到了梁家老宅,顧雨菲看到了張媽熱情的上前和她打著招呼:「張媽,梁伯母呢?」

「顧小姐來了啊?太太在裡面喝茶呢,你直接進去就可以了。」張媽抬頭看到是顧雨菲,笑著給顧雨菲指著路。

在梁家老宅,張媽可是經常地看到顧雨菲,一來而來也就熟悉了。

顧雨菲謝過張媽,就進了老宅屋子裡,梁夫人看到顧雨菲來了,連忙讓她坐過來:「菲菲,今兒怎麼來了?」

「伯母,我今天來是想請你幫個忙的。」顧雨菲一看到梁夫人的時候,整個人就切換了楚楚可憐的模樣。

梁夫人不知道顧雨菲是為何來找自己,可是這幅可憐模樣讓梁夫人母愛泛濫問道:「慢慢說,告訴伯母發生什麼事了?」

顧雨菲一聽到梁夫人這麼問,心裡就覺得有戲。

於是添油加醋的把整件事情說了遍給梁夫人聽,裡面除了顧氏的合作被打壓以外,其他的什麼喬語教唆梁景銳的都是顧雨菲憑自己的想象編進去的。

梁夫人事先是聽說過梁景銳有在刻意打壓顧氏,自己事先也勸過,但是梁景銳做事情向來都是專行獨斷,自己在公司裡面頂多就是個閑人董事而已,其他的根本就沒有什麼話語權。

如今顧雨菲上門來找幫忙,梁夫人有些抱歉的說道:「菲菲,你也知道,我基本都已經金盆洗手,不再管公司的事情了的,而且景銳這孩子做事情都是有自己的主見,要不你看你自己去找景銳談談?」

「我之前去過,可是被前台的人給攔住了。」顧雨菲一聽梁夫人幫不上忙,心裡難免有些失望,再提起自己在梁氏大樓一樓受的氣,整個臉都氣得有些猙獰。

梁夫人一聽,更加覺得喬語太會拿喬了,於是掏出了自己的電話打了個電話梁景銳:「景銳,一會兒菲菲來,你讓人下來接一下她。」

站住,女神探 「為什麼?」電話那頭的梁景銳不悅的聲音響了起來,但是想到打電話的是自己的母親,說話的語氣也稍微軟了幾分。

「因為我是你的母親,菲菲找你有點事情要談,你必須派人去接她。」 鬼魅首席的金屋嬌妻 梁夫人被梁景銳的態度弄得有些不高興,心裏面對喬語的好感再降低了一部分。

喬語如果知道了的話一定會非常的委屈,自己就坐在辦公室,這鍋是一個接一個的落下來。

梁景銳沉默了一會兒,同意了梁夫人的提議,於是便讓周立下去一樓去等顧雨菲。

他沒有忘了自己此舉的目的,既然本尊今日非要來見他,那他就讓她提前履行自己的義務。

顧雨菲來到了梁氏大樓,果然就看到了周立在下面等她。

結果就是一臉高傲的在前台驚訝的表情里進了總裁辦公室的直達電梯。

一路上周立沒有和顧雨菲多說一句話,看到顧雨菲一臉得意的表情的時候在心裡為她默哀了三分鐘。

他下來的時候看到總裁高深莫測的表情的時候,都覺得背脊骨一涼。

不知道這個顧家小姐一天是在想些什麼,竟然想要來招惹他們的大魔王。

把顧雨菲領到了總裁辦公室以後,周立就很識相的退出來。

「景銳,你知不知道你們那個前台是有……」

「說正事吧,我很忙。」顧雨菲一上來就想要和梁景銳訴苦,卻被梁景銳給打斷。

他可沒有閑心去聽顧雨菲說這些有的沒的,他的耐心想來都沒有那麼好。

顧雨菲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梁景銳這麼一下子打斷,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了,她整理了一下自己不滿的情緒重新說道:「景銳,我爸爸的公司有個合作的案子……」

「顧小姐,如果你是來求情的話,就該拿出一點求人的態度出來。」梁景銳自然是知道顧雨菲是來做什麼的。

他壓了所有的公司不去和顧氏合作,顧氏的工程一度被耽誤,公司相當於是卡在了運行中。

卡一天,就要多耗費一天的資金,持續下去顧氏就會逐漸變成空殼,而顧氏的股市也在這段時間極度的下滑。

所以顧雨菲才會這麼急切的想要來找他。

這一切都是在他的預料之中,就包括今日顧雨菲會來找他。

所以他才會透露這個消息給自己的母親,並且明確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這樣就算是她想要幫忙也無能為力,最終顧雨菲也只能親自找自己。 「景銳,我爸爸這幾天為了公司的事情焦頭難額的,你看能不能放我爸爸一下?」顧雨菲一噎,看著梁景銳突然有點不敢說話。

她一向都知道梁景銳是一個厲害的人物,以前在她身邊的時候都沒有涉及到公事上的事情,並沒有覺得會有多少的壓力。

可是這一次,她代替她的爸爸來向梁景銳求情,第一次看到梁景銳身上給人帶來的壓力。

「你爸爸?」梁景銳見顧雨菲一點意識都沒有,冷笑了一聲:「你爸爸與我何干?」

「景銳,你要知道我……」顧雨菲沒有想到梁景銳會如此的不近人情,她甚至覺得自己之前了解的梁景銳並不是真正的他。

「我說過,你想要求情,就得求對人,你之前做了什麼,得罪了什麼,你心裡應該清楚。」梁景銳並沒有時間和顧雨菲在這裡談話,見她一點兒都不開竅,並不介意給她提示一下。

梁景銳的話讓顧雨菲一愣。

梁景銳說她得罪了什麼人,她回想這幾天里自己什麼都沒有做,何來的得罪人,唯一的就只有上一次自己讓人暴揍喬語被梁景銳看到了。

可是那個時候她也是想要趕喬語走而已。

難道說是喬語?

喬語讓他這麼做的?

顧雨菲想到這麼一個可能性以後,整張臉的臉色都變得極為的不好看。

「是喬語讓你這樣做的嗎?你怎麼可以因為喬語這樣對我爸爸?」顧雨菲一臉的不可置信,心裏面把這所有的一切罪過全部都推到了喬語的身上。

她不相信梁景銳是因為喬語而開始為難他們,喬語憑什麼?

「不想求人就趕緊離開,我現在沒有時間和你多費口舌,顧氏的一切都掌握在你的手上。」梁景銳冷哼一聲,完全不再去管顧雨菲,自己坐在辦公桌前開始處理公務,彷彿當顧雨菲是個透明人一樣。

顧雨菲在心裡糾結,不想就這樣離開,可是如果要她去求喬語的話,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最終,顧雨菲求情無果,最終只能憤恨離開。

這下子,喬語在不知不覺的就再一次被人給記恨上了。

顧氏並沒有得到梁氏的放手,因為案子就這樣卡著,顧氏股份一直的不停往下跌,現在不管是哪家的公司都不敢再和顧氏再有任何的瓜葛。

就怕被梁氏也給惦記上給落得和顧氏一樣的下場。

不過顧氏好歹也是百年公司,這一次的虧損雖然對顧氏的打擊不小,但是家底還在,後期只要能夠妥善處理還是可以東山再起。

這次的事情就這樣給帶了過去,很快,業內一年一度的慈善拍賣大會開始了,梁景銳再一次的把喬語帶去了拍賣會。

這一次參加宴會,喬語並沒有任何的知情權,只有在宴會開始的時候,等林媽把梁景銳事先準備好的禮服交給喬語的時候,喬語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梁總,請問我今日需要注意些什麼?」喬語推著梁景銳來到了慈善會場的門口,她現在對梁景銳說話都得秉守著自己的職業本分。

但是喬語的生疏語氣,卻引起了梁景銳的不滿,他淡漠的嗯了一聲說道:「記得你的身份,梁太太。」

這一聲梁太太讓喬語一愣,隨後反應過來。

他這是提醒自己在人前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喬語沒有在說話,推著梁景銳走進了會場,今日的慈善大會來的名人名仕很多,認識梁景銳的人也很多。

總是有人來和梁景銳打招呼,每個人看到喬語的時候,梁景銳都會很耐心的向他們介紹著。

喬語總是很配合的微笑著,專業扮演者梁太太的身份。

久而久之,喬語就感覺自己的臉都要笑僵了,慈善大會也即將開始。

葉肅勛已進場就看到了喬語和梁景銳,兩人都是十分出挑的人,在人群里總是顯得那麼的出眾。

「喬小姐,景銳。」葉肅勛走過來,拿著一杯酒和二人打著招呼。

梁景銳在看到葉肅勛的那一刻,心裡就起了戒備之心。

他總覺得這男人對喬語並沒有安什麼好心,明明知道喬語是他的太太,還對他放電。

我們的梁先生很小氣的並沒有對葉肅勛擺什麼好臉色,只是隨意的點點頭便和喬語說道:「我們過去吧。」

「誒,好。」喬語還沒有來得及和葉肅勛打招呼,就聽到了梁景銳的吩咐。

她抱歉的和葉肅勛笑了笑就推著梁景銳去到了屬於他們的位置。

「拍賣很快就開始了,你如果要去洗手間可以現在就去。」梁景銳看了喬語一眼,雖然臉色依舊的冰冷,但是說話的語氣總是帶了分暖意。

喬語微微一笑搖頭表示自己現在不用,她在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

今日來的人不像葉家上次,魚龍混雜,雖然說來的人都是上流人士,但是難免互有一些人給混進來,她容不得因為自己的疏忽,讓梁景銳有一點點受傷的可能。

拍賣開始,喬語只是坐著一邊看,對拍賣的那些商品並沒有一點的興趣,而梁景銳則是在看著拍賣台上的商品以外,還時不時的觀察著喬語的表情。

在主持人展示著新的拍賣品的時候,喬語眼睛亮了一下,就聽到主持人說道:「接下來要拍賣的商品是海神之淚,吊墜上的珍珠傳聞是海神女兒的眼淚,而這個珍珠也是千年的珍珠,是世間難得之物……起拍價500萬!」

主持人後來的話,喬語並沒有太聽得進去,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吊墜之上。

她記得三年前的時候,自己在雜誌上看到這一枚吊墜,心心相念著,那時候的梁景銳也許諾過自己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就用這枚項鏈來做他們的定情信物。

可是一切都在她的「逃婚」中全部破滅了。

梁景銳也注意到了喬語的表情變化,同時也知道台上的展示品的來歷。

往事歷歷在目,梁景銳有一瞬間的失神,她還記得三年前的事情嗎?

「六百萬。」

在喬語失神的瞬間就聽到了有人在喊價了,喬語眼裡有一瞬間的失落,就像是有種自己的東西被人給拿走了一樣。

喬語的失落自然沒有錯過梁景銳的眼睛,原本就不平靜的內心再次掀起漣漪,拿起自己面洽的標價牌喊道:「八百萬。」

「梁氏集團喊價八百萬,八百萬一次。」

喬語沒有想到梁景銳竟然會出價,眼裡突然燃氣一簇希望,心裡也不免開始有些期待。

「一千萬。」

「葉氏集團喊價一千萬,一千萬一次。」

然而,很快就有人開始加價,加價的人並不陌生,聲音的來源正是坐在他們旁桌的葉肅勛。

梁景銳看到葉肅勛,臉更黑了一層,這個小子是什麼事情都想和他爭一爭是吧。

葉肅勛回以梁景銳一個笑容,目光卻是放在喬語的身上,從展示品一上來他就注意到了喬語的表情變化,私心裡想要送一件東西給她。

梁景銳沒有想到葉肅勛竟然如此明目張胆的開始打他的人的主意,而且這個人還是葉肅勛,從開始遇到葉肅勛的時候,葉肅勛看喬語的眼神他就已經很不舒服了的,現在居然還想打這個主意。

「一千五百萬。」梁景銳一毫不客氣的再次加價,他就有種自己的東西被人給覬覦了一樣十分的不爽。

這一聲喊價,一時之間整個會場陷入了安靜之中,台上的主持人最先反應過來:「梁氏集團喊價一千五百萬,一千五百萬一次。」

「一千八百萬。」葉肅勛有些意外梁景銳會那麼不猶豫的加價,看來喬語在他心裡的位置並不低。

這更加引起了他的好奇,喬語對他來說的確是有吸引力,但是並沒有到非要不可的地步,也只是想要表達自己對喬語的好感而已,但是看到梁景銳現在的態度,他就更加的好奇起來了喬語在梁景銳心裡的分量。

主持人都沒有想到這一次的競拍那麼快就跳到了那麼高的價格之上,而當事人喬語更是,她沒有想到葉肅勛也會跟著競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