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鹿一凡聞言,不禁狂笑了起來。

他啪啪啪的拍著手掌,輕笑道:「神光啊神光,你不應該當道士的,你應該去當偵探的!

你這腦洞簡直神了!」

「哼,你承認了么?」

神光冷哼一聲,只感覺渾身一松,心中那道巨大的陰影,也漸漸消散了。

鹿一凡年齡這麼小,是絕不可能修鍊到那種上古仙人才能達到的境界的!

文澤見鹿一凡沒有否認,便開口諷刺道:「沒有本事就玩掉包這種事情,簡直讓人想吐!」

石雲帆也到:「我以為江東之主鹿一凡是個正人君子,未曾想,卻是用障眼法嚇唬人的小人。」

鹿一凡默默的在手機中再次取出一滴楊枝甘露,淡淡道:「一言花開又算的了什麼?

若我願意,揮手可讓桃李漫天!

何須那麼麻煩去用障眼法掉包,不信,你們看。」

言罷,鹿一凡對著那擺放在包廂內,作為裝飾品的一株幼小的橘子樹,默默的甩過去一滴楊枝甘露。

簌簌~~~~

下一刻,神光看到那幼小的橘子樹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長出了茂密的枝葉和肥碩的果實!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那顆橘子樹的樹枝甚至已經都爬出了窗外!

參天的大橘子樹上,結滿了黃橙橙的橘子!

「這……」

神光望著那顆橘子樹,再次呆若木雞。

一股股寒意不斷從腳底心湧上心頭!

這鹿一凡的修為已超凡脫俗,達到可生死人肉,讓死去的生命復活的地步了!

那片讓人窒息的陰影,再一次籠罩了他的心靈,讓他渾身冰寒,如墜冰窖。

文澤和石雲帆此時,也都如同吃了翔一樣,無比的難受!

這棵樹可是從他們進來就一直看著的,絕不可能做手腳。

而去這麼大的橘子樹,就是想做手腳也不可能啊!

鹿一凡摘下一個橘子,似笑非笑的看著神光,淡淡道:「神光長老,該不會想說,這橘子樹也是我做了手腳吧?」

「噗!」

神光道士感覺自己的內心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

急火攻心之下,竟然狂噴出了一口鮮血!

「大長老!」

「神光大師!」

文澤和石雲帆立刻上前來攙扶神光。

「呦呵,神光大師這一口老血竟能噴個三米多高!論噴血的能力,是在下輸了!佩服,佩服啊!」鹿一凡抱拳嘲弄的笑道。

噗~~~

聞言,剛剛消氣的神光又一口黑血狂噴了出來。

你妹啊!

說話要不要這麼氣人啊!

人家都吐血了,還說這種話!

有點兒社會公德沒?

知道啥叫尊老愛幼不?

擦掉嘴角邊上的血跡,神光望著鹿一凡戰戰兢兢道:「鹿大師修為竟已達如此地步,在下佩服。

這頓飯,在下就不吃了,告辭!」

他一抱拳后,就轉身欲走。

「慢著。」鹿一凡一聲輕喝。

神光身體一僵,臉上神情一陣變幻,隨後吸了一口氣,轉過身面朝著鹿一凡,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道:「不知鹿大師還有何指教?」

「這飯還沒吃呢,神光道長怎麼急著走啊。」鹿一凡笑著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不餓……我先走了……」神光額頭冒著冷汗,急忙擺手道。

事已至此,就是傻子也看的出來這神光慫了。

「哼,我讓你走了嗎?給我好好坐下,吃橘子!」

鹿一凡冷哼一聲,將手中把玩許久的橘子狠狠一擲。

那橘子帶著一道凜冽的殺氣,一下子塞入了神光道士的嘴巴里,直接把他的嘴巴給撐爆了!

紅色的血液和橘色的橘子液體混合在一起,讓神光嗚嗚的痛苦在地上翻滾著。

鹿一凡走到神光面前,踩著他的臉,淡淡道:「還敢在我面前裝逼嗎?」

神光眼冒凶光,恨不得將鹿一凡千刀萬剮!

他神光是何等身份,到哪裡不是被人恭敬的叫一聲大師。

可是現在,卻被這麼一個臭學生,踩著臉,狠狠的羞辱著!

而且還是在文澤和石雲帆這兩個大世家的少爺面前!

這讓神光感覺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小雜種,你敢這麼對我,觀主一定饒不了你!」神光瞠目欲裂的瞪著鹿一凡狠狠道。

「觀主?什麼觀主?」 黑色毒藥:獵愛神偷 鹿一凡好奇道。

「哼,我三清道觀的觀主神罰乃是修真界無雙的天才!二十歲築基,三十歲渡過天災雙劫,五十歲斬殺一條黃金角蟒,吞吃其內丹,正式踏入金丹期!

如今已經是金丹期大圓滿修士!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修真界任何人都要給他三分顏面!

他殺你,如同殺一隻雞,如同碾死一隻螞蟻!」

「什麼?金丹期修士?!」鹿一凡露出了一幅驚恐的表情到。

神光見狀,不禁心中一喜。

這小雜種簡直太好忽悠了吧!

神光添油加醋道:「沒錯!

我師兄神罰,天縱奇才!

不僅修為蓋世無雙,更有靈器法寶護身,金丹期妖獸做坐騎!

你怕不怕?」 ?「什麼?!靈器級法寶,金丹期妖獸!!!」鹿一凡臉上露出了濃濃的驚駭之色。

神光見狀不禁鬆了一口氣。

自己的師兄果然在修真界還是小有名氣的。

只要這鹿一凡知道怕,那他就有底氣和跟這小子一斗到底了!

神光恢復了以往的傲慢,老神在在的對鹿一凡道:「知道怕就對了!

只要你現在跪下給我道歉,並將你修鍊的功法交出來。

我不但不會讓師兄殺你,還會讓他收你為徒,讓你成為三清道觀的繼承人!

假如我輕若塵埃 如何?」

「什麼?讓他做三清道觀的繼承人?」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石雲帆瞬間傻眼了。

這三清道觀可是在俗世有著很大名氣的!

莫說是他們石家了,就是文家也要忍讓三分!

若是鹿一凡此時答應了神光的條件,那以後他真成了三清道觀的繼承人,石家豈不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嗎?

「神光大師,萬萬不可啊!這小子奸詐的很,萬一他佯裝答應你,繼承了三清道觀的衣缽之後,肯定會反過來對付你的!」石雲帆急道。

然而神光卻不為所動,只是站在鹿一凡面前,自信滿滿的看著鹿一凡,彷彿他已經吃定了鹿一凡似的。

文澤此時無比眼紅的看著鹿一凡。

如此優厚的條件,若換成是他,早立刻三跪九叩了!

「你說完了嗎?」

原本還面露懼色的鹿一凡,此時卻無比冷漠的看著神光。

「你……你不怕嗎?」神光額頭冒著冷汗問道。

「金丹期妖獸又如何?靈器級法寶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不過是虛幻罷了!

你讓我跪下?那我就先讓你連跪都不能跪!」

言罷,鹿一凡手掌上凝聚出一團像是《七龍珠》里克林的絕招「元氣斬」一樣的白色圓形殺氣!

對著神光的雙膝,直接拋了出去!

「小雜種,你敢……啊!!!」

未等神光說完話,那團圓形殺氣便直接切割過了神光的膝蓋!

讓文澤和石雲帆都倒吸一口涼氣的是,這團殺氣切割過的地方,居然沒有一滴血!

這可比鮮血四濺更讓兩人害怕!

被斬斷了雙腿的神光,慘叫一聲跪在了地上。

鹿一凡一腳踹在了他的心窩裡,然後把腳踩在神光的臉上!

因為太過用力,神光的牙齒都被鹿一凡踩的全部掉落了下來。

「我告訴你,你們觀主在我眼裡不過是一隻螞蟻!

就像現在的你一樣,我想踩便可隨意踩在腳下!」鹿一凡語氣淡漠道。

言罷,只見一團綠油油的火焰從他的體內飛出,烙印入了神光的體內。

神光閉上眼睛已經準備等死了,突然他感覺鹿一凡不再踩他了,這時他的耳邊傳來了鹿一凡的聲音:

「回去之後,告訴你們觀主神罰,就說我鹿一凡他日將會親自登門,滅掉三清道觀!」

「你不殺我?」神光睜開眼睛,掩飾不住狂喜道。

比起生命來,雙腳和尊嚴什麼的,都太過卑微了!

「你已經死了。」鹿一凡淡淡的說出了一句讓神光摸不著頭腦的話。

神光施展法術,一個縱身躍出了,一遍逃,一遍眼中射出無盡的怨毒和慶幸。

一分鐘后,窗外飄來神光滿是怨毒的聲音。

「鹿一凡,你今日不殺我,他日就等著我三清道觀滅你滿門吧!」

鹿一凡嘴角微翹,撫摸著身邊的小柯基犬,笑而不語。

「鹿一凡,你不要得意,神光長老回去,定然會找你報復的!你等著吧!」石雲帆叫道。

「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聒噪!」

鹿一凡手指輕輕一彈,兩粒花生米化作兩道紅光射入了石雲帆的鼻孔內。

石雲帆瞬間感覺自己的氣管好像被堵塞了一樣,任憑他如何調用體內的真氣,都無法將這兩粒花生米逼出體外!

「鹿少,石少不過是想請你吃飯罷了,這又是何必呢?

給我個面子,跟石雲帆你們兩個講和,以後大家都是兄弟如何?」文澤端起一杯酒,敬給鹿一凡道。

他文澤乃是漢東省超級大世家文家的世子!

石家家主見了他都要卑躬屈膝!

江東之主鹿一凡在他眼裡,連個屁都算不上!

他自信,只要自己牽線,鹿一凡肯定會賣他這個面子跟石雲帆講和的。

瞥了一眼那杯酒,鹿一凡淡漠道:「你又算什麼東西?也配給我敬酒?

要想講和也可以,讓你文家家主親自跪下來求我!

我可以考慮原諒石雲帆。」

「你!!!」文澤臉色一下子變得陰鬱了下來。

深吸了一口氣,文澤冷冷道:「鹿一凡,你知不知道我們文家與漢東省軍區的白虎大隊關係密切!

若是你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整個漢東省軍區!」

「白虎大隊?」鹿一凡一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