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路子與吸了吸鼻子,聲音帶著哭腔:"八槍,其他中槍的地方還好,有兩槍是致命傷,一槍在腹部,一槍在左心口位置,醫生說,打偏了些許,不然的話,可能連命都救不活了!"

蘇寒猛地抬頭,生怕自己流出眼淚,他沉沉的開口道:"好,我知道了,我這就準備,飛往冰島,紫蘇,你照顧好自己,看好小凜!"

路紫蘇沉重的點點頭:"好,大哥哥,我等你!"

蘇寒掛了電話,神色有點凄涼,他是萬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只不過,越是這個時候,他越是要冷靜。

按照常理來說,蘇凜沒死的話,他很可能將對方全都殺死了。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對方能打中他八槍,只能說對方人多勢眾。

不然的話,蘇寒實在想不到,有誰能把蘇凜打中八槍,而且,打了這麼多槍,一看就像是想仇殺。

蘇寒仔細回憶了一下,也沒有想到,歐洲那邊,誰跟蘇凜有這麼大的仇恨。

想到百葉和小白,蘇寒的心,再次變得沉重起來。

無論如何,這些,都是要面對的。

蘇寒跟戚薇薇說了一聲,自己有事情,需要外出一趟。

然後,他就安排好私人飛機和航線,直接去找百葉了。

冰島。

路紫蘇打完電話,已經是滿臉的淚水。

藍心月心疼的看著她,卻不知道用什麼語言安慰她。

"紫蘇姐,你要保重身體,想想肚子里的孩子,你不能這樣繼續難過下去了!"藍心月想用孩子,讓路紫蘇振作起來。

路紫蘇看著藍心月,勉強的笑了,她伸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心月,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我現在只想讓我小哥哥醒過來,對了,我現在能去重症監護室看看他嗎?"

藍心月點了點頭:"可以,雖然他現在可能蘇醒不了,但是,他的身體體質還是比較好的,現在生命體征,已經基本恢復正常了,我帶你去看看他吧!"

路紫蘇點點頭,跟在藍心月身後,到了重症監護室外。

她穿好防菌衣,這才推開門,向著重症監護室里走進去。

看著躺在病床上,安靜輸液的男子,路紫蘇的眼淚就忍不住流出來。

她走到病床邊,仔細的看著蘇凜,低聲啜泣:"小哥哥,你趕緊醒過來啊,你明明才做完手術,心月就說你可能醒不過來,為什麼啊,難道連一個緩衝的機會都不給嗎?小哥哥,我真的好難受啊,你說,我跟你一起出來的,你要是真的出事了,我該怎麼面對爹地媽咪啊,還有百葉姐和小白,你們好不容易見了面,現在因為孩子的關係,才暫時在一起,可是,百葉姐還沒有真正原諒你,你怎麼能就這樣睡著呢,你還有孩子呢,小白還那麼小,你怎麼能不醒來呢……"

路紫蘇語無倫次的說著,眼淚不斷的往下流,她就像個傻子一樣,不敢停下說話,她生怕自己一停下來,蘇凜就再也醒不過來。

路紫蘇是在重症監護室里暈過去的。

藍心月和護士將她抬出來,送到病房裡。

藍心月幫她把脈后,神情徹底僵硬起來,這才短短一天時間的功夫,路紫蘇的病情,就加速惡化。

藍心月只能打電話,再次催了一下藍清風。

她現在無比迫切的希望,師傅趕緊來,最好是能夠將蘇凜醫好,將路紫蘇的病情抑制住,不然的話,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大年三十,白千帆喜歡熱鬧,想把寧九兩口子,賈桐兩口子接進宮裡來過年。

皇帝裝做不經意的問,「杜長風兩口子不請么?」

白千帆歪頭看他,「我曾經答應過皇上,永世不再見杜長風,如何能請他?」

皇帝:「……咳咳咳,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我早就忘了,再說,我是那樣小氣的人么?」

白千帆望著他笑,你當然就是那樣小氣的人啊。

皇帝把媳婦兒抱到腿上坐著,說,「今年咱們出去過守歲怎麼樣?」

「真的?」白千帆太嚮往宮外的生活了,立刻摟住他的脖子,眉開眼笑的問,「皇上,咱們去哪守歲?」

「賈大人家裡,」皇帝說,「把寧九綺紅叫過來,還有……史鶯鶯兩口子也叫來,讓你們聚聚。」

「夫君,你真好!」她摟著皇帝的脖子,笑眯眯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皇帝有些失望,「就這樣?」他都打破誓言讓她和杜長風見面了,就親一口?

白千帆於是在他另一邊臉上也親了一口,然後看著他,意思是:這樣總行了吧?

皇帝自然還是不滿意,斜著眼睛看她,白千帆嘻嘻笑著湊上來,像小貓一樣在他嘴唇上舔了一下,隨即退開,溫熱軟綿的觸感讓皇帝心尖兒一盪,哪裡肯讓她離開,勾著她的脖子吻上去。

皇帝是個勤勉的皇帝,雖說只有一位皇后,可政務繁忙,平日里並沒有太多的時間跟皇后親親我我,難得過年這段時間宮裡休沐,他一膩歪起來,就有些忘乎所以,直到外頭傳來通報:「太後娘娘駕到!」

他才結束這個纏綿的熱吻,看媳婦兒氣喘吁吁,滿臉通紅,忍不住狹弄的笑,「瞧你,孩子都生了三個,還跟個大姑娘似的。」

白千帆瞟他一眼,「以為都跟你似的,沒皮沒臉么?」

挨了媳婦兒的呲噠,皇帝哈哈大笑,剛把她衣裳理了理,皇太后就跨進了門檻,笑著打趣,「瞧這夫妻倆恩愛的,連我這個當娘的見了都眼紅。」

帝後上前行禮,「給老佛爺請安。」

「免了免了,都是自家人,隨意些,大過年的,咱們一家人和和樂樂吃頓團圓飯,比什麼都強。」

皇帝大概是東越史上第一個沒有後宮的皇帝,只有一個皇后,兩位皇子,一位公主,比起大戶人家的三妻四妾都不如,在別人看來人丁不旺,逢年過節,未免有些冷清,但瑞太后在宮裡沉浮數十載,經歷了三個朝代,先帝爺子嗣眾多,表面熱鬧風光,但後宮充滿了陰謀詭計,皇子們之間爾虞我詐,甚至是刀光劍影,最後留下來的只有皇帝和六王爺,現在宮裡只有皇帝一家,卻是讓她真正覺得母慈子孝,是個快樂溫馨的大家庭。

雖然人不多,但規矩要做足,擺了龍飛鳳翔的大圓桌,鋪上大紅綉綿的桌布,垂下五彩流蘇,偶爾有微風拂動,垂角流蘇擺動,說不出的好看。伺侯御膳的太監小心翼翼捧上來一個青玉大碗,碗里有細若髮絲的麵條,煮在十二道山珍熬的高湯里,香氣四溢,鮮美無比。

皇帝和皇後用特製的長銀筷,在碗里撈出一把麵條放在瑞太后的碗里,高呼一聲,「請太后老佛爺用膳!」

瑞太后笑呵呵點頭,「皇帝,皇后孝順。」夾了一筷子細麵條吃進嘴裡,拿帕子抹了嘴角,邊上太監高唱一聲,「罷!」

敬太后的這道禮就算完事了,接著便是皇帝,皇後端坐上座,桌上的面碗端走,依舊是青玉的碗,裡面裝的是白玉餃子,十二個餃子,六個是山珍餡,六個是海鮮餡,餃子代表著如意,山珍為陸,海鮮為海,包圓天地。

給帝后敬膳的是太子,他也拿著長條的銀筷,在碗中夾出一個餃子送到皇帝碗里,又夾出一個送到皇后碗里。

帝后夾起餃子咬一口,皇帝笑說,「朕吃的是山珍。」

皇后細嚼了一下,說,「我吃的是海鮮。」

如此便是大吉,天地都歸於帝后之手,表示他們就是這天下的君主和王后。

接下來就隨意多了,一家人都坐到了桌子邊,傳菜的太監們魚貫而入,一道道菜擺上去,待主子們夾個一兩筷子,又一道道菜撤下去,換上新的菜品。

白千帆對這樣的吃飯方式並不喜歡,覺得太浪費,而且有些菜吧,她還沒嘗出味來就給撤下去了,她跟皇帝提過建議,覺得沒必要擺這樣的排場,皇帝覺得他在很多方面已經有悖祖制,全改了也不好,總得留一兩樣,不然百年之後真沒臉去見祖宗了。不過白千帆的提議,他還是很重視的,於是把年夜飯的一百零八道菜改成四十九道,而且撤下去的菜都賞了宮裡的奴才,也不算浪費。

清揚公主挨著瑞太后坐,她梳著可愛的元寶頭,穿著新做的桃紅小襖,領口,斜襟,袖口鑲著雪白的短絨,襯著那張小臉也是白裡透紅,再配上烏溜溜的大眼睛,說不出的靈動。

白千帆打量她兩眼,還算滿意,從頭到尾都乾淨整潔,還真是難得,估計知道今日過年,沒由著性子胡鬧,儀錶保持得不錯。

再看墨容晟,頭戴紫金冠,額前還戴了一顆碩大的明珠,一塵不染的白袍,袍底是花開富貴的暗紋,又鑲了艷紅的邊,看起來素雅又喜慶。兩姐弟坐在一塊,一齊高,一般大,都是粉雕玉琢的娃娃,真是越看越惹人愛。

可是兩姐弟乖巧的樣子並沒有維持很久,先是晟皇子皺了眉頭,對清揚公主翻白眼,結果被皇帝看到,數落他,「晟兒,嬤嬤是怎麼教你的?過年的時侯不能說不吉利的話,更不能對自己的親人橫眉豎眼。」

晟皇子委屈的告狀,「清揚在桌子底下踢我。」

清揚公主立刻申辯:「我沒有,我的腳在這裡。」她指了指自己的左邊,而墨容晟在她的右邊。

皇帝便說,「清揚的腳在左邊,怎麼能踢到你?別鬧了,乖乖吃飯。」

被皇帝訓斥,晟皇子不敢再吭聲,清揚公主露出勝利的小眼神,扭頭看他一眼,眼珠子一轉,對瑞太后說,「皇祖母,晟兒不高興,您給他一個紅包壓壓驚吧。」

瑞太后豈會不知道她的小心思,笑著說,「我給了晟兒,你也要麼?」

清揚公主一本正經的答,「晟兒是弟弟,先給他。然後再給我。」

大家都笑起來,最後那句說得最響亮,那才是重點。 就在藍心月著急的等待著藍清風到來的時候。

國內。

蘇寒已經到了蘇凜的公寓。

百葉和小白剛剛吃完晚飯,百葉監督小白寫作業,就聽到門鈴響。

看見是蘇寒過來,百葉還有點吃驚:"蘇寒,你怎麼過來了?"

百葉的確很是吃驚,畢竟,蘇凜在的時候,蘇寒常常來找他,兄弟倆商量一些事情。

可是現在,蘇凜不在家了,蘇寒來,只能是找自己了!

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大事?

就在百葉心裡疑惑的時候,蘇寒沉重的開口:"百葉,小凜那邊……出事了!"

百葉的神情有點恍惚,她看著蘇寒,往後退了一步,差點跌倒在地上。

她難以置信的看著蘇寒:"你在說什麼?蘇凜他不是陪著紫蘇去找神醫藍清風了嗎?他怎麼可能出事,你是在逗我嗎?"

蘇寒無奈的看著百葉,神色帶著一絲悲痛。

他也不想相信,這件事情是真的,可是,這是紫蘇親口告訴自己的,紫蘇根本沒有可能,拿這樣的事情,來開玩笑啊!

百葉看著蘇寒的神情,難過的扭過頭,使勁的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什麼時候的事情?"

"應該是中午時候,而在冰島那邊,應該是凌晨四五點鐘!紫蘇剛剛打電話告訴我的,我要連夜趕過去看看,我想帶著你和小白過去,具體情況,你們到了就知道了!"蘇寒說道,他的聲音夾雜著一絲難過,卻努力強撐著,不讓自己表現出來。

現在,他要表現的最鎮定,這樣的話,所有悲傷的人,難過的人,才有一個主心骨。

百葉看著蘇寒,沉重而緩慢的點頭:"好,我這就收拾東西,帶上小白,我們一起去冰島!"

百葉轉身的瞬間,眼淚就唰的一下溜了下來。

別人都知道,她跟蘇凜還沒有和好,在一起生活,只是為了孩子,現在還分開住著。

可是,卻沒有人知道,其實,她早就原諒他了,只是想等到一起去龍行組織的訓練基地后,每天在一起,好好的開始生活。

卻不成想,家裡接二連三的開始出事,紫蘇生病,婚禮上悔婚,狠傷雲逸。

蘇凜帶著她去找神醫,不想,卻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百葉想到蘇凜臨走的時候,還拉著她的手,認真的告訴她,讓自己和小白在家裡,好好的等他回來。

她本來已經想好了,這次蘇凜回來,她一定要主動告訴他,自己已經原諒他了,他們可以帶著孩子,好好的生活下去。

卻不成想,事情竟然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百葉進了房間,關上了門,她整個人靠著門,痛苦的滑下去。

她為什麼不早點告訴他,自己想要跟他和好,自己已經原諒他了!

其實,看到雲逸和紫蘇情路坎坷的時候,她就已經決定好了,不跟蘇凜鬧了,好好在一起。

可是,上天為什麼要這樣對她,連這樣的機會,也不願意給她!

百葉只要想到,蘇凜臨走的時候,那專註的目光,還有讓自己等他的話語,她的心臟,就像是針扎一樣,疼的要命,那種窒息的痛苦,沒人能理解。

就算是痛苦的要死了,可是,百葉還是堅強的站起來,隨便拿了兩件衣服,塞進皮箱里,去小白的房間里,帶上他,一起跟著蘇寒去冰島。

飛機上。

小白有點不明所以,媽咪說,要帶著他去看爹地。

雖然能看到爹地,他很開心,可是,真的好突然啊,他一點準備都沒有做好。

小白看著百葉微紅的眼睛,天真的問道:"媽咪,你是不是高興的哭了啊,眼睛都紅了!"

百葉難過的點點頭,言不由衷的開口:"是啊,媽咪的確是高興的哭了,媽咪沒有想到,我們現在就能見到你爹地了!"

小白開心的笑了起來:"媽咪媽咪,我們這次去,是不是要給爹地一個大大的驚喜啊,寶貝只要想到,爹地看見我們的事實,吃驚的神情,我就好開心啊!"

百葉再也忍不住了,她差點哭了出來,她將小白的手,遞給蘇寒,自己向著衛生間跑去。

小白有點不解:"大伯,剛才媽咪是不是不高興了?是不是我的話太多了,我怎麼看見,媽咪去衛生間的時候,好難過啊!"

蘇寒無奈的看著小白,其實,剛剛上飛機后,小白的種種表現,他就知道,百葉什麼都瞞著孩子。

可是,到最後,孩子都是會知道的。

但是,換做是他的話,看著小白真誠純粹的眼神,他也說不出來這樣殘酷的事實。

蘇寒深吸了一口氣,他開口道:"小白乖,你媽咪只是去上廁所了,你剛才可能是眼花了,沒有看清楚,再說了,你媽咪要看見你爹地了,她肯定是喜極而泣,你肯定是看錯了,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安安靜靜的睡一覺,醒來就能看見你爹地了!"

小白乖巧的眨了眨眼睛:"大伯,真的嗎?醒來就能看到爹地嗎?"

蘇寒不忍心騙孩子,卻更不忍心看著孩子難過,他違心的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了,你看見爹地后,你就相信大伯說的話,全都是真的了!"

小白聽話的點點頭:"好,那我現在就去睡覺,我睡一覺,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說明我一眨眼之後,就能看到爹地了,小白真開心!"

蘇寒揉了揉小白的腦袋,笑了笑。

他此刻只想說一句,自己笑的可真難過,那種難過的笑容,一般人真的無法體會。

小白從小在蘇凜身邊長大,他跟蘇凜的感情,比跟百葉的感情要好很多。

蘇寒無法想象,孩子要是看見蘇凜躺在病床上,他該是什麼心情!

想到這裡,蘇寒痛苦的閉上眼睛。

感覺到小傢伙在拽自己的手,蘇寒這才低頭:"小白,怎麼了?"

"大伯,媽咪從衛生間還沒有出來,一會她出來后,你幫我告訴她,小白要去睡覺,不然,我還得等好久好久,才能見到我爹地!"小白天真的說道。

蘇寒揪心的點點頭,孩子永遠都是最善良的天使,小白天真的以為,自己睡覺就能縮短時間,他睡一覺,就能見到心心念念的爹地了!

蘇寒真害怕,如果他發現事實不是這樣的,孩子能不能承受這樣的打擊。

看來,他一會還是得跟百葉商量一下。

小白去機艙里的房間睡覺了,蘇寒坐在外面的沙發上,愁眉不展。

只要看不見蘇凜,他的心就安定不下來。

小白進入房間沒多久,百葉就從衛生間那邊走過來了。

蘇寒抬頭,就看見百葉紅腫的眼睛。

他無奈的開口道:"百葉,你怎麼又哭了,在孩子面前,你要學會壓制自己的情緒,讓孩子看見了不好,他會害怕,會跟著難過的,他才那麼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