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蘇可歆疑惑地入座,顧遲就盛了一碗雞湯,放到她面前,「暖暖身子。」

蘇可歆一怔。

難道這一桌的菜,是因為她感冒,才特地做的么?

蘇可歆突然有些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只是感覺到原本冰冷疲憊的心,好像一下子被浸入溫水一樣,一點點地回溫。

原來,有人關心自己的感覺,這麼好。

「怎麼了?」看見蘇可歆不動筷子,顧遲微微蹙眉,「不合胃口?」

「沒有。」蘇可歆生怕他看見自己微紅的眼眶,將頭埋得低低的,拿起勺子。

鮮甜溫暖的雞湯入喉,蘇可歆感覺自己疲憊的身體,也慢慢暖和了起來,思緒也不由自主地回到了學生時代。

還記得念大學的時候,每次感冒,顧以寒也都會偷偷地翻進女生宿舍,給她帶雞湯。

那時候,他們都沒有錢,可是卻真的好開心,哪怕是街邊小飯館十幾塊的雞湯,一起擠在宿舍的硬板床上聊天,她都真的覺得好開心。

誰能夠想到,兩年,可以改變人那麼多。

「在想什麼?」耳邊突然想起顧遲低沉悅耳的聲音。

蘇可歆這才回過神,趕緊扯起嘴角,「沒什麼。」

突然又想到什麼,她又補了一句:「對了,我明晚要去和我父親吃飯,晚飯不用幫我準備了。」

「嗯。」顧遲應了一聲,頓了片刻,「有時間,我也會去拜訪一下令尊和令堂。」

蘇可歆一愣,脫口道:「不用了。」

顧遲微微挑起眉。

蘇可歆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反應似乎不太妥當,有些尷尬道:「我父母……感情不是很好……我媽媽的身體也不是很好……所以……」

顧遲看著眼前有些慌亂的蘇可歆,嘴角不易察覺的微揚。

蘇可歆不知道,關於她的家庭背景,他早就已經調查過了。

「是么?」但他也不戳破,只是神色淡淡,「不過有空,我想帶你回去見見我的家人。」

蘇可歆愣了一下。

這還是顧遲第一次跟她提到,他的家人。

「拜訪你的父母么?」蘇可歆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我父母已經不在世了。」

蘇可歆尷尬了一下,「對不起。」

「沒關係。」顧遲的臉色毫無波瀾,「有空帶你拜訪我爺爺,還有我大哥。恰好我大哥的兒子最近要結婚了。」

又是結婚?

蘇可歆苦笑。

最近是什麼黃道吉日,大家都搶著結婚么?

「嗯,好。」既然自己和顧遲是夫妻,見對方家人也是禮節之中的事,蘇可歆也不推卻。

顧遲頷首,接下來兩人只是吃飯,一夜無話。

第二天,蘇可歆熬到下班,便打車前往林家別墅。

剛下車,她就看見一個穿著明黃色連衣裙的女孩,朝著她歡天喜地地跑過來。

「姐姐!你總算來了!」女孩一把攬住蘇可歆的手,笑得甜美,親昵地開口道,「快進來吧,人家想把未婚夫介紹給你呢。」

蘇可歆看著身側美麗動人的林筱如,嘴角微微一抿,「顧家小公子么?」

林筱如一愣,然後嬌笑起來,「原來爸爸都告訴你了啊。哎呀,不過過會兒你看見他,可不要提顧家哦,他最討厭別人拿他的家世說事了。」

表面上雖然那麼說,但林筱如眉眼裡的得意,卻是遮掩不住。

蘇可歆對此只是笑笑。

林筱如愛慕虛榮,這一點她從小就是知道的,這一次竟然榜上顧家的小公子,她不炫耀,可真的是為難她了。

不過,顧家,這也的確是值得林筱如驕傲。

S市有三大家族,顧家、程家和季家,那是真的歷史悠久的名門望族,和林家這種暴發戶家族,是完全不同的。

而顧家小公子,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就是顧家大少爺的獨子,好像一直在國外留學,所以外界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蘇可歆思索之間,林筱如已經迫不及待地將她拉近了別墅。

客廳里,一道筆直修長的身影,背對著坐在沙發上,。

林筱如拉著她過去,一臉興奮,「阿寒,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的姐姐,雖然和我不是一個母親,卻是我的親生姐姐哦。」

阿寒?

蘇可歆身子微微一僵,抬起頭,就看到眼前的男人對她微笑,「咦,沒想到筱如的姐姐,竟然是熟人。」 是顧以寒。

蘇可歆如遭雷劈,臉色慘白。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林筱如的未婚夫,竟是顧以寒?

等等。

她父親林海生不是說,林筱如的未婚夫是顧家小公子么,怎麼會是顧以寒?

難道說……

蘇可歆的臉色更白。

這時,挽著蘇可歆胳膊的林筱如做出訝異的樣子,然後突然笑了,「對呀,我差點都忘了,阿寒好像以前也在Z大上的大學呢,而且也是新聞系,是姐姐的學長呢。」

蘇可歆沒有答話,只是死死地盯著顧以寒。

很顯然,顧以寒看見她,一點都不吃驚。

也是,他們當初在一起的時候,她就跟顧以寒說過,她是林家的私生女。

所以,他是明明知道,林筱如是自己的妹妹,還是要娶她么?

呵。

昔日的初戀,變成了自己的妹夫,真是有夠諷刺的。

「是啊,的確認識。」蘇可歆壓下心裡的苦澀,故作平靜的開口,「只不過好久沒見了。」

對於蘇可歆的淡漠,顧以寒眼神微縮。

這時,房內走出一個雍容華貴的中年貴婦,看見蘇可歆,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但還是開口道:「可歆來了啊。」

看著眼前的女人,蘇可歆臉色也冷了冷,但還是道:「姜阿姨。」

眼前的女人,叫姜玲,是她父親的妻子,也是林筱如的母親,卻不是她的母親。

她的母親,現在還在醫院裡,只能靠藥物勉強維持著生命。

他們一行人走進餐廳,就看見蘇可歆的父親林海生已經坐在那兒了,看見好幾個月未見的女兒,林海生神色沒有一絲波瀾,只是點了點頭打招呼。

姜玲在廚房裡忙著準備晚飯,林筱如和顧以寒在客廳里卿卿我我地喂水果吃,林海生突然低聲道:「可歆,你陪我到院子里走走吧。」

蘇可歆本來也不想看顧以寒和林筱如秀恩愛,便點了點頭,起身。

「你媽媽,最近怎麼樣了?」在院子里站定,林海生開口。

「還是老樣子。」蘇可歆臉色淡淡。

「她的醫藥費應該不是一筆小費用,如果你有需要的話——」

「不用了。」林海生的話還沒說完,蘇可歆就直接打斷,「我自己還支撐的住。」

林海生蹙眉,「可歆,你又何必那麼逞強,我們家也不缺這點錢。」

林海生說這話時一種骨子裡的優越感和施捨感,讓蘇可歆心裡非常不舒服。

「真的不用了。」她壓下心裡的不悅,「如果你再給我們錢,恐怕姜阿姨會再鬧起來吧?我可不想又有人,跑到醫院裡鬧事。」

林海生臉色閃過一絲尷尬,本來想說什麼,可抬頭看見蘇可歆身後,突然變了臉色,「顧公子?」

蘇可歆抬起頭,就看見顧以寒手插口袋,正朝著他們走來。

「伯父。」在人前,顧以寒一直都是溫潤如玉的模樣,「我有些話想跟姐姐說,方便么?」

林海生愣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獨自走進房間。

林海生一走,蘇可歆抬腳也想走,可不想立刻被顧以寒拉住。

「怎麼,蘇可歆,看見我成了你的妹夫,你一點反應都沒有么?」顧以寒低頭看蘇可歆,語氣帶著幾分譏諷。

「你希望我有什麼反應?」蘇可歆冷眼看著顧以寒,「又或者,你希望我叫你,顧家小公子?」

顧以寒捏著蘇可歆的手,驟然用力,將蘇可歆雪白的肌膚捏的發紅。

蘇可歆卻彷彿感覺不到痛一樣,只是在嘴角扯起一抹嘲弄的弧度,「怎麼?還不許我說了?曾經連學費都交不起的窮小子,眨眼就變成了顧家的小公子,人生可真的是捉摸不透呢。」

蘇可歆說這番話的時候,與其說是咋嘲諷顧以寒,更不如說是在自嘲。

她當初怎麼就會愚蠢的相信,顧以寒是一個貧苦人家的孩子?哪有貧苦人家的孩子,連最起碼的淘米煮飯都不會,也從來都沒有做過公車?

蘇可歆的語氣刺痛了顧以寒,他怒道:「是!我以前的確騙了你!可那又如何!如果我不是假裝成窮小子的樣子,怎麼能夠看清你這個女人的醜惡面目!」

顧以寒討厭別人總是叫他「顧家小公子」,更討厭身邊的人,總是因為自己的家世接近自己。

所以在念大學時,他拒絕了父親送他去英國留學的機會,而是去了隔壁市的Z大念書,並且裝作是一個窮小子的模樣。

他也就是在那時候,遇見了蘇可歆。

剛遇見蘇可歆時,他真的很珍惜,因為她愛他,只是因為他是「顧以寒」,而不是因為他是「顧家小公子」。

可後來,現實將他狠狠打臉,蘇可歆拋棄了「一貧如洗」的他,甚至為了錢,竟然還……

想到當年看見的那些照片,顧以寒只覺得心如刀絞,手下不由更用力,「蘇可歆,怎麼,現在知道我不止是你雜誌社的主編,還是顧家人,你是不是更後悔了?呵,只可惜,這世界上,沒有後悔葯給你吃!」

蘇可歆緩緩抬眸,看著顧以寒憤怒的面容,喃喃自語般地開口,「是啊,這個世界上,如果有後悔葯多好啊。」

話落,不等顧以寒反應,她突然用力甩開了他,「這樣一來,我希望我從來都沒有遇見過你!」

冰冷的話語吐出,蘇可歆迅速地轉頭,走回房間。

走進長廊里,蘇可歆才終於忍無可忍,扶住牆,眼淚奪眶而出。

曾經的她,不想跟顧以寒解釋,是覺得解釋了也是多餘。可現在,她是真的不想解釋,不想跟這個欺騙過自己、又從來不信任自己的男人解釋。

事到如今,她才知道,她曾經最為珍惜的初戀,從頭到尾,都充滿了謊言。

「姐姐?」

蘇可歆正近乎崩潰之際,耳邊突然想起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

蘇可歆抬起頭,就看見林筱如站在她旁邊,明艷動人的臉上神色莫測。

蘇可歆趕緊憋住眼淚,「怎麼了?」

「沒怎麼,媽媽說需要取紅酒,你陪我去吧?」

蘇可歆點點頭,跟著林筱如朝著酒窖走去。

「阿寒其實不喜歡喝紅酒的。」選酒時,林筱如突然開口,「呵呵,他好多習慣,完全不像這樣有錢人家的大少爺呢。」

蘇可歆不知林筱如為什麼要和自己說這個,只能「嗯」了一聲。

「所以,當年姐姐沒有認出阿寒是顧家小公子,也是很正常的。」林筱如繼續道,蘇可歆的神色突然僵住,抬頭看她,就看見她笑顏如花,「不過姐姐,現在就算你再後悔,阿寒都已經是我的了哦。」 蘇可歆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好像僵住了。

林筱如,竟知道她和顧以寒以前的事?

「你……」她張口想詢問,可不想林筱如,直接打斷了她。

「你想問我怎麼知道的么?」林筱如笑得更加嬌媚,「當然是阿寒親自告訴我的啊。」

蘇可歆心裏面說不出的彆扭。

顧以寒,是將他們的過去,跟講笑話一樣地告訴林筱如么?

「是么。」就算心裡有一些不舒服,但蘇可歆也不打算讓林筱如看出來。

「咦,姐姐,你好像不太高興呢?」林筱如抱著酒瓶,湊近她。

蘇可歆有幾分忍無可忍,冷了臉色,「林筱如,你到底想說什麼?」

林筱如這才收起臉上虛偽的笑容,眼神一沉,「蘇可歆,你知道我想跟你說什麼,我知道你現在和阿寒還在一個公司上班,但我警告你,不要肖想不屬於你的東西!」

看著林筱如一臉威脅的神色,蘇可歆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你放心。」她面無表情地抬手,「我已經結婚了,對你的未婚夫,一點興趣都沒有。」

林筱如這時才看見蘇可歆手上的戒指,一愣,但很快,她笑出了聲。

「姐姐,你已經結婚了?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們呢?」她看清了戒指,笑得更歡,「看來姐夫,是個老實人,肯定對姐姐很好吧?」

在林筱如的字典里,「老實人」就是窮人的近義詞。

蘇可歆也不否認,只是淡淡道:「這樣你總放心了吧?」

「我一直很放心啊。」林筱如又恢復了單純無害的樣子,眨了眨眼睛,「畢竟發生了兩年前的那種事……就算姐姐你想跟阿寒複合,阿寒也不會願意吧?」

蘇可歆身子不可抑制地一顫,瞪著林筱如。

林筱如笑得更開心,驀地貼近蘇可歆,聲音驟然壓低,「畢竟,誰會忍受,一個被糟老頭子糟蹋過的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