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周正這密碼編寫的也太簡單,只要第一次破譯,後面的電報就跟明碼電報一個樣,鬼子很快就又收到了周正的電報,寺內壽一拿著那個電報稿,臉上竟然笑了,看來這個周正這次可能定被氣壞了,他終於氣了周正一回。

可是這件事情並沒有這樣就算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周正回到了霧靈山腳下的時候,特高課的鬼子特務向寺內壽一彙報了,說現在全世界的記者都在嘲笑日本人,說日本人打不過周正,竟然捏造了人家夫妻之間的私密談話,竟然還有個中國記者模仿了周正和唐嫣之間的對話寫了一段天皇和母豬之間的對話,還畫了一副漫畫。

「司令閣下,這是漫畫。」鬼子特高課的特工拿著一張報紙遞給了寺內壽一。

「八嘎,呀,這是哪個記者畫的,給我抓起來,殺了他。」寺內壽一差點氣瘋了,上面那個母豬竟然還長著獠牙,天皇在旁邊溫情脈脈。

「上面的記者署名是周曉雪,以前《益世報》的記者,我們的情報顯示,以前在天津的時候,這個周曉雪就搬到周正家裡住去了。」鬼子特高課特工局促不安地說道。

「八嘎,又是周正,周正。」寺內壽一狂吼道,「十六師團到天津嗎?」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他很清楚這個事情影響到了大日本皇軍的臉面,甚至影響到了日本的皇室,寺內壽一張臉變成了豬肝色,好在這個周正向來喜歡胡說八道,寺內壽一想找個應付陸軍參謀本部,還是能應付過去的,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命令這個新組建的第十六師團去燕山一代去尋找周正的下落。

「命令第十六師團馬上派人搜索周正的下落,找到后,我要親自督戰,務必消滅了周正。」寺內壽一幾乎被氣死了。

「哈意。」鬼子特高課的特務說完,轉身離開了。

太原已經烽火連天,鬼子一零八師團和二十師團,和北邊下來的東條英機部都在圍攻太原,閻錫山已經帶著隊伍和家眷迅速南下,太原的傅將軍雖然在苦苦堅守,但城破已經是個時間問題,每個人都很清楚,在華北,正面作戰,沒有一支隊伍是鬼子的對手。

「哈哈。」霧靈山上的夏青和周曉雪兩個人正在狂笑,母豬和天皇的事情正是龍奎他們策劃的,周曉雪代筆,夏青畫畫,這兩個女人也黑了一把,龍奎剛剛從山下買了一份報紙回來,一團人笑成了一鍋粥。

「去給那個禁閉室的雷彤也送一份。」夏青說道。

雷彤被關禁閉了,因為這個雷彤每天帶著兩個狼玩,把老百姓買回來的十幾隻羊給咬死了,這些羊,夏青準備讓老百姓養起來,發展成一大群,這樣根據地的人也就不缺肉吃了。

「這個我去送吧。」芳島洋子也忍不住笑,雖然這事情有點缺德,但實在是有些好笑,戰爭肯定是不講手段的。

「夏少奶奶啊,把雷少奶奶放出來了吧,周正他們回來了,就在山腳下了,怕鬼子飛機偵查,他們決定晚上把車開到山上山洞裡面去。」龍奎彙報道。

「龍奎,我都告訴你上千遍了,不準叫我少奶奶。」夏青聽到了前面幾個字,就大聲說道,「啥,周正回來了,回來就回來吧,沒有把兩條狼殺了就算好的了,沒事好好養兩條狼幹啥,賴六,這個都怪你,那十幾隻羊弄回來不容易,你難道不知道嗎?」

「夏少奶奶,這事情也不能怪我呀,我去了太原兵工廠一趟,雷少奶奶就把我的兩條狼給搶了,現在這兩條狼崽子跟她關係比跟我還好呢,果然是狼崽子。」賴六有些冤枉。

「再說了,那兩條狼不是還立過功嗎?在造船廠,鬼子的大狼狗見了兩條狼王,都不敢出聲,我一聲令下,那兩條狼王就被鬼子狼狗給咬死了。」賴六接著說道。

「哎,你們這怎麼沒有動靜,周正回來了,你們不趕快去山下迎接嗎?」唐天在外面等半天了,結果發現這幫人沒有了動靜,於是就過來問了。

「雷彤不是被政委關禁閉了嗎?周正回來會不會責怪這個新來的政委。」夏青有些擔心,周正寵著雷彤,這事情她很擔心會影響到和八路軍那邊的關係。

「你小點聲,人家政委在外面。」唐天聽了回頭看了看山洞口,接著又說道:「夏青,你跟周正這麼長時間了,還不了解他嗎?沒有那麼小心眼,再說了,雷彤那是活該,我早就讓她管理好那兩條小狗,她就是不聽。」

「那是狼。」安然說道。

「這個時候還爭是個狗是狼幹啥,走了,先接周正去。」唐天就管賴六養的兩條狼,叫狗,反正再兇殘的狼也能被馴服了,就連鬼子都能馴服。

「我去通知蕭雅,還有陳明珠去。」周曉雪說完,急匆匆地出了山洞,去旁邊的醫院去了,此時所謂的醫院也不過是幾口山洞,經過了半年時間,這個醫院總算有了基礎的醫療設備,病床達到了兩百張,藥品在山洞那是多的用不完,這些都是為了將來的張正做準備的。

「蕭雅,陳明珠,周正回來了。」周曉雪跑到了山洞裡面,大聲叫道。

「啊。」兩個女人聽了后一愣,然後穆欣等人也都跑了出來,「啊,快去迎接啊。」

陳明珠和蕭雅愣了一下,就把周曉雪扔在了原地,兩個人瘋子般地跑了。 「沖呀。」一幫男女老少,芳島洋子和周曉雪,趙老嘎,李芸,還有文杉等等都一窩蜂沖向了山下,身後老趙頭,周天旺,還有唐家耀和白牡丹,四個人笑而無語,現在他們在政委的安排下,成立了最高領導小組,不管軍事,只管生活,否則管理不了這個山頭啊。

新來的政委叫李政,人很年輕,還不到三十歲,八路軍方面主要考慮和周正能夠很好地溝通,才選了一個年輕的,此時李政和夏青,還有唐天,雷穎走在最後面。

「周正回來了,沒有必要搞這麼大排場吧。」李政瞅著一群像狼一樣的士兵,沒有一點紀律和組織,這跟土匪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他們是專心打鬼子的。

「李政呀,你得入鄉隨俗,這不像咱們八路軍,這些人都是周正帶起來的,這麼長時間不見,每個人心裡都念著想著,這很正常,還有那些太太團的成員,這麼長時間,誰能不想。」夏青對李政說道。

李政想了想,這話說的沒有錯,在很多情況下,夏青說的話比他說的話還管用,於是嘴裡情不自禁地多問了一句:「夏青,你好像也是這個太太團里的成員吧。」

「哎,你。」夏青直接無語了,說不是吧,她心裡還真放不下周正,說是吧,唉,這個周正簡直是誰看見誰喜歡。

「你說是就是吧。」夏青沒有好氣地扔下一句話,整個人也奔跑了起來,把唐天,雷穎,還有李政甩在了後面。

「你看看,我說她是,她就真是了。」李政苦笑搖頭,這工作難做啊。

周正讓張鳳山和吳興奎留了下來,帶著王天福還有劉國芳,還有工人和大學生回來了,秦燕茹和秦燕秋並排跟在周正身後,然後是陳丹,和一群年輕的充滿朝氣的大學生,俊男靚女可不少。

「周正,周正。」漫山遍野的喊叫聲,龍奎他們跑的很快,眼看就和周正衝到一起了,腳步卻停了下來。

「停下,停下。」龍奎喊著,賴六和八斤,還有張有才也都喊著。

最先擁抱周正的機會應該留給太太團們,道路讓開了,一群女沖了上來,陳明珠自然是跑的最快的,狠狠地撞到了周正的懷裡,然後抱住了周正,然後很多女人都一個個過來擁抱了。

秦燕秋則走向了夏青,身後的陳丹和秦燕茹看到后,立刻傻眼了。

「姐夫,這麼多老婆嗎?」秦燕茹喃喃自語。她當然不知道,這裡面很多女人都是山上的大學生,還有很多是醫院的,就連穆欣也在裡面。

趙淑婷穿著迷彩服,腰裡別著一把小手槍,她也是猛地撲到了周正的懷裡,然後趁周正不注意,就強行吻了周正。

「我是老九,趙淑婷。」趙淑婷一點也不害臊,而且對周正滿臉的土灰根本就不在乎,對付這個周正,就得學他的招數,這個都是龍奎他們指導的。

然後周正的眼睛就直了,這他媽都是些什麼女人啊。

「老,老九。」南燕也是直接傻眼了。

「我,老十,到我這就結束了,十全十美。」李芸抱了抱周正,然後就讓給了後面的人,後面的人還有夏青和安然。

「周正,你回來了。」夏青也奔跑了過來,周正張開了雙臂,夏青卻疾跑幾步,在周正面前停了下來,伸出了手去,周正瞬間就尷尬了。

「少爺,少爺……」周正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龍奎等人又圍了上來,周正沒有防備被抬起來扔向了天空,一直扔了十幾下才放了下來。

「哎,不對,雷彤怎麼沒有來。」周正被放下來后,感覺腦子被甩暈了,他暈呼呼地問夏青說道。

「你就記著雷彤是吧。」芳島洋子笑著說道。

「還有我安然呢?」安然性格內斂,她此時才慢悠悠地跑了過來。

「安然。」周正聽到后,趕緊叫了一聲,上去先給安然來了個公主抱,「走了,先上山再說。」

周正對身後一大群人揮了一下手,龍奎和賴六跟這幫人早就熟悉了,此時一個一個地擁抱,很快跟著周正開始往山上走。

「雷彤被關禁閉了。」安然摟著周正的脖子說道。

「是關禁閉了,這個是我讓關的,跟新來的政委沒有關係。」這個時候夏青也趕緊上來說道。

「你能把雷彤關起來,厲害了,我的夏青。」周正聽后把安然放到了地上笑著說道,「對了,那個新來的政委呢,我得見見。」

「這事情真跟政委沒有關係。」夏青沒有看到周正生氣,卻還在擔心周正會責怪這個周正。

「有沒有關係,我都得見他不是嗎?」周正說道,「回去趕緊被雷彤放出來,小心別人說你吃醋才關雷彤的。」

夏青聽了立刻愣住了,這個周正不問雷彤犯了什麼錯誤,而是直接讓她把雷彤放了,這是哪門子道理,看來周正寵溺雷彤這個傳言真不假。

「雷彤讓兩條狼把老百姓養的羊咬死完了。」夏青很快大步追上了周正大聲叫道。

「咬死完了。」周正聽了,也是吃了一驚,這個雷彤沒事怎麼玩起狼來了。

大隊伍繼續前進,果然在十字崖見到了唐天,雷穎,還有李政。

「你就是李政同志,歡迎,歡迎,感謝你能到霧靈山指導工作。」周正一見到李政是個生面孔,立刻就知道他是新來的政委了。

這個周正傳說中是個無賴,李政見到周正的樣子,和傳說中的不一樣,愣了一下后急忙伸出手和周正握在了一起。

「我是李政,抗日軍政大學第三期的畢業生。」李政笑著說道。

「那你看看,能不能在這霧靈山上給我們建立一個抗日軍政大學分校。」周正聽了后,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

「啊,這…….」李政沒有想到周正會這麼直接,可是周正這不屬於延安的人,雖然做事情直奔主題,可這個事情得徵求延安的同意。

「我知道延安總部一定會同意,你們胸懷博大,這份胸懷足可以取得天下,不過,我也知道你們延安缺幹部,所有的老師,都不用你們派,我們這裡有全國各地的大學生,還有克虜伯回國的機械師,還有小日本的船舶師傅,凡是有的條件先用上,能學多少就學多少啊。」

周正的打算當然並不是成立一個簡單的抗日軍政大學那麼簡單,這些人必須學習現代作戰理論,然後武器升級,利用被俘虜的鬼子船舶的機械人員,還有克虜伯的工人,包括王天福的工人,加上的他所知道的理論,製造出碾壓二戰的新式武器還是沒有什麼困難的。

「那行,我試著申請一下。」李政雖然不知道周正的話,但聽了周正的說法以後,也是折服的連連點頭。 南燕和王重鎧就在周正身後不遠的地方,看到周正跟來自八路軍的李政說話,心裡頗為不爽,兩個人很快走到了周正的身邊,周正扭頭看了兩個一眼,就笑著把兩個人把兩個人介紹給了李政。

「軍統王重鎧。」

「軍統南燕。」

「我們兩個人來霧靈山是做周正的軍事顧問的。」這句話是兩個人同時說的。

「軍事顧問。」李政聽了,心裡不由地愣了一下,南京現在是只打敗仗,而周正只打勝仗,這做哪門子軍事顧問,應該是拉攏周正才對。

「歡迎歡迎,延安抗日軍政大學第三期李政,現在我是霧靈山的政委。」李政笑著伸出手去。

「什麼,政委?」兩個人聽了又是一愣,這個周正怎麼請個八路軍幹部當政委呢?

兩個人也就沒有伸手,周正看了看,抓住兩個人的手放在了李政的手裡,同時笑著說道:「你們原來是對手,現在是兄弟,我霧靈山沒有山頭,只有抗日,至於將來是誰的天下,我周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這天機我就不泄露了,現在趕緊讓工人和學生們洗一下,都收拾一下,晚上召開軍事會議,全體人員參加。」

「我帶著這些大學生和工人去後山的瀑布處先洗漱一下,你們自己先忙吧。」秦燕秋感覺自己都快長毛了,何況他也不理解周正為何帶王重鎧和南燕到霧靈山。

「那我們都回去工作了。」蕭雅等人紛紛說道,周正剛回來,肯定有很多事情回來,他們自己的事情,還是慢慢解決吧。

「那我也去洗漱一下。」南燕為了和秦燕秋這個曾經力行社的人搞好關係,也跟著說了一句。

「都去,都去吧,王天福,劉國芳,你帶著這些工人和你的兵一起去,看看你身上都長毛了。」周正接著說道,「那個王重鎧,你也去吧。」

王重鎧嘆了口氣,這個周正不知道搞什麼名頭,難道在延安和南京之間,還要城裡一個中間力量。

「周正,你把他們請來的?這些傢伙狠著呢,要麼跟了南京政府,要麼死在他們手裡。」李政是提醒周正防著這兩個人。

「放心吧,沒有那麼嚴重,如今日寇鐵蹄踐踏,所到之處,山河淪喪,百姓屠戮,所有的愛國之心,都期待著兩個字,那就是勝利,只要我們不斷地打勝仗,隨著南京政府正面戰場的不斷敗退,我相信王重鎧和南燕慢慢地拉入到我們陣營來。」

周正有這信心,他說話的語氣沉穩,顯得有十足的把握。李政對眼前的這個周正不禁又仔細端詳了起來,無賴,流氓,這不是呀,雖然有幾個老婆,跟延安的法律不符合,可是民國的法律卻是允許的。

「但願如此吧。」李政接著說道,「哎,對了,那些機器呢?」李政沒有看到汽車,剛才就想問,中途一直被打斷,此時又想了起來。

「都在山下呢?藏得好好的,這不是為了防止鬼子的飛機偵查嗎?」這句話不用周正回答,賴六和龍奎他們就幫著回答了。

「哎呀,閻老西做夢也沒有想到,你會把他的機器弄到這山上來,當時,夏青給我講了,我那是興奮的幾天幾夜睡不著覺,你知道我們八路軍武裝不怕犧牲,但就是沒有槍械和彈藥,沒有自己的兵工廠,不過,老蔣這幾年,倒給我們送了不少好武器,當然,這也是我們用血和命換來的。」

李政說到最後,臉色有些黯然,周正沒有多說話,從來沒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有人為我們負重前行。

「晚上機器就到了,我們晚上的軍事會議,就是要把造新式武器要儘快提上日程,你也準備一下,咱們霧靈山和鬼子的鬥爭,就要展開新的篇章了。」

周正轉移了換題,沉重已經成為過去,牢記在心,向前邁步,華夏五千年的文明史,都是在刀尖上走過的,無數的民族英雄都把熱血撒在了這片土地上,這也許才是中華民族心理的長城。

「好,好,我都迫不及待了。」李政聽了激動地說道,說完話后,他抬頭看了看天空,又對周正說道:「我看著天上鬼子也沒有飛機,咱們可以每次開一輛車上來,到晚上那也開完了。」

「哎,對呀,政委這主意還真不錯,我們現在把整個後山全挖空了,發電機也有,就是那鐵傢伙吃油太厲害,我們的柴油根本不夠用。」唐天說道。

「好,這件事情你們去安排,我要去把雷彤放出來,老百姓的羊,咬死多少,咱們賠就是了,可不能讓我的女人跟著我受罪。」周正接著說道。

「雷彤才關了一天,你想放就放吧,那羊本來是我們這根據地的羊,將來要讓戰士們吃肉的,這下全完了,這叫破壞公共財產。」李政很無奈地說道。

「沒肉吃正好,咱們的隊伍就是屬狼的,到時候咱們就去吃鬼子的肉。」周正說完哈哈大笑,一手牽著安然,另外一隻手就去牽夏青的手,夏青白了周正一眼,不高興卻有主動牽住了周正的手。

「你跟說正經的,他就不跟你正經了,你要跟他說不正經的,他還是不正經,就這鳥樣,政委你別生氣啊。」唐天呵呵笑著對李政說道。

「這個太太團的事情,我回頭得跟他好好說說,不能這樣下去了。」李政瞅著周正的背影對唐天說道。

「李政呀,咱們還是說說打鬼子的事情吧,先把機器想辦法搞上來,把汽車開進山洞藏起來,讓張鳳山和吳興奎他們趕緊梳洗一下,晚上還要參加軍事會議呢?」唐天笑著說道。

周正和夏青,還有安然去看雷彤,看到周天旺,和唐家耀,白牡丹還有趙淑婷他爹趙管事在山門出站著,這四個人也都等著看周正呢。

雖然說周正有好幾個女人,唐家耀仍然是看女婿越看越喜歡,心裡也沒有過不去的,打了這麼多勝仗,可是他畢生救國的心愿還沒有實現,幸好一雙兒女都走上了抗戰的道路,這對他來講也就知足了。

「哈哈,爹,岳父,白姨,趙管事。」周正一一打著招呼。

「幹啥,你叫我啥,好呀,周正,唐家耀是你岳父,我這個趙管事就不是你岳父了嗎?」趙管事對於趙淑婷這個女兒的心思現在是再明白不過了,原來在天津城怕周正纏上趙淑婷,現在卻是趙淑婷纏上了周正,所以,這件事情他必須做主。 「做人不帶這麼勢利眼的啊。」趙管事接著說道,他那個意思很簡單的,就是唐家耀是大戶,我趙管事是小戶,你周正就看不起我了。

「哎,我……」周正還沒有說完話,就被周天旺踢了一腳,「臭小子,趙管事難道不是你岳父嗎,讓你叫,你就趕快叫,那趙淑婷我都見過好幾次了,配的上你,你母親都做好了十個小棉襖,就等著你給我們周家生一窩小崽子了。」

周正聽了后,只想趕緊逃跑。周天旺打完周正,還不忘記顯擺:「這小子,喜歡裝,其實他心裡還不知道怎麼高興呢?」

「周正,你就叫一聲岳父吧,人還能小了。」白牡丹竟然也跟著說道。

「這算是逃不掉了嗎?」周正心裡想著,這不行啊,「爹,嫂子呢,我的小侄子呢?」

「別想給我轉移話題,你嫂子和你母親都在給你做小棉襖呢?小侄子還早呢?」趙管事替周天旺回答了。

「爹,你在這裡幹什麼?」趙淑婷突然出現了。

「爹,這還不是操心你的事情嗎,你和周正的事情。」趙管事仗著人多,這就打算逼婚了。

「我的事?」趙淑婷一聽臉紅了,「我的事你們就不要操心了,我有槍呢?」

趙淑婷這丫頭的話太容易理解了,如果這個周正不娶他,她就要用槍逼婚了,趙管事和周天旺,還有唐家耀,白牡丹都愣神了。

安然和夏青兩個人的手都被周正攥著,兩個人都感覺到了周正手心裡出汗了。

「哈哈,那行,爹就不管了。」趙管事對趙淑婷這個說法非常滿意。

「你到時候被趙淑婷打死了,爹不會心疼你。」周天旺更絕。

「這還是親爹嗎?」周正直接傻眼了,看了看趙淑婷,「老九呀,不是,淑婷啊,你這幾個月不見,長能耐了啊。」

「你都叫我老九了,我也在那麼多人面前說過話了,我就是你的老九,你自己到時候看著辦。」趙淑婷說完拍了拍腰間的勃朗寧,山上人人配槍,這是唐天的命令,所以,趙淑婷也有了一把手槍。

「我來是告訴你,蘇聯的鋼粉,和德國的鋼粉,我們已經解決,可以造出同樣硬度的鋼材沒有任何問題。」 邪少的簽約萌妻 趙淑婷接著說道。

「這個還不夠硬,等完了,我告訴你幾種金屬,你加進去,你會造出特種鋼來,目前這些稀土礦咱們華北就有,所以,咱們得趕快打下華北,然後,哼哼哼哼。」周正聽了高興地說道。

「哼哼哼哼。」趙淑婷學著周正哼了起來,卻像是叫床,「什麼意思?」

「好了,好了,我的意思是打的小鬼子哭爹喊娘,你卻在那裡,算了,不說了,我先把雷彤放出來。」周正實在聽不下去了,趕緊打住了。

周正要去放雷彤,趙淑婷也就跟上了,周正也沒有辦法,怎麼個個都是杠頭呢?

四個人一直走,很快到了禁閉室的門前,夏青打開門,雷彤一個人拿著那個漫畫的報紙坐在土炕上哈哈大笑,芳島洋子並沒有告訴她周正回來了。

「一個人有這麼好笑嗎?」周正說著話就走了進去,然後雷彤就忽然不動了,這不是周正的聲音嗎?

「你誰呀。」雷彤緩緩地扭過頭,然後故意不理睬他。

結果周正剛走過去,雷彤忽然跳了起來,抱住了周正,張嘴就咬上了周正。

「哎呀,還是這招。」夏青和安然忍不住嘆氣。

「呸,呸,這麼臭,幾天沒有洗啦。」雷彤很快就感覺到要吐了,不過她還是使勁咬了周正一口。

到了下午的時候,周正打扮的像個人樣了,不再是灰頭土臉的,周正依然穿著迷彩服,坐在雷彤住的那個山洞裡一個大石頭桌子上開始整理頭緒。

山上不比城市,住的全是山洞,沒有防空炮,唐天讓人燒出了不少青磚藍瓦,都暫時堆了起來,等著周正研究出來防空炮才蓋房子呢,山下本來一群老百姓的房屋都被鬼子的飛機炸平了,老百姓都跑山上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