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冗歡記憶中沒不存在什麼失蹤之說,從始至終司君都在司命府為她療傷。

很顯然,她身體會這麼快恢復與這失蹤的半年息息相關的。

司君被天帝召去一直沒回來,風玫打發了小仙娥自己坐在司命府花園的亭子里發獃。

這次的任務很簡單,只要陪在司君身邊,她不再如冗歡一般被魁佸騙去用來威脅司君就好了。

至於什麼斬盡對司君不利之人,這世間想把司君從高位上拉下來的人只怕不再少數,但是沒人敢表露出來,她也不可能找出來。

所以,她就自動歸位能夠威脅到司君的人。

而這人,在不控制住她這個司君的軟肋的情況下,還真沒有。

所以,這個世界他的目標是看能不能弄清楚葉篁那邊是什麼情況。

「歡歡。」

風玫正發著呆,突然聽到有人喚她。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後……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聲音是直接在她腦海中響起的,是魁佸的。

冗歡……與魁佸已經私下經過天道認真結為伴侶了的。

他們兩人之間有伴侶契約,所以無論相隔多遠都能通過意識聯繫。

在冗歡過完一生的記憶中,是沒有這一出的!小說娃小說網

可是現在是有的……雖然這兩人之間啥都還沒發生過,可是這個契約卻是真實存在的!

「歡歡?」許是沒有得到風玫的回應,魁佸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在聽嗎?」

風玫悶悶應了一聲:「嗯。」

「歡歡你現在怎麼樣?對不起你出事的時候我正閉關突破,沒能在你身邊保護你。」

魁佸的聲音里滿是愧疚,端的是情真意切。

「我在出關后才得知你出事的消息,那個時候你已經與你師父一起失蹤了,我只能通過我們之間的契約感應你的情況很不好,應該是一直昏迷狀態。直到今天,才察覺到你的醒來。」

「我是今天才醒,已經沒事了。」風玫趴在亭子里的石桌上,眸中幽光陣陣。

魁佸這姿態,與冗歡記憶中騙她去找他,然後將她作為人質來威脅司君時很像啊。

難道現在魁佸與天帝已經合作了?

冗歡記憶中,兩人合作是暗中密謀了好多年,而現在不過半年而已。

「歡歡,你是在怪我嗎?」魁佸的聲音很是忐忑,「你該怪我的,若不是為我,你也不會置身險境,差點連命都丟了。」

風玫嘴角猛抽,這話這語氣與冗歡記憶中那個酷帥狂霸拽的模樣魁佸完全不搭邊。

「但是歡歡,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我已經昭告三界你是我的魔后,以後絕不會再讓你受到絲毫傷害。」

風玫眉心一跳:「你昭告了三界?」

他們兩人結為伴侶,是私下的,除了他們彼此誰也不知道,現在他突然冒出來一句昭告三界,這崩的太沒邊了吧!

某個醋罈子若是知道了……風玫狠狠地打了一個寒顫。 看著葉修此時的狀態,風息獸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只是這笑容看起來像是在嘲笑葉修,帶著玩味,隨後就聽它淡淡的說道:「葉修,如果你只有這點實力的話,還是不肯展現你那所謂的強大智慧,那你今天註定會輸,還真是枉費我做出了這麼多的讓步啊。」

風息獸在說這話時,風輕雲淡的,好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兒,絲毫沒有關係到勝敗生死的問題。至於葉修,自然也是聽出了它話語里的失望,不屑,即使隱藏的很深,但還是沒有逃過葉修的耳朵,只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到葉修的下一步動作。

現在的葉修的動作看起來沒什麼,只不過這都是表面現象罷了,其實葉修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這一擊葉修敗了的話,那他真的就是敗了,這回葉修可以說是真的拚命了。

只見葉修在接近風息獸的時候,他手中的朱羽靈魔劍也直指眼前的風息獸。然而就在他手中的朱羽靈魔劍快要被風息獸抓住的時候,葉修忽然鬆手了。

下一刻,葉修竟然縱身一躍,立馬來到了風息獸的身後,而此時他身上所有的力量竟然都凝聚在了他的右掌之上,緊接著他的大掌就變成了錚錚鐵拳。

眨眼的功夫都沒有,葉修的錚錚鐵拳竟然已經向風息獸的身後的弱處攻擊而去,拳勢驚人,拳風蕩蕩。

儘管葉修的這一拳是真的厲害,奈何發生的實力當真是不容小覷,即便是將境界壓制在了靈元境中期而已,但這實力於葉修而言而是太強了,已經超過了普通的靈元境中期的武者太多了。

葉修此時不得不感嘆實力的差距太大了,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出手,反倒是出手的力量更快,速度更強,整個人的氣勢再次提升了。

就在這時候,風息獸已經反應過來葉修是要做什麼了。

原來,葉修原本將所有靈力凝聚於朱羽靈魔劍並不是他的真正招式,葉修想做的其實是利用朱羽靈魔劍來轉移風息獸的注意力,然後再將所有的力量快速凝聚於自己的右手之上,從而攻向風息獸防守最弱的後方。

其實能想到這一點並沒有多難,只不過一般的人都不會這麼做,以來是會被風息獸強大變態的實力影響了判斷力,二來也要考慮這麼做風息獸是否會上當,畢竟對方實力在那裡,那眼裡自然也是不差的了。

葉修之所以這麼做,也是他考慮到一件事兒,就是風息獸很可能因為雙方實力的差距而輕視自己,所以一些微不足道的手段很可能是對方發現不了的。

事實證明,這風息獸還真的是沒有發現葉修的心思,畢竟葉修是做的滴水不漏的,起碼在風息獸這種輕敵的情況下,是沒有發現葉修的真正的目的。如果風息獸不輕敵的話,那葉修的真正目的是瞞不過這傢伙的,而事實證明,葉修是賭對了。

奈何一人一獸的實力差距太大,縱然葉修有著逆天的好運氣和強大的天賦資質,可是終究不是強大的風息獸的對手。

雖然風息獸是剛剛才反應到葉修的真正的目的,但是此時的它已經開始了反擊,幾遍是在匆忙做出回擊的情況下它竟然也只是後退了一步而已。

然而就在下一刻,風息獸的眼神立馬變得犀利起來,葉修雖然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兒的地方,但此時的他做什麼都來不及了,只能硬生生的接下風息獸那強硬的拳頭。

只見風息獸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眼神里也是滿滿的不屑之色,左手已經握住了葉修的手腕,折讓葉修想要脫困都難了,但葉修仍是一臉平靜的去硬接下了風息獸的右拳。

到了這個地步,就算葉修不平靜,那也是沒用的了,反正怎樣都要硬接下風息獸的整整鐵拳,那還不如坦然的接著,起碼死也要死的好看一點兒,不能丟了天君門逍遙子關門弟子的臉,也不能將曾經的一代傳奇兵王的臉丟掉了。

「嘭!」的一聲,因為強大的力量相碰,所以產生了撞擊的聲音,與此同時,一人一獸各自震退出去,不過相比之下風息獸的情況很好,雖然被震退了,但它完全沒事兒。

反觀葉修,他的情況就不樂觀了,可以說幾乎是被撞飛出去的,此時距離風息獸有一百米之遠。在看他身上的傷勢,也已經很重了,此時葉修就算是讓他爬起來都難。

此時的墨麒麟只能默默的心疼葉修,被幹得爬起來都很難了,說的就是葉修現在這種的狀態,只是身為男人,一定要堅強,爬不起來也要爬的啊,不然等待葉修的就是死亡。

不管怎樣困難,葉修此時都在努力掙扎著爬起來,然而風息獸卻是不給他一點機會,此時已經向他所在的方向逼近了。雖然這速度很慢,但想要將葉修踩在腳下那也是分分鐘的事兒了。

看著正向自己這邊緩緩走來,又面無表情的風息獸,葉修的心裡說不上多複雜,也說不上恐懼什麼的,只希望自己能夠不是被這傢伙踩死,所以拼勁力氣他也必須站起來。

簡單來說,就是死也要站著死,咱不能帥著死去,那也不能死得難看。

反正葉修是曾經想過,一個人被踩死的樣子,那可真的手機夠難看的,想想一隻臭腳就踩在你的頭上或者臉上,那可真是很可怕啊。

葉修以前在地球執行任務的時候基本都是速戰速決,但是也有一次是因為太過憤怒,所以是將他的對手虐死的,當時葉修就是右腳狠狠的踩在了那人的臉上,他還特意看了下那個對手絕望的眼神。

不知什麼時候,墨麒麟的聲音突然在葉修的腦海里響起,只聽他語氣裡帶有心疼的說道:「我說葉修小子啊,你要是再不起來的話,那風息獸的大蹄子可就要踩在你那英俊帥氣的臉上了啊。」

聽到墨麒麟這麼說,葉修的心裡不禁笑了起來,真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還知道自己的心裡想什麼。也不愧是認識許久的老夥計了,竟然知道自己的想法,葉修還真是夠幸福的啊。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量,或許是因為堅定的信念,葉修竟然已經有了要站起來的架勢了,這讓原本正在向他走來的風息獸也覺得很驚訝,就連腳下的步子都不禁停了下來,原本面無波瀾的俊朗面孔此時竟然也是有了情緒的波動,只不過很快就被他收斂了。

下一刻,葉修竟然趁著風息獸失神驚訝的時候,猛地之間竟然「蹭」的一下就爬了起來。

緊接著,葉修就向後退去,再次拉開了他與風息獸之間的距離。而他之所以沒這麼做倒不是想要躲開風息獸什麼的,無非就是在爭取時間,可以讓自己的靈力快點恢復,何況剛剛他已經偷偷服下了丹藥。

要知道,葉修剛剛偷偷服下的丹藥除了神農門的天才弟子方戰給他的,更有逍遙子和南宮凌給他的世間難得一遇的丹藥,這恢復效果和療傷能力自然是沒得說了。

這時這風息獸就好像有意要給葉修恢復的時間一樣,只聽它停下腳步,開口說道:「葉修,你絕對是個萬年難得一遇的天才,無論是意志力還是心性定力,可以說都是難得一遇的存在。」

「哈哈,多謝誇獎,我只是不會輕易認輸罷了,也不想就這麼死去,哪怕是垂死掙扎也好。」葉修勉強提起了笑意,爽朗的笑道。

「咳咳–」葉修的話音剛剛落下,他的咳嗽聲音就傳來了,同時伴隨這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可是葉修竟然神奇的控制住了,只是讓鮮血順著嘴角流淌,但很快就被他擦乾淨了,衣服袖子也都是鮮血的顏色。

看著葉修這幅虛弱的樣子,風息獸沒有再說什麼,反倒是陷入了沉思,也看不出這傢伙在想什麼。真是沒想到,這風息獸變臉的速度還真是夠快的,本來看起來還是很驚訝的,結果很快就再次變成一臉平靜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只聽風息獸說道:「你今天雖然敗了,但是你雖敗猶榮,我雖然將自己的境界壓制到了靈元境的中期而已,但我畢竟早就是道元境的高手了,終究還是要強於你這剛剛進入靈元境不久的武者。」

「哈哈,多謝你的誇獎,我知道自己今天輸了,但是希望自己的死相不要太難看啊。」葉修笑著說道。

「我有說過要殺了你嗎?哦不對,我是說過,但是現在我已經改變主意了。曾經我欠你師父逍遙子的一個人情,今天放過你,就當是我還他人情的一種方式吧。」風息獸在說這話時,好像進入了久遠的回憶一樣,接著這傢伙就像葉修說出了當年的事情經過。

原來,當初的風息獸在幼崽的時候,曾經遇過危險,最後是逍遙子及時出現救了小風息獸和它的祖母。

知道這事兒以後,葉修知道今天這是自己的師父在冥冥之中又救了自己一條小命。

不管怎麼說,葉修今天是可以活著離開這裡了。 第一千章司命之吻

魁佸再次開口,風玫覺得自己完全被判了死刑。

「是的,我已經昭告三界,現在你們天庭的天帝應該已經收到了消息,你現在是我魔界魔后,他絕不敢再為難你,除非他想要兩界交戰。」說到天帝,魁佸的聲音染了明顯的冷意。

風玫只想著,現在司君在天帝那裡,天帝知道了,那司君定然也會知道,那……末日要降臨了,腫么破?!

魁佸聲音突然又柔軟下來,「歡歡,我一直欠你一場正式的婚禮。現在魔界婚禮一切事宜都準備好了,就還差你這個魔后,你什麼時候來嫁給我啊?」

風玫:「……」若只是為了騙她去當人質,這下的籌碼未免太過了吧。

似乎怕風玫拒絕,魁佸繼續道,「歡歡,我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等你,無論你什麼時候來,我都在,你什麼時候願意嫁,我什麼時候娶。」

風玫略作沉吟,道:「好,我會尋個機會去見你的。」

不為其他,她要解除他們身上的契約,就不得不見他。

這契約的解除有些麻煩,她現在倒是懷疑魁佸的動機了。

有這個契約在,作為伴侶,他是不能傷她的。

所以,他現在究竟是在打什麼主意?

「我等你。」魁佸的聲音低沉溫柔,如戀人耳磨私語,帶著醉人的味道。

風玫生無可戀。

作孽啊!冗歡怎麼就留下了這麼個爛攤子!

冗歡喜歡上了魔王魁佸早已是眾人皆知了,但是她可以說自己幡然醒悟斷情絕愛了,可現在這個契約完全就把她綁死了。

因為,這是最高級的契約,解除實在太困難了!懶人聽書

「這是怎麼了?誰惹小歡兒不開心了?」

微揚的語調從身後傳來,風玫扭頭看過去,就看到一襲紅衣的司君身披霞光向她走來。

剛來的時候她一直被司君攬在懷中,並未注意他的長相,雖然在冗歡的記憶中已經知道他長的十分好看,可是此時親眼看到……簡直就是絕世美人啊!

啊,這美人兒是她的!

風玫想開心的笑,可是想到自己身上與魁佸的契約,又怎麼也笑不出來,如此一來,臉上的表情倒是有些扭曲了。

司君已經走到亭子內,看到她這表情,微微挑眉:「你這見到為師是歡喜呢還是難過?」

風玫老老實實地答:「喜憂參半。」

並且極為狗腿地給司君倒了一杯茶。

想她什麼時候在他面前這麼慫過?可此時她心虛。

司君接過茶杯,笑:「何喜何憂?」

「喜,自是因為看到了師父。憂是徒兒犯了錯,怕師父責罰。」幸而他此時是沒有記憶的。

司君如玉的指尖描繪著杯口,依舊是眉眼含笑的模樣:「那你且說說自己錯在何處?」

風玫:「……」不該是我的徒兒,錯的也是對的,何錯之有嗎?

明明冗歡那裡都是這樣的!

當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師父,我今天剛醒呢,還覺得有些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了。」錯哪裡了?肯定是與魁佸相關,直覺上此時不該提魁佸。所以她還是趕緊跑路吧。 轉眼之間一個月已經過去了,葉修先前和風息獸決鬥時所受的傷也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現在就算遇到高一級而已的高手,葉修想要對付也沒有多難了。

另外值得慶幸的是,葉修經過和風息獸的決鬥,自身的實力竟然也隱隱提高了,可以說是因禍得福啊,對於這一點,葉修還真是想要好好的感謝一下風息獸。

只不過那傢伙跟葉修說過,趕緊小時在自己的眼前,否則它一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反悔,所以當時葉修先謝過風息獸,緊接著撒丫子就是跑。

……

此時的葉修已經來到了新的地方歷練。在這裡,他竟然再次遇到了熊人一族,這讓他想起了剛來異世界的情況。

正在葉修走在一條路上的時候,忽然遇到了自己的老熟人,當初的熊大哥,沒想到他竟然也來了這裡。

想當初自己帶著葉寧剛來異世界的時候,葉寧因為餓了所以就哭泣,自己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好在是熊大哥一家人幫助了自己。

「葉修小兄弟啊,既然在這裡遇到了,那就和我一起回我家歇一歇吧。」只聽熟悉的聲音響起,讓葉修覺得很溫暖。

「好啊,熊大哥,那就麻煩你了。」葉修也不客氣了,和熊七並肩走進了屋子。

說話間,熊大嫂竟然也出現了,很是熱情的就讓葉修進屋,說是自己這就去弄吃的,讓他先坐好喝些東西。

葉修很喜歡熊七夫婦這種性格,在地球上的勾心鬥角,在這裡統統沒有,心裡想著,「時間過去這麼久了,這夫婦二人還是這麼的善良直爽,讓葉修感覺很是開心。」

吃飯時,葉修再次品嘗了熊族人特有的果酒。

兩人天南地北的聊著,感情也在這酒中再次慢慢的拉近。

就在他們喝的八成,兩人都有些暈頭轉向的時候,屋外忽然傳來了打鬥與慘叫的聲音。

我居然是富二代 葉修瞬間震散酒力,清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葉修看向身邊的熊七。

熊七也是震散酒力,說道:「我不知道啊,難道有外族入侵?」

「出去看看。」說完,葉修趕忙向屋外走去。

美女贏家 到了外面,葉修才看到,整個熊人村落不少房子都燃燒起了大火,無數熊人的慘叫聲傳入了葉修的耳朵。

熊七此時也趕了出來,看見眼前的一幕,眼睛瞬間變得血紅。

「劍齒虎族!」熊七大吼一聲,沖向了那一個個黑夜中瘋狂殺戮的身影。

葉修也看清了,熊人村落是被數百頭今天早上一樣的劍齒虎襲擊了。

葉修此時也是怒火衝天,他很喜歡熊人村落這種很是淳樸的生活方式。

而且,說實在些,自己兒子葉寧的命也是熊人族救的,當初要不是遇到了熊族人,還不知道這孩子會怎樣。

他不能袖手旁觀看著熊人族被殺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