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訂的是初三。」夏芷兮回。

顧邵霆問莫雨晴:「肚子,有沒有感覺?」

「沒有沒有,老公,你這一晚上問了百八十遍了,你不累,我都聽煩了。」莫雨晴無奈的說。

這初二的預產期,眼看著日子就到了,他很怕會提前,也都做好了入院的準備,就等著莫雨晴發動了。

「我是要剖腹產的,預產期沒到呢。」莫雨晴又說道。

顧邵霆說:「有的孩子提前來,我們得時刻注意著。」

「你這樣搞的我也好緊張!」莫雨晴微微皺眉道。

「好好好,你別緊張,我去給你洗點水果。」顧邵霆把牌一推,不玩了,對她說:「你去沙發上躺一會兒吧,坐時間長,腰又疼了。」

顧邵陽誒誒的說:「哥,你看你,也不差這一把牌的時間,白瞎我這一手好牌了!」

夏芷兮攙著莫雨晴去了沙發,倆人坐下后,她笑嘻嘻的問:「芷兮,你這肚子什麼時候有動靜啊?」

「你就別操心我了,你先生出來一個給大家玩玩就好啦。」夏芷兮打著哈哈的說。

「我這不也是希望你早點懷上,和我這個不差太多,兩個小姐妹,或是小姐弟,有個伴嘛。」

「你和邵霆不還是要二胎的嗎?」夏芷兮問。

「看看吧,我害怕生孩子啊!」莫雨晴雙手捂臉,哀嚎道。

「嗯,確實挺嚇人,我也不敢。」夏芷兮打了一個寒顫。

莫雨晴笑了一下,看著偌大的房子,說:「今年過年太冷清了,希望妹妹的到來,能讓家裡熱鬧起來。」

「會的,有個孩子,會不一樣的。」夏芷兮微微歪頭,看向那邊獨自坐著玩麻將的顧邵陽。

這一夜,外面風雪蓋蓉城,總有人家裡是不安寧的。

「什麼?寧嘉走了?」紀靜香驚訝的問,「怎麼突然就走了呢?」

紀景言眉頭深深擰起,手緊緊握成拳頭,眼睛狠厲的盯著林芸竹,一字一句的說:「媽,你乾的好事!」 林芸竹承認道:「對,是我做的!她在中間插著,攪得你和汐月都要離婚了,我再不出手,她真要進咱們家來了!」

我在女子監獄當管教 叢汐月剛從醫院趕回來,聽到這消息,心裡也是驚詫,更驚詫的是,林芸竹怎麼知道她和紀景言要離婚的事呢?

紀景言怒氣衝天,「媽,你太過分了!你這樣會逼死她們娘倆的!」

「我給了她六百萬,不是小數目了,往後的日子,她們娘倆會過的好好的,你就不用操心了。」林芸竹譏諷的笑。

「她怎麼可能會要?這錢她花的會安心嗎?」紀景言又氣又怒,「媽,我的事,以後你不要管!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景言,怎麼和你媽說話呢?她做的對,孩子怎麼可能會讓她帶走?」紀孟堂沉沉的開口了,「今天過年,別為了不相干的人和事壞了興緻!」

「好,我不在這壞你們的興緻,你們攆走了寧嘉,以後我也不會回來了!」紀景言冷聲說道,「孩子你不要管,我的兒子,我自己帶!」

他說完,彎腰去抱孩子。可兩個,他正不知該怎麼抱的時候,叢汐月過來,幫他抱起了另一個。他沖她投去感謝的一瞥。

「景言,別激動,凡事好商量。」紀靜香走過來,小聲的對他說:「雪天路不好走,說不定嘉嘉沒離開呢。今晚大年夜,好好的在家過個年,明天一早,我陪你去找。孩子還這麼小,這一來一回的折騰,生病了可怎麼辦呢?」

「姐,孩子既然都被我媽搶過來了,她肯定極大可能的不會在蓉城了,我現在得馬上去找她,晚了我真的怕找不到她了。」他心疼的看著懷裡的孩子,又說:「這個家,過不過年的,都是一點人情味都沒有,我看你也別在這了,去我那吧,幫著汐月給我看下孩子,我去找寧嘉!」

紀靜香對母親的這一作為也挺生氣的,猶豫片刻后,說:「好,我去你那吧。等我上樓拿衣服。」

林芸竹看著三人要走,氣的大罵:「可以啊,你們姐倆,翅膀硬了是不是?我這麼做為了什麼?景言,我還不是為了你好,為了你以後不那麼累!那個寧嘉能幫上你什麼?能帶給你什麼?除了麻煩,什麼都沒有。我告訴你,有我和你爸活著的一天,你和汐月就不可以離婚,這事,我說的算!」

紀景言背對著母親,冷笑一聲,也沒有回頭反駁任何話,抬腿就走。後面紀靜香和叢汐月一人抱著一個孩子,跟著走了。

林芸竹坐回到沙發上,幽幽的說:「不管怎麼說,好歹是把寧嘉給趕走了,兒子和我生兩天氣就生,母子哪有真記仇的呢?你說是吧?」

紀孟堂贊同的點頭道:「距離時間最能遺忘掉一個人,咱們兒子,玩慣的人了,怎麼會執著呢?你私下裡,和汐月說說,叫她把握住這個機會,和景言培養出感情來。」

「我也是這麼想的。」林芸竹點頭,「寧嘉走了,她也該努力起來了,生孩子的事,也得提上日程了。」

「哎,剛才還沒稀罕夠我那大孫子,就被這臭小子給抱走了,改天,你再給抱回來。」紀孟堂說。

「初五家族聚會,我到時給抱回來。」林芸竹打著自己的如意小算盤。

紀景言開車回了北城別墅,從外面看,裡面黑漆漆一片,讓他的心不由的一痛。進去屋裡,一切如舊,卻又如什麼都沒有了一樣。

紀靜香打開燈,把孩子放到沙發上。叢汐月看著哼哼唧唧的小哥倆,問:「姐,我看寶寶要哭,是不是餓了呀?」

紀靜香說:「有可能吧,我去廚房找奶粉去,你先哄哄。」

紀景言對叢汐月說:「我去找寧嘉,孩子就拜託你和我姐了。」

叢汐月站起來,眼裡閃過一絲擔憂,對他說:「雪天路滑,你開車小心點。明早不能回來,你也打個電話回來,姐會擔心你的。」

「嗯。」紀景言皺著眉頭出去了。

他開車回了寧嘉的家,不出意料的沒有人。他打電話給自己的屬下,發動所有人,勢必要把寧嘉給找出來。這一夜,他開車走遍蓉城所有的街道,打聽每一家酒店,火車站,飛機場,汽車站,一個不落的找了又找,他心裡不住的喊著:「老婆,你在哪裡?你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啊!我和兒子不能沒有你啊!」

可回應他的,卻只有手機里傳出來一遍又一遍的人工提醒「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一夜未歸,一夜未合眼,紀景言疲憊的回來了。

叢汐月剛要走,去醫院,見他回來,忙問道:「找到了嗎?」

紀景言無力的搖了搖頭,裹著衣服躺到了沙發上。

「紀景言,我現在要去醫院,孩子剛吃了奶粉睡著了,大姐熬了一夜,也剛睡著,我煮了小米粥在鍋里,你要是餓了,起來喝點。」叢汐月對他說。

紀景言慢慢的坐起來,問:「孩子肯吃奶粉嗎?」

「開始不吃,我和姐怎麼哄都不吃。可後來可能是餓的不行了吧,也就吃了。」叢汐月抬腕看了眼時間,說:「可能孩子不喜歡這個奶粉,等我晚上回來,換個牌子試試。」

紀景言搓了搓臉,「晚上你爸怎麼辦啊?」

「嗯……」她遲疑了一下,說:「我爸度過危險期了,有人替我,你別管了。」

叢汐月離開后,紀景言在沙發上發了一會兒呆,拿起手機給顧邵霆打了過去。幾聲后,顧邵霆接了起來。

「喂,景言。」

「邵霆。」紀景言的聲音沙啞乾澀,說:「說話方便嗎?」

顧邵霆此時正自己一個人在廚房煮餃子,疑惑的問:「出什麼事了?」

「嘉嘉被我媽趕走了,我找了一晚上了,都沒找到。她有沒有聯繫你家小雨晴?有消息的話,給我來個信兒。」

「寧嘉走了?昨晚雨晴並沒有收到什麼微信,電話也沒有。行,你放心,寧嘉要是聯繫雨晴,我給你穩住先。」

「哥哥……拜託你了!」紀景言的語氣裡帶著些微的哽咽。

顧邵霆說:「振作起來!我這邊也會叫人去查的。孩子怎麼樣?」

身後,是碗碟摔地的聲音,莫雨晴顫著聲音問:「寧嘉出什麼事了?」 顧邵霆聽到聲音,猛地轉過身來,「老婆?你怎麼進來了?」

莫雨晴挺著大肚子走過來,問:「嘉嘉怎麼了?」她低頭,看手機還在通話中,一把拿過手機,問:「景言,嘉嘉出什麼事了?」

紀景言在電話里歉疚的說:「雨晴,對不起……嘉嘉她,被我媽趕走了,現在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

「那孩子呢?」莫雨晴急切的問。

「孩子現在在我這,我媽給抱回來了。」紀景言問:「雨晴,你知道嘉嘉有什麼親戚在外地嗎?」

「你別給你媽臉上貼金了,還抱回來的,分明就是搶回來的!」莫雨晴怒不可遏,「哪有什麼親戚啊?就家這邊的幾個親戚,還都不待見她們娘倆。寧姨的房子你去找過了嗎?如果真的離開蓉城了,我也想不出她們會去哪!紀景言,都怪你,你做事猶猶豫豫,得過且過,現在好了吧,妻離子散,嘉嘉和寧姨肯定得難受死了,孩子不在身邊,你叫她們倆怎麼活啊?」莫雨晴邊說,眼淚流了出來。恨紀景言不爭氣!

「是,都是我的錯!」紀景言頻頻道歉,「雨晴,以後罵我也不遲,現在你幫我想想,她們娘倆能去哪兒呢?我實在想不出來!」

「土生土長的蓉城人,外地也沒有親戚,這怎麼想?就現在大面積撒網吧,你不是有手下人嗎?叫他們挨個城市鄉村去找,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寧姨家的小店呢?」莫雨晴又問。

「人都不在了,肯定也是不經營了。過年店裡也沒人,等春節過後,我去問問吧。」

「都做好了背井離鄉的打算,也不會留著了。孤兒寡母,孩子又被人搶走了,她倆可怎麼辦啊?」莫雨晴越想越急,越急越氣,把火又都撒到紀景言身上:「你那個好媽媽,什麼事都有她!還有你,你就是最大的禍頭!」

顧邵霆從旁邊輕柔的拿過手機,勸她說:「你冷靜冷靜,我也派人去找,肯定會找到的,別著急,你現在罵他,也於事無補。去,把餃子端去餐廳。」

他拿著電話走到一邊,說:「等下叫你的人跟我的人匯合一下,先在周邊找一找,沒有再去臨市。現在孩子誰看著呢?」

「我姐。」紀景言長呼一口氣,「行,那我先掛了。」

莫雨晴又走過來,冷聲說:「電話給我,我跟他再說幾句。」

「紀景言,寧嘉離開了,你找歸找,別不給我吃飯!你倒下了,誰給我去找寧嘉啊?寧嘉的兒子你也別給我餓壞了,好好照顧著!總之,你給我吃好睡好,養好精神給我出去找人!人一天找不回來,你就受一天的良心譴責,你自己看著辦!」

「雨晴,那也是我的兒子,我怎麼會不好好照顧呢?我懂你的意思,我不會倒下的。」紀景言說完,掛斷了電話。

大年初一的第一頓飯,莫雨晴吃的如同嚼蠟,心裡擔心著寧嘉和寧姨。

「你們說,她們倆能去哪呢?」莫雨晴咬了一口餃子,又放回了小碟子里。

顧邵霆擔憂的看著她,「都不是小孩子,你別太擔心。」

「如果就她們娘倆還好說,現在孩子不在,她們肯定傷心難過,寧姨那麼大歲數了,又把孩子當命根子看,怎麼會沒事?嘉嘉與孩子母子分離,能不上火嗎?如果急火攻心生了病,身在異鄉,那滋味你體會過嗎?」莫雨晴激動的說。

「我是沒體會過,可我體會過心疼。」顧邵霆嚴肅的說,「如果你為了這件事,身體上鬧了什麼毛病,我會心疼的!」

莫雨晴抿了抿嘴,放下筷子,抱著肚子不說話。眉頭緊皺起的一條小溝壑,證明著她的擔心。

突然,她臉色一變,低聲誒呦了一下,「肚子疼了……」

顧邵霆聞言隨即扔下筷子,單膝蹲下,緊張的問:「肚子疼了?走走走,去醫院。」

他一把打橫抱起莫雨晴,安慰她說:「別怕啊,生孩子沒這麼快的,可能只是剛有的陣痛,過會就不會疼了。」

「可是現在越來越疼了。」莫雨晴聲音顫抖著說:「邵霆,我害怕……」

「別怕別怕!」顧邵霆轉頭對夏芷兮說:「芷兮,樓上房間柜子里,有我打包好的旅行袋,你幫我帶著。」

「哦,好。」夏芷兮轉身跑上樓去。

顧邵霆把莫雨晴抱進車裡,繫上安全帶,匆匆跑進駕駛室,啟動車子,開走了。後面,顧邵陽帶著夏芷兮也朝著袁澤的醫院開去。

路上,莫雨晴又是害怕又是緊張,不知道到底疼不疼了,反正是哼哼唧唧。

「明天不才是預產期嗎?怎麼今天就要來報道了呀?」莫雨晴抱著肚子,抹眼淚的說。

「早來早生,今天日子好,女孩子生出來的是娘娘命。」顧邵霆嘴角掛著一抹得意的笑,轉頭看她,稍顯安靜了些,問:「不疼了?」

「好了一些。」莫雨晴卻還是誒誒呀呀的,「邵霆,那等下我是剖啊,還是順呀?我怕我順不下來,遭了一遍罪后,最後還是剖,那還不如直接就剖了呢。怎麼辦呀?」

「等下看醫生怎麼說吧,我也不想看你遭罪。」顧邵霆握上她的手,給她力量,「加油,不要怕!」

「怎麼可能會不怕!剖的話,就要開刀,我害怕手術!」莫雨晴又哭咧咧起來。

顧邵霆穩了穩神,「寶寶,你別哭,你聽我說,你是最棒的,不管剖與順,你都是最厲害的!生孩子哪有那麼容易的?不想挨刀就得受疼,二選一,沒有其他方法。」

「邵霆……」莫雨晴癟著嘴,淚眼汪汪,「肚子又疼了……」

顧邵霆腳下又踩了油門,繼續安慰她說:「疼是孩子正在努力的往外來呢。晴寶,勇敢些,你想啊,咱們的寶寶也在努力,也在使勁呢,你是媽媽,也要和她一起啊,難道你不想和她早點見面嗎?」

「我想啊,可是我真的好疼啊。」莫雨晴疼的哭了出來,小臉皺在一起,此時還不忘罵紀景言:「就怪紀景言,要是沒有他這通電話,我會提前生嗎?都怪他,所有的事都怪他!」 「晴寶,先別罵他了,咱留點力氣生孩子用!」顧邵霆好笑又無奈的說,隨即又拿出個巧克力給她,說:「等下補充體力。」

莫雨晴撕開包裝,嘟著小嘴說:「我看你已經做好萬全準備想叫我順產了!是不是?」

「沒有,我真的冤枉啊。」顧邵霆說:「我看書上寫,生孩子都要吃巧克力,我才給你準備的呀。」

肚子一陣一陣的疼,莫雨晴咬牙堅持,她咬了一口巧克力,說:「為了和寶寶一起努力,我要順產!」

「好樣的!」顧邵霆狗腿的給她一個贊!

提前給袁澤打了電話通知,車子停到醫院門口,莫雨晴就被抬上病床直接給推進了產房。顧邵霆拉住主任的胳膊,聲線緊繃的問:「不會有生命危險吧?」

主任笑笑,「放心吧,不會的。先看看什麼情況,如果沒到時候,會在待產室里準備的。家屬不用著急,有了好消息,會有護士第一時間出來通知的。」

「謝謝了。」顧邵霆客氣點頭,緊張的臉擠出一絲笑來。

沒多一會兒,顧邵陽和夏芷兮也到了,同顧邵霆一起等在產房外。袁澤巡視一圈后回來,問:「進去了?」

「嗯。」顧邵霆看他穿著白大褂,才突然好奇的問:「你怎麼大過年的還來上班啊?」

「家裡客人多的屋子都裝不下了,我嫌鬧,就過來了。」袁澤頭疼的說。

夏芷兮說:「過年也沒患者啊。」

「我在大廳和小護士們看看電視,也挺愜意的。」袁澤痞痞的一笑,挑了挑眉頭。

顧邵霆覺得此生里還從沒遭遇過如此揪心的時刻,深深地體會到什麼是心急如焚,什麼是熱鍋上的螞蟻。是的,他的心靜不下來,他不停的走來走去,之前答應過雨晴不陪產,裡面的情況他一無所知,他同樣與雨晴一樣,很害怕。只是,他害怕的是她在生產中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哥,你坐一會吧,你這走來走去的,看的我眼都花了。」顧邵陽叫他。

顧邵霆搖搖頭,掏出煙,剛放的嘴邊,又拿下來了,握在手裡給掐斷了。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邵陽,等以後芷兮生孩子,你就會理解我現在為什麼這樣了。」顧邵霆一本正經的說:「真的很揪心!」

顧邵陽和夏芷兮對視一眼,都默默的沒有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顧邵霆隔個三五分鐘就看一眼表,只覺時間如蝸牛一般,過的太慢。

「哥,生孩子有快有慢,你在這邊干著急也沒用啊,我們知道你擔心雨晴,可你這樣,也幫不上什麼啊,還是坐著等吧。」夏芷兮也忍不住的開口勸道。

顧邵霆雙手叉腰站在那邊,說:「沒事,我站著可以。」看著產房大門,他吁出一口氣來,心裡默念叫自己冷靜再冷靜。

兩個多小時后,產房的門終於打開了。顧邵霆一個箭步竄過去,問出來的護士,「生了嗎?我老婆生了嗎?」

「生了,母女平安。等下就會推出來,請耐心等候。」護士笑著說完,轉身又進去了。

顧邵陽和夏芷兮對顧邵霆道喜:「哥,恭喜啊,做父親了!」

顧邵霆激動的說:「是個女兒,我有女兒了!」

「女兒好,女兒都和爸貼心,哥,一看你啊,肯定就是個女兒奴。」夏芷兮有點羨慕的說。

「哈哈哈哈。」顧邵霆開心到飛起,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沒過多一會兒,莫雨晴被推了出來,顧邵霆眼眶微熱的握著她的手,感激的說:「老婆,你辛苦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