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樣吧,龍奎,你買點東西去,咱們去唐家提親。」周正必須見到唐嫣,反正上次唐嫣說她懷孕了,這事情總得給唐家一個交代。

「去唐家提親。」龍奎一夥,一聽,全都睜大了眼睛,看到周正那副樣子,龍奎知道勸也勸不動了,就去買東西了,反正天塌不下來,頂多讓唐家耀給轟出來。

很快,龍奎提著一堆點心,還有兩瓶高檔的酒,怎麼看都不像提親的樣子,龍奎看到周正,臉上難看地說了一句:「少爺,就這麼多錢了,我實在拿不出來那麼多錢了。」他每次花的錢,到了周家都能讓周管事拿給他。

周正卻沒有任何不高興,點了點頭說:「行了,這麼多就夠了。」然後帶著一幫人就去唐家耀家了。

很快,到了唐家耀家,門口站崗的看到了周正,就像見到怪獸一樣,那表情無法形容。

「這傢伙竟然還敢來,不是找死嗎?」

「是呀,不知道咱們家老爺正因為賭坊的事情生氣嗎?」

原來那安天命白白送給安天命五千大洋,賭坊和麵粉廠一樣沒有落下,要是早早答應周天旺拿賭場換周正的事情,此刻,那周家賭坊就姓唐了,就怪他多貪了那麼一下,全完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老爺,周正那無賴來了,說是提親來了,被大少爺攔在門口了。」唐家耀正在懊惱,就聽到有人給他傳話了。

「擦,這下賠大了,連女兒都要賠給周家了。」唐家耀一聽,忍不住罵了一句。

唐家門口。

唐天橫著一桿槍,攔在門口,怒氣沖沖地指著周正說:「滾,滾,滾回周家去。」

「嘿嘿,大舅爺,再過幾個月就當舅舅了,還生這麼大的氣幹啥,別生氣啊,別生氣。」周正死皮賴臉地說道。

「啊,唐家大小姐懷上了這無賴的孩子。」兩個站崗的忍不住驚叫了出來。

「你們四個滾下去,不該你們說的話,下次再說,舌頭給你割了。」唐天沒有想到周正這個無賴當著下人的面也敢這樣說,然後,他轉過頭來盯著周正說道:「周無賴,我就是讓我妹妹死,都不會讓他嫁給你。」。

「真的呀。」周正張著大嘴,裝作很驚訝地說。

「哼,現在還請周無賴滾吧,別讓老子叫人把你們打的缺胳膊少腿的,傷了和氣。」唐天懶得和周正計較,他的眼睛高高地抬著,斜看著天空。

「其實呢,我也從來也沒有打算娶過她,我過來也是裝裝樣子,你妹妹沒有安然漂亮,也沒有報社的周曉雪漂亮,你看看我手裡的禮品就知道了,哪有提親就帶這點東西的。」周正說完,指了指龍奎手裡的貨。

周正說的話,差點把唐天氣死。

「我看你這是存心找茬,那就別怪我唐天不客氣了。」唐天說完,手往裡面一揮,立刻就有二十幾個人從院里衝到了門口,站在了唐天背後,他們一上來,全解開了外套,露出了裡面的盒子炮。

兩伙人劍拔弩張,眼看一場衝突就無法避免的時候,唐家耀咳嗽了一聲,接著,就看到了唐家耀緩緩地走到了門口。

「奧,我聽到門口吵吵嚷嚷的,原來是周家少爺來了。」唐家耀臉上看起來笑容滿面。

唐天一臉的不解,就連周正和龍奎他們一伙人也愣住了。

「啊,伯父,實際上我今天是來向唐家提親的,因為著急著見小姐,一時匆忙,就忘記了帶禮品,請伯父收下。」周正見到唐家耀,立刻規矩起來,不像上次那樣囂張了。

龍奎見周正這樣說了,也立刻趕緊把手裡的貨遞給了唐家耀,唐家耀接過去看了看,忽然抬手,就把貨從周正的頭頂給扔飛了,扔到了大街上。

「哼,周正,你也太小看我唐家了吧,我唐家就是嫁女兒,你周家也起碼拿出來點像樣的東西,比如說你們周家那個賭坊。」唐家耀臉上突然從微笑變成了冷麵。

「你說,只要我們周家把賭館當聘禮的話,你就讓唐家嫁給我。」周正不假思索說道。

「難道我家的唐嫣不值一個賭坊嗎?」唐家耀知道,既然他們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了,不如讓周家拿出賭坊來。

「值,那肯定值,不過伯父,今天能否讓我見唐嫣一面呢?」此刻的周正,不管唐家耀要什麼,他都會答應,無論如何,他必須見到唐嫣,向她確定一件事情。

「當然可以。」唐家耀竟然答應周正的要求。

唐天站在旁邊,嘴巴動了動,想說啥很么,卻沒有說什麼。他一直對唐嫣都很好,從來就沒有想到過把妹妹嫁給這樣一個無賴。 周正很快見到了唐嫣,唐嫣果然被關了起來,整整九天,唐嫣竟然憔悴了許多。

周正見到唐嫣,心裡竟然有些不忍心了,原因是唐嫣第一眼看到周正,竟然撲到周正懷裡,「嚶嚶」哭了起來。

周正就算是鐵血情懷,此刻也有些動情,他安慰著唐嫣說:「哭啥呢?別哭了,我這不好好地回來了嗎?」

「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唐嫣抬起頭來,眼淚婆娑地說道。

周正扶著唐嫣的肩膀,看她為他流著眼淚的眼睛,那麼純,那麼純,他眼圈也有些濕潤了,過了一會,才緩緩地說道「我周正哪有那麼容易死。」

唐嫣看了看門口,突然神秘地問了一句:「你是怎麼進來的。」

「當然是你爹讓我進來的,這唐家大院可不是想來就來的。」周正說完,臉上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如果他周家拿賭坊作為聘禮的話,也許唐家耀還真的會同意這門親事。

唐嫣一聽,「噗嗤」一聲,竟然破涕為笑了。如果說周正還活著,這倒不是多麼奇怪的事情,以周家的背景,周義又在獨立營當營長,想來周正安然脫險那也是遲早的事情;不過周正敢厚著臉皮再次闖到唐家來見她,的確出乎了她的意料,還有更驚喜的事情,就是唐家耀竟然答應他了。

周正看她又哭又笑的,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臉蛋,這是周正慣有的動作,對待小紅他也是這樣的。

唐嫣的確很美,美的讓人不忍心去傷害她,周正一直猶豫著想找個機會問她到底是不是力行社的,不過,此刻的場景卻讓他不忍心去問眼前的這個美人。

「唐嫣的確很美,不如我就委屈求全娶了她。」周正心裡剛這麼一想,就聽到唐嫣美美地問了一句:「周正,我記得上次你說過,我唐嫣是你的女人,現在你還敢不敢當著我的面再說一次。」

唐嫣的直接和火辣讓周正的臉上有些發燒,不過他還不是那種薄臉皮的男人,看著唐嫣那雙直盯著他的那雙大眼睛,周正頓時來了勇氣,一字不差地說道:「你唐嫣早晚是我的女人。」

「這才是我唐嫣的男人,我就喜歡你這種霸氣,像那些病怏怏的少爺,我根本一個都看不上。」唐嫣說完,又撲在周正的懷裡,她使勁摟著他的脖子,恨不得把周正一口吞下去。

周正很享受這種溫存,有些心神蕩漾,好在他還沒有忘記正事,過了一會,唐嫣終於站直了身體,一張粉臉紅撲撲的,她很快拉著周正的胳膊坐在她的閨床上,這是何等的誘惑。

當然,這裡是唐家,如果是在周家,周正也許真的就控制不住了,想起了上次把唐嫣摁在牆上那一次的強吻,竟然不是他本人,而是以前那個壞少爺,周正心裡突然有了一種酸溜溜的感覺,媽的,這種好事情,我還沒有過。

唐嫣看周正突然走神了,卻不知道周正內心正在想強吻那件事情,她使勁搖了搖周正的胳膊說:「哎,你想啥呢,半天不見你說話,平時你可話比誰都多啊。」

「啊,沒有想什麼。」周正說完,想起剛才的齷齪,情不自禁地壞笑起來。

看著周正那齷齪的笑容,唐嫣也感覺出來什麼,推了周正一把說:「你真壞。」

「唉,唐嫣,其實吧,今天,我來找你是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我又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周正嚴肅而拘謹地說道,他認為這個時候該說出他來的真正目的了。

唐嫣見周正的表情突然就變了,難道什麼事情還能比他們之間的感情更重要呢?

「是膠捲的事情嗎?相機和膠捲都在我唐伯家裡,我已經說過了,東西到了他手裡,那是比什麼地方都安全。」

周正搖了搖頭,更加緩慢地問了一句說:「我想問問你,你到底是不是力行社的。」

「是呀,我從來沒有否認我是力行社的。」

還真是被周正猜中了,不過周正沒有想到,唐嫣竟然這麼大大方方承認了,他好奇地看著眼前這個看上去很純的姑娘竟然會是力行社的,她是怎麼加入力行社的,力行社裡面有這麼蹩腳的社員嗎?

唐嫣回答完以後,突然看到周正看他的眼神有些不一樣了,像看著一個老妖怪那樣。

「你怎麼啦,難道力行社的就不能做你女人了嗎?」唐嫣撒嬌地說道。

周正沒有回答,而是接著問了一句說:「我殺死青木的事情,你有沒有告訴陳奇。」周正問這句話的時候,語氣的嚴肅和冰冷讓唐嫣有些害怕,他甚至有些懷疑這個唐嫣在裝傻吧。

「沒有啊,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把這件事情告訴陳奇,不過,力行社也是主張抗日的,雖然陳社長跟武藤探長看起來關係不一般,其實那都是表面現象,私下裡,我們都恨不得殺了武藤太郎。」

既然周正找她確認她到底是不是力行社的,她猜想周正一定見到了陳奇和武藤在一起的事情。因為,只有這兩個人走到一起,才能讓周正懷疑她和力行社的關係。

周正此刻已經明白了,陳奇和武藤探長目前關係看起來很好的一個原因,那就是因為陳奇要利用武藤在租界裡面的探長身份,以利於他在租界內可以抓捕那些所謂的紅色分子。

陳奇安排唐嫣在租界附近開設診所的主要原因也許和南市的地理位置有著重要的關係,不管是日租界,還是法租界,從那裡出來的人,嫣然診所都可以一目了然。

周正想到這裡,才想起了嫣然診所那扇窗戶,設計的竟然是那麼的精巧和出色,能夠看清楚兩個租界的界碑。

「沒有告訴他最好,我來這裡,就是想給你說一下,最好這件事情誰也不要提起,包含你爹。」周正心裡忽然心軟了下來,眼前的這個女人是無辜的,日本人方面他倒是不那麼擔心,他最怕的是力行社的陳奇,如果他知道是周正放走了楊華,那後果的確有點嚴重。

周正心裡很清楚,陳奇表面是笑面虎,其實內心裡比誰都狠毒。 「假如我已經告訴了青木,你會拿我怎麼樣。」唐嫣臉上還是那麼溫柔,她說話的語氣仍然帶有一絲撒嬌的意味。

「我會殺了你,然後再殺光力行社的人,我不能給周家帶來任何危險。」周正冰冷回答的同時,已經站了身子,他說完突然轉身走出了門外。

如果唐嫣是力行社的人,他決不能跟她走在一起,因為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周正,周正,難道你不打算娶我了嗎?」唐嫣站在門口,她始終不明白周正為什麼突然就翻臉了,只因為她是力行社的人,還是因為他是那邊的人?

「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娶你。」周正冷冷地拋下一句話,他見到唐嫣的時候,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唐嫣也正是因為他的不斷糾纏而徹底地愛上了她。

唐嫣聽到這句話,整個身子一軟,靠在了門框上,而周正沒有回頭看一眼,他邁開大步快速朝唐家的大門口走過去,就在即將到了大門口的時候,唐家耀卻在身後喊住了他。

「我說周家的少爺,你他媽的當我唐家好欺負是不是,你說娶就娶,說不要就不要,你把我唐家耀的女兒當成了什麼?」

周正緩緩地回過頭說:「唐家耀,你真把你的女兒當成寶貝了,想拿我們周家的賭坊當交易,你做夢吧。」周正是故意這麼說的,他知道,只要唐嫣是力行社的,他們之間無論發生過什麼,都該有個結束了。

「哼,我唐家耀的女兒,你不娶也得娶,我這句話就給你放在這裡。」唐家耀說完,生氣地一跺腳,轉回客廳了。

「啊,這唐家耀原來是不答應,現在竟然在逼婚了,還是我們少爺厲害。」龍奎他們一伙人在門口聽了個清楚,沒有想到事情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反轉。

周正沒有說話,直接走到了門口,帶著龍奎離開了唐家的大門,他走在最前面,本來腿就長,氣呼呼地比誰都走得快。

龍奎帶著一伙人趕緊跑了起來,幾步就追上了周正,龍奎看了看周正有些生氣的臉,悄聲問道:「少爺,那唐家大小姐惹你了,還是怎麼著,這兩個人之間也要經常吵吵架,這樣才能增加感情。」

周正白了一眼自以為是感情專家的龍奎,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來一根香煙,點上,猛地吸了一口,就恢復了他那弔兒郎當的樣子,然後大大咧咧地對龍奎說:「讓你們今天去幹啥了,有沒有打聽到一點有用的東西。」

「你說櫻花社,打聽不出來,那幫狗日的做個事情精細的狠。」龍奎一臉的無奈,櫻花社這種鬼子的組織,都是暗地活動,一般人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就連周正也是從青木嘴裡聽說的。

「不如,我們抓個日本人問問,要抓個日本人很簡單,今天我們就聽人說了,最近報社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幫日本人,我分析,八成是日本特務。」賴六蠢蠢欲動地說道。

「那些不用抓也知道,不過是武藤探長的人,我分析現在富士山那邊應該給武藤施加了不少壓力。」周正自然很清楚,在報社周圍活動的日本特務,目標應該是那膠捲和青木寫的那張紙,只要追查出來源,兇手是誰也就真相大白了;而櫻花社的目的,卻是他周正。

「少爺,那你說咱么該怎麼辦,櫻花社這個事情還真不好打聽,他在暗處,咱們在明處,這樣下去,咱們肯定得吃虧。」龍奎在旁邊的確有些擔心,這個櫻花社因為小野的事情,下一步的行動很可能就是周家。

龍奎說得很對,他們以前從來不參與這些事情,猛一下介入,還真是無從查起,尤其是像櫻花社這樣神秘的組織。

「咱們查不到,那就借別人的手去查。」周正呵呵笑著,他已經打算收編「滿洲老兵組織」了,正好可以利用一下這個組織,也許這個組織能夠給他提供這樣的情報,不過,這樣的名字應該是武藤探長嘴裡說的,他們真正的名字還是不清楚。

「一切都聽少爺的,少爺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現在咱們手裡可有了傢伙,哪個不服,我打到他服。」賴六摸了摸腰間,那嶄新的盒子炮讓他膽氣壯了很多。

「好,那現在怎麼就去會會周大美人去。」周正說完,臉上又露出了壞笑。

「啊,隊長,你又想起周曉雪了。」龍奎有些不解,這周曉雪雖然長得漂亮,家裡卻是普通人家,談不上大家閨秀,在報社也就當個記者,離上次周正調戲周曉雪的時間,已經相差了一年。

「哎呀,龍哥,你現在太不了解少爺了,這叫英雄救美,你看看,現在那日本人每天圍著報社,肯定是在打周大美人的主意不是嗎?恰好在這個時候,咱們少爺如同天降,給那些小日本當頭一棒,這在天津城恐怕要傳出一段佳話了。」賴六在旁邊搶白了一眼龍奎,然後屁顛屁顛地跑了出去,他擔心跑的慢了,龍奎會一腳踢在他的屁股上。

不到幾分鐘,周正一伙人就到《益世報》附近,那報社在一個小衚衕裡面,周正仔細朝周圍看了看,果然發現幾個日本特務在周圍轉悠。

周正帶著龍奎一行,有十多個人,囂張的氣場自然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這小子,最近殺了個日本人,尾巴又翹的天上去了,你看他那副德行,還以為是民族英雄了,我估計著過不了幾天,這周家又要出大事。」旁邊一個商戶低聲嘟囔著,聲音卻不小,彷彿故意讓周正聽見的。

周正故意看了一眼那個商戶,然後一臉的邪笑,靠在了報社那個衚衕口上的牆上,他斜眯著眼睛大量著那幾個日本人,然後伸長脖子往衚衕裡面望了望,大聲嚷嚷道:「媽的,周曉雪怎麼還不出來,龍奎,現在看看幾點了。」

龍奎趕緊從懷裡掏出來一塊手錶,仔細地看了一眼說:「媽了個巴子,都快五點了,周姑娘還不出來,不會是被這幾個土狗給嚇到了吧。」

此刻報社的人的確有點害怕,最近幾天,莫名其妙地多了幾個日本人在附近轉悠,他們能不害怕嗎? 「八嘎,你他媽的罵誰是土狗。」一個矮胖如冬瓜般的RB人認為龍奎在指桑罵槐地說他們,邊罵邊向龍奎走了過來。

龍奎也就是隨意罵了一句,根本沒有料到這小RB會立刻反應過來,而且竟然敢接他的話,轉頭一看,那胖子竟然朝他走了過來,看樣子,這傢伙應該是練過柔道或者是個相撲手。

這位胖子很快就到龍奎面前,肥嘟嘟大肚子看起來一使勁就能把龍奎撞飛。

龍奎在天津雖然有點名氣,但從目前的狀況來看的話,龍奎可能要吃虧了。

龍奎看著那名RB胖子也愣住了,這貨剛才他沒有注意,現在仔細一看,卻不知道人怎麼會吃成這樣,肥肥的下巴有三個,整個臉上的肉讓那個小眼睛就像條肉縫,兩個大肥臉蛋子幾乎把鼻子都夾扁了。

「這,奧,剛才我說錯了。」龍奎怯懦地說了一句。

「吆西,下次別讓我碰到你,否則我摔死你,現在你立刻跪下給我道歉。」那名胖子擦了一下鼻孔,然後臉就抬起來,根本就沒有把龍奎放在眼裡。

周正靠在牆角,眼睛一動不動盯著那RB胖子,他熟悉龍奎的實力,看來龍奎應該還有下一步棋。

此刻,圍觀的人卻不那麼安靜了,凡是周家的人都是惹禍精,現在碰到一個厲害的RB人,恐怕這下龍奎要倒霉了。

就在眾人竊竊議論的時候,龍奎突然扔出來一句話,讓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我說我剛才是罵錯了,我應該說RB狗,這樣就對了吧。」龍奎說完,臉上的表情更是猥瑣,然後捂著嘴巴偷偷地壞笑著,他這個動作立刻惹怒了那RB胖子。

「納尼。」RB胖子叫了一聲,猛地伸出雙手抓住龍奎的雙肩就朝旁邊摔了出去。

「呀,壞了,這龍奎要被摔在地上了。」眾人紛紛喊出了聲音,卻看到被那胖子摔出去的龍奎竟然穩穩地站在幾米遠的地方。

龍奎臉上嘿嘿一笑,大叫一聲:「吆喝,小RB原來也會摔跤,來咱倆再練練,我給你五次機會,剛才算一次了,你要能摔倒我,我叫你爺爺,你要摔不倒我,你就得承認自己是RB狗。」龍奎話剛說完,就緩步又走到了RB胖子面前。

「哇,龍奎這不是要逞能嗎?竟然讓這小RB連摔五次。」人群中不知道誰喊了一次,話音剛落,就見那RB胖子抓著龍奎的雙肩在原地轉了起來,不管他怎麼摔,龍奎的雙手就如鐵爪一樣抓著他的雙臂,龍奎死活就是倒不了。

那小RB轉了幾圈后,有點著急了,嘴裡罵罵咧咧地,突然伸出那大肥腿去絆龍奎,卻被龍奎輕輕一跳就給躲開了,然後龍奎一閃身,順著小RB的一條胳膊,鬼走龍蛇般地到了那RB胖子的背後,整個場面像個胖子背了個猴子似的。

那RB胖子雖然看起來力氣很大,但卻很笨拙,對於身後的龍奎卻無計可施,只得甩動山一樣的身軀,妄想把龍奎給甩下來,整個場面突然變得滑稽可笑起來。

其他幾名小RB眼睛都直了,卻也不敢上前,因為周正那一伙人數量比他們還多。

「八嘎,快點給我下來。」那名RB胖子有點著急了,嘴裡罵道,然後張手向後面亂抓一氣,卻也摸不到龍奎一根毛,最後那RB胖子累的氣喘吁吁,就在大家都以為他要放棄的時候,他突然整個身體朝後倒了下去,想把龍奎壓在身下,隨著RB胖子「噗通」一聲砸在地上,龍奎卻早已經跳開了。

「哈哈,我說RB狗,讓你五次,你不但沒有摔倒我,自己卻把自己摔倒了。」龍奎呵呵笑著。

「你才RB狗。」那名胖子雖然倒地了,卻是迅速地爬了起來,整個肥壯的身軀就朝龍奎撞了過來。

「給我倒,」龍奎大喊一聲,一閃身,一伸腳,只聽見青石板上一聲巨響,大家就看見那胖子直接摔地上了。

這次摔的比剛才自己摔的重多了,其餘幾名RB人趕緊過來把胖子扶了起來,人群中突然爆發出一陣掌聲。

「我不會放過你的。」那群小RB恨恨地瞪著龍奎說了一句。

「說啥,這小RB竟然說不會放過我,哈哈。」龍奎哈哈笑著,走到小RB面前,一巴掌拍在那小RB頭上,瞬間就把他打懵逼了。

再看賴六一伙人手摸著腰間,心裡直痒痒,就恨不得開槍把他們一個一個都送到西天去。

幾名小RB知道這些人都是周正的人,大白天吃個啞巴虧,這臉被打的直響,便不再說話,默默扶著那名RB胖子,打算轉身離開。

「哎,你們想幹嘛,讓你們走了嗎,還沒有見過我們少爺,就他媽的想走。」龍奎覺得風頭都被他搶了,因為那名小RB挑釁的是他,不給他們長點記性可不行,不過現在這風頭該讓給周正了。

幾名小RB對龍奎充滿了恨意,又被這一聲怒喝給嚇住了,不由地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看那靠在牆角的周正,只好回過頭,耷拉著腦袋,走到周正面前說道:「見過周少爺。」

周正捋了捋頭髮,擺了個造型,悠然地說了一句:「嘿嘿,回去告你們武藤探長,如果再敢打這報社周大美人的主意,小心我周正閹了他,給我滾。」

「啊,少爺這是瘋了嗎?惹了一個唐嫣不說,還打算把周曉雪也給得罪。」龍奎和賴六一行人立刻被周正的話給驚呆了。

幾名RB人一聽,立刻連滾帶爬地走了,周正呵呵笑著,又捋了捋自己的頭髮,周正的好色,武藤早有耳聞,所以,不管怎麼樣,他現在都不願意和武藤發生正面的衝突。

不過周正剛捋完頭髮,正打算扮帥的時候,就看到了剛從報社出來的周曉雪。

周曉雪對周正心有餘悸,就是在這個報社的門口,這個報社的衚衕里,周正摸了她漂亮的臉蛋,若不是報社其他的人出來,也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

周曉雪看到了周正,突然轉身又進了報社的門。

「哈哈,周美人害羞了。」周正肆無忌憚地說了一句,然後周圍圍觀的人嘴裡嘀咕著就算了。周正想著,所有的人心裡估計都在罵他。 周正心想,反正被罵習慣了,臉皮也越來越厚了,看著周曉雪躲進報社,周正本來也不打算多等了,自己來目的也不是為了周曉雪,而是教訓那幫日本特務,同時給武藤探長一個障眼法,希望他不要再打報社的主意。

「周正,你怎麼會在這裡?」周正正打算離開報社了,卻聽到了非常熟悉的聲音,這是游老四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