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楉樰,這還不是因為你做的東西一向太好吃了嗎,別說小貝一個孩子了,就連我,都忍不住想馬上就能吃到你說的烤鹿肉呢。」

接收到了韓小貝遞給自己的眼神,容初璟馬上站起來和他們一起往外走著,一邊還向韓楉樰說著他的好話。

「是啊,是啊,就是因為娘親做的東西太好吃了,所以我才等不及了嘛!」

見到容初璟給自己說話,韓小貝馬上附和著,韓楉樰見他們父子倆這一唱一和的給自己戴著高帽子,無奈的笑了笑。

「行了,你們貪吃就是啊,少拿我說事,走吧,我現在就去給你們烤鹿肉去。」

帶著韓小貝他們到院子里,這個時候,早些離開去弄樹枝的那些人已經回來了,這個時候,正在院子里等著呢。

那些人,看到韓楉樰他們過來了,眼前不由得一亮,然後一個領頭的,不好意思的搓了搓,這才走上前來,看了容初璟一眼,然後又看向了韓楉樰。

「韓姑娘,你要的樹枝弄來了,你看夠嗎,要是不夠,我們再去弄一些。」

反正這樹枝是很常見的,並不難弄,但是這鹿肉,可就是很少見的了,吃上一回都是有運氣的了。

韓楉樰看了一下這些人弄回來的樹枝,有粗的,也有細的,滿意的點了點頭。

「辛苦幾位了,這些就夠了,只不過,接下,還要辛苦幾位,按照我說的,將這樹枝給搭起來。」

那幾個人見韓楉樰這樣的客氣,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這弄點樹枝,可沒有什麼好辛苦的,而且,這都快要冬天了,他們也是閑在家裡沒有事做的。

「不辛苦,不辛苦,韓姑娘,你說吧,要我們怎麼做?」

接下來,韓楉樰就指揮著這幾個人,將他們弄回來的樹枝,搭成了適合用來烤東西的樣子,弄好了之後,她還試了試,很是結實。

韓楉樰覺得,雖然不是鋼鐵的,但是能有這樣的,也是很不錯的了,滿意的點了點頭。

「娘親,乾爹呢?」

見韓楉樰將一個看起來奇奇怪怪的東西給搭好了,韓小貝這才反應過來,自從他來了之後,還沒有看到過林浩峰呢,所以有些奇怪。

「哦,我讓林大哥去給我弄點東西去了,你不要擔心。」

韓楉樰聽韓小貝問起了林浩峰,神秘的笑了笑,然後就不再說話了,耐心的等著那些人將鹿肉給整理好。

韓小貝見到韓楉樰這個樣子,有心想要再問一問,到底她讓林浩峰去弄什麼東西去了,不過看了看身邊的容初璟,他就沒有問了。

韓小貝心想,他可是答應了爹爹,要將娘親給哄好,然後他們一家人在一起的,那自己就不能老是在韓楉樰的面前提起林浩峰了,反正只要知道他沒有危險就好了。

「楉樰,你要的蜂蜜,我給你弄回來了,不過不多,你看看夠不夠。」

正在韓小貝好奇,韓楉樰到底讓林浩峰出去弄什麼東西去了的時候,他正好回來了,不僅回來了,而且還帶著一小罐的蜂蜜回來了。

「乾爹,你回來了啊,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歡吃蜂蜜了。」

隔了這麼遠的距離,韓小貝覺得自己都能聞到蜂蜜的甜香味道了,馬上高興的衝到了林浩峰的面前,想要拿他手中的蜂蜜。 歷經差不多兩個小時的高空旅程,方逸天與小刀他們乘坐的客機緩緩降落在了昆明機場,機身停穩之後方逸天他們四個人隨著人流走下了飛機。

「方哥,昨天我已經是通知了我這邊的兄弟,他們會在機場外接我們。然後開車將我們載過去南傘鎮。」侯軍開口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沉聲說道:「從昆明開車到南傘鎮大概需要十一二個小時吧?算起來現在開車過去,那麼也需要今天凌晨一二點鐘才到南傘鎮。」

「差不多這樣,不過開快點,那麼凌晨十二點左右應該能夠到達。」侯軍說道。

「好,那麼我們先出去吧。」方逸天開口說著。

而後方逸天他們取了行李后便是走出了機場,侯軍打電話給前來迎接的人,不一會兒,兩個精悍男子走了過來,看到侯軍之後紛紛叫了聲軍哥。

侯軍應了聲,走過去跟這兩個男子相擁在了一起,而後便是對著方逸天與小刀他們說道:「方哥,這兩個人都是我的兄弟,也是當年張老大帶出來的弟兄。這位叫何勇,這位叫蔡強。阿勇阿強,這就是我們張老大的兄弟方哥還有刀哥、猛哥,跟方哥他們打聲招呼。」

何勇與蔡強兩人聞言后便是紛紛與方逸天、小刀、劉猛他們打了聲招呼,握了握手。

「就不多說客氣的話了,現在就過去南傘鎮。」方逸天開口說道。

「方哥這邊來,車子已經是準備好,隨時可以出發。」何勇開口說道。

「好,那麼我們走吧,現在就出發。」方逸天說著。

緊接著,何勇與蔡強將方逸天他們朝著機場下面的停車場帶領了過去,走到了兩輛悍馬車前,說道:「方哥,你們上車吧,我跟阿強開車。」

「好,走,上車去。最快的速度過去南傘鎮。」方逸天沉聲說著。

而後方逸天他們紛紛坐上了車子,方逸天與小刀坐上了何勇的車,劉猛與侯軍坐上了蔡強的車,隨後兩輛悍馬車便是轟鳴一聲,飛馳出了昆明機場,沿著國道朝著鎮康縣南傘鎮的方向飛馳而去。

「有段時間沒來雲南這邊了。那幫緬甸佬還是這樣的囂張跋扈啊。媽的,前段時間不是發生了緬甸軍人殺死華國漁民的事件嗎?國家一個屁都不敢放,這要是我先他媽的將那幫緬甸佬都強殺了。」小刀抽著煙,忿忿不平的說著。

方逸天淡然一笑,說道:「我們行事不用與國家政治拉扯到一邊。有些事國家當然是不方便做。既然那幫緬甸佬囂張,那麼我們給他們一個迎頭痛擊就是。這一次,那個叫烏爾曼的傢伙我會讓他知道什麼是人間地獄!就算是他背後有著緬甸政府軍支持又如何?到時候如果那些政府軍膽敢放一個屁,不妨也將他們給滅了。」

「哈哈,這話我喜歡聽!希望老張不會有什麼事,等到我們去營救他。」小刀開口說著。

「老張要是出事了,那麼整個邁扎央的克欽軍隊也別想存在了。」方逸天語氣一寒,眼中殺機畢露,沉聲說道。

小刀點了點頭,一張粗獷剛硬的臉更是殺機密布,眼中寒意森冷。

前面開車的何勇聽著方逸天他們的說話,心中更是熱血沸騰起來,他與侯軍一樣,都是僥倖逃了出來,可眼看著張老闆以及眾多兄弟都被烏爾曼的軍隊控制,他們心中真的是極不好受。若非是侯軍的阻攔,他們早就殺上去跟烏爾曼的軍隊來個玉石俱焚了。

兩輛悍馬車沿著國道飛馳而去,有時為了抄小路而順著山道飛馳著,也虧得是悍馬車,上了山道依舊是動力十足,否則換做是其他的車子根本就走不動。

路程漫長,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不覺,夜幕已經是降臨。

車裡面都配備著食物跟礦泉水、飲料,也有酒水,方逸天他們要是餓了那麼直接在車裡面吃著東西,車子繼續爭分奪秒的朝前飛馳著。

「大哥,也不知道銀狐跟刺客她們現在到了那裡。」小刀開口問著。

「剛才我打了她們電話是關機,想必還是在乘機。她們昨天已經是出發,按照時間來算,今晚凌晨應該也能趕到南傘鎮。」方逸天說道。

「那就好!這兩個女人可謂是強悍啊,沒想到都被大哥你降服了,哈哈。」小刀笑著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小刀說的也是,銀狐與幽靈刺客這兩個女人不僅是美艷而且身手強大,而今更是手握大權,幾乎是統領著整個國際暗黑勢力,面對如此強悍的女人也只有方逸天有著足夠的實力配得上她們。

而有了銀狐與幽靈刺客的相助,很多次行動上都給予了極大的方便,而今的方逸天說上一句國際暗黑世界中的無冕之王也不為過。

…………

漫漫旅途也終有盡時。

約莫凌晨十二點左右,前面已經是連續開車了十多個小時的何勇說道:「方哥,刀哥,現在已經是進入了鎮康縣內,再過大半個小時就能夠開車到南傘鎮。而還有這殘餘的十多二十個弟兄在南傘鎮與緬甸邊界的一片山林中駐紮著。我直接開車過去。」

「好,阿勇真的是辛苦了。一路開車,還真的是很累。」方逸天說道。

「方哥言重了,這點算不上什麼累。」何勇一笑,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而兩輛車子在夜色中繼續朝前飛馳著,都是順著崎嶇不平的山路開著,約莫大半個小時之後,車子便是開到了一片山林中,順著山林的山道朝前飛馳。

而後,兩輛悍馬車便是停了下來,何勇走下車,手指伸入口中吹了聲口哨。

瞬間,前方紛紛有著人影閃動,接著,火把也亮了起來,火把上竄動著的火苗照亮了這片山林,竟是看到十多二十名彪悍的年輕男子紛紛走了出來,有些人手中持著武器,他們當中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一些傷勢,然而臉色剛毅,眼中更是有著一股不屈的殺機!

「方哥,這些都是我的兄弟,他們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當年跟張老大一起混得。」侯軍走了過來,介紹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而這時侯軍也給這二十號彪悍男子介紹了方逸天他們。

這片山林前方的空地中有著七八個帳篷營地,侯軍他們被烏爾曼的軍隊攻擊之後殘留下來的人便是在這片山林中駐紮了下來,而翻過這片山頭,就是緬甸果敢區域。

「各位弟兄,」方逸天面對著前面的侯軍以及那些殘餘的弟兄,開口說道,「老張是你們的老大哥同時也是我方逸天的好兄弟。得知他出事我便是趕了過來。你們放心,這一次,我會把老張救出來。同時,也是那幫緬甸佬的末日。不過目前來說,我還要需要等著一股強大的後援力量趕過來。到時候我會定出一個詳細的攻略計劃!」

「這一次,我們不僅是要老張救出來,而且還要讓那幫邁扎央的緬甸佬血債血還。他們讓我們流一滴血,那麼我們就要讓他們沒了腦袋,他們欺壓我們一分,那麼我們就讓他們用無立足之地。我們堂堂華國男兒,豈能容忍一幫緬甸佬如此的欺壓?這一次,我會與你們並肩作戰,殺他們一個血流成河,殺他們到怕,殺他們看到華國人都會退避三分!」

方逸天慷慨激昂的說著。

「殺!」

「與方哥一起並肩作戰,殺他們一個血流成河!」

「對,他媽的,一定要讓他們血債血還,我們的屈辱讓他們百倍償還!」

………

瞬間,侯軍他們一個個臉色都亢奮不已,眼中更是閃動著嗜血炙熱的殺機!

方逸天點了點頭,而後,他的手機一響,他掏出手機一看,是銀狐撥打過來的。 林浩峰見到韓小貝這樣高興的樣子,也沒有多想,就將自己手中的蜂蜜遞給了他,沒有想到,半路上,被一雙白皙的芊芊玉手給奪走了。

「這個蜂蜜,我等會兒有用的,可不能給你吃了,小貝乖,等回去了,我再給你買蜂蜜吃,林大哥,辛苦你了,這些就夠了。」

韓楉樰的前半句話是對韓小貝說的,後半句,就是對林浩峰說的了,她就知道,以他的本事,肯定是能弄到蜂蜜的,所以,才會讓他去。

林浩峰雖然不知道韓楉樰拿了這蜂蜜,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但是聽她這樣說,就知道是有正事的,當然就不會反對了。

而韓小貝,聽了韓楉樰的話,雖然也很想吃蜂蜜,但是也只能忍痛割愛了,不過,想到等會兒就能吃上烤鹿肉,心裡總算是有了點安慰。

「那好吧,娘親是你說的哦,回去就給我吃蜂蜜,可不能給忘記了。」

「當然不會忘了的,放心吧,好了,我看那邊他們的鹿肉也整理的差不多了,我們可以開始烤鹿肉吃了。」

韓楉樰笑著應了韓小貝一聲,然後就將他的注意力,從蜂蜜的身上轉移開了。

果然,一聽到韓楉樰說的,馬上就可以烤鹿肉了,韓小貝馬上就將沒有吃到好吃的蜂蜜的那一點憂鬱給拋開了去。

「真的啊,那娘親,我們快點開始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就準備去那邊拿一些他們整理出來的鹿肉過來,先烤著,這樣一來,也能節約一些時間。

「林大哥,就麻煩你先將這火給升起來吧,我和小貝去拿一些鹿肉過來。」

「楉樰,你何必和我這樣客氣,你去吧,我保證等你來的時候,這火已經升起來了。」

林浩峰不願意見到韓楉樰和自己這樣客氣,所以,直接不客氣的將她趕去拿鹿肉去了。

「楉樰,你不用去了,我已經將鹿肉給拿過來了。」

就在韓楉樰和韓小貝準備去拿鹿肉的時候,容初璟就已經端著一大盆的,那些人已經處理好的鹿肉過來了。

原來,剛剛容初璟離開,就是為了去拿鹿肉啊,韓楉樰笑了笑,接過了他手中的鹿肉看了看,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鹿肉處理的還不錯,清洗的很乾凈,上面一點血絲也沒有了,韓楉樰將這一大塊的鹿肉給切成了厚厚的,磚塊大小的樣子。

「韓姑娘,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們來幫幫你吧?」

就在韓楉樰打算繼續將這鹿肉,都給切成這個樣子的時候,劉婆婆帶著幾個婦人模樣的女子過來了。

這些那人其實剛剛也是在的,他們也對這麋鹿很是好奇,不過,她們也只是在屋裡看看。

那些男人做的工作,他們也不能做,不過現在,見韓楉樰要開始烤肉了,他們雖然沒有烤過肉,但是也希望能幫上一些忙,他們可不希望被當成是來白吃的。

「那就多謝各位嫂子了,你們將這剩下的鹿肉,按照我切的大小,都給切好吧。「

有人幫忙,韓楉樰當然不會拒絕了,而且,只是切肉,也沒有什麼特別難的。

而容初璟本來還待在韓楉樰的身邊的,這個時候,看到來了這麼多的女人,馬上就走到了韓小貝的身邊。

見韓楉樰給他們安排了事情,那些夫人也就馬上開始工作了起來,不一會兒,就將剩下的鹿肉,都切成了和韓楉樰切的,差不多大小的,想磚塊一樣的形狀。

「韓姑娘,這肉切好了,我們接下來做什麼?」

韓楉樰正在拿著一根粗粗的針,往那切成了磚塊一樣的形狀的鹿肉上面刺去,然後上面就有了密密麻麻的針眼,雖然很小,刺完了這面,又反轉一面,直到每一面都刺上。

聽到了那些婦人的話,韓楉樰頭也沒有抬,依然認真的完成了手上的事情,就好像她現在在做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一樣,不過,她還是分了一點心神,告訴了她們要做的事情。

「肉切好了,那你們就像我一樣,將這些肉,每一面都給刺上洞吧,記得,要每一面都刺穿了才可以。」

韓楉樰特意的強調了一下,然後就不再管她們了,繼續著手上的動作,這一塊鹿肉完了,就直接拿起下一塊。

很快的,這些鹿肉,就被韓楉樰他們都給刺上了小洞,不過,因為是針刺的,所以要是不仔細看的話,還真是看不出來。

「娘親,你們這是做什麼?刺上這些洞有什麼作用嗎?」

而在一旁看著的韓小貝,滿臉的疑惑,很是不明白,為什麼要在這些鹿肉的上面用針刺洞,他不明白的事情,當然就要問韓楉樰了。

「這個啊,你等會兒就知道了哦。」

韓楉樰給韓小貝賣了一個關子,並沒有馬上告訴他,這樣的原因,而是讓他等著,正好,這個時候,林浩峰的火也升起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就要韓楉樰親自動手了,不能再讓別人幫忙了,她將這鹿肉穿到自己準備好的木棍上面,然後放到了火上,慢慢的烤著。

韓楉樰看似漫不經心,其實時刻關注著自己烤的鹿肉,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就抹上一層準備好的調料。

漸漸的,周圍的人就聞到了一股烤鹿肉的香味,而這個時候,因為火候到了,鹿肉裡面冒出了一層油,鹿肉被烤的滋滋的響。

韓楉樰用自己做的刷子,沾了林浩峰帶回來的蜂蜜,就往烤著的鹿肉上面刷了一層,然後繼續烤著,等到時候差不多的時候,又再刷了一層蜂蜜。

這個時候,烤鹿肉的香味,已經飄得很遠了,就連那些遠遠的站著的人,都忍不住循著香味走了過來。

「好香啊!我還從來沒有聞到過這麼香的東西呢!」

這樣說著,那個人猛地吸了一下鼻子,然後露出了一副陶醉的樣子。

「就是啊,沒有想到,韓姑娘的手藝這麼好,隨便一烤,就能將鹿肉給烤的這麼的香啊!」

這個人也和上一個人一樣的動作,恨不得能上就能吃到這香味撲鼻的鹿肉。

等到了鹿肉的表面被烤的金黃的時候,韓楉樰就停住了,將這鹿肉拿出來放在了一旁早就準備好了的盤子里。

然後韓楉樰拿起自己的匕首,在大家眼花繚亂之下,就將還散發著熱氣的那一塊香味撲鼻的,磚塊一樣的鹿肉,給片成了,一片片的,紙片一樣薄的肉片。

「嘶,這韓姑娘的刀工好好啊。」

韓楉樰露的這一手,有事讓好多的人都敬佩不已,紛紛忍不住的感嘆著,不過,大家更多的注意力,還是在那烤好的鹿肉上面。

「哪,你們先吃吧。」

不管別人怎麼想,韓楉樰將這第一塊鹿肉,肯定是要給韓小貝他們吃的,所以,直接就將盤子遞給了他們。

韓小貝和容初璟,還有林浩峰,當然是不會客氣的了,尤其是,這還是韓楉樰特意烤的,他們連筷子都等不及拿,就直接用手抓了一片放到自己的嘴裡。

「嗚嗚,娘親,好好吃啊!」

吃了第一塊之後,韓小貝就忍不住的讚歎著,實在是太好吃了,而同樣吃了的容初璟和林浩峰,也都是眼前一亮。

真的是很好吃,這絕對是他們吃過的,最好吃的鹿肉了,外酥里嫩,既有蜂蜜的香甜,又有鹿肉的鮮美,吃下之後,回味無窮。

「嗯,確實好吃,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鹿肉了!」

對於韓楉樰,容初璟向來是不吝惜於自己的讚美的,尤其是,這鹿肉,確實是烤的很好吃,而林浩峰,見他將自己要說的話,先一步說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