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個不知道從那裡滾出來的燕飛,居然敢先掛我手玉!半步天人境了不起啊!」

「正光,這麼大火做什麼?」一個中年男子穿著第一近衛軍軍裝,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摟著一個絕色女僕,雙手不停的在她的衣服上亂鑽,抓得女僕嬌·喘連連。

「堂哥,接下來全看你了。」李正光恨聲道,「我看過燕飛的妻子,好像叫鍾雨,簡直就是人間尤物,嘿嘿,我們兄弟倆好久沒玩過雙p了。」他露出一個微微有些扭曲的笑容。

沙發上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意動,不過還是點點頭道:「現在先不急,美將這事解決完再說其他的。現在的問題是,好像其他八健將和你根本尿不到一個壺裡去,說不定他們到時候還會落井下石。」

「堂哥,你不是新拉攏一個半步天人境強者?請他過來,到時候還怕什麼燕飛?」李正光不屑道:「他再厲害,能以一敵二嗎?」

「小心駛得萬年船,正光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不管敵人是誰,都絕對不準有一絲輕視,要不然最終死的反而是你。」中年人用力一拽,撕拉一聲,那個女僕的裙子瞬間被撕落下來。

第二禁軍軍區東營。

碩大的健身房內,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年輕強壯的男子,拿著巨大的戰斧,不斷的舞動著,每一次舞動都帶來巨大的破風聲,就像要將空間給撕裂一般。

另一名年少男子面容俏麗,留著一頂柔順的長發,氣質清冷,斜靠在一邊的牆面上,如果不是他緊身武鬥服顯示他的身材是男人的話,估計沒有人會將他當成男人,實在是太漂亮。

「這次你做得很不聰明。」男子的戰斧狠狠砍在地上,地上一下子被砍出一道巨大的裂縫,直至牆角,手中的戰斧就這樣鑲嵌在地上,轉過身正對著妖艷男子。

「本來今天大門是你護衛,你直接消失,擅離職守,就惹了新社長,現在又讓李正光他們發覺了你的小動作。」

「你還不是一樣,主意都是你出的。」妖艷男子沒好氣道。

「我也沒料到他們會這麼狠!」男子隨手拿起邊上搭著的汗巾,擦了擦汗水。「身為大皇子的指定新統領都敢刺殺,同樣以後也可以這麼對付我們。」

「我也是當時臨時改變主意了。才故意按你的簡訊配合你的。李正光這小子以前這些年過得太順風順水了,真以為家裡出了一個天人境強者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一旦統領大人出手!除非他能躲到家屬院那裡,要不然必死無疑。」

「聽說李正光那個堂兄好像也是半步天人境。」

「所以我才讓美將去找統領大人,有他出面擋住姓李正光堂哥的,李正光還不是死路一條!美將可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樣好解決。」

「我就怕統領不是這麼好算計的。」男子嘆了口氣道。

「怕什麼,難算計也算計,難道你現在還想退縮不成,猛將。」妖艷男子冷冷道。 站在十字路口處,蒯瑜左右看了看,確定周圍沒人後,將白玉獅子召喚和翁水玲召喚出來。現在趙飛燕的實力還不能曝光,所以蒯瑜才準備派遣翁水玲與白玉獅子回去保護趙飛燕。

美將已經不在他身邊了。先前蒯瑜的話給了她希望。她也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作為新的統領,蒯瑜活了十幾萬年,有怎麼會不懂運用手腕了,不用自己親自動手留人話柄。讓美將動手,既可以輕易脫身事外,成功后也可以達到洗清自己的目的。

「明白,大哥,我會保護好兩位嫂子的。」翁水玲說完,小臉非常認真,讓旁邊的蒯瑜特別無奈,這個丫頭的眼光就是毒,蒯瑜還沒有說趙飛燕的身份,就看出他與趙飛燕關係不一般,更是看穿白道雨與他有夫妻之實。

蒯瑜用手玉向第二禁衛軍的工作人員查詢了智將和猛將的手玉號碼。 破夢者 然後直接撥通智將的。

「喂,哪位?」

「我是燕飛。」蒯瑜靠在轅門的原木支柱,喝了一口九后道。

「給你們一個口頭任務。你和猛將一起,你們可以選擇參加不參加。事情是你們扯出來的,收尾自然也是你們來。」

「統領有什麼指示?如果是太危險的任務就算了吧。」智將的嗓音很清冷。

「不危險,一點也不危險。」蒯瑜笑了起來:「比起去南方與魔族打仗來說輕鬆多了。」

「統領你是在威脅我嗎?」智將淡淡道。

「清剿魔族的任務我也參加了很多次了。」

「威脅?怎麼可能?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想起六皇子,如果你自信比六皇子還要強大的話。?」六皇子在潮州郡差點被殺的事情已經在天藍都城傳得沸沸揚揚,如果不是影老去的及時,他連屍體都沒法回來。

據說傷勢非常重,還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恢復。

手玉里沉默了一會兒,智將也沒想到蒯瑜會有這麼大的魄力。

「如果是美將的事的話,那麼我們接了。」

「速度快點哦。真看不出來,美將在你們的中的地位還真是高啊!如果去晚了,可就只能給美將收屍了。」

手玉一下子掛斷了。

蒯瑜搖了搖頭,攔下一輛黃色的計程車,丟給他一塊下品仙玉。

「直接去小藍城,以最快的速度。」

司機看著手中的仙玉,有些不敢相信,很快卻露出一副嚴肅的表情,點點頭。

平時拉一天車最多就賺一兩塊仙玉,現在就得到一塊,相當於他半天的薪水。

························

小藍城的豪宅區

黑色夜幕下,一大片星星點點的燈光幾乎照亮了整個這片區域。小區邊上是貫穿整個小藍城的藍水河,印照在河水中的燈火,仿若平白多出了一大片範圍。

在豪宅區的門口一間茶樓走廊上,站著有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都穿得比較隨意,只是兩人身上的氣質擺在那裡,讓周圍的人不敢冒然靠上來。

「大哥,你讓我們來這兒到底是等誰啊?誰這麼大的面子?居然要大哥你等這麼久?」其中年輕的女子的疑惑道。

「一個朋友而已,另外今晚可能有大事發生,我順便過來看戲而已。」年輕男子微笑著說。他再次看了看時間。「好了,差不多到時間了。走吧。今晚的事少說多看多聽。」

「好的,大哥。」兩人一起整齊答應,引得周圍等計程車的其他人紛紛朝這邊看來。儘管已經過了公交車下班的時間,這兒的人也不多。

正在這時,一輛土黃色的計程車緩緩從兩人對面駛過。車窗慢慢下搖,一個年輕的面容迎上為首男子的視線,兩人點點頭,卻沒有打招呼。

來人正是大皇子,而在車內之人正是蒯瑜,今天這一次行動,正是藍今朝莫須的,因為李正光的老爹是六皇子哪一派的人,如果讓李正光奪得第二禁軍統領的職位,那他的藍今朝就像被拔了牙齒的老虎,大皇子自然不會容忍了。

「走了。」姓大皇子最後看了下時間:「其他人應該也到位了。」

與此同時,一隻十人小隊,在一位無上境初期強者的的帶領,整個快速向趙飛燕居住的地方摸去,只是他們沒有注意到就在不遠處房檐上,一頭雪白的獅子正認真的看著底下的一切,嘴巴微微張開,獠牙閃爍這寒冷的光芒。

···························

小藍城豪宅區,位於最裡面偏左的一棟豪宅內,邊上的游泳池有著大量的穿著比基尼的美女正到處走來走去,很多小藍城的達官貴人也紛紛出現在這裡,顯然此時他們正在開派對。

李正光這樣做的目光,正是要讓蒯瑜投鼠忌器。

一個窈窕的身影在寬敞的客廳里快速移動著,她的身影背後,大量屍體脖子被抹倒在地上,血液流滿整個走廊,而在走廊外,派隊正達到高潮,不少比基尼美女,身上的泳衣都被丟落一地,與陌生男人擁抱在這裡。

躁動的重金屬音樂,瘋狂的糾纏在一起人兒,誰也沒有注意到豪宅內血腥的一面。

豪宅內最安全的監視室內,臉色鐵青的盯著監視畫面,那個敏捷的身影不斷在豪宅內的埋伏與陷阱來回穿梭,速度極快,幾乎沒有一人能夠直接擊中她,就算是無上境初期強者也不例外。

邊上的中年人坐在椅子上,一個手下正小心的為他處理胳膊上的傷勢。

「該死的!!剛剛那個小丫頭是怪物??怎麼可能!!那麼小,怎麼可能這麼強!?」李正光的堂兄,看著自己的右手臂幾乎被砸了個稀巴爛,基本上這隻手臂要做截肢才行,而且傷口出還帶著一股陰寒刺骨的能量,如果不能將那股力量給驅除,他這輩子真的要做獨臂大俠。

「給我爸打手玉沒?他調的人呢?」李正光紅著眼道。監視器內那個不斷切掉自己手下的女人,讓他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寒意。

「已經在路上了,再等等」

「不行!我要馬上離開這裡!」李正光轉身就要開門。

「你離開死得更快!這女人的速度比你想的要快很多!而且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小怪物在周圍虎視眈眈。」李紫閔冷冷的說道:「我李紫閔在天藍都城混了這麼多年,居然多了這麼一號人物還全然不知,看來這些年的生活太過安逸了。」

「那現在怎麼辦??」李正光腳步一頓,聽了這話,也不敢再擅自離開了。

李紫閔沉聲道:「這女人不知道是怎麼知道我們的位置的,不弄清楚這點,她能找上門第一次,就肯定有第二次!」

女神的貼身侍衛 「要不我們向宗家求救吧!」李正光有些驚魂不定的說道。

主要是被美將爆發出來的實力給嚇到,無上境中期的修為,顯然已經隱藏多年,如果是平時,有李紫閔在,他全然不怕,可是李紫閔才剛剛要出手,就被一個拿著巨大鎚子的女人給打殘了,如果不是李紫閔躲得快,剛剛就被秒殺了。

「哼,宗家!自從李正浩死後,老祖宗正處於瘋狂的狀態,你如果你想要找死的話,就自己去,別連累我。」李紫閔冷眼看著李正光說道,這個混蛋在關鍵時刻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只會出餿主意。

宗家那邊李正浩父子倆在永樂王朝被殺,李兆元無後,現在每日上朝,一門心思要討伐永樂皇朝,現在他們分家居然出現天人境強者,如果不是他們分家一脈是藍月皇帝的忠犬,現在早就被李兆元那個瘋子給啃得骨頭都不剩。

找他,比找死還嚴重。 整個監控室內陷入絕望氣氛,特別是那個六七歲大的小女孩拿著一門比大門還要大的巨錘不停的在砸房時,讓他們的呼吸更加急促。

看著距離監控室越來越近的翁水玲,他們在快要按耐不住衝出去時,忽然響起一曲古曲聲。

「手玉!!肯定是我爸的!」李正光急忙從上衣口袋裡摸出手玉,屏幕上顯示的正是他父親李國濤,無上境大圓滿。

「喂,正光,我們就在豪宅區外,你們趕快出來,我們接應你們!」

「好!」

李紫閔霍然站起身,拿起一把邊上的斬馬·刀,擋住李正光的面前:「等等,叫爺爺來,要不然我們誰也走不了!」

「嘭!」監控室的房門陡然被砸開。

一個嬌小玲瓏的小女孩舉著閉著剛剛被砸碎還要大的巨靈錘,漠然站在門口。

「可惜你們哪都去不了了,你們的老祖宗也別想來了。」

「啊!」又是一聲慘叫,一個手持短劍的警衛滿臉汗水的往後退著。他前面的一個大漢抱著小腹倒在地上,腸子都流滿一地。

那個窈窕的女人右手提著一把短短的匕首,緩緩從自己臉上擦過。猩紅的鮮血染紅了她猙獰的臉蛋,整個上半身,分不清是她的血還是其他人的血。

「不!!不要殺我!!」那位警衛突然丟下短劍,轉身就跑。

美將也不追趕,輕輕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臉上的血液,渾身的鮮血讓她越發興奮起來。

當年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女孩子,就是因為長得稍微漂亮一點,被當時的紈絝子弟的李正光看上,殺了她父母,然後強行虜回家,受盡各種侮辱與變態調教,當他玩膩時,將她丟到大街上,想要讓不少流浪漢侵犯她,可惜最終都被她所殺,那個時候正是她隱藏實力,才沒有被李正光記在心上,要不然早就被李正光斬草除根。

如果不是對李正光深入骨髓的恨,她也不會自毀面容,加入第二禁衛軍,她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美將,在二樓倒數第三間,裡面還有暗門。」別墅大門口,智將拿著手玉輕聲道。

相比毫無實權的美將,智將掌握著整個第二禁衛軍的情報部門,可以說美將能找到這裡,全部都是他的功勞。

輕輕將匕首上的血跡擦掉,美將點點頭,木然的衝上二樓的樓梯。地上躺滿了一個個毫無生氣的軀體,黑色的短劍散落得到處都是。

這是第二禁衛軍,室內近戰的制式武器。

穿過走廊,側面的一個房間大門敞開著。猛將站在門口。手裡拿著兩把短斧。看到美將也不說話,只是微微點點頭,隨即讓開位置。

監控室內,李正光和李紫閔面色難看的躲在最裡面的角落,不遠處一個小女孩正坐在巨靈錘上,滿臉甜美笑容看著他們。

「嘭!」美將一個箭步,狠狠一腳蹬在李正光肚子上。

李正光慘叫一聲,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在監視台上,然後又被狠狠反彈回來,滾落在地。

淚水順著美將雙頰緩緩滑落,在滿是血跡的臉上衝出兩道痕迹。

「嘭嘭嘭嘭!」

她木然的哭著,一腳腳機器的踢在李正光身上,如同踢沙袋。剛開始李正光還算反抗,可是這些年被酒色掏空的身體怎麼可能是如狼似虎的美將對手,慢慢的,反抗慢慢無力,最後只能抱頭躺在地上任由美將攻擊,直到再沒有半點聲響,甚至昏死了過去。

翁水玲抬起頭,將這一幕拍起來,然後發給蒯瑜后。

豪宅區外,十多個身穿金黃色盔甲的第一近衛軍的士兵正與身穿灰色盔甲的城防軍對峙。周圍一圈人拉起了黃色的警戒線,防止無關人員進入。

「我的兒子就在裡面,他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你們第一近衛軍到底是幹什麼的!!」李國濤面色鐵青,緊盯著面前穿著金色第一近衛軍的中年大漢。對方隸屬皇室部隊,補給與後勤都是由皇室負責,就算一個大頭兵,也敢不鳥李國濤,因為他管不著,也沒資格管。

加上第一近衛軍人手也比自己帶來的城防軍要來得多,進入豪宅區的路線被他們牢牢控制住。

最讓他生氣的是平時他兒子所在第二禁衛軍部隊,居然被那個新來的混蛋統領給調到外面,一時半會趕不回來,其他隊伍七健將也相繼消失,根本找不到人,更加沒有辦法調動部隊,只能借用城防軍來鎮場面。

堂堂後勤部大臣,全國軍隊都要巴結的對象,有朝一日,居然連一個營的兵力都調動不了,說出去只會讓人笑話。

「我要去救我兒子!!」李國濤低吼著,他很清楚,這一次一定是大皇子出手,第一近衛軍隸屬皇室,每一個皇子都有資格調動他們,而他原本就屬於六皇子那一派,六皇子重傷閉關,對於這些第一近衛軍根本就沒有辦法,總不能去求藍月皇帝吧!

「李內閣,請冷靜一下,我們接到情報,這裡有事關皇室安全的重要案件發生,所以這裡的一切從現在起都由我們皇家近衛軍接管」中年大漢雙手抱肩淡淡道。

「放屁!」李國濤忍不住怒吼起來:「趙立國!我再問你一句!!你是打定主意要和我對上是吧??」

他身後的城防軍大隊長也皺了皺眉,硬著頭皮上前一步。「趙大隊長,今晚我們是真的接到了李正光將軍的求救信號,很有可能裡面某處豪宅中,有人要刺殺李將軍,李將軍有什麼三長兩短,你負責得起嗎?」

「我不管你們接沒接到求救,我也是奉命行事,其他東西少和我說!」趙立國微微不耐煩道。

「你!!」城防軍大隊長也火了,但卻說不出任何話,因為兩者所在的部隊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別看皇家近衛軍只帶來一個大隊的人來,他也拉來一個大隊的城防軍,一旦打起來,城防軍就算來十倍人馬照樣被打趴下去。

看著近衛軍武力配置,最低隊員都是神話境,大隊長是無上境後期。而城防軍大隊長的職務一般都是由神話境初期擔任,皇家近衛軍隨便拉出一個人來,都可以將他打趴了,兩者根本就沒得比。

更重要的是皇家近衛軍代表的是藍月王朝皇室的臉面,就算李國濤無上境大圓滿,也不敢對趙立國動手。

在皇室臉面上,皇族一直以來都是蠻不講理與強勢。

一旦李國濤動手,到時候就算有理,皇族也會毫不猶豫偏向皇家近衛軍,如果大皇子趁機要黑李國濤,甚至可以升級為謀反。

簡單的說,這是一個態度問題,無關事實。

「我也是按照大皇子的指示,要找你們找大皇子去!」趙立國漫不經心的說道,他這樣說也是事先大皇子允許,這是要借著李國濤來敲山震虎和殺雞儆猴。

看看藍今夕會不會因此出來救李國濤,如果沒有,那更好,可以藉此警告那些跟在藍今夕身邊大臣。

你們看看,你們都出事,藍今夕一個屁都沒有放一個,你們跟在這樣的身邊,有意義嗎?

緊接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豪宅區外邊傳來。三個身穿便服的一男兩女,快步走進警戒線。

走在前邊的,正是意氣風發的大皇子。

「大皇子!!求求你救救我兒子,有人在裡面要殺他!!」李國濤一看到這個大皇子,頓時如同看到希望一般大喊起來。

「哦,有這事,我怎麼沒有聽說?李閣內上次我說的事情,你覺得怎麼樣?」

大皇子臉上帶著和熙笑容,這是在比李國濤表態,重新站隊。 李國濤連猶豫都沒有,就搖搖頭。

大皇子的臉瞬間黑起來,顯然沒有想到李國濤居然如此冥頑不靈。

李國濤自己也有苦說不出,他們李氏分家一家子都被綁上六皇子的戰車,就算現在想要改旗易幟也沒有權利,這一方面不是他們說的算,而是藍今夕說的算。

李國濤掌管了這麼多年軍需後勤大臣這樣的肥缺,底子會幹凈嗎?偏偏這些見不得光的東西全部被藍今夕給掌握了。

投靠大皇子,那可是滅門之禍。繼續站在六皇子身邊,最多就是四個兒子,誰輕誰重他自然清楚,可是李國濤還是抱著一絲希望。

「大皇子,求求救救我兒子,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李內閣,先冷靜一下,我們的人已經在裡面處理事務了。現在這裡已經使我們接管,你可以帶著你的人先走了。」大皇子冷笑一聲,面色嚴肅的道。

今時今日的他,還需要因為李國濤一個小小的承諾而驚喜嗎?

「你!!不行!我要去救我兒子!!李開山帶著你的人跟我沖!!」李國濤終於按捺不住,拔出腰間的短劍,就要往裡沖。但他身後李開山等人卻不敢動彈。

大皇子身後不遠處,一個年輕男子微笑著,手上牽著一個小女孩的手,小女孩另外一隻手還拿著冰淇淋,正吃得滿嘴都是奶油。邊上的攔截人員只是小聲的和他說了兩句話便直接放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