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如果他們是那種關係吧,可他們兩個都閉口不言,從不表明,只在心中默默的關懷著,也不能算是正經的男女朋友關係。

現在祝文雨要去擁抱他,是不是在藉此機會向他說明著什麼呢?

「對,就是你。」

祝文雨笑著說道:「咱們的合作也告一段落,我在雲河市待兩天就要回燕都了,這個擁抱算是最後的告別了。」

「你要回去了?」

聽到這話,葉宇一驚,急忙問道:「那端木坤呢?他怎麼辦?還有你的婚事,你回去之後,你家人又該逼著你嫁給端木坤了,到時候你怎麼辦?妥協嗎?」

「恩。」

祝文雨點點頭說:「我身為祝家的一員,就應該時時刻刻為祝家的興旺著想,不能有任何的一己私利。」

「現在祝家需要我,我不能置身事外。」

「我之前不是跟你說好了嗎?你家的事情一切有我,保證不會讓你的家族出現任何的意外。」

葉宇有些生氣的說:「還有你,我也一定會保護你的安全,不讓別人欺負你。」

「呼!」

聽到這話之後,紫小藝他們都驚訝的輕呼起來,臉上還沒有褪去的震驚的神色又再次回歸遠處,甚至變本加厲,猶如五雷轟頂一般的震撼,跟著就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老師還喜歡著祝文雨姐姐?」

「廢話,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

「咱們老師太厲害了,連神仙姐姐都能泡到手?」

「這不明擺著的事情嗎?我看他們就差捅破這最後一層窗戶紙了。」

汪嘉琪也參與了討論當中,她的臉上雖然掛著笑意,可內心卻有些低落。

宇哥哥竟然喜歡上了祝文雨,這還怎麼比啊?

之前的時候,她還覺得自己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再加上她還懂得畫符,屬於奇門之人,比劉璐璐她們優秀一些,機會更多一些。

可現在面對祝文雨,她突然發現,自己就是一個土包子。

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明星,還被葉宇如此的青睞,她怎麼比?拿什麼比?

而且祝文雨還是她的偶像,難道她要與自己的偶像爭奪男朋友嗎?這不現實啊!

「宇哥哥,謝謝你。」

祝文雨含情脈脈的說道:「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我……」

「別可是了,難道我現在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葉宇打斷她說:「非要讓我挑明嗎?」

「挑明,老師,趕快挑明吧。」

紫小藝在旁邊蹦跳著說:「趕快表白吧。」

「小雨,我,我……我會幫你處理好一切的。」

話到了嘴邊,葉宇又轉口說道:「小雨,在沒有處理好你的事情之前,我不想讓你再有感情的負擔,抱歉,那句話我暫時還說不出來。」

「我理解。」

祝文雨淡淡的說道,眼眶當中已經有眼淚在裡面打轉。

終於承認了,他是愛著自己的。

這就夠了!

為他所做的一切也都值得了!

「咦,雨姐姐,你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

就在這個時候,骨蝶從外面闖了進來,看到祝文雨濕潤的眼眶,不由得沖了過去,摟著她,擔憂的問道:「正好宇哥哥也在這裡,你說誰欺負你了,讓他幫你報仇。」

「沒有人欺負我,是我自己不小心,被沙子迷了眼睛。」

祝文雨擦拭了一下眼睛,撒謊道。

「這麼看來是宇哥哥欺負你了啊?」

骨蝶眨巴著雙眼,看著葉宇說道:「宇哥哥,你還不趕快給雨姐姐道歉,想等著被她拉入黑名單嗎?」

「我,我,對不起,小雨。」

葉宇有些靦腆的說道。

他對祝文雨的心思祝文雨明白,祝文雨對他的心思葉宇也同樣的明白。

只是葉宇還沒有做好照顧祝文雨一輩子的準備,他擔心自己身邊那麼多的女生,萬一祝文雨不同意的話,應該怎麼辦?

難道要為了祝文雨一個人,去寒了其他人的心嗎?

這樣的話,葉宇做不到。

所以他只能忍,只能等。

等一個機會,能讓自己徹底闖入到祝文雨的內心,讓她不再芥蒂,心甘情願的跟劉璐璐他們一起陪在自己身邊。

「行了行了,別搞的這麼嚴肅嘛,大家都是朋友,好不容易見一面,應該開心才對啊。」骨蝶看出氣氛不是特別的正常,忙打圓場說道。

汪嘉琪也站出來說:「對對對,好不容易碰到了自己的偶像,怎麼能這麼嚴肅呢,正好我們還沒有吃飯,咱們大家坐在一起好好吃頓午飯,享受一下。」

「不好意思,是我的心態不好,讓大家久等了。」

祝文雨急忙收斂了自己的狀態,換成一副笑臉擺出一個請勢說道:「大家趕快裡面請,我已經讓服務員準備好了飯菜,咱們好好享受一下用生味粉烹飪出來的美食。」

見話題被岔開了,葉宇才鬆了一口氣。

他真的很擔心,自己一個忍不住,當場跟祝文雨表白。

真要那樣的話,以後他無法做到讓祝文雨滿意,就很可能就傷有些人的心了。

飯吃的很慢,大家一邊吃,一邊聊天。

不過大部分都是圍繞著祝文雨聊的,畢竟她是大家公認的明星,是大家的偶像,連葉宇都算著,他也一度的把祝文雨的海報貼在自己的床頭,夜夜觀賞。

「啊,你們竟然在遊樂場玩?」

聊到一半的時候,祝文雨聽到段芷她們說在遊樂場遊玩,立刻就驚呼起來,並且表現出很羨慕的樣子說:「我也很想去遊樂場玩啊,能不能帶我一下?」

「這個簡單啊,等會吃過飯你跟我們一起過去玩不就行了嗎?」

紫小藝大大咧咧的說。

倒是梁穎白了她一眼,嚴肅的說道:「不行。」

「為什麼不行啊?」

紫小藝不服氣的說:「你們現在又不打算回燕都,跟我們一起玩怎麼了?難道覺得我們只是一個學生,沒有資格跟你們一起玩,你看不起我們嗎?」

一桌子的人都在嬉皮笑臉,只有這個梁穎,眼睛不時的掃視著眾人,早就讓紫小藝不忿了,所以逮到機會,她就懟了上去。 「很簡單,雨姐是明星,如果就那麼冒然的出現在公眾場合,誰來負責她的安全?」

梁穎沉著臉說:「經歷過雲溪縣的事情之後,她現在所有的行程,必須由我來打頭陣,確定沒有危險了,她才能夠過去。」

「而遊樂場屬於危險項目,雨姐不能玩,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話,我負不起這個責任,你們同樣也負不起這個責任。」

聽到這話,紫小藝不再說話了,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祝文雨。

原來當大明星還會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啊!

祝文雨倒是無所謂的攤攤手,臉上留出一抹苦笑,表示她已經完全習慣了被當個大熊貓一樣保護著。

而且現在還是非常時期,七大世家出現了變故,他們燕都的七大家族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明爭暗鬥,此時她不適合過多的拋頭露面,免得給家族帶來不必要的爭端。

「我來守護著她吧。」

葉宇站起來說道:「梁穎,你應該相信我的能力吧?下午由我來給小雨當保鏢,絕對能夠保證她的安全。」

「這個……」

梁穎猶豫起來,「葉總,能不能把遊樂場包了?」

「我擔心如果有其他人知道雨姐在遊樂場玩的話,會引起慌亂,容易出現意外。」

「如果你能夠把遊樂場給包圓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讓雨姐跟你一起去遊樂場玩一個下午。」

「不過你必須跟我簽下安全協議,萬一中途雨姐出現任何的意外,都將由你負全責。」

「行了,梁穎,跟宇哥哥不用搞這麼正規,他說負責我的安全,就絕對會負責到底,你放一百個心好了。」祝文雨不太喜歡梁穎這種公事公辦的樣子,打斷她說。

「沒事,她也是為了你安全著想。」

葉宇笑著說道,然後拿出手機給耿樂去了一個電話,把要包場遊樂場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遍。

「葉總,這個有點難辦啊,畢竟我們上午已經賣出去了那麼多的門票,他們很多都還在出面遊玩呢,真要把他們趕出去的話,對我們遊樂場的聲譽可是非常有害的啊。」

耿樂一聽這話,就皺起眉頭說道。

「所有的損失我一力承擔。」

葉宇無所謂的說:「你該做出的補償盡量做足,別讓人產生抱怨。」

「我給你提個醒吧,遊樂場不是有董家的股份嗎?他們家族現在出現了問題,你可以從這裡做文章,來安撫遊客。」

「葉總,董家還真的是你做的手腳?」

耿樂震驚的問道。

在遊樂場打人事件之後,他就勸過董海波,讓他服個軟,去道歉。

結果倒好,他不但沒有道歉,反而還變本加厲,看上了葉宇身邊的女生,這簡直就是找死。

雖然知道葉宇有可能會動董家,可沒有想到竟然會如此之快。

快也就不說了,可這能量也太大了點吧。

短短半天的時間,就已經讓偌大的董家癱瘓。

哪怕是他們雲河市最具能量的耿家,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做到這般,由此可見,耿家在葉宇的面前根本不算什麼。

想到當初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得罪葉宇,耿樂就是一陣的后怕。

還好那會自己醒悟過來,沒有跟葉宇對著干,否則的話,現在董家的下場,也許就是那個時候他們更加的下場。

「恩,他們家做了很多見不得人的勾當,必須要剷除,才能阻止他們繼續危害這個國家。」葉宇輕描淡寫的說。

可聽再耿樂的耳中,讓他更加的震驚了。

真的因為家族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嗎?

如果沒有董海波打了夏永的話,葉宇真的會如此不竭餘力的針對董家嗎?

答案,未知。

「葉總,這件事情有點太大了,我需要跟我爸商量一下,你能等我一會嗎?」耿樂猶豫了一下,給葉宇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葉宇回到雲河市,還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必須要讓他父親還有他大伯知道一下,最好是他們能夠當面聊一聊,興許能夠給他們耿家帶來更多的收穫。

「那行,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等我們吃完飯會再次給你打電話,希望那個時候你已經做好的決定。」

掛掉電話,葉宇沖著梁穎說:「把遊樂園包場應該沒有問題,等會吃過飯你先去準備一下吧,雖然我這邊能夠保證小雨的安全,但你也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盡量不要出現任何的紕漏。」

「好的,我這就準備。」

梁穎應了一聲,就離席去準備了。

……

「小樂,怎麼現在跟我打電話了?要回來吃飯嗎?整好你媽還在嘮叨你好些天都不回家了,都想你了。」

接到耿樂的電話,耿傳雄就笑著說道。

對於這個兒子,耿傳雄是相當的滿意。

自從被葉宇教訓之後,他就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條,已經讓耿傳雄萌生了退意,想要把耿家所有的產業都交由他來打理。

「葉總來雲河市了。」

耿樂開門見山的說:「而且董家的事情也跟他有關。」

「你說什麼?」

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耿傳雄聽到這話,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震驚的問道:「並陽縣董家出現的事故背後之人竟然是葉總?他怎麼會針對上董家了呢?」

「因為董海波……」

耿樂簡短的把事情經過給說了一遍,然後跟著道:「現在葉總想要包場我們遊樂場,他打算玩一個下午,我個人做不了主,想要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我沒有什麼意見。」

耿傳雄沉吟了一番才嘆息一聲說道:「而且從今天起,耿家的所有產業都將劃到你的頭上,以後你就是耿家真正的話事人,所有的業務都由你一個人來做決定。」

「爸,你說什麼呢?」

耿樂有些震驚的說道:「我這麼年輕,怎麼能夠有那個能力駕馭咱們耿家所有的產業呢?這不是讓我把咱們耿家給葬送了嗎?」

「爸相信你有那個實力。」

耿傳雄堅定的說:「而且爸老了,已經沒那個精力再去負責耿家那麼多生意了。」

「可也不能這麼草率吧?」

耿樂不高興的說:「我才管理公司多長時間啊,都沒有什麼經驗,即便是你真的想讓我接管咱們耿家,至少也要讓我鍛煉個三年五年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