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幫助完兩大雙胞胎美女助手后,陳天有些得意地扯著嗓子朝前邊的離仙吼道:「離仙,怎麼樣呀,還要走多遠哦?大雙和小雙兩位美女都快走不動啦!」

離仙沒有吭聲,反而是逐漸熟絡起來的小傑克回頭對陳天喊:「叔叔,我媽媽就在這艘船的船艙裡邊,快把巧克力拿過來吧,我媽媽還餓著肚子呢!」

陳天一聽小傑克這話不由得眉頭一皺,心裡暗道小朋友啊小朋友,你當我是糖果店的老闆么,要巧克力就有巧克力的嗎?

不過,陳天通過小傑克的這句話也知道,小傑克的媽媽這個時候就在這艘船的船艙裡邊,為什麼小傑克和他媽媽會在這個百慕大「魔鬼三角區」的鋼鐵墳場生活,這個問題馬上就會得到解答,心裡邊立刻興奮起來。

於是陳天一揮手就把小雙托到船幫上,自己旋即「嗖」地躍上這艘漁船的甲板,朝船艙的位置大步流星地走過去。

這時候,離仙已經站在船艙的入口,伸著腦袋往船艙裡邊張望著。陳天看不到船艙裡邊的情形,但是陳天看到離仙此刻的表情十分複雜,既有擔憂的情感,也有疑惑的因素。

陳天默默地走了過去,對離仙問:「離仙,怎麼了?不走進去呀?」

離仙眼帘立刻垂了下來,扭頭望著別處,用極為低沉的聲音對陳天小聲說道:「陳天,你看能不能拿多一些吃的進去!我看小傑克的媽媽,可能……可能不行了!」

陳天心頭一凜,馬上揮手召來大雙,不管巧克力、麵包、餅乾和火腿腸什麼的通通抱在了自己的懷中,三步並作兩步地跑到了船艙裡邊,很快就來到了小傑克的母親身前。

船艙里的光線不是很好,但是陳天依舊可以看到一個骨瘦如柴的女人,十分虛弱地躺在一張殘破的躺椅上,身上蓋著一張已經瞧不出是什麼顏色的毛毯,一雙棕色的眼睛看上去卻有著特殊的神采。

此刻小傑克正偎依在這個女人的身邊,表情很是痛苦和煎熬。一看到陳天進來,小傑克立刻指著陳天高興地說:「媽媽,媽媽,你看,這就是我和你說的那個叔叔!他有巧克力,可好吃啦!」

說完這一句,小傑克扭轉身子,向陳天伸出了小手,眼睛里滿是渴|求的神色。

陳天心頭一顫,立刻把懷中所有的食物一股腦都遞給了小傑克。小傑克馬上欣喜地將這些食物全都給抱住,然後「嘩啦」地將這些食物放在了自己媽媽的面前,伸手撿起一塊包裝精美的巧克力,很快撕開了包裝紙,遞在他媽媽嘴邊。

「媽媽,快吃吧!剛才這位叔叔給我吃了兩塊,很好吃的,你一定喜歡!」小傑克柔聲地催促著媽媽吃他手裡的那塊巧克力,眼睛裡邊滿滿的都是敬愛之情。

只見小傑克的媽媽顫悠悠地張開了嘴巴,極為費勁地咬了一小口,然後對小傑克讚揚起來:「傑克,這巧克力真的很好吃哦!」

「哈哈我就說嘛,」小傑克高興得大笑起來,「媽媽你喜歡吃就快吃點!」

小傑克媽媽看到小傑克這番開心的模樣,瘦削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只見她顫巍巍地伸出乾柴一般的左手,疼愛地撫摸著小傑克毛茸茸的小腦袋,忽然扭頭用虛弱但又親切的語氣對陳天說:「陌生人,謝謝你哦,傑克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陳天怔了一下,然後恭恭敬敬地對小傑克媽媽說:「你好,我叫陳天!」

小傑克媽媽點了點頭:「你好陳天,叫我黛安娜就好。你能不能過來一下?」

陳天聽到黛安娜這句話又是一愣,看了看黛安娜那親切的眼神,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站在了黛安娜的身前。

可黛安娜依舊笑咪|咪地對陳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你能不能再靠近我一點?」

陳天感到更加的意外了,不知道黛安娜葫蘆裡邊賣的是什麼葯,有些不安地看了看黛安娜,又歪著腦袋瞅了瞅小傑克,緊接著還望了站在船艙門口的離仙一眼,最後還是咬了咬牙,俯身把腦袋湊到了黛安娜的面前。

陳天望著黛安娜那消瘦的面容,認真地對黛安娜說:「黛安娜,你有什麼事要對我說嗎?」

黛安娜笑了笑,忽然伸出雙手,朝陳天的腦袋摸索而來。

陳天有些錯愕,雖然黛安娜的手伸得非常緩慢,他完全可以輕鬆地避開,但是不知道是因為陳天腦袋有些發矇,或者還是因為黛安娜有些特殊的魔力,又或者其他什麼特殊的原因,陳天居然給黛安娜瘦如筷子的雙手給抱住了腦袋。

黛安娜雙眼緊盯著陳天的雙眼,嘴裡邊幽幽地對陳天說:「陳天,放鬆一些,再放鬆一些,我只不過想知道一些東西而已……」

陳天的嘴皮子動了動,正想對提出古怪要求的黛安娜問一些什麼,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駭然地驚覺,他的腦袋忽然像觸電一般劇烈地疼痛起來!

「怎麼回事呀?」陳天心裡邊猛地一凜,馬上就想掙脫開來,可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腦袋竟然像被磁鐵吸住一樣,愣是無法從黛安娜瘦弱的雙手之間掙出來! 咻咻!

一道道破空之聲驟然響徹天際,天狼盟的修者在瞬息間就帶著滿臉的貪婪,向著山腰之間急速掠去,那氣勢洶洶的模樣,大有一副殺入越貨的架勢。

「孫師兄,這些傢伙看來是打算去撿便宜了。」太陰門一個青年說道:「我們怎麼辦?」

「百花門雖然實力不濟,可是他們身邊那華天門的小子,卻是不弱,他們前去多半占不了什麼便宜。」孫陵眸光一沉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旁邊幾位青年湊上來問道。

「他們若兩敗俱傷,我們不正好坐收漁翁之力么?」孫陵陰森一笑,旋即手掌一揮,喝道,「我們也去看看。」

「是!」

太陰門的修者冷冷一笑,視線落在那下面的山腰時,嘴角間不由挑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這天狼盟實力不弱,那單鵠乃是貨真價實的五道天府境的修者,若真與百花門血拚起來,勝負難以預料。

呼!

山峰拂動,一道道身形好像那星矢一般向著山腰掠去,一股血煞之氣隨之瀰漫開來,似有著血雨腥風即將降臨!

嗡!

山腰峭壁,磅礴的元氣彙集成一個巨大的氣旋向著洞府中蜂擁而去,氣勢之甚仿若海水傾覆,讓人不可抵擋。

在洞府石室內,裡面陣法所凝聚而來的元氣已經被汲取大半,然而,由洞外牽引而來的元氣,卻是將整個石室籠罩,好像重重雲霧,濃郁無比。

陣法旁邊,一個個年輕貌美的少女凝神靜氣,體內功法運轉依然在不留餘力的汲取著附近的元氣,她們都清楚這樣的機會甚少,由不得她們有著一絲浪費。

若是細細看來,可以發現此間的修者氣息都是有了巨大的轉變,那些一道天府境的修者,此時在丹田旁邊,有著兩個仿若星辰光芒燦燦,散發著磅礴氣息的存在,這便是開闢出來的天府。

這裡的修者多數都處於瓶頸之期,此時得到這些元氣的補給,頓時遇到了突破的契機,一舉開闢下一道天府。

韓宇凝神靜氣盤膝於地,此時體內也是開闢出了第三道天府,身前氣旋流轉,正在極力的吞噬汲取著附近的元氣以好將天府中的元氣儲存滿,如此方有著機會開闢第四道天府。

不過,隨著眾人的汲取,石室內的元氣逐漸消散,就連那陣法之中的元氣都被汲取一空,在一番掠奪無果后,一些修者都是意猶未盡的緩緩的睜開了眼眸。

呼!

韓宇緩緩的睜開雙眼,眸中也是有著一絲意猶未盡,雖說他此次一舉開闢了第三道天府,可由於此間元氣不足,天府中元氣未能蓄滿,若是靠元晶石汲取元氣不知要何日方可有所小成。

「恭喜韓公子得以突破,想必實力將再次暴漲啊!」黃鈴兒眸子睜開,眸光轉動旋即向著韓宇拱了拱手笑道。

「黃師妹還不是一舉開闢了第四道天府,實力之強也非常人可比了啊!」韓宇訕笑道,這黃鈴兒底蘊不弱,若動用底牌已然可和那五道天府境的普通修者抗衡了。

黃鈴兒笑了笑,現在百花門的諸多修者都得以突破,三道天府境的修者已經增加到了五名,實力可謂提升甚大。

眾人此時都停止了運轉功法,環視了一眼旁邊的同門后,眸光便是落在了一位依然盤膝於地的少女身上。

少女盤膝於陣法旁邊,此時正極力的汲取著陣法攝取凝鍊而成的元氣真元,瞧這模樣,顯然還有著極大的提升空間。

「這丫頭,看來還有著提升的跡象啊!」韓宇眸子一眯笑道。

「想來是梁師妹,融合了遠古修者留下的令牌,這陣法之中的凝鍊出來的真元與之有著幾分同源的味道,我們是無法何其掠奪了。」黃鈴兒略帶寵溺的笑道。

在此間元氣磅礴時,這陣法之中的元氣眾人都可以汲取,可是現在此間積蓄的元氣已經被汲取一空,陣法雖有著攝取凝鍊元氣真元的能力,卻無法滿足眾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些元氣竟然是選擇了梁冬兒,旁人根本難以將之牽引為己所用。

「這裡面或許還有著其他的密室啊!」韓宇訕訕一笑,便將眸光收回,神識釋放開來,不由向著室內掃視而去。

百花門的修者也是滿臉好奇的向著附近掃視而去。

本來對於此地,應該是梁冬兒最為了解,不過她現在正處於修鍊緊要關頭似乎,即將開闢第三道天府,眾人也只有先自行探測一番了。

「咦!」

神識釋放開來,還沒有來得及細細的掃視一番石室,韓宇的眉頭便是微微一皺,一抹寒意隨之瀰漫開來。

「有人來了!」

見到韓宇這般模樣,旁邊的黃鈴兒略露驚疑,旋即感應而去也是發現在石室外,有著一股強悍的波動,正向此急速接近,在其中依稀有著一股不善的氣息。

「這些傢伙來者不善啊!」譚姓女子湊到黃鈴兒身邊說道,此時其他的百花門的弟子,也是繃緊了神經,滿臉緊張的將石室的大門給盯著。

呼!

石室外人影晃動,在單鵠的帶領下,十數名勢力叫強的修者率先出現在了石室門口。

「你們果然是有備而來!」

單鵠一進入石室內,眸光掃視而去,發現百花門的修者一個個氣息有所提升,當下滿臉陰沉的喝道。

「那似乎是攝元陣,真是便宜了他們!」張琨掃視了一眼,那依然有著精純的元氣真元繚繞的陣法后滿臉火熱的說道。

「你們想幹什麼!」黃鈴兒神情警惕,喝道。

「四道天府境!」單鵠冷笑一聲,「雖然不弱,可還差得遠了,我們來意很簡單,既然你們對此如此熟悉想必還知道什麼密地,我想和你們分享此間的秘密。「

「分享秘密。」黃鈴兒眸光一沉,咬牙道,「你休想!」

百花門的其他弟子也是滿臉不忿,若是其他勢力,好生商量一番或許他們會妥協,可是這天狼盟曾經殺害了諸多百花門弟子,將他們逼入絕境,豈能輕易低頭。

「若你們不妥協,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單鵠嘴角掀起一絲魅惑的笑容,眸光陰冷,五道天府境的氣勢頓時迸發而出。

「你們這是在找死!」

在單鵠身旁張琨及另外兩名四道天府境的修者,咧嘴一笑,那雄厚的元氣也是由天府中迸發而出,氣勢之盛讓得整個石室內的修者都是不由感到呼吸一窒。

呼!

天狼盟的修者元氣涌動,攝人的氣勢席捲而來,使得百花門的修者身形一顫,一抹凝重都是不由浮上心頭。

雖說他們都得以突破,可整體實力和這天狼盟依然相差甚遠,若是一戰,將是相當的慘烈。

「韓公子,這怎麼辦?」咬了咬牙,黃鈴兒眼角上揚,瞅向旁邊的青年滿臉無助的問道。

「不過一些跳樑小丑,交給我便是了。」韓宇嘴角上揚,淡淡一笑,隨後眸子一凝,視線便是向著單鵠等人冷冷落去,「給我滾,不然死!」

呼!

清冷的聲音落下,一股攝人靈魂的氣息壓迫也是隨之席捲而來,張琨等人身形一顫,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煉神者的氣勢,還真不是常人可以抵擋的啊!」

隨後眾人滿臉驚駭的瞅向旁邊的單鵠,在此間也唯有此人才可以對付這個青年了。

單鵠眼角略微顫動,對於這股莫名的壓迫他也是感到有些壓力,不過,生為五道天府境的他實力之強卻非常人可比,在略微驚詫后,抿了抿嘴眉頭一挑,喝道,「你真不肯配合?」

「你還沒資格讓我配合。」韓宇眸光凌厲如刀,冷冷的說道,「還是那句話,不滾,便死!」

「既然如此,我倒是想要會一會你這個煉神者到底有著什麼過人之處。」單鵠眸光陰鷙寒意瀰漫,冷冷的說道。

「一戰何妨!」韓宇氣勢凌人,喝道。

呼!

無形的氣息波動擴散開來,室內的氣息完全沸騰,那些實力稍低的修者都是露出滿臉駭然,不難想象,這一戰若是開啟將如何慘烈。

「韓公子,你可有把握?」黃鈴兒抿了抿嘴唇也是滿臉擔憂。

雖說韓宇實力不弱,她也踏入了四道天府境,可對方那可是貨真價實的五道天府境的修者,手段施展開來實力難以預料,加上他旁邊的三名四道天府境的修者,百花門可謂無法佔據一絲優勢。

「你先在此護持著冬兒。」韓宇淡淡瞅了一眼旁邊的黃鈴兒,旋即身形踏出兩步,凝視著單鵠,說道,「我們且退到外間一戰,不然將這裡毀了,可沒有什麼東西可尋了。」

「好!」單鵠掃視了一眼石室,點頭應道。

他也知道此間唯有這青年有著幾分實力,只要將之擊潰,百花門的修者,不足為慮,可若在這裡強行出手,毀了這石室恐怕將白忙活了。

「退到外面!」單鵠揮手示意,天狼盟的修者便隨著他向著洞府外掠去。

刷刷!

山腰間,一道道身影好像炮彈一般由洞府中掠出,隨後眾人便是滿臉警惕的將整個山壁圍困住,那模樣顯然是不打算讓百花門的修者,輕易逃出。

呼!

韓宇出現在洞外滿臉淡然,眸子中依稀有著一抹冷冽不斷瀰漫開來,在他身後的百花門修者,卻是滿臉擔憂。

「你們是要一起上了,還是你我一戰絕勝負?」韓宇眉頭一挑,略顯張狂的說道。

「就你我一戰,也讓你輸得心服口服。」單鵠掃視了一眼對面的修者,略微沉吟,旋即傲然道。

「單城主,我們何必和他客氣?不如一舉將之斬殺,到時裡面的東西不是我們所有了么?」張琨連忙說道。 呼!

天狼盟的修者視線一轉,都是向著單鵠瞅去,眸中的意思在也明白不過,現在他們人數尤甚百花門,若是傾力一戰必然大勝,可要是和其公平一戰,卻有著幾分風險了,畢竟那青年的實力不弱,誰能保證他沒有什麼過人的手段了?

「一起將之斬殺么?」單鵠眸露遲疑,視線不由在旁邊的張琨及前方的青年身上來回遊動。

「這小子,實力不弱,為了萬無一失,我們一起出手定可將之拿下,至於百花門其他修者,不足為慮。」見單鵠開始遲疑,張琨連忙笑說道。

「反正遲早要將之斬殺,何必拘此小節了,別忘了我們這可是在天南戰域啊!」張琨旁邊兩位四道天府境的修者也是附和道,他們在此間殺入無數,可從沒有過這般心思,要給敵人一個決鬥的機會,有著明顯的優勢一動,這不是找死么?

霎時,天狼盟的修者都是滿臉陰森,等待著單鵠的吩咐。

被那一道道眸光給盯著,單鵠先是有著一絲不快,這些人不是明擺著怕他無法取勝么?不過,在多瞅了一眼對面的青年後,他那絲不快逐漸消散。

雖說那青年實力看似不過堪比五道天府,可當初他既然敢和那底牌未出的季允川叫板,就說明也是有著什麼未知的底牌,如此一來這勝負還真難說了。

「呵呵,看來他們是要進行一場血戰了,真不知那小子怎麼應付天狼盟如此多的修者啊!」

在單鵠眸露沉思的時候,一處山角中三十餘名修者潛伏其中,正滿臉戲謔的將這劍拔弩張的雙方給盯著,瞧那模樣顯然是打算坐山觀虎鬥。

「既然如此便一起出手吧!」單鵠眸光一沉,隨後揮手向著旁邊的張琨說道。

「不知死活!」

單鵠的話語還沒有落下,韓宇在見到前者眸中神情的變化,便知其意欲何為,當下眸光一凝,冷哼一聲後身形一晃,便仿若鬼魅般掠出。

呼!

一道身影仿若雷霆一般掠過天際,向著單鵠及張琨的所在閃掠而來,一股無形的精力壓迫仿若潮水一般肆虐開來,將整個天際籠罩,空氣在此刻都凝固了起來。

嗡!

攝人的精力壓迫侵襲而下,單鵠的嘴角一顫,連他話語之後的厲喝聲都是沒有來得及說出,一股來自靈魂的顫慄油然而生,旁邊的張琨等人更是眸露惶恐,一絲身形不由得一顫。

「動手!」

單鵠略微驚駭,隨後便是穩住了身形,眼見那道身影已然欺身而來,當下手掌一番,元氣涌動,一道凌厲的掌風便是向前轟擊而去。

「好強的精力壓迫!」

張琨等人隨之,從震撼中驚醒,當下那凝固的空氣就好像崩碎的鏡子,猛然發出一聲悶響,元氣涌動,一道道凌厲的攻擊在天狼盟修者手間陸續凝聚而成!

「去死吧!」

然而,韓宇厲喝一聲,手掌一番,一道玄奧無比的掌印凝聚而成,不過他的身形卻是徒然一晃避開了單鵠的攻擊,向著後者旁邊掠去,他顯然是沒有要和此人交鋒。

呼!

單鵠的掌風擊空,韓宇也沒有趁此向著他出手,只是附近的修者的心卻為之繃緊,尤其是張琨眼瞳驟然一縮,一抹驚駭和出乎預料,浮現而出,在他的瞳孔之中,有著一道身影在逐漸放大,似乎頃刻間就可將之湮滅。

「可惡,竟然出手偷襲!」張琨咬牙喝道,韓宇要攻擊的對象赫然就是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