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如果你能離開,我請求你帶上年年。他們要的是我,是我連累……噗!」

一口血哇地吐滿他衣襟胸口。

「…咳咳…求……你……」

下巴嘴角,滴滴答答,似是沒完沒了。

「不救!一個也不救!誰都不救!」

侯楓發了瘋的匍匐到況千歲面前,也不管自己胸口的槍傷。

「千歲,你快走,你是貓,還這麼小,隨便躲到哪個草叢裡,不,草叢不安全。去樹上!你去樹上躲著!他們要的是沈雲成,童年年和我不會有事,你快!快去……」

「他們要沈雲成,不耽誤滅口其他人。」

況千歲隨意的戳破侯楓的謊言。

「再說我救下的人,拱手相讓,不大合適。」

「胡鬧!」

啪地一巴掌,況千歲懵了!

屁股上傳來的微痛感告訴她,那巴掌是真的。

活這麼久,除了她家太子敢對她動手,這侯楓……也是獨一份。

可以,很可以。

她雙眼微眯,危險的盯著侯楓看。

「寶貝我……」侯楓一時情急,回過神,就慫了。

系統七號及時打斷尷尬局面。

「宿主,來了二十一個人,全副武裝。身手據七號判斷,比之前那幾個強。」

說完覺得不夠,又補充了一句。

「強很多。」

況千歲前爪按在侯楓傷口附近,把他推倒。

看他疼得嘶嘶抽氣,才收回爪子。

「聽話,在這兒看好沈雲成,他的命是你的。」

她第一次主動伸出舌頭,舔了舔侯楓的臉頰,「太子最乖了。」

系統七號咦了一聲,趕緊把嘴閉緊。

宿主知道了?!

宿主什麼時候知道的?

在侯楓傻眼愣住的時候,況千歲用新手禮包里的瞬移工具,把戰場轉移。

對方人數太多,如果離侯楓他們太近,流彈都夠死幾回。

況千歲看看前面氣勢洶洶,一身煞氣的對手,再回頭看看遠處只是一個點的侯楓。

「回頭得給你們系統後台提提意見,新手禮包太小氣。」

高級藥劑就一瓶,瞬移道具才三個。

用起來還諸多限制。

一次瞬移,人數3、距離2000。

一般情況用不上,關鍵時刻不夠用,實在雞肋。

系統七號:「宿主不好!還有一撥人從森林過來!正在朝侯楓他們接近!」 「該死!」

況千歲破口罵娘。

「冷靜,我需要冷靜。七號,確認對方人數和裝備情況。」

不是自亂陣腳的時候,她得想辦法撐到沈雲成的人來。

系統七號卻又道,「宿主,不是一撥人,七號看見魏元思了。」

「魏元思?」

「就是那個黑粉。」

況千歲記起意國之行,飛機上那個買熱搜黑侯楓的傢伙。

「他是沖侯楓來的。那邊距離侯楓還有多遠?」

系統七號:「包括魏元思在內,共五人,武器只有格洛克和匕首。目前腳程最快一分半后可發現侯楓位置。」

況千歲心沉了又沉。

一分半,她拿不下這二十一人。

「把我瞬移回去,先解決那五個。」

系統七號:「來不及,這邊已經發現宿主,宿主小心!」

子彈幾乎和系統七號的提醒同時到達。

況千歲僅本能偏開半寸,子彈擦過後腿射進地面。

緊接著便是雨幕般的掃射。

「艹!」

除了閃避況千歲什麼都做不了。

這撥人果然更專業。

比起剛才那幾個蠢貨,這些人見到她這隻貓的第一反應強多了,根本不做猶豫,直接清除。

而她躲開第一發,更是惹得他們警惕,寧殺錯不放過。

子彈太多,攻擊太密集,任她況千歲三頭六臂也無法全部避開。

系統七號:「宿主你受傷了!」

況千歲:「沒事。」

系統七號:「你中了兩槍,其中一槍接近脊椎!」

且子彈滯留體內,隨著況千歲持續劇烈運動,子彈位置跟著一點點深入。

閃避速度直線下降。

如果不第一時間用高級藥劑恢復,接下來很有可能就這麼被打成篩網,死的不能再死!

系統七號:「宿主生命體征低於49%,七號給你用藥!」

況千歲厲吼:「不準用!!!」

系統七號:「如果宿主死亡,侯楓一樣會死。」

況千歲沉默。

她突然停止動作。

系統七號懵了:「宿主你在做什麼!」

子彈一顆顆射穿況千歲的身體,不過幾息,對面便停下火力。

系統七號急瘋了:「宿主!宿主你怎麼樣!!宿主你不能死!」

「死不了。」

況千歲淡笑著安慰七號

系統七號:「宿主!宿主你別說話也別動了,你現在的生命體征只有17%,你、你……你快裝死!」

七號太慌張,關心則亂,沒察覺況千歲笑語里的古怪。

她彷彿是在陳述一句事實。

這事實如鴻蒙以來,世間任何一條真理。

亘古、絕對。

況千歲一身漂亮的奶白被毛,此刻鮮血淋漓,紅到暗沉。

她垂眸看著自己。

靜靜體味此時此刻,生命瘋狂流逝遠離的奇妙感受。

「七號,你不是一直好奇那金光么?」

系統七號下意識讓她閉嘴:「宿主專心裝死,別說話。」

等況千歲胸腔里破布般的笑聲傳來,它才反應。

金光?

對了!

「宿主的金光為什麼沒有出現?」

七號之前一直判斷那是防禦系的外掛道具。

在宿主遇到危險的時候,會保護她。

可當時宿主又說過,那金光並不是她放出來的……

「因為我不想讓它出現。」

「宿主能控制它?」

「不能。」況千歲抬頭,視線落向近前的高大身影上,「我只能讓它晚點出現……」 「金光晚點出現,我可以偶爾放鬆放鬆。」

話未落地,走過來的男人發現她並沒死透。

立馬警戒對峙,以防她有動作。

兩聲外語快速交流后,三個肌肉虯結的壯漢上前,將她圍住。

手裡端著衝鋒,槍口抬起。

隨著撞針擊向子彈,金色的光芒似是蓄謀已久,突然出現。

那光如真空擠壓的絨絮重獲自由,從況千歲身體里忽地膨脹炸開,像圓頂帳篷般將她籠罩。

接著無風自飛,蓬蓬鬆鬆的絨絮,一點點,緩慢卻強勢的漫延鋪展。

子彈出槍膛前被這光的飄絮堵在洞口。

砰地自爆。

爆炸一口氣炸死了七八個人。

然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隨著金光飄散,剩下的十幾人意識到問題,舉槍掃射。

可子彈對那光一點效果也沒有。

有人抽出匕首和貼身兵器,依然無效。

幾秒后,光落在每個人身上。

不痛不癢,沒有任何傷害。

系統七號:「宿主準備怎麼辦?」

這金光看起來很強,但好像只能防禦,不能攻擊。

眼下局面僵持。

對方傷不了況千歲,反過來,況千歲也已經沒有實力去拿下他們了。

況千歲搖頭,「就這樣吧。」

她轉身朝侯楓方向跑去,那迅捷的速度,優雅自如。

系統七號詫異:「宿主的生命體征在恢復?!」

況千歲想了想道:「應該是吧。」

「既然如此,為什麼現在回去呀!反正他們的攻擊無效,先弄死一個是一個呀!」

況千歲搖頭:「用不著。他們不會跟過來了。」

系統七號:「為什麼?」

況千歲:「因為那光……那玩意兒不允許。」

系統七號徹底糊塗了。

「宿主的金光到底是什麼?」

況千歲沒回答:「魏元思到哪兒了?」

系統七號懊惱又委屈。

宿主怎麼不按理出牌呀,好好的馬上就要進正題揭曉謎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