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整天戴著口罩,一定是十分在意他毀容的事情吧?吃飯必須要摘口罩,想必這魚寧會不願意跟大家一起吃。

果然,就聽魚寧說:「我在屋裡吃,不過去了。現在我不餓,我想先去外面轉一轉。」

朱南新立刻道:「我跟你一起。」

魚寧沒有反駁,也知道反駁無效。

「那好,我叫人給你們先送進屋裡,你們回來就吃。」顏沐很好說話。

魚寧要在山莊里轉,有朱南新跟著,她沒有什麼不放心的。

她和魚寧,朱南新一起出了青園,她準備去食堂,這兩人要順著這邊的路往小水庫那邊走一走。

「小沐,」

碰到楚河,楚河手裡抱著一大捧折來的重瓣紅玫瑰,一見顏沐忙道,「這個我會付錢的!」

他這幾天忙著研究山莊里各種花卉香,山莊里那個放鴨子的胖丫頭,每次見了他都看仇人一樣盯著他……

他真不會白讓顏沐損失這些花草啊,這一點一定要說清,不然下面員工告起狀來,說不定他會被「請」出山莊。

顏沐一笑,眼角餘光卻留意到魚寧身形似乎一僵。 「沒關係,」

顏沐失笑,「我還記得你說過有好品種的鮮花資源,什麼時候方便,也幫我們山莊聯繫一下?」

楚河熟悉上千種的花卉大品種,至於那些小系品種,更是數不勝數,對於這樣一個專家,她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有什麼適合山莊的,她也想豐富一下山莊的花木資源啊!

「沒問題,你——」

楚河一笑,正要說什麼,一轉眼看到顏沐身邊的朱南新和魚寧,視線從朱南新身上掃到魚寧身上時,忽然一頓,

「我怎麼?」

顏沐不解。

「這兩位是……」楚河眼光一直盯著魚寧。

「朋友,」

顏沐對外自然不會說出薄正帆的事情,只是笑著說,「過來養一養身體,這位是朱南新朱大哥,這位……是魚寧魚大哥。」

「魚寧?」

楚河似乎關注的就只有魚寧一個人,有點猶豫道,「我怎麼看著有點熟悉……」

「熟悉?你們認識?」

顏沐很是驚訝,看向魚寧。

心想魚寧戴著大口罩呢,就露出一雙眼睛,連額頭都被散亂的劉海遮住了,就這楚河還能看出來眼熟?

魚寧搖搖頭,皺了皺眉,聲音有點啞:「不認識。」

「抱歉,」

楚河也覺得不可能,初時的愣神后,又反應過來連忙道歉,「只是覺得跟我的……一個朋友有點像。」

「朋友?」

魚寧干啞著嗓子嗤笑一聲,聲音很低,加上這時山莊里鳥鳴聲聲,楚河也並沒有聽到。

顏沐耳力好,感覺魚寧的語氣有點古怪,下意識掃了魚寧一眼。

這麼一看時,她才留意到,楚河和魚寧的眉眼長得很相似。

只不過楚河的氣質看著風情無限,魚寧的眼神卻顯得有點陰鬱,像是蟄伏的毒蛇般,憑空讓人覺得有點可怕。

「我先過去了,哦,還有,小沐,」

楚河將視線從魚寧身上收回,又回到了玫瑰花上,「我打算往這裡添置一套設備,可以再向你多租一個房間嗎?」

都不好意思說住了,自己住的這個顏沐可是不要錢的,楚河肯定不會白白多佔山莊一個房間。

楚河也早從納蘭淼淼那裡打聽到了,像司馬家、閆家,甚至還有薄老四他們,在這裡住著,可都自覺給足了山莊好處的……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他主要是想多待一段時間,更不能白住了。

「我叫人幫你收拾出一間,」

顏沐也沒拒絕,點點頭道,「有什麼要求你可以再跟汪管事談。」

楚河一笑連忙應了一聲就進了青園。

顏沐留意到,魚寧的眼光似乎掃了一眼楚河的背影,只是他很快又低下頭,也沒看到他眼底的情緒。

極品廢少 難道魚寧也發現,他跟楚河眉眼有點像?

顏沐摸了摸下巴,覺得有點疑惑,不過想想,這兩人應該也不可能會有什麼交集。

看著朱南新跟著魚寧一起順著小路往小水庫那邊走去,顏沐忍不住盯著魚寧的背影又多看了幾眼。

「小沐,」

顏沐才走到食堂門口,就見蕭維真站在門口樹下,微笑地看著她。 「維真姐,怎麼不進去吃飯?」顏沐忙道。

「是這樣,」

蕭維真笑道,「小寧的眼睛好了,這幾天也一直挺穩定,我也放下心了,今天我想跟你辭行。」

「辭行?你是準備回F國,還是留在京都?」

顏沐也不覺得太意外,畢竟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像納蘭淼淼這樣畫漫畫很隨意的自由創作者一類的畢竟少。

這麼想著,不等蕭維真開口,顏沐又道,「如果維真姐留在京都的話,有空就來山莊玩,這裡隨時歡迎你過來。」

那也就用不著說辭行了。

就像司馬西樓、閆慈他們一樣,隨時會過來,朋友們聚在一起的時候顏沐真覺得挺開心的。

「我……」

蕭維真頓了頓道,「我準備去M國了。」

「M國?」

顏沐有點意外,「為什麼?」

蕭家在京都,蕭維真又久在F國,而且聽說蕭維真在F國做的風生水起,怎麼突然要去M國?

「在一個地方久了,就想換個地方新鮮新鮮,」

蕭維真一笑,笑意透著一點微不可查的蕭瑟,「也換個心情,M國我有幾個朋友在那裡,準備過去試試——」

說著,輕嘆一口氣,又一笑抱住顏沐的肩膀道,「總之,要跟你辭行,祝福我吧!」

「好啊,蕭寧也是想要去M國嗎?祝你們一路順風。」顏沐笑問。

沒想到,眼睛一好就急著走啊!

「不是,」

蕭維真笑意一頓,「蕭寧他不走,他眼睛才好,這一段又忙著設計,只有待在山莊,他的眼睛感覺才能更好。」

「哦,」顏沐這才反應過來,「維真姐,你要一個人走啊?」

流轉經年 說到這裡,顏沐突然想起了那天蕭寧父母來時,和蕭維真在屋裡的那一番對話,頓時心裡微微一跳。

蕭維真……這是準備遠離蕭寧了?

「祝福你,維真姐,」

顏沐心裡也是一嘆,十分真摯地祝福道,「維真姐可別忘了我們,一定要和我們常聯繫。」

「嗯!」

蕭維真嗯了一聲,一伸手將顏沐擁抱在懷裡,緊緊一個擁抱后,看著顏沐笑道,「小沐,再一次向你說謝謝,謝謝你治好了蕭寧……此生此世,我欠你一個大人情。」

「維真姐說什麼呢,」

顏沐笑道,「這麼說就見外啦,我們是好朋友,朋友之間,不用這麼說!」

蕭維真點了點頭道:「那好,不說這個了,我行李收拾好了,已經聯繫了車子過來接我,其他人我就不一一去辭行了,替我跟大家說一聲。」

顏沐頓了頓忙道:「好的……那蕭寧呢?」

聽這意思,難道連蕭寧也沒說?

「我懶得跟他說了,整天閉關搞設計呢——瘋魔了都!」

蕭維真故作輕鬆一聳肩,「我走了,小沐,再見——哦,你別過來了,不用送,山莊太美啦,我得一個人一邊往外走,一邊好好靜靜欣賞!」

說著沖顏沐擺擺手,轉身就向青園走了回去。

顏沐無奈,只好頓住了腳步,叫過來汪管事,讓他給蕭維真叫來的車上,送上了一些山莊的土特產,以及幾瓶海藻蘆薈膠。 蕭維真離開的幾乎悄無聲息,除了顏沐,還真的誰都不知道。

「維真姐走了?」

納蘭淼淼吃著小素包頓時不淡定了,「怎麼也不跟大家說一聲。」

「她有急事,」

顏沐只好笑道,「對了,她給我發了信息,在她房間里,給大家都留了一份禮物,吃完飯你們去拿。」

「哦!」

夢境人生 納蘭淼淼有點小失望,怎麼就走了呢?

不是那天跟閆慈還說話來著?看著貌似有點曖昧的……

「啊,」

納蘭淼淼想到了什麼,立刻睜大了眼睛,「維真姐不會是和閆總私奔了吧?!」

晏楚楚手裡的杯子差點掉地上:「你說什麼?」

說著猛地扭頭看向她哥。

晏紫東握著牛奶杯子的手微微一緊,臉上卻看不出什麼,只當沒聽見,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大口。

「別亂說,」

司馬西樓連忙道,「慈哥在他家呢——關蕭維真什麼事!」

納蘭淼淼也覺得有點失言,連忙吐了吐舌尖,低著頭大口喝豆漿。

這時,就聽到飯廳外傳來一陣重重的腳步聲。

「慈哥?」

司馬西樓一眼從飯廳的窗戶上看到了晃過的人影,立刻站起身來道,「卧槽,是慈哥來了嗎?」

他這麼一說,大家都下意識看向納蘭淼淼。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緊接著大家又都悄悄瞄向晏紫東。

晏紫東本來淡然的神色,在一瞬間微微有點緊繃。

就在這時,飯廳門口一暗,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飯廳門口。

「慈哥!」

司馬西樓連忙道,「怎麼這時候來了?吃了早飯了嗎?快坐下趕緊吃點——」

他也好幾天沒見過閆慈了。

自從那邊閆慈離開山莊后,好像一直沒了動靜,他還是聽閆墨說,閆慈這幾天一直在閆家老宅老爺子身邊。

晏楚楚緊張地瞪向閆慈。

這個活閻王該不是來宣布他的婚訊的吧?

那她哥算什麼?

之前就白白被他耍了?

幸虧她哥失憶了,要不然……晏楚楚越想越氣!

「跟我來!」

閆慈沒有理會司馬西樓,冷著臉大步流星走到晏紫東身邊,一伸手扣住晏紫東的手腕,幾乎將他從椅子上拎了起來。

晏紫東冷不防被他拽著往門口就走,連忙怒斥道:「你放手!」

「喂!」

晏楚楚也沒想到,閆慈說動手就動手,急著站起來就要去拉她哥。

然而不等晏楚楚跟過來,閆慈一彎腰,直接將晏紫東猛地扛到了肩上,腳步不停就衝出了飯廳。

滿飯廳的人都目瞪狗呆。

「卧槽……」

司馬西樓愣了一下爆了一句粗口,這是土匪搶劫嗎?

「哥——」

晏楚楚緊跟著沖了出去。

司馬西樓和顏沐他們也都趕緊追了出去,這是要幹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