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很多時候,現實生活中,並非資料不足,導致你無法辨別。而是因為信息太多,使你難以甄別。林逸飛雖然對於什麼自己爆炸的觀念不甚瞭然,卻真的感覺信息太多,需要他來自己的消化。

當時自己問封平,他在殺人網站充當什麼角色的時候,封平竟然一臉茫然,反問自己.什麼殺人網站?

封平的神色驚詫,自己問話有一些技巧,首先認定封平就是殺人網站的成員,也就是白家華所說地組織,這樣出乎不意的問出來,封平如果是殺人網站的,斷然沒有否認的道理,可是他竟然茫然不知,這樣已經推翻了自己的一些推斷。

當初雨夜中,那幾個殺手,並非殺人網站的,可是他們當初叫破了自己使用的春蠶刀法,自己開始只是以為,那套刀法雖然經過了幾八百年,但還有流傳下來的可能,可是目前卻覺得,這些人不是和完顏飛花有關聯,就是完顏烈教出地弟子。

只是封平武功雖然不弱,但白家華都要比他強上一點,二人出來,如果上了百家會,那已經是難得的高手,可是經過拷問一番,林逸飛才發觀,他們也不過是兩個外圍的人員,對於組織竟然也只是知道冰山一角。

問道他們任務的時候,封平和白家華最後己經迫不及待的吐露實情,想讓林逸飛把自己先行釋放,組織雖然對待叛變的人員是殺無赦,可是自己若是先死,那殺無赦的條款也落不到自己的腦袋上。

他們此次任務的自責人叫做孔尚仕,本來任務是要把馬特利抓回去即可,沒有想到節外生枝示殺出個岳浩峰,而且一套岳家拳法打地有摸有樣。

封平說到這裡的時候,透漏就算孔尚任抓住岳浩峰,也是費了一些力氣,如果林逸飛和他動手,那絕對是手到擒來。

林逸飛並不理會封平的恭維,只是問他們地組織在哪裡?

封平看到林逸飛對於恭維,馬屁簡直刀槍不入的樣子,只好訕訕地解釋道,他們本來的打算是,抓到馬特利后,立刻返回草原,有專人接送,他們的任務就算大功告成。

林逸飛聽到這裡的時候才明白,封平這麼說,就是意味著,他也不知道俎織在哪裡,就像只是在高樓大廈外邊和呢的,始終不會明白,裡面的幾星級的待遇.究竟差別在哪裡。草原,又是草原,林逸飛都是不由有些頭痛,殺人網站的實情還沒有搞清楚,君憶到底是不是幕後主使也不甚瞭然,只是從江海濤的口中得知,他們的殺人網站早已經離開草原,這會兒又出來了神秘組織在草原,這其中的關係,又有誰能解釋明白?

封平看到林逸飛沉思的樣子,以為他是不滿,慌忙又說,只不過孔尚仕算是他們這裡的頭號人物,聽說有被組織接見的榮幸,以林逸飛的手段,抓住他,逼問出結果大有可能,而且孔尚任好像對岳家拳很有興趣.這才留下紙條,讓林逸飛前來,過去詢問一下。

師父在上 林逸飛坐在車裡,心緒起伏,只是覺得自己其實也和封平一樣,始終活動在外圍,接觸不到核心,這次如果能夠遇到那個孔尚任,卻不知道是否能夠一解心中之惑。

其實他幾次萌生過去找到完顏飛花的念頭,只不過還是忍住,對於完顏飛,他並沒有什麼惡感,也談不上好感,可是他知道,這種女人沾不得,而且從所有的動態來看,完顏飛花似乎也在秘密進行著什麼,這樣的一個人,不像封平,不能動手逼問,你又怎麼能指望她提供給你有用的信息.或許她就算指引.也會不知不覺按照她希望的方向去查。

「林教官。」譚佳佳看到林逸飛沉思的樣子,忍不住問道:「你在想什麼?」

「哦?」林逸飛回過神來,「什麼事? 再見了 我的純真

「我還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該問不該問」譚佳佳有些獨猶豫。

「你說。」

「你為什麼要放了江海濤,難倒是想放長線,釣大魚?但是你這种放法,好像是放出去,就很難收的回來,」譚佳佳不解道:「你要知道,他有罪。』

林逸飛微微笑道:「我放過了他,但是別人又怎麼會放過他,司機朋友你說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林先生深謀遠慮,你想的,我們又如何猜得到。」司機還是戴著個鴨舌帽,頭也不回的,只是嗓子卻有些沙啞。

「林教官,你就不要賣關子了,」譚佳佳笑道:「老張說的,」她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頓了一下,臉色微變,「老張,你的嗓子怎麼了?」

「天寒,感冒了,吃了點葯,竟然有嚴重的現象,咳的嗓子都有些啞,」老張苦笑了一聲,「你們不用擔心,我還挺的住。」

「是嗎?」倒後鏡中譚佳佳臉上笑容燦爛,「那你可要注意一下身體才行。「你放心吧,」老張揮揮手,「再做個十幾年,還不會有問題。」

譚佳佳笑笑,轉頭望向了林逸飛,看到他也是嘴角一絲笑容,恍然道:「林教官,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她這句話問的沒頭沒腦.林逸飛卻像聽明白的意思,「咳嗽當熬可以先得,發作起來不由人的,只不過原先的那介老張,耳垂的部位有顆痣的,現在突然變得沒有,我們只是上樓下樓的功夫,他想必沒有功夫,也沒有必要去整容吧?」

譚佳佳緩緩點頭,「我終於發現,林教官為什麼能活到觀在,老張.你知道嗎?」

她話音一落,老張己經用力一踩剎車,才要推門出去,譚佳佳身形一晃.卻已經借勢站起,一掌重重的切到老張的後頸之上! 「哈哈!」那姓衛的看到許莫的神sè,突然間大笑起來,「我開個玩笑,許先生多心了」

許莫聽他這話說得言不由衷,心中的憂慮絲毫也沒減少,心想:「我背後不遠處就是酒窖,在我回來之前,也不知這兩人發現沒有,但看這情景,像是還沒發現不管怎樣,這兩人不三不四,酒窖里那麼多酒,如果被他們看到,不知要生出怎樣的禍端」2m

他那酒窖建造的時候是依著一個地坑而建,只是在邊緣斜坡處挖了一下,令其和中間差不多齊平再向下去,地底很多石子,太過堅硬,挖掘起來很不容易,便沒往深處去挖

隨後在頂上用木頭搭了個架子,折了樹枝搭在架子上,又在樹枝上鋪了枯草而已甚是簡陋,只要從旁邊走過,一眼就能發現

但許莫建造的時候從沒想過會有人到這深山裡來,之所以搭建這個酒窖,不過是為了遮雨而已誰曾想一不小心就留下了這個隱患

許莫望了那兩人一眼,心想:怎麼想個辦法,拖延過眼下這段時間?只要暫時不讓他們發現酒窖的存在,等他們一走,我就帶著猴子們一起,把酒窖里的酒挪了

那姓褚的伸手到自己的背包里一摸,拿了兩包壓縮餅乾以及一盒行軍罐頭出來,放到許莫跟前,笑道:「我們喝了許先生的美酒,也沒什麼東西可以報答,這點吃的,算是交換」頓了一頓,接著道:「我們帶的吃的東西也不多,不能多給,抱歉了」

許莫淡淡的向兩樣東西看了一眼,心想:這種食物,哪裡還能入得我口?不過這姓褚的還算會做人,比那姓衛的強得多了

芒果一直站在許莫身後,幫他撓頭髮捉虱子,看到新奇事物,忍不住『嘰嘰』叫了兩聲,伸出爪子向壓縮餅乾和行軍罐頭一指

許莫回頭望了芒果一眼,微笑道:「你想要?那就拿去」說著將壓縮餅乾以及行軍罐頭撿了起來,遞給芒果芒果抱在懷裡,卻認不出是什麼東西,一雙小眼睛左瞧瞧,又看看,滴溜溜的亂轉

那姓褚接著道:「我這兒有一件事情,要向許先生打聽一下」

許莫轉臉望著他,等著他繼續說下去,卻沒說話

那姓褚的繼續道:「許先生在這個地方住了這麼久,不知道有沒有見過什麼稀奇古怪的事物?」

許莫臉現疑惑,「稀奇古怪的事物?不知褚先生指的什麼?」

那姓褚的聞言略一猶豫,似乎有些話不太方便說,想了一想,還是試探xìng的道:「比如…一些從來沒有見過的動物什麼的?」

「那倒沒有」許莫搖了搖頭,不知怎麼,卻想到臨近山谷里那個山洞,心想:這兩個人說不定是為那山洞裡的怪物來的,我要不要將那個山洞的事情告訴他們?

心中猶豫,一時拿不定主意

「哦!」

那姓褚聞言似乎也沒懷疑,臉上卻現出失望的神sè他想了一想,接著道:「我們要在這兒住一段時間,以後少不得要麻煩許先生」

許莫不置可否的道:「好說」

那姓褚的笑了一笑,接著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和許先生做個鄰居,把帳篷搭在這兒」

許莫聞言心裡一驚:把帳篷搭在這兒,那我豈不是就沒有功夫把酒轉移了?

當下不動神sè的伸手向湖泊的方向一指,「那兒有個湖,風景優美,最適合搭帳篷」

他經常到湖邊鍛煉觸覺,讓這兩人到湖邊去賺對於自己觸覺的鍛煉,不可避免的要受到影響,但此時為了酒窖里的酒,不得不暫時將這兩人支開,卻又顧不得那麼多了

那姓衛的哈哈一笑,「不用了,我們和許先生住在一起,這酒…」說著向手中的酒罈一拍,繼續道:「我還想多喝一些」

許莫聽他話里的意思,似乎是將自己的酒當做了他的一般,想怎麼喝就怎麼喝,臉sè難看,沒有接話

那姓褚的站了起來,「天要黑了,我們先把帳篷搭出來再說在這附近,許先生有什麼地方好推薦的么?」

許莫跟著站起來,向正前方一指,「那兒有個地方比較平坦,適合搭帳篷」在他身後不遠處就是酒窖,很是不願這兩人向那個方向走

但那姓衛的甚是狡猾,向許莫身後一指,對那姓褚的道:「我看那個方向更好一些,老褚,咱們到那邊搭帳篷去」說著還對許莫笑了一笑

許莫看到他的笑容,只覺說不出的厭惡,卻又沒有辦法開口阻止,不然的話,只怕這兩人更要疑心

那姓褚的聞言點了點頭,竟答應了,「也好」說著和那姓衛的一起,負起背包,越過許莫,便向酒窖的方向走去

許莫大急,一時卻又沒有辦法,只得跟在他們身後,同時心中暗暗祈禱這兩人不會向酒窖里看

他那酒窖四周都被遮住了,只有一個小門,如果不是特意打開門向里看一眼的話,多半只當是個低矮的窩棚,不會發現裡面所藏美酒

那兩人很快走到酒窖旁邊,那姓衛的向窩棚看了一眼,回過頭來,對許莫道:「這是什麼?是茅房么?」

許莫聽他語氣輕脯話里隱含嘲諷侮辱之意,心裡有氣,沒有則聲

那姓衛的已經把酒窖門打開,一眼就看到裡面一排排整整齊齊的酒罈,吃了一驚,接著卻是大喜,大聲叫道:「好多酒」

也不徵求許莫同意,徑自從門口拿了一壇美酒,將封口解開,低頭向酒罈內深深一聞,那酒香從鼻孔里鑽了進去,卻沖向全身各處,令人遍體舒泰,忍不住大聲稱讚:「好酒!」滿面陶醉的神sè

許莫見他手中拿的,正是自己以前所釀的桑葚酒,終於忍不住道:「你想喝酒,總該先問我一聲?」

那姓衛的聞言突然大怒,將手裡的酒罈用力向地上一摔,『啪』的一聲,那酒罈正好砸在一塊尖銳的石頭上面,摔的粉碎,酒液迅速流了一地,頃刻之間,空氣里飄散著的到處都是酒香

那姓衛的回過頭來,冷冷的望著許莫,冷笑道:「怎麼,你不願意?」說著伸出右手,按在了腰間的手槍上面,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拔槍殺人的架勢

那姓褚的突然伸手按在他的手上,勸解道:「老衛,消消氣,為了一壇酒,值得么?」邊說邊悄悄的向那姓衛的使眼sè

那姓衛看到他的眼神,不禁微微一怔,臉上現出疑惑的神sè,yù言又止,好幾次想要向那姓褚的詢問,最終卻忍住了沒有開口按在手槍上面的手卻鬆開了

許莫目光敏銳,這兩人神sè變換雖然輕微,做的又隱蔽,卻還是被他看到了

那姓褚的接著轉向許莫,賠笑道:「抱歉,許先生,我這朋友脾氣有點暴躁,有什麼過分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

許莫還沒接話,那姓衛的便已再次冷冷的道:「喝你的酒,那是看得起你,信不信惹的老子興起,全給你砸了」

許莫心裡惱怒,看了看那姓衛的腰間手槍,沒有說話,心裡卻在暗暗計較

那姓衛的見他這樣,只當他怕了,不再管他,對那姓褚的道:「老褚,咱們的帳篷就搭在這兒」

那姓褚的也不反對,「也好」

接著又對許莫道:「老衛xìng子有點直,但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心裡倒沒什麼惡意,許先生不要介意」頓了一頓,又道:「接下來我會看著他,許先生放心,他不會再隨便拿酒喝的了」

許莫淡淡的應了一聲,心中冷笑,臉上卻不動聲sè

那兩人從背包里取出帳篷,在酒窖旁邊清理出一片空地,便動手忙活起來

許莫一時拿他們沒有辦法,當下一言不發,往回走去

那姓褚的見他走開,大聲招呼道:「許先生,等我們搭完帳篷,過來一起吃點東西?」

「心領了」許莫留下這麼一句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那姓衛的見他走遠,便小聲對那姓褚的道:「老褚,你剛才對我使眼sè,那是什麼意思?」

那姓褚的同樣小聲道:「我先問你,你伸手按在手槍上,想要做什麼?」

那姓衛的不以為然的道:「當然是開槍打死他,媽的!我一開始不知道這兒還有這麼多美酒,不然哪會跟他說這麼多廢話?把他打死了,這些美酒不全是咱們的了么?自己喝也好,拿出去賣也好,咱們自己做主,還不是想怎麼著就怎麼著?」

「沒出息!」那姓褚的罵了一句,接著問道:「我問你,酒窖里的酒總共有多少?」

那姓衛的想了一想,便道:「怎麼也有個幾十壇,一百壇」

那姓褚的冷笑道:「就算是一百壇又能怎樣?這酒再多,總有喝完的一天,你把這姓許的打死了,咱們再到哪兒弄這種美酒去?」

那姓衛的聞言雙眼一亮,「你的意思是說…」

那姓褚的早就猜到他想說什麼,點了點頭,繼續道:「當然是配方了,你不久之前曾經提到過的,怎麼自己反倒忘了?」

a

a 譚佳佳走出車門的進修才現那輛轎車裡面還有一個男人看到林逸飛凶神惡煞一般本來有出來的欲*望卻又幾乎把腦袋埋在車座裡面。

「這位先生你只是問路?」地上那人苦笑道:「那不用這麼凶吧。」

他起身拍拍身上的積雪林逸飛只是冷冷的看著他並沒有阻擋。

那人揀起了地上的紙片看了一眼「先生你走錯了這條路不對。」

「廢話如果是對的還用問你。」譚佳佳忍不住走了過來:「你知道就快說。」

那人搖搖頭喃喃自語道:「怎麼這年頭問路的都要這麼凶你從這裡往回走經過第二個路口左轉再前行幾公里就到。」

「是嗎?」林逸飛突然笑了起來「如果到不了呢?」

那人身形一僵緩緩道:「怎麼會到不了那地方我去過很多次的。」

「黃泉路你去過沒有?」林逸飛伸手一抓竟然把他拎到了手上「那條路我比較熟悉也送達很多人現在可以免費送你一程。」

「先生你你放手。」那人有些驚慌失措起來「有話好商量不要動粗。」

林教官正事要緊。」譚佳佳低聲道。

林逸飛冷冷笑著比起積雪還要冷上三分「你莫要以為天底下你裝呆賣傻的功夫天下一流沒有人能夠看穿。」

「什麼先生你說什麼?」那人眨眨眼睛神色有了一絲驚慌。

林逸飛笑了起來。神色一絲譏誚「我正在懷疑。這種天氣這種時候怎麼會有一輛轎車適時趕來因為十分鐘之內我只是看到我們這一輛車在這條路你們好像就是知道我已經迷失了方向有如指路明燈一樣適時趕到。」「先生。你說什麼我不明白。」那人驚慌一閃即逝已經恢復了鎮靜。

譚佳佳卻是心中一凜隱約明白了什麼。

「這種竊聽器相比離開的距離不會太遠。附近就要有人接收」林逸飛拎著那人有如拎著一隻雞一般毫不費力那人其實很想掙扎只是覺得脖子后筋被林逸飛的手指反搭上轉瞬一股酸麻傳遍了全身竟然一絲動彈不行。

我們丟掉了竊聽器你們聽不到我們的地動靜。自然要驅車過來看看。看到我們橫在路上生怕我們詢問先是做戲怒。先制人裝作路過的樣子這樣我們問路地時候你們順理成章的再給個錯誤的路線就算前面的那人失手後面的還可以彌補這個疏漏繼續耽誤我們的時間你們的任務當然只是能把我們拖延在外邊轉圈就算完成。」林逸飛說地很輕卻如炸雷般響在那人耳邊。

那人想笑卻覺得臉上有些僵硬。

譚佳佳本來急不可耐的想要按照那人指的方向去找聽到這裡只能沉默下來林逸飛的雖然是推斷聽起來卻也並非無可能。

「閣下和你地組織做事絲絲入扣滴水不漏我林逸飛也是佩服的。」林逸飛說道這裡的時候沉聲道:「只是你們大錯特錯這種方法看起來連環無隙但你若不來我還要費儘力氣找人這下你們主動送上門來倒省了我一番力氣剛才那個因為有緊急任務這才牙槽帶有毒藥你和車中那位只是負責聯絡我想絕對不會輕易就死吧?

天氣雖然寒冷那人卻感覺到燥熱無比「先生你說的什麼我真的不懂。」

他這樣一口否認若是譚佳佳碰到倒也無可奈何林逸飛卻是笑了起來「哪個是人哪個是鬼我是看的清清楚楚你莫要以為摔倒在地上不加反抗就裝的很普通人一樣你要知道我剛才出手很快容不得你閃避卻是給了時間讓讓你反抗常人若是被我擲出沒有被摔打的經驗這時候多半是屁股著地可是習武之人天生已經產生一種習慣反應一個是以力抗力另外一個方法就是以力卸力你被這擲出的那一刻已經腰間用勁想要挺身站起只不過心中有鬼多半知道我在度你這才摔到在地估計裝作不會武功之人只是破綻已成任你心思如鬼反應如電難倒還能逃過我地眼睛?」

那人臉色蒼白竟然說不出話來。

譚佳佳卻是又驚又愧不知道對於林逸飛是什麼地感覺剛才她只以為林逸飛出手莽撞心浮氣躁卻不知道他在這個時候一舉一動竟然暗藏深間步步為營怪不得章警官說過林逸飛這個人好在是我的朋友好在是我們的朋友好在他為人俠義做事有原則不然我一輩子也不想碰到他那種罪犯。

「你這種強盜闖到別人的家中拿著一把刀當然是說什麼是什麼。」那人做著垂死掙扎「這一切不過是你的憑空想象證據呢?」

林逸飛曬然笑道:「證據?這還要證據我說的就是證據你的反駁就是證據你不知道你反駁一句就讓我確信了一層我本來還不敢十分肯定你是跟蹤而來不過別人就算偶爾會武聽到竊聽器跟蹤組織什麼的定然茫然不知你表現的太鎮靜只是想要找我說話的漏洞指出我潛在的推算錯誤難道不知道這已經是在承認你是來跟蹤我的?」

那人差點吐血沒有想到林逸飛奸狡到了這種程度他並不審問可是言語的圈套卻已經讓他不知不覺的鑽了進去卻是茫然不知他們如果是在布局那麼林逸飛無疑是在破局。

當然奸狡不奸狡是個人感覺譚佳佳對於林逸飛的感覺就是此人天生好像就能找到別人的破綻無論是武功方面還是言語方面。

「不過最直接證據倒也顯而易見佳佳去搜搜那輛車。」林逸飛望都望跟來的那輛轎車一眼卻好像周圍的一草一木風吹雪飄都躲不過他的眼睛「剛才車內的那個仁兄低下頭來恨不得把腦袋藏到屁股底下你不要以為他是害怕他是看到我們怕我們問他問路看到什麼不應該看到的時候已經把接收裝置藏到車座下而已。」

譚佳佳恍然大悟再不猶豫快步向那輛車走去轉瞬伸手掏出佩槍指向車內的那人高聲喝道:「下車我是警察。」

林逸飛手上那人臉色灰敗才要張嘴林逸飛已經冷聲道:「你莫要咬舌頭咬舌頭在我手上死不了的只能多一層受罪你舌頭斷了還有手你手斷了我也有辦法讓你用腳把我問的答案寫出來。」

那人噤若寒蟬倒真的不敢動彈半分只是車內那人已經知道不好本來以為憑藉同伴的三寸不爛之舌可以化險為夷卻沒有想到自己看樣也是不妙飛快竄到駕駛位一踩油門急低頭轎車一聲轟鳴車尾雪花竄直半米竟然飛快向譚佳佳撞了過來!

譚佳佳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砰」的一聲大響同時閃身向路旁躍去。

「咔嚓」一聲響車子的擋風玻璃穿了個彈孔玻璃竟然並沒有破碎只是上面絲絲縷縷的裂紋好像蜘蛛網一樣的散布。

譚佳佳閃身躍開卻已經高聲叫道「林教官小心。」

她在那人低頭一刻的功夫扣動了扳機又受到身形的影響感覺並沒有擊中那人那人既然不死下個目標一個是逃竄另外就有可能是撞向林逸飛。

果不其然車子才人譚佳佳身邊疾馳而過就是橫向一轉微微一頓已經向林逸飛沖了過去。

林逸飛手中那人眼中竟有善意夾雜一絲死意他從來沒有指望同伴能夠從林逸飛的手中救自己出來只是希望他能夠把自己撞死那就算是自己最幸福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