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初曉曉抬頭仰望,她看見葉墨寒正趴在飛機上盯著她,他的面容里全是擔憂,卻又竊喜。

那是一種緊張和期待並存的情緒。

初曉曉朝著葉墨寒微笑,她不能呼喊,就只能用這種形式去告訴他,她很好。

……

而公寓樓里。

已經敲門了一分鐘的左十硯見初曉曉始終不開門,慢慢的感覺到了不對勁。

這時,他的手下急沖沖的過來彙報。

「主人,出事了!」

「外面有一架直升飛機,已經把初小姐給接走了!」

那名手下非常的著急,顯然是一路急沖衝過來彙報的。

左十硯一聽到這話,趕緊的走到隔壁房間去,在那個房間的窗戶處,看著初曉曉站在繩梯上面,此刻的他氣惱不已,直接拔出手槍,就準備朝著那個囂張的小女人開去!

她就那麼強悍嗎?

在被他軟禁的情況下,依然能飛走,全然把他這裡當公共場所,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了!

「主人,您要殺了初小姐嗎?」

來彙報的下屬一臉的驚訝,他是知道左十硯是喜歡那個女孩的,此刻,他的心裡五味雜糅,他更加清楚左十硯一定氣得發瘋。

但是,他真的會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嗎? 左十硯漆黑的雙眸中全是陰冷,可手中的槍在被他拿了十秒鐘之後,又非常氣惱的放下!

到最後,他實在不爽,就這樣讓初曉曉走了,他不甘心,可把初曉曉殺了,他的心也會崩潰……

無奈之下,他咬了咬牙,乾脆的朝著初曉曉不遠處的位置開去。

只聽『嘭』的一槍……

對面樓的一扇窗,玻璃被他給打碎了!

那響亮的槍聲打碎了對面的玻璃,也讓初曉曉和葉墨寒的心顫抖了一下。

「靠!左十硯發飆了!」

秦奕朗的心也漏了半拍,此刻忍不住咒罵一聲,同時看著葉墨寒。

「寒少,該怎麼辦?」

「加快繩子速度,加快飛機速度,快走!」

葉墨寒焦急的朝著飛行員說道,同時他臉色鐵青,盯著站在窗台上的左十硯,他氣得不行。

如果左十硯真的敢傷初曉曉,那他一定讓他生不如死!

初曉曉也是被那聲槍響給驚到了,此刻忍不住朝著公寓樓看去,只見左十硯的臉色黑沉,像是風雨欲來的前奏。

初曉曉很平靜的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回以什麼臉色,就只是默默的看著他。

「我走了!再見!」

初曉曉到最後,輕輕的說了這樣一句話。

她的聲音很輕,左十硯一定聽不見,但她說得很慢,左十硯或許能夠通過她的口型,明白她的意思。

左十硯確實明白了……

他看著初曉曉囂張的離去,竟然還好意思說一句『我走了,再見!』他心裡的火氣越發的大。

此刻氣惱的將手中的槍丟在床上,乾脆就此離去!

他不想再看初曉曉一眼,那個女人,他無論如何都留不住,既然如此,她想走,乾脆就讓她走吧!

只是,如此看來,葉墨寒已經發現他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暴露的呢?虧他還想著誘導鄧丹儀去找赫懿,以此再耍葉墨寒一次。

誰想到那個男人竟然已經把他找到了!

他到底是怎麼找到的?左十硯實在想不明白……

此刻鬱悶又氣惱,乾脆的離開。

那名手下卻嚇個半死,左十硯將槍支隨便亂丟,這要是不小心走火了可怎麼辦啊?

一不小心就性命不保啊!

幸好……那隻手槍穩如泰山,他鬆了口氣,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將那支搶給收好。



直升機的繩梯在不斷的上升,初曉曉能投入葉墨寒的懷抱,也越來越近。

初曉曉明白,左十硯的武功了得,那麼槍法這些一定也很厲害,他剛剛偏差那麼大,連她的皮毛都沒有摸到,一定是故意的,為的就是嚇唬她,發泄發泄情緒而已。

他沒有殺她,代表著心裡對她有一定的感情。

那麼,他日真的爭鋒相對時,初曉曉也會放他一次生機的……

「曉曉,把手給我!」

初曉曉終於到了直升飛機艙門,葉墨寒對此很緊張,他趕緊的伸出手,想把初曉曉給拉上來。

初曉曉朝著他微微一笑,乖乖的把手遞了過去。

「放心吧,我沒事!」

豪門隱婚:舊妻新愛 兩個人的手緊緊的牽在一起,那一瞬間,好像有某種力量讓他們的心更加堅定。

好像再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將他們分離…… 初曉曉的腿已經貼在了飛機門邊,再努力一點,就能爬上去了。

可這時,突然又一聲槍響……

只聽『碰』的一聲,初曉曉的腿邊,就中了一槍。

「啊!!!」

初曉曉疼得蹙眉,她以為她已經沒有危險了,誰想到竟然在這種關頭中槍了。

因為腿上突然一疼,初曉曉的身體忍不住的發抖,本來整個人都要爬上來了,此刻卻整個人往下掉落。

幸好,葉墨寒緊緊的牽著初曉曉的手!

「麻蛋,是誰開的槍?!」

秦奕朗臉色難看,此刻朝著那套公寓樓看去,只見一個女人拿著一把狙擊槍,架在窗前瞄著。

初曉曉也朝著那個女人看去,是瀟月……

用狙擊槍,只打了腿,顯然是想給她一個教訓,但是沒有想要要她的命。

可,此刻初曉曉的腿好疼,她知道瀟月在報復她,她也無所謂,咬了咬牙,在葉墨寒的幫忙之下,最終還是進入了直升機內。

她,終於脫離了危險了。

「曉曉,堅持住!」

葉墨寒查看了一下初曉曉的傷口,是小腿處,看這個樣子,應該是擊中了骨頭。

「曉曉,你撐住,我馬上帶你去醫院!」

葉墨寒的眼底全是自責,是他沒有保護好初曉曉,才會讓初曉曉受傷。

至於那個女人,瀟月……

他記住了!他日,他一定要讓瀟月用命來償還,她今天的所作所為!

還有左十硯,他早就說那個男人心思不純,一直在故意接近初曉曉,如今看來,他果真沒有猜錯。

「去醫院!」葉墨寒看著飛行員說道。

飛行員於是定位了醫院,直升機一路朝著飛機飛去。

初曉曉的傷口血流不止。

說來,前世的初曉曉雖然很傻很天真,可待在葉墨寒的身邊,多多少少還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前世,她不僅受過傷,甚至好幾次是致命的傷。

她被『鬼葉幻蘭』折磨過,也中過槍,甚至於差點被燒死,不僅如此,她還懷過孕接著小產……

總之各種各樣的危險和痛苦她都體會過。

經歷過一次,本該明白有多疼,但此刻的初曉曉卻感覺,她的腿疼得她有些受不了,也不知道前世,她是怎麼咬牙切齒扛過來的。

興許,是蜂蜜吃多了,一點點的苦都覺得難以下咽;同理,她被葉墨寒寵愛多了,一點點的痛都受不了。

人啊,總是矯情的……

葉墨寒拿出藥箱,找到繃帶給初曉曉纏上,雖然現在不能將子彈取出,但至少要先止血,不然流血過多就完蛋了。

尤其出消息本來就低血壓,失血過多是不行的!

忙完了一系列,葉墨寒看著初曉曉的傷口勉強止住了,此刻才鬆了口氣。

接著,他看著秦奕朗:

「讓沐子塵圍攻那棟公寓樓,今晚,一隻蒼蠅都別想放跑!」

「尤其左十硯,一定要抓住他,活抓的那種!」

「是!」秦奕朗點點頭,接著拿著手機,給沐子塵聯繫。

「塵,計劃進行!」

「我和寒少帶著初曉曉去醫院,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收到!」

電話那頭,沐子塵接到電話,最終點點頭按照葉墨寒的吩咐執行命令。

夜,已經很晚了……

公寓樓的風波,卻才剛剛開始。

左十硯已經帶著幾百號人將公寓樓圍攻了起來,一排排的車,車燈更是將公寓樓照耀得明亮,仿若白天。

沐子塵仰望著身前的公寓樓,他臉色嚴肅的吩咐道:

「寒少吩咐,裡面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全部抓起來!」

「尤其他們的頭兒,一定不能讓他給溜了!」

「是!!!」

聽到命令的人紛紛點頭,雖然人很多,但是有條不紊,就只等著命令形式。

「開始圍攻!」

左十硯最終下達了命令。

……

而此刻,公寓樓里,卻是另一番景象。

大部分人忐忑不已,站在左十硯的書房外等待,議論紛紛:

「慘了,被包圍了,這下該怎麼辦?」

「我們被葉墨寒的人圍起來了,現在根本無處可退,他們人多勢眾,我們和他們開戰肯定要血流成河。」

「也不知道葉墨寒是怎麼發現我們的,是不是有卧底啊?」

「不可能,我們這些兄弟,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更何況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加入我們的,怎麼可能有卧底?」

大家議論紛紛,完全亂了陣腳。

可偏偏,左十硯的書房卻始終緊閉著,沒有半點開門的意思,一群人急得不得了。

書房內,左十硯的臉色很難看。

他的面前跪著一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平日里最得意的手下,瀟月。

「主人……您消消氣……」

瀟月咬著唇,非常的緊張,此刻她知道自己惹怒了左十硯,因此只能道歉。

「啪!」

左十硯氣得渾身發抖,揮手就甩了她一巴掌。

「瀟月,到底誰給你的膽子,讓你敢擅自行動,你是想把初曉曉殺了泄憤嗎?」

因為瀟月傷了初曉曉,此刻左十硯臉色冰寒。

他那一巴掌下手及其的重,瀟月整個人都被打飛了,狼狽的摔倒在地上。

而她那張小臉蛋,更是在瞬間腫了起來,巴掌印非常的明顯,唇角溢出血痕。

「主人,不是的,您聽我解釋!」

「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

瀟月狼狽的跪爬了幾步,又繼續回到左十硯的面前。

平日里,她是最懂左十硯的人,也不會輕易惹怒左十硯,但她傷了初曉曉,左十硯真的沒辦法原諒她。

「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