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哼!臭小子,你是不是在說我給人打敗了?呵!堂堂的我,又怎麼可能被任何人打敗?告訴你,即便是在一萬年前,在那個天才輩出的年代,我也是無敵的!」聲音再次響起,依舊充滿自戀的感覺。

「那前輩為什麼會在這裡?」韓宇直指問題核心。

「我……我……」那個聲音終於有點泄氣了。

轉而,那個聲音又變得有點惆悵了起來,深深地嘆息了一聲之後,「哎……說來話長。我也不期望你這個後背能理解我們當時的情況。

如此,我就簡單和你說說吧。那時,我們人類天才輩出,個個都是驚才絕艷,百年難遇的奇才。所以,那個時候,我們人類之間的爭鬥便已經很厲害了……

但那時,妖族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化,突然就變得強橫了起來。甚至在某天,某妖族大能,竟然直接殺到了我們人類的領地。

那妖孽當真強橫啊!竟然連連將人類的高手給挫敗撕殺。甚至乎我們人類的一些老古董都出手了,也無濟於事。

那時,我生性頑劣,總喜歡遊山玩水,不喜和別人待在一起,也因為這樣躲過了一場妖族對人族的大屠殺。

在那的許多年之後,我便不再貪玩,一心向道。終於一日,功法大成,天下無敵了。

我便找到了那妖族大能,直接將其斬殺了!

誰知道,那妖族著實惱人怒啊。小的給打了,老的竟然還好意思跑出來。沒有辦法,那頭老妖,真的太強大了,一出手便天崩地裂。

我自然不害怕,但我卻不能讓我們人族受到傷害啊。」

聽到這裡,韓宇不禁笑了起來,心道:應該是害怕了,所以才逃走了吧?這個老頭還真是自戀到家了。呵呵……

那個聲音的主人似是已經洞悉了韓宇的心裡,冷哼了一聲,說道:「哼!你個毛頭小子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堂堂的我,會因為打不過別人而逃走嗎?」

韓宇心裡不由又是一笑,這都不打自招了啊。

不過韓宇卻沒有表現出來,認真地恭維道:「自然,前輩舉世無雙,肯定沒有人是前輩的對手。」

「就是這樣!」那個聲音得意地說了這麼一句,轉而卻變得深沉了起來。

話要說到正題了!

「所以,後來我便在這裡製造了這座山脈。你應該也看出來了,這裡的這條山脈就是一個陣法,是用來困住那個老妖孽的陣法。

當我將這陣法製造完成之後,我便將那老妖孽給引了過來。

誰知道那個老妖孽簡直就是一個牛皮糖,怎麼摔也摔不掉。我這陣法竟然困不住他!

後來……後來我便只能和他同歸於盡了。」

這老頭說得很輕巧,但即便只是這聊聊的幾句,韓宇卻也聽出了那種波瀾壯闊的感覺,也聽出了那時這裡的戰鬥的激烈定然已經到了某種毀天滅地的境界。

要知道這個老頭可是將半聖稱作小孩子的偉大存在啊!他所說的戰鬥又怎麼可能是簡簡單單的戰鬥?

事實上,韓宇不知道的是,這個老頭所說的一切,正是人類歷史上某個重要的轉折。

可以說,沒有這個老頭的捨身成仁,這時候或許這片大陸便不會再有人族的存在了。

而這個在韓宇看來無比自戀甚至還滿是小孩子心態的老頭,其實已經成為了人類圖騰一般的存在。在現在的某些人類的至強者看來,這老頭簡直就是他們的神靈。

當然,這些事情,韓宇在很久以後再次來到這裡時才能知曉。而那時的韓宇,也已經不再是小毛孩了。

這是后話了。

此時,從震驚的心裡恢復過來了的韓宇,不由對著那個聲音深深地鞠了一躬,說道:「前輩你辛苦了。」

「切!你這個只會煽情的孩子。快滾回你母親的肚子里!」聲音的主人狠狠地罵了一句韓宇。

韓宇突然又想起了什麼,而後說道:「前輩不是說和那妖族大能同歸於盡了嗎?而現在前輩卻還有一絲精神存在著,那麼,那個妖族大能會不會也沒有死透啊?」

「死透?哎……我實話和你說了吧。我根本就不是那個妖族大能的對手,要不我也不需要藉助這陣法的威力了。可以說,你之前碰見的陣法,都不過是我這個陣法的億萬之一的力量而已!」

寵妻無度:權少的閃婚新娘 聞言,韓宇再次被震驚到了,之前他已經將這聲音主人的實力想象得無比高了,但卻因為沒有一個對比。所以,只在一層樓的韓宇,根本就無法理解五十層樓高和一百層樓高的差距。

但現在有了對比,韓宇卻不難想象冰王山真正心臟所在的這裡,究竟蘊藏了何種強大的力量。

「而之所以我還有一絲精神存在,實則是因為我當時沒有把握將那妖族大能完全封印,想要留著一絲精神來操控這個陣法,好隨時調整陣法,來封印那妖族大能。」

聽到這裡,韓宇連忙問道:「那麼。是不是說,那個妖族的大能還沒有死!」

那個聲音沒有立即回答。

現場又陷入了沉默,韓宇大氣都不敢呼吸一下,一顆心如同受驚小鹿在亂撞,緊張得全身毛髮都豎了起來。

如果那個妖族大能沒有死,如果他破出這個陣法,那麼,這對於人類來說這該會是何等大災難啊?

在韓宇的認知里,玄通真人已經是人族最為強大的存在了。而玄通真人卻不過是半聖不到的修為。

而那個妖族大能卻是能讓把半聖叫成小孩子的這個聲音的主人,都吃盡苦頭還幾乎束手無策的存在啊!

「沒有!即便一萬年過去了,即便我時時刻刻都在憑藉著這個陣法的大能量想將他給煉化了,卻還是無能為力。他雖然已經奄奄一息,卻還是活著。」

聞言,韓宇全身不禁就是一陣癱軟,整個人倒在了地上,眼神迷離。

這實在是一個最壞不過的消息了!

「那麼……那麼那妖族大能有沒有可能破陣而出?」韓宇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韓宇簡直無法想象了。

如果有朝一日這裡的這個存在被妖族所知道,那些妖族會做出如何瘋狂的舉動,從而讓這裡的這個存在破土而出。那時,人類怕是會迎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浩劫吧……

…… 聽到這個蒼老卻歡跳的聲音之後,韓宇只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只覺得之前所遇見的一次又一次危險都不能算是危險了。

而這一切,都只是因為一個聲音的響起,單單一次對話而已。

韓宇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想象出,這個聲音所說的內容里蘊含的壯闊波瀾,蘊含的蓋天威勢了。

但無論如何,現在韓宇只想知道自己問題的答案。

那個聲音沉默了良久之後,說道:「如果單單是靠那老妖孽,他能逃出這個陣法的可能性應該是零。但是……」

「但是?但是!」韓宇不由大聲叫了起來,他多麼害怕聽到「但是」以後的一切啊!

「但是什麼?」無論情況有多糟,韓宇都只能壓抑住要從身體里蹦出的心臟的強烈跳動,直面現實。

「但是,那老妖孽似是和自己的後代有著某種聯繫。在一萬年來,他正通過自己和自己後代的某種聯繫,來知會自己的後代。」那個聲音的主人並沒有責罵韓宇的插嘴,而是變得擔憂了起來。

韓宇不由靜默了下去,好半響之後才從震驚中醒轉過來,繼續問道:「那麼,那老妖孽的後代,還需要多長時間才能知道他被困在這裡?你又有沒有辦法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

「哎……時也命也啊……」這個聲音嘆息了起來,聲音了充滿了無奈和落寞。

韓宇心頭不由生起了一種強烈的不安,一種前所未有的畏懼充斥了他整個心房,比之當初在幻境里看見那頭鳳鸞時的恐懼還要強烈一百倍一千倍。

這時,韓宇只覺得滿頭都是烏雲,只覺得目之所及都是黑暗。

「原來我也是有辦法阻斷那老妖孽的那種聯繫的。即便不能完全隔斷,但最少也還能延遲個幾百幾千年的。可,你突然闖了進來,而且竟然來到了我面前。而我竟然又和你說話了。

因而,我只剩下的一縷精氣神再次分解了一部分出來。以至於,我對於那老妖孽的封印也就減弱了一分。

最重要的是,那個老妖孽的後代好像越來越強大了,藏在他身體里的老妖孽的血脈竟然逐漸蘇醒了過來。

如此,大概在百年之內,或許更早更快,他的後代便可能找到這裡,將老妖孽救出去。」

嘭!

聽完這麼一段話,韓宇只感覺自己腦袋內似是有什麼炸裂了開來,只感覺整個腦袋變成了一片空白,整個人當場暈倒了過去。

這一切原來都和自己有關係!是自己的到來,讓那老妖孽有了破除封印而出的可能!是自己,一切都是自己!如果人類遭遇了浩劫,如果人類滅絕了,都是自己的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韓宇終於從暈厥中醒轉了過來。一醒來,韓宇便有了這種想法,當即便有了一種被天壓在了身上的錯覺,連身子都直不起來了,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你這個沒用的小傢伙。你在害怕什麼啊?你是不是將自己想得太重要了?你還真以為只是因為你,那老妖孽便能破除封印出去了嗎?

哼!告訴你,即便沒有你,在那老妖孽的後代不知為何變得逐漸強橫后,有朝一日,那老妖孽也會破除封印而出的。只不過這個時間提前了一點而已。」

「只是……只是提前了一點而已嗎?」韓宇喃喃自語了起來,依舊處在那種恍然若失的情緒中不可自拔。

「md!你這麼沒用的東西,怎麼能進到這裡來的啊?連這麼一點小小的挫折,就能將你壓垮了?」那個聲音變得憤怒了起來,不再歡跳,而是帶著那種至強者獨有的高高在上捨我其誰的霸道。

「我們人類要面對的始終都要去面對。逃避並不是解決事情的方法。越是逃避,只會讓問題越來越嚴重而已!

那老妖孽,如果早一點出去,我們人類將早一日知道有這種存在。或許我們人類便能早一日將他徹底剷除。到時候,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聞言,韓宇心神不由就是一動,剛想要說出「好」,卻又陡然發現即便人族再早發現老妖孽的存在,那又能怎樣?那老妖孽的厲害已經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了。而修為的進展又怎麼可能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

如此,人族最後的出路不也只是只有滅絕這一條了?

「老前輩,你是不是有辦法阻止這種事情的發生?」轉而,韓宇發現了某種可能性,這個聲音的主人一直都這樣鎮定,那麼是不是……

「嘿嘿,臭小子終於醒悟過來了?你有沒有聽說過萬魔窟?」

「恩,」韓宇將頭點了下去。

「萬魔窟里有一塊叫做鎮魔石的石頭,是整個萬魔窟的基石,你只要將那塊石頭搬到這裡,我自然就有辦法將那老妖孽給完全鎮殺了。是不是很簡單啊?呵呵……」

聞言,韓宇不由差點又暈了過去。

將萬魔窟的根本搬到這裡來,是不是很簡單?一直以來都在為拿到進入萬魔窟的鑰匙而努力著的韓宇,現在幾乎有種一頭撞死當場的感覺了。

但轉而韓宇又想到了某種可能性,隨即心情不免又好了起來。

卻在這時那個聲音又如平地起驚雷一般響了起來,「哼!臭小子,你是不是想著將這個消息告訴人類的其他強者?你是不是想著人類總有一些不世出的超級強者,而如果那些強者知道了這一切便會出手,到時候你就能不費吹灰之力便能完成這一項任務了?」

韓宇不由用手輕輕撓了撓頭,說道:「難道這樣不行嗎?」

「笨,笨死了!我看你這個人挺醒目的,怎麼就這麼笨啊?難道你就沒有想過如果我們人類的一些真正的強者出手,會招惹來妖族的出手?到時候。妖族不就有可能知道這一個秘密了?即便這種可能性是億萬分之一,但也是有可能的啊!」

聞言,韓宇一顆心不由又沉到了地底。

雖然這種可能性只有億萬分之一,但韓宇能夠讓它發生嗎?他敢去賭嗎?這可是整個人族的未來啊!

所以,韓宇不由又沉默了起來。

「明白了吧,臭小子?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不能說的秘密。一定不能讓外界任何一個人,甚至是你父親你孩子你妻子中的任何一個人知道。

人心都是肉做的,而人心也是隔著肚皮的。誰也不知道在別人口中的秘密,會不會被泄露。

明白了嗎?」這個聲音的主人繼續說道。

「那……那你為什麼要讓我知道?」韓宇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他很後悔自己進到這裡,很後悔知道這個全世界最大的秘密。如果有別的選擇,他是死一百回也不願意來到這裡的。

「嘿嘿。誰叫我在這裡孤獨了這麼久,連找個人說話都不能。而你竟然通過了所有的障礙來到了我面前,我不和你說,和誰說啊?」聲音又變得歡跳了起來。

此時,韓宇真想破口大罵啊,這算什麼理由啊?整個人族的未來,難道就因為你這個老東西的孤獨或者寂寞而輕鬆轉移到另外一個人的肩膀上嗎?

「md!死老頭,臭老頭,無賴的傢伙,生孩子沒屁股,娶老婆是鳳姐,吃飯被噎死,喝水被嗆死,走路自己摔死,睡覺被自己口水淹死……」

韓宇終於還是破口大罵了起來。

而那個聲音卻在這時笑出了聲來,「嘿嘿,臭小子,我早就死了,既沒有老婆,也生不出孩子,更不會走路睡覺呼吸喝水了。哈哈……」

韓宇一番白眼,差點又被氣暈了過去,知道自己再怎麼折騰謾罵,這個老不死的傢伙這個麵皮比牆還厚的傢伙,也絕對不會受到傷害。只好學啞巴吃黃連了。

「你不用這麼憤怒,也不用沮喪。既然你我相遇,你我這麼有緣,我又怎麼可能會虧待你啊?」聲音突然變得迷惑了起來,就像是街邊養金魚的叔叔,看見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在說著「小朋友,乖,叔叔帶你去看金魚好不好啊?」

韓宇心道:md!不虧待我?你已經將我虧到姥姥家去了。

但本著有好處不拿會被天打雷劈的本心,韓宇還是忍住了破口大罵,問道:「有什麼好處給我,快快說來吧!」

「嘿嘿,你要知道,我可是無敵的存在,我是不會隨隨便便給人好處的,而如果我要給你好處便只會是天大的好處。」

聲音響起的同時,韓宇只感覺眼前景色就是一變。

然後,韓宇的嘴巴不由張成了一個大山的洞穴一般大,眼瞳簡直都要縮沒了。

韓宇本來並不是一個喜歡說髒話的人,但到了這時,他還是忍不住叫道:「這……這尼瑪是怎麼一回事啊……」

只見,韓宇目之所及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大山。

而這些大山之上,全都只種了一棵樹,那樹之上只有幾片葉子,那葉子之上是一枚紅彤彤的果實。

生命果實!

成百上千座山,成百上千棵樹,便是成百上千顆生命果實!

這怎能不讓韓宇吃驚啊?

就在不久之前,韓宇還在為了一顆生命果實而生死難命,為了一顆生命果實而難以抉擇,而痛苦,而悲傷……

但現在,卻入目都是生命果實啊!

卻在這時,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

「沒用的東西,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不就是幾座山,幾棵樹,幾枚果實而已么?」

聞言,韓宇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要破開來了。

只是……只是……還只是啊?尼瑪的只是啊!

那麼。這聲音說要送給韓宇的又是什麼啊?

…… 現在的韓宇就像是一個看到擺在面前的一盤肥肉的乞丐,簡直都快要被幸福給砸暈了,哪還管得著那個聲音的鄙視啊?

就像是一個貪得無厭,看見一堆金子丟在了地上的吝惜老頭,韓宇很耐得住寂寞地很不厭其煩地,在一座又一座的小山之上,來回奔跑了起來。

「真是個沒見識的小毛孩!」

「喂,你不要這樣了好不好?」

「難道你不覺得丟臉嗎?」

「哎……」

那個聲音一次又一次地想要阻攔韓宇,韓宇卻理也不理他,自顧自地將一顆又一顆的生命果實給摘取了下來,而後放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最後那個聲音只能無奈地鄙視地輕藐地嘆息了一聲。

終於,韓宇將附近一帶所有的生命果實都採摘完全,卻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但看著韓宇那副興奮的樣子,聲音的主人相信如果可能的話,那個小傢伙一定不會介意將這裡所有的山頭都移走,從而好讓那什麼爛鬼生命果實可以循環利用。

這不得不讓這個聲音的主人感到一陣惡寒啊。這個小傢伙現在做著的事情是要將這裡連一寸泥土都不留的節奏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