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帶孩子出去參加活動才回來,參加活動的間隙用手機作家助手碼的字,回家開機一看竟然沒保存上,沒有保存上……

誰能理解我那一刻坐在電腦前的絕望,所以我只好請假……請假一天,今天沒辦法更新了,我爭取明天早點更新……

《七零律政俏佳人》1.13請假一天 ……

我勒個去!

王焱一滴冷汗,一股寒意從尾椎骨直蔓延到了後腦勺。

這這這!

不用這麼湊巧吧?

王焱頭皮發麻發炸著,滿臉僵硬地緩緩回頭,果不其然,從扭曲的空間褶皺中,身穿著一套華麗女神裝的英迪拉·婆羅門緩緩顯現出來。

其實她在雷轟激戰海鰻時已經來了,她是個老牌半步S級強者,藏身於空間褶皺之中,瞞過王焱等人也是正常。本來還在猶豫著,是不是要真的現身,找王焱和雷轟說道說道。

因為她出來的時候憑著一時衝動,可臨到後來,已經隱隱有些後悔了。

畢竟,這麼眾目睽睽之下前來興師問罪,不知道會被傳成什麼樣呢。她可是印國婆羅門教神女,代表的是整個婆羅門教,甚至是整個印國的臉面。

剛準備離開時,可沒想到竟然從王焱嘴裡聽到了那些話,氣得連胸口都隱隱作痛。

其實,王焱也是滿臉尷尬。按照他的個性,他是不太喜歡在背後說人閑話的。只不過這濕婆神女和他非親非故,而且還是敵對單位諸神後裔的神女。

而雷轟卻是他兄弟,他不想看著自家兄弟陷入一個無法自拔的漩渦。

結果倒好,那些話竟然分毫不差地被英迪拉聽了個正著。

他心頭尷尬萬分,卻又不好解釋,只好瞅著她傻笑了一番。

「哇,是濕婆神女。」

女妖們也是驚訝地叫了起來,瞅了瞅雷轟,又看了看濕婆神女。他們兩個人之間,難道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看到那群簇擁著雷轟的女妖們,英迪拉心中的氣,更加不打一處來。這些鶯鶯燕燕都是些什麼貨色

「滾!」

英迪拉冷聲斥了一聲,半步S級強者的威壓油然生起,她的聲音和氣勢之中,蘊含著惶惶天威。那些女妖們,哪裡抵擋得住,被嚇得紛紛倒退而去。

王焱笑容一斂,眉頭皺起,冷聲說:「神女殿下,我在背後說你壞話,自然是我的不對。但是麻煩你有什麼火氣,儘管可以沖著我來。」

「火焰之子。」英迪拉眉心的一條豎縫,緩緩顯形而起,一股恐怕而強大的毀滅氣息似乎正在醞釀,「本神女還沒找你麻煩呢,你倒是護起這些花花草草來了。」

「哼!」

雷轟冷哼一聲,擋在了王焱面前,目光冷漠地盯著英迪拉,彷彿是在說,王焱是我兄弟,你要想對付他的話,得先過我一關。

「你!」

英迪拉怒氣升騰而起,英眸倒豎道,「雷轟,你真是膽大包天,你就不怕我殺了你。」恐怖的毀滅氣息,洶湧而起,掀起了陣陣海浪。

「神女息怒。」王焱急忙拉了一把雷轟,然後認真地說道,「你和我轟哥之間,似乎有些誤會,不如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我和你解釋解釋。」

這裡人多口雜,而且王焱也怕動起手來連累了那些侍女和女妖。

英迪拉強壓著怒氣,猶豫了一下說:「好,那我給你一次解釋的機會。」

王焱暗鬆了一口氣,拉著雷轟往附近一個小島飛去。英迪拉微微猶豫,凌空緊追而去。

這一片海域,島嶼眾多,找一個安靜的小島那是輕而易舉。不多片刻,三人就落在了一處充滿熱帶風情的沙灘上。

王焱順手採摘了幾個椰果,劈開后一人丟了一個說:「大家都先吃個椰果,消消氣,靜靜神,然後聽我慢慢道來。」

「廢話少說。」

英迪拉惡狠狠地盯了王焱一眼,「你有什麼話,儘管可以講,但是本神女不敢保證信你。因為你火焰之子,就是一個卑鄙無恥下流之徒。」

我勒個去!

王焱摸著鼻子,一臉無辜。

他老王這是招誰惹誰了啊,被這英迪拉指著鼻子罵流氓。你咋滴不罵雷轟呢,他才是真的對你耍流氓的那位。

若非顧念到雷轟是咱兄弟,王焱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不伺候了。

「其實呢。」王焱喝著新鮮椰果,無奈地解釋說,「我們家轟哥什麼都好,就是不能喝酒,一喝酒吧……就容易控制不住情緒……」

他心中卻在暗自嘀咕,轟哥喝醉酒,那哪裡是控制不住情緒啊,壓根就是比借酒大鬧蟠桃宴的孫猴子還不如。

「這種借口,誰會相信?」英迪拉咕嘟咕嘟灌了半拉椰子汁,哼聲說,「他分明就是在借酒裝瘋,胡攪蠻纏。」

「是是是,他就是在借酒裝瘋,胡攪蠻纏,真心不是什麼好東西。」王焱順著她的口吻罵兩句雷轟,助她消消氣。

如今,王焱在全世界敵人已經很多了。如果再讓英迪拉嫉恨上雷轟,嫉恨上他王焱,甚至嫉恨上國非局,麻煩就越來越大了。

這英迪拉身為濕婆神女,在諸神後裔中地位極高話語權很大,能不得罪,就不要多得罪了。

「你又好到哪裡去?你還有臉說他?」英迪拉怒氣非但沒有絲毫下降的趨勢,反而是蹭蹭蹭地往上直竄,「年紀不大,女朋友就已經一大堆了。」

我勒個去!

王焱覺得自己腦子都要炸了,哥不是在順著你口氣說嘛,什麼濕婆神女,真是難伺候到了極致。

「總之,你們兩個就是狼狽為奸,一丘之貉。」英迪拉罵的猶不過癮,邊嘬著椰子汁邊說,「尤其是你,火焰之子,狡詐無恥,流氓好色……」

她身為神女,記憶力遠比普通人強很多倍,一口華夏語說得倒是很溜很溜,成語那是一溜串兒。

王焱覺得這活幹不了了,你這神女殿下愛幹嘛就幹嘛吧。猛灌了幾口椰汁,強壓下了一些火氣,朝雷轟瞪了一眼說:「轟哥,不是我不管你啊。只是這神女太難伺候了,是福是禍,你自己搞定吧。」

雷轟瞅了瞅王焱,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然後他咕嘟咕嘟將手中椰子汁幹掉。然後動作瀟洒地拋開了椰子,眼神凌厲的一步步向英迪拉走去。

不,確切的說,是一步步逼去。

他的動作,瀟洒而霸道,充滿了強勢的侵略性。

「你你你……」英迪拉緊張了起來,嬌軀緊繃著一步步向後退去。驀地,她後背撞到了椰樹上,腳下一踉蹌時,頓覺一隻強壯的手臂摟住了她的纖腰。

天吶!

又被他抱,抱了。

酥麻的電流襲遍了她的全身,讓她僵硬的嬌軀一陣酥軟,白皙的俏臉上兩抹紅霞直飛到了耳後根處。可憐的英迪拉,明明是氣勢洶洶前來找王焱雷轟算賬的,卻不料,又落到了雷轟的手中。

「你,你想干……嗚~」英迪拉拳頭敲打著雷轟的胸膛,可堂堂半步S級的濕婆神女,捶出的拳頭是那般柔弱無力,彷彿就像是在和情郎打情罵俏一般。

話還未說完,雷轟又是蠻橫霸道地俯身吻了下去。

「轟!」

雙唇毫無間隙地印在了一起,如同有一道強烈的閃電,轟在了英迪拉的大腦深處,炸得她意識模糊,全身飄然。雙眸獃滯,俏臉緋紅地任由雷轟強吻。

別說英迪拉懵了,就連一旁的王焱也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轟哥你不是吧?

這是在逗我玩嗎?我讓你去擺平濕婆神女,是讓你好好去道歉,取得人家原諒的。不是讓你衝上去又猥~褻人家。

「啪!」

王焱一拍腦門子,翻了個白眼,不得不承認,他是徹底被轟哥打敗了。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這一波未平,還真是一波又起。

足足十多秒鐘后,雷轟才放開了雙腳雙腿發軟的英迪拉,勾著她下巴,一臉酷酷地說了一句話:「你是我的女人。」

六個字,足足六個字!

這大概是雷轟在沒有喝酒的情況下,說話最啰嗦的一次了。

可這話里的內容,卻讓王焱也差點一個踉蹌沒摔死。這說的都是什麼話啊,你不但蠻橫霸道的猥褻了人家濕婆神女,還強勢宣布她是你的女人。

這簡直就是山大王強搶民女的節奏啊。

王焱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這都是誰教他的啊,簡直是恬不知恥,小說看得太多了吧?

王焱都被震得不輕,可想而知那六個字對剛剛被強摟的英迪拉,衝擊力是何等之強?

那六個字,就像是一道道晴天霹靂一般,轟得英迪拉是外焦里嫩,芳心錯亂。她瞪大著杏眸,一副驚異莫名,又羞又怒的表情。

在印國,她就是高高在上,受億萬人崇拜敬仰的神女。

就算是印國總統見了她,都是恪守禮儀,不敢有半絲僭越。

可就這麼一個混蛋,用下流的手段猥褻了她兩次,竟敢還宣布自己是他的女人,這簡直就是徹底顛覆了她的三觀。

足足愣了小半分鐘后,她才羞惱成怒地一把推開雷轟。

她的額頭出現了一條緊閉的豎縫,緩緩張開,一道道充滿毀滅氣息的力量從其中噴薄而出,剎那間將她化身為濕婆大神行走在人間的代表。

神威赫赫,天威惶惶。

糟糕,這濕婆神女是徹底憤怒了,轟哥傷勢還未痊癒,別被打死了才好。

王焱周身的純陽火焰氣勢暴漲,層層疊疊的火焰披在身上,猶如一層凝乳實質的火焰戰甲。

「轟!」

一道天火形成的火柱升騰而起,可那火柱轟擊的目標赫然不是雷轟,而是無辜的王焱。

「火焰之子,你,你欺人太甚。」英迪拉怒火滔滔的聲音,在沙灘上炸開。

王焱一腦門子冷汗,娘咧,這種事你這也怪我啊?

…… ……

更讓王焱覺得有些無辜,明明是雷轟強摟強吻了你,還宣布你是他的女人,關我屁事啊?

可英迪拉壓根就不給王焱解釋的機會。

剎那間,那道天火之柱就轟到了王焱的面門之前,灼熱的天火炙烤得空氣波紋漣漪,扭曲成了魚鱗狀。

王焱急忙雙手一架,強大的火柱沖得他在沙灘上倒退而去,足足被推出去了十多米遠。

天火的威力,讓王焱暗自咋舌,真不愧是四大聖典之一《濕婆天圖》的傳承者。這種天火蘊含著一股惶惶天威,彷彿有毀滅一切的意蘊在內。

這種天火和光明教廷的聖炎,應該是差不多級別的火焰了。不過兩者的性質有些不同,天火代表的是霸道毀滅,而聖炎又有些救世創生的味道在內。

但是這兩者,比起純陽真火就要遜色半籌了。因為王焱的純陽真火,即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也有生機勃勃的氣息,基本算是兩者的結合。

不過這也不代表天火和聖炎不強,孰強孰弱,不過是看各人修為而已。

「火焰之子,雷轟,你們給我等著。」英迪拉出了一招,似乎不願意過多糾纏,足下一頓,向九霄凌雲之處飛翔而去。

那聲音猶自在王焱和雷轟耳畔滌盪。

「我這也太無辜了。」王焱摸著鼻子,有些哭笑不得。然後狠狠地瞪了雷轟一眼,「轟哥,看你乾的好事,這下算是徹底把濕婆神女得罪了。」

可雷轟,卻是擺出了比王焱更加無辜的表情,雙眸詫異地看著王焱。他的意思彷彿是在說,老王同志,分明是你叫我上去擺平她的。

再說了,這些不都是跟你學的嗎?你不就是靠著這一招,擺平了黑暗聖女嗎?

現在出事了,怪我咯?

王焱一拍額頭,好吧好吧,都怪我總行了吧?

走走走,繼續喝酒去。還有一隻大海怪還沒吃完呢。

……

在接下來的日子,眾人都是投入在了吃喝玩樂之中。臨戰之際,用這種方式來徹底釋放自己,有時候反而比死命苦修來得好。

時光荏苒。

決出四強的日子到了。

在這一日,青年大會會場坐滿了人,比之前更是暴增了兩三萬人,他們都是從全世界各地趕過來的超能者,就連過道里,都塞滿了觀眾。

「麻煩讓一讓,讓一讓。」

打扮得花枝招展,十分妖艷的女妖們,推著小車穿梭在人群中,賣著她們價格昂貴的飲料小吃,讓現場充滿了更加歡樂的氣氛。

她們都是七彩老鴇精,寶彩兒的手下。這一波青年大會中,她算是賺得最多了,給自己的嫁妝攢得滿滿當當。

在上一次八強賽的最後一場。

是王焱對陣聖騎士尤里賽斯,那一場大戰打得昏天黑地,就連星空學園布置的防禦陣法都徹底崩壞了。短時間內想修復,已然是不可能。

何況乎,後面的戰鬥恐怕一場比一場驚爆,就算防禦陣法修復了也難撐得住。

由此,超聯會長埃蒙斯不得不臨時改變戰鬥場地,挑選了一些無人小島作為比賽擂台。而這座「荒廢」了的主擂台,就充當了八強賽的八位勝者的臨時休息點。

每一個人,都佔據了一小片場地,提供了舒適的躺椅,飲料,小吃,還有一塊單獨的液晶顯示器可觀比賽。

主擂台的其餘地方,都三百六十度的豎起了一塊塊巨型屏幕。這些屏幕,可以無死角的播放戰鬥畫面。

至於那些無人小島上,也是布滿了很多攝像機,幾百台無人機可以保證全程錄像,絕不錯過任何精彩的戰鬥瞬間。

「各位尊敬的領導們,參賽者們,觀眾們。」主持人肖恩,踩著飛行滑板滿場翱翔,他激動不已地嘶吼道,「我們的青年大會舉辦到現在,已經遠超出了預計,突破了歷史性的高度。這一場比賽,將銘刻於歷史之中!!!」

「哇嗚哇嗚!」

現場傳出震天的吶喊聲,所有人都興奮至極。能夠親臨現場看到這種史詩級的比賽,真的是不枉此生啊。

也就是科學發展到現在,才讓這種全球性的盛會得以成功。否則在古代,交通閉塞,信息封鎖。各大國的超能者們,幾乎很少往來,甚至不敢亂闖其他勢力。

譬如說一個血族或是狼人,膽敢闖入華夏中原的話,被當做妖魔鬼怪斬殺的幾率極高,就連身上的器官都被拿來煉器。

尤其是當八強青年,魚貫進入休息場時,更是引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在一場場精彩絕倫的戰鬥中,他們展現出了各自的風采。

每一個人,都斬獲了無數的擁躉,身擁著龐大的人氣。

事實上這些青年超能者,也的確是個個不凡。如果他們真的可以出現在所有世人面前的話,恐怕立即會讓無數明星偶像失業。

因為他們的氣質風采,力量霸氣,都絕非普通人可以比擬。就算那些被淘汰掉的,也絕非都是弱者,有些人只是運氣不好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