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頓時便見骨頭頓時斷裂快,脆弱的,讓人未免有些不堪一擊。

如果那些大粽子,真的只有這樣的程度,趙客覺得,這地方似乎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你不覺得奇怪么?」

邱兵指著棺材里的屍體道:「我看資料里說,這裡是一個滿族聖地,只允許薩滿入葬,哪怕是皇帝都不行,怎麼有個清朝的當官的跑到這裡了?」

趙客點點頭,不過他關心的不是這個,而是為什麼這具屍骸,為什麼沒有變成殭屍。

「白狐,你能解釋下么?」

趙客詢問白狐,但白狐顯然也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了,皮毛在趙客懷裡閃爍了幾次后,就沉默下去。

「你看那口棺材?」

邱兵指了指一旁另一口棺材,棺材其實已經被鬼子打開過,趙客上前一瞧,發現裡面躺著同樣是一具乾屍,只是這具乾屍更古怪,沒有頭髮。

不過依舊保持著白眉長須,看上去年紀似乎也不小的樣子。

趙客一瞧乾屍的頭皮,上面還有結巴,臉上神色更奇怪了,這居然是個和尚??

一個當官的,一個和尚,趙客有些迷茫了。

盜墓趙客聽說過,可沒聽說過,把墳挖開了,自己跳進去的。

這時候,邱兵從哪個官員的屍體上找到了一個小印,扔給趙客道:「四爺,這什麼玩應?」

趙客接過來一瞧,是個小金印章,仔細一瞧,印章下面似是用繁體寫著一行小字。

「欽天監!」

趙客不熟悉歷史,但也知道,欽天監是清朝負責風水的專職機構,雖然看似沒什麼實權,但是卻直屬皇帝調用。

這個官員居然是欽天監的人?

想到這,趙客再看了看另一口棺材里躺著的那個和尚,在他身上搜颳了一番,找到了一串佛珠。

佛珠晶瑩剔透,在黑暗中依舊閃閃發光,卻看不出是什麼材質,見狀,趙客直接選擇轉化,想要將佛珠轉化進自己郵冊。

「你的許可權不夠,無法轉化此物品」

提示聲響起,讓趙客有些意外,沒想到居然沒辦法轉化,見狀,趙客乾脆將佛珠先帶在身上,回頭向邱兵道:「你……咦??」

趙客回頭一瞧,目光一掃,發現邱兵居然不見了? 「砰!」

趙客身子在地上打了個滾,卸掉身上的衝擊力,不過依舊被摔的夠嗆,好在這個坑洞並不是垂直的,而是一個大概60°左右的斜坡,要不然這一下,自己不死也要殘廢。

咳咳咳……

趙客拿手掃開眼前的灰塵,另一隻手,則將背上那張符紙給撕下來,不過符紙已經在自己下滑的過程中被磨碎了,就剩下了一點殘渣。

「你算計我!」

趙客把懷裡那張狐狸皮拿出來,其實自己剛才站立的地方,就有問題。

那個陷阱顯然是經過特殊處理,你來回走動,不會有問題,但如果長時間站在上面,機關裡面的流沙會迅速開始流逝,最後觸動機關。

這傢伙,不過是拖延足夠的時間,來讓自己觸發陷阱機關,明知道自己不相信它,還在故作玄虛。

狐狸皮被趙客提在手上,也不回應趙客。

「不說話是吧!」

見狀,趙客從郵冊里拿出自己銀質的煙盒,按下煙盒側面的火機開關,便見一縷火苗從煙盒裡噴出來。

「你不說話,信不信我先燒了你!」

趙客說著,就要把火機往狐狸皮上送。

「我在幫你。」

看到趙客似乎不似是開玩笑,狐狸皮上一縷綠光閃爍出來,低聲向趙客道:「幫我,我會給你報酬,你所想不到的報酬。」

趙客從煙盒裡拿出一根煙,放在鼻樑下,輕輕嗅上幾口,抽了幾天東北旱煙,再嗅手上的香煙,頓時覺得有點沒了味的樣子。

聽到狐狸皮上的聲音,不禁眉頭一挑,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空頭支票,我可不喜歡,先把報酬說清楚,另外我可不覺得你在幫我,所以也別拿什麼欠你人情之類來說話。」

「無賴!」

狐狸皮上冷幽幽的光芒閃爍,似乎沒見過趙客這樣,自己可是幫他擺脫了那些人的控制,到頭來反而成了自己的不對。

「幫我,我送你一個大機緣!」

狐狸皮努力嘗試著和趙客溝通。

不過趙客還是那句話,畫大餅什麼,都別扯淡,要合作,就先拋出點誠意出來。

「該死!」

狐狸皮被趙客堵得夠嗆,咒罵一句后,索性就不開口了。

趙客見它不說話,也懶得理它,打量了下四周,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鬼地方,看起來似乎是一個地下溶洞,但很多地方似乎都經過人為雕琢。

趙客拿手摸了下周圍的石頭,用力一捏,只見石頭上被趙客抓下一層厚厚的粉末。

「石灰?」

「這叫白石,有很強的防腐,養屍神效,你敲開這顆石頭看看,石頭裡面會有一些很特別的寶石。」

這時候狐狸皮再次開口,難得的是一次說這麼長一段話,趙客聞言從郵冊里拿出用來敲骨頭的鈍刀,用力砸了兩下,石頭很清脆,稍微砸幾下就裂開個口子。

一枚大概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石頭,從裡面滾落出來,趙客把那可石頭扣下來,放在手中仔細觀瞧。

發現黑溜溜的石頭,像是大理石一樣的質感,不過拿在手上卻非常的輕盈,幾乎感覺不到重量。

趙客嘗試著將石頭轉化進入郵冊。

材料郵票(普通):灰磷石

特殊用途1:布置陣法

盛產在靈氣極高的白石岩中,有很強的聚氣效果,可用來布置陣法。

特殊用途2:煉屍

配合獨特的咒術,是煉屍的絕佳材料。

「這算誠意么?」

狐狸皮上幽光閃爍,向趙客問道。

趙客仔細打量了它一眼,忽然覺得,它身上的光,似乎比之前更強烈了許多。

「你先告訴我,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另外,要我怎樣幫你?」

聽到趙客似乎答應願意和它合作,狐狸皮上幽光頓時急促閃爍起來,向趙客道:「你只要幫我,找到一個四四方方的鐵盒,毀掉它就好。」

狐狸皮的話說完,趙客耳邊就得到一陣提示聲。

支線任務3:找到鎮魂盒。

任務提示:找到鬼狐兒的鎮魂盒,幫忙將盒子毀掉。

「好啊,你先說說,這地方究竟是做什麼的,另外……我記得你好像說過要給我什麼大機緣的。」

趙客接到任務后,不禁半眯起雙眼,開始進一步的朝著狐狸皮詢問道。

「貪婪的傢伙!」

面對趙客這種擠牙膏一樣,不斷索要好處的無賴,狐狸皮也只能暗罵倒霉。

————

「咳咳咳……」

狗蛋一行人從地上爬起來,就在之前,整個山頭一陣晃動,他們沿著一條土洞爬到了一半,洞就開始塌陷了,要不是跑得快,估計就要被活埋在裡面。

「都沒事吧。」

狗蛋回頭問上一句.

「沒事。」

得到其餘人的答覆后,狗蛋懸著的心,放寬鬆下來,從郵冊里拿出火把,給身後人傳下去。

他們總共六個人,所以火把的數量也只有六把,然而只見火把發下去應該是剛剛好才對。

然而這時,就聽王東亮喊道:「狗蛋,少一把,我還沒有呢?」

「什麼??」

狗蛋愣了愣神,回頭望身後仔細一瞧,他沒有夜視的能力,但能隱隱看到黑暗中六個人的影子。

2、3、4、6

「沒錯啊?怎麼會少一個火把?」

狗蛋心中正感到疑惑的時候,忽然瞳孔一緊,驟然抬起頭,看著眼前六個人的影子,一股寒氣瞬間從心頭湧出來,沒錯,是六個人,可帶上他的話,就是七個人。

明明是六個人的隊伍,怎麼一轉眼就多出一個人出來。

不僅僅是狗蛋,王東亮等人也開始反應過來,不禁深吸一口冷氣,只是他們都沒有夜視的能力,彼此看向身旁的黑影,下意識是後腿一步。

「點火!」

狗蛋咬咬牙,拿出火機,把火把點燃起來。

其餘人也開始將火把點燃,接著火光,狗蛋把火把往前一舉,目光凝視在每個人的臉上。

「周富貴,王東亮,孫守國,周老漢,徐嬌……」

狗蛋以此點過隊伍里的人名,火把一掃,卻沒有找到剛才的第七個人,不由揉揉眼睛,驚道:「活見鬼了?」

「是不是看錯了?」

一旁孫守國拿著火把向四周看看,卻是沒有看到第七個人的影子。

王東亮聞言把手舉起來:「那我的火把呢??」說完他又看看狗蛋,道:「你是不是搞錯數了?」

這個提問,被狗蛋堅定否決掉,這樣低級的錯誤,絕對不會出現在他的身上。

這時,徐嬌看了看周圍,突然指著一旁孫守國的道:「你手上不是還有一個火把么?」

眾人聞言回頭一瞧,果然,孫守國腰下還有一個沒有被點燃的火把。

這下孫守國楞然了片刻,臉色瞬間蒼白起來,只見他緩緩把另一隻手抬起來,瞪大眼珠道:「不是……這不是我的手!」 「機會?什麼機會?」

白狐是沒有軀體,否則此時一定會搖頭,根本沒有機會,這地方就是個沒有出口的死牢,即便躲開,又能跑哪裡去。

至於擊殺眼前女屍,更是不可能,薩滿不是普通的殭屍,在死之前,就會被其他薩滿加持各種神秘的秘術,保證他們即便死亡,身體也依舊充滿了豐厚的力量。

不死不滅,猶如金剛,不是一般殭屍能比。

哪怕知道趙客的實力不俗,可兩者之間完全沒有可比性。

「機會!就在眼前。」

趙客話音落下,深吸口氣,身影一躍沖向女屍。

「飛刀術!」

嗖嗖……一揮手兩柄降魔飛刀,在半空劃開一道軌跡,從刁鑽的角度刺向女屍頭顱。

「砰砰!」

女屍雙手掃開,飛刀在手臂上留下一道淺白的印子,顯然降魔飛刀這種低級武器,根本沒辦法對女屍產生任何效果。

「去你的!」

但就在女屍擋開飛刀的關口,趙客腳尖抄上,一記掃陰退踹上去。

這一腳陰毒狠辣,別說男人女人,就算是太監也受不了。

女屍身體一抖,臉上神情明顯出現了變化,但隨即一巴掌對著趙客腦袋拍下來。

趙客屈起雙肘護住臉面,雙手先是一麻,隨即整個人像是炮彈一樣,側面飛出去,身子重重撞在牆壁上。

兩隻手臂上,血粼粼的口子,甚至能看到皮肉下的白骨,女屍看了看自己下體,隨即抬起頭,臉上神色變得更冰冷起來。

不等趙客換過口氣,便見女屍驟然俯衝過來,短短兩三步距離,速度驟然加快到了極限。

蹬蹬蹬蹬的腳步聲,似是一輛大卡車迎面碾壓了過來,這一瞬間,趙客甚至覺得迎面撲來的風,都壓得讓人窒息。

「退!」

這一瞬間,他唯有退,也只有退!

不過在退後的同時,只見趙客不斷揮手射出飛刀。

「砰砰砰……」

刀刃觸碰到女屍,迅速就被彈開,眼看就要撞上的時候,扭曲的指甲,對準趙客爪上來,借著加速的力度,這些彎曲的指甲,完全就是造型古怪的刀刃。

「血遁術!」

完全躲不開一擊,瞬間貫穿趙客頭顱,只不過卻並沒有意料中的腦液飛濺的場景,只見趙客身影迅速模糊起來,再次出現,已然在女屍身後。

「哈!」

只見趙客的雙眼通紅,雙手似乎拽著什麼東西一樣,雙臂上一根根青筋繃緊,用力一拉,便見空氣中一根根血紅色的絲線,是鮮血凝成的刀絲,迅速被趙客拉起。

密密麻麻的線條,就彷彿是一張奇特的大網,被趙客拉起后,從各種角度,纏繞在女屍的身上。

這些絲線由上往下,仔細看,不難發現,絲線的一頭雖然是在趙客手上,但卻借著插在周圍石壁上的飛刀,形成一個吊索,來供趙客借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