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蛇姬安慰著秦壽。

「但願夫君沒事,我們跟著吧,要是有事我救人,你們負責醫護。沫沫妹妹你能變身么?」

琴無意說著。眾人覺得心裡壓力很大。

「我不能啊,還沒掌握好。應該是越危險,越有幾率變身吧。實在不行,我衝過去。應該能變身!」

小狐狸哭著說。

「那就好,你是最後的希望了,我看夫君都打晃了。硬是支持不了多久。」

琴無意說著。

「你別走,吃下這個。」

這個時候蛇姬跑了過去,朝著秦壽扔了幾個玉瓶子。秦壽張嘴接住了玉瓶。咔嚓咔嚓的吃了。

「。親親太恐怖了,還好妹妹提醒我了,我剛才餵了他幾瓶葯。」

蛇姬說著。

「那就好,我們走吧!」

狼女說著,眾人跟著秦壽走了過去。

秦壽扛著三尖兩刃刀,大踏步朝著血光那裡走去。眾人走了許久正在奇怪為啥沒有人。這個時候地面顫抖了起來。

眾人不再走,知道來了強敵。都紛紛拿著武器戒備。秦壽提著三尖兩刃刀,也站著不動。他感覺這也是個恐怖的存在。

迎著秦壽走過來一個鳥人,身高几丈,兩個金燦燦的翅膀,鷹頭。巨型的鷹爪,兩個怪手上面拎著一個長槍。

秦壽覺得這個人在哪裡見過,但是記不起來了。

「我靠,我來晚了,居然都被你小子消滅了?你知道我是誰么?我可是金翅大鵬雕。」

來人說著,拎著長槍點著秦壽問著。 秦壽沒有搭理大鵬雕,揮著三尖兩刃刀朝著他砍了過去。大鵬雕招架抓秦壽的到刀,兩人你來我往的就拼殺了在一起。

眾人剛要走,大鵬雕就要去攔截眾人。一個不留神,秦壽揮著刀。刀光一閃,砍掉了大鵬鳥的翅膀。

血光一現,秦壽的眼睛瞬間變紅。朝著大鵬鳥的鳥頭砍了上去,大鵬鳥吃痛。揮著長槍磕飛了三尖兩刃刀。仰天長嘯。

瞬間鳥身鋪天蓋地,一個非常巨大的鳥爪朝著秦壽抓來,秦壽招架者鳥爪。飛了出去。在抬頭看。

眾人看著對面。都驚呼。這也太大了。

對面是一個無比大的鳥,天地之間。彷彿只有這個鳥的存在,只見出現了一個全身都是金色的羽毛,兩隻巨大的爪子,如同柱子一般。眼睛如探照燈一樣,在來回巡視著天地。

「快跑,真是金翅大鵬雕。這個無相魔究竟是什麼來路,居然研究出這麼變態的東西。」

雲微微對著反抗軍,喊著。可是已經晚了,後面是沒有退路的。

金翅大鵬雕呼扇著巨型的翅膀,天地間瞬間颳起了颶風。把反抗軍,吹上了天。反抗軍紛紛的拿出兵器,劃在地上。里抵擋著颶風。

秦壽揮舞著三尖兩刃刀抵擋住颶風,還是被一點點的吹走了。他拿出無良玉尺,朝著金翅大鵬雕的翅膀砸了過去。

玉尺飛上天,突然變大。小山一樣的,砸到了大鵬雕的翅膀。大鵬雕吃痛,颶風瞬間停了。

大鵬雕怪眼圓睜,不可思議的看著秦壽。

「居然有定風神尺,那也是拿我沒著。」

大鵬雕鳥鳴一聲,巨大的鳥爪抓向秦壽。秦壽揮著刀,迎向巨爪。嘴邊陰笑著,刀光閃過,咔嚓一聲,居然砍斷了大鵬雕的一根鳥爪子。

「哈哈哈,大鵬雕也不過如此。拿命來吧。」

秦壽順著大鵬雕的巨爪上,拿刀做支持物。一刀一刀的,在往上爬著。大鵬雕吃痛,煽動巨翅,朝著天上飛去。剛起飛,好像撞到了什麼。天上一道,灰濛濛的結界出現。把大鵬雕撞到了下面。

金翅大鵬雕,巨大的鳥頭如同撞到了鋼板一樣。打著旋就落了下去。秦壽這個時候,已經爬到了雕的背上。

這個時候反抗軍都回來了,但是死傷已經大半了。都驚恐的看著,秦壽大戰金翅大鵬雕。琴無意趁著大雕還在迷糊,變成了巨龍。噴著神火,鳥毛見風叫著了起來。呼呼的大火,瞬間燒著了金翅大鵬雕的一個翅膀,

秦壽站著雕背上,手中的三尖兩刃刀,朝著巨大的鳥脖子砍了上去。刀光一閃,居然沒有砍斷雕頭!

冷少的蜜愛小妻 秦壽又站了起來,瘋狂的朝著雕頭砍去。不一會,才砍掉一小撮羽毛。秦壽著急的看著巨大的大鵬雕,心中突然又所想。

朝著無兩天車一招手,玉尺迅速的飛到了秦壽的手裡。雙手把玉尺和三尖兩刃刀合在一起,秦壽咬破舌尖,朝著兩件東西噴了一口血。

血光大勝,秦壽的手中傳來雷鳴之聲。一個碧綠色的,三尖兩刃刀出現在他手中。這個時候,大鵬雕開始搖著巨頭,要試著把秦壽甩下去。

秦壽站著雙腳,如同長在大鵬雕的頸上一般。看著手中碧綠色的刀,秦壽雙手一揮。綠光一閃而過,碩大的雕頭滾落在地上。

金翅大鵬雕化成了一道紅光,飛向了遠方的紅柱子。

「哈哈,可以秦壽。這次是我自己給斷了去路。要不然我飛起來。就能把你摔死。我在前面等你了,期待你的來臨。你變得越強大,我越是歡喜。」

紅光中傳來無相魔的聲音。

秦壽巨眼看著紅光飛走,貌似在思考著什麼。想了一會,飛快的跑了起來。眾人也跟著他走著。

過了一會,發現了前面有個巨大的城堡。

眾人覺得,周圍的溫度那叫一個低啊。但是還不結冰,深深的寒意侵蝕著人心。

「哈哈,我的朋友們,歡迎你們來到。我的家,我給這裡起名叫『天堂之城』。這名字不錯吧,歡迎來到家裡!不過呢,這是我的家啊。對啊,不是你們的家。呵呵,那就要看你們的本事嘍。等本尊完成真身,就是你們的死期哦。出來了吧天堂四騎士,好好享用你們的大餐吧!」

無相魔的聲音從城堡里傳來出來,隨著無相魔的聲音。從血色的光亮裡面,走出幾個人來。

第一個是個極其漂亮的美女,第二個是一個極其俊俏的男人,第三個是一個老頭,第四個是一個小孩子。

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個燈籠,燈籠上面綠色的火在不停的轉著。

秦壽緊皺著眉頭,沒有說話。揮起三劍兩刀,朝著四個人砍了過去。四個人站著沒動,任憑刀光砍掉頭顱。

頭顱掉在地上,瞬間變成了四個和四騎士一模一樣的人。四騎士,瞬間也長出了腦袋。秦壽不信邪,又揮著刀刷刷四刀,劈開了四騎士。還是一樣變成了8個人。

秦壽駭然,後面倖存者也駭然。這要怎麼打死,這豈不是越大越多?

「我們進攻城堡吧,既然這幾個怪人不打我們。」

雲微微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秦壽聽著雲微微的話,冷哼一聲。揮著三尖兩刃,朝著血光砍了上去。刀馬上就要砍上的時候,一個女人突然現在刀刃之下,揮著燈籠輕鬆的接下了秦壽的一刀。

所有進攻的人都是一樣,剛要接觸刀紅的光罩。就出現人,拿著燈籠輕鬆接下了攻擊。

這個時候秦壽突然變小,栽倒了在地下。蛇姬跑了過去,抱起了秦壽。發現秦壽還有意識,居然在看著蛇姬,但是說不出話來。

蛇姬趕忙拿出一瓶子丹藥,給秦壽全部灌下。過了一會秦壽的臉色慢慢的變紅。

「親親你沒事吧?感覺怎麼樣?」

蛇姬關心的說。

「夫君你變了回來啊,你剛才好厲害!但是也好恐怖啊!」

琴無意也跑了過來。

「壽壽哥哥你總算變回來了!你沒事吧!」

小狐狸關心的說。

「是啊,親愛的你沒事吧?」

狼女也關心的說。

「秦大哥你沒事吧!」

暮瞳,李無淵一起的說著。 「我沒事,感覺還可以,就是開始有點招架不住。現在不是好了么,姐姐還有剛才那個爆發的葯么?在給我來一瓶。我覺得只有變身,才能打死這個怪物。我應該是被激活了,埋藏在身體里的東西。」

秦壽思考的說。

「不行!不能在給你吃了!」

所有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那也沒法子啊,我們的戰鬥力根本比不過無相魔!我已經感覺到了,前面有著可怖的東西。」

秦壽眼中透露著驚恐。

「那給我吃吧,壽壽哥哥,還是我來吧。天狐真身還是能鎮壓諸天的!」

小狐狸站了起來,決然的說著。

「不行,這裡的人太多了。要是你的身份被人知道,能過了這關,後面呢?我們沒法子繼續了。」

沒等秦壽說話,暮瞳搶著分析到。

「也是啊,小暮瞳說的在理。這裡的人太多了,還有幾百人。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蛇姬思考的說。

「我們還是先上吧,看看能消滅這些人么!」

琴無意說著,變成了巨龍。朝著天堂之城的結界,噴著神火。這個時候,四個人跑了過來。提著燈籠,朝著神火一揮。神火居然被燈籠吸收了!

龍身一擺,震碎了一個燈籠。提著燈籠的人神奇的消失了。

「啊,燈籠是他們呢的弱點!我們攻擊燈籠!」

琴無意看著剛才她擊碎的人說著。所有人,都開始瘋狂的進攻著。但是力量太小,根本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反而還叫他們殺了很多的反抗軍。琴無意的龍爪瞬間,抓碎了很多燈籠。不一會,場上還是剩下那四個人。

這個時候,女的走了過來。眼睛盯著琴無意,手上的燈籠朝著天上一拋。燈籠里射出了紅光,罩住了琴無意巨大的龍身。龍身變小,眼看著就要被吸收進燈籠里。

秦壽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猛的跳了起來。揮著三尖兩刃刀砍向燈籠,燈籠被砍翻在地。紅光消失,琴無意才沒被吸進燈籠裡面。

但是這個燈籠沒碎掉,又回到了女人的手裡。女人自信的打量著秦壽,眼中放出白光朝著秦壽眼中射去。

秦壽知道不好,揮著刀擋住了女人的目光。提著刀,人到合一朝著女人砍了過去。女人手一抬,接住了三尖兩刃刀。一用力,居然扳斷了刀尖。朝著琴天上的無意丟去。

琴無意瞬間變回人形,才堪堪躲過刀尖。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是誰啊。居然能折斷秦壽的刀尖,那把無堅不摧的三尖兩刃刀。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秦壽提著斷刀,倒退回去。撫摸著刀身,一抬手吸回了刀尖。一按,三尖兩刃刀恢復原樣。

這個時候突然黃光大漲,一個黃色的旗子。從後面飄到了天上。

獨家蜜寵:總裁爹地矜持點 眾人覺得,周圍的溫度那叫一個低啊。但是還不結冰,深深的寒意侵蝕著人心。

「哈哈,我的朋友們,歡迎你們來到。我的家,我給這裡起名叫『天堂之城』。這名字不錯吧,歡迎來到家裡!不過呢,這是我的家啊。對啊,不是你們的家。呵呵,那就要看你們的本事嘍。等本尊完成真身,就是你們的死期哦。出來了吧天堂四騎士,好好享用你們的大餐吧!」

無相魔的聲音從城堡里傳來出來,隨著無相魔的聲音。從血色的光亮裡面,走出幾個人來。

第一個是個極其漂亮的美女,第二個是一個極其俊俏的男人,第三個是一個老頭,第四個是一個小孩子。

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個燈籠,燈籠上面綠色的火在不停的轉著。

秦壽緊皺著眉頭,沒有說話。揮起三劍兩刀,朝著四個人砍了過去。四個人站著沒動,任憑刀光砍掉頭顱。

頭顱掉在地上,瞬間變成了四個和四騎士一模一樣的人。四騎士,瞬間也長出了腦袋。秦壽不信邪,又揮著刀刷刷四刀,劈開了四騎士。還是一樣變成了8個人。

秦壽駭然,後面倖存者也駭然。這要怎麼打死,這豈不是越大越多?

「我們進攻城堡吧,既然這幾個怪人不打我們。」

雲微微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秦壽聽著雲微微的話,冷哼一聲。揮著三尖兩刃,朝著血光砍了上去。刀馬上就要砍上的時候,一個女人突然現在刀刃之下,揮著燈籠輕鬆的接下了秦壽的一刀。

所有進攻的人都是一樣,剛要接觸刀紅的光罩。就出現人,拿著燈籠輕鬆接下了攻擊。

這個時候秦壽突然變小,栽倒了在地下。蛇姬跑了過去,抱起了秦壽。發現秦壽還有意識,居然在看著蛇姬,但是說不出話來。

蛇姬趕忙拿出一瓶子丹藥,給秦壽全部灌下。過了一會秦壽的臉色慢慢的變紅。

「親親你沒事吧?感覺怎麼樣?」

蛇姬關心的說。

「夫君你變了回來啊,你剛才好厲害!但是也好恐怖啊!」

琴無意也跑了過來。

「壽壽哥哥你總算變回來了!你沒事吧!」

小狐狸關心的說。

「是啊,親愛的你沒事吧?」

狼女也關心的說。

「秦大哥你沒事吧!」

暮瞳,李無淵一起的說著。

「我沒事,感覺還可以,就是開始有點招架不住。現在不是好了么,姐姐還有剛才那個爆發的葯么?在給我來一瓶。我覺得只有變身,才能打死這個怪物。我應該是被激活了,埋藏在身體里的東西。」

秦壽思考的說。

「不行!不能在給你吃了!」

所有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那也沒法子啊,我們的戰鬥力根本比不過無相魔!我已經感覺到了,前面有著可怖的東西。」

秦壽眼中透露著驚恐。

「那給我吃吧,壽壽哥哥,還是我來吧。天狐真身還是能鎮壓諸天的!」

小狐狸站了起來,決然的說著。

「不行,這裡的人太多了。要是你的身份被人知道,能過了這關,後面呢?我們沒法子繼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