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以羅家的實力,自然也是有著自己的結盟勢力,但是這一日,羅家的結盟勢力都做出了同樣的決定。

沒有任何一支勢力前來幫助羅家!

之所以會這樣,最大的原因便是他們攻入柳家的那一天,極為強大的司馬家族最後居然是第一個撤退的。

而司馬家族,也是那一次行動的主導者!

之後一個月的時間內,很多勢力也是搞明白了原因,柳家的那種力量出現了,也註定了柳家在亂神域外圍的實力!

「該死!該死!!」羅家內部,羅嘯天瘋狂的怒吼著。

面對浩浩蕩蕩的柳家大軍,他居然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他心中不知道後悔了多少次,當初為什麼會同意和司馬家族合作?

畢竟一開始羅家和柳家,並沒有太大的恩怨。

如果不是參與了那次行動,柳家恐怕也不會盯上羅家的分支勢力。

他當初的想法,無非就是獲得柳家的一部分財產,然後得到羅家主家方面的器重。

可是現在,不光什麼都沒有得到,反而要搭進去一處分支勢力!

「難道真的要讓他們幫忙了?」羅嘯天不甘心的自言自語。

很短的時間內,柳家的所有人,已經來到了羅家的一處分支勢力。

在這裡的,自然還有著大量柳家的結盟勢力!

這一處羅家的分支勢力,距離柳家的距離,也是非常的近。

可以說,柳子石挑選的這個地方,還是花了一定的心思。

「柳家的尊嚴,不容侵犯!羅嘯天,今日柳家便是來討個說法了!」柳子石沖著羅家的方向大聲喊道。

和他預料的一樣,身為羅家分支勢力的首領,羅嘯天必須要坐鎮在這處分支勢力的範圍。

「亂神域的勢力爭奪本就正常,我羅家何時侵犯過柳家,你們做人,可要留一線!」羅嘯天的聲音也是傳了過來。

但是他的身影,卻是並沒有及時的出現。

這羅嘯天,自然也不敢一開始就出現在柳家人的面前。

上一次見識到了柳子石的力量,他有理由相信,自己或許一出面,就會被柳子石當面斬殺!

那個時候,即便柳家不對羅家的其他分支勢力動手,也會有其他勢力坐不住,對羅家下死手的!

畢竟這裡是亂神域,不是其他的地方。

若是其他的地方,有司法殿的制約,自然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可是亂神域這種地方,是沒有規則存在的啊!

這一次,羅嘯天要被羅家主家怪罪下來,是必然的事情了。

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即便主家怪罪,他也罪不至死,但是面對柳子石的話,他真的就可能一命嗚呼了。

「呵呵,羅家當初做出決定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出現什麼結果。」柳子石繼續大聲的喊道。

至於羅嘯天最後出不出來,柳子石的心中也絲毫不在意。

現在的羅家勢單力薄,到時候只要強行攻入進去就可以了。

只不過,那時候可能會多損失一些柳家的子弟了。

畢竟那種力量,柳子石使用一次之後,便不能再次使用了。

雖說這次的行動會完全的暴露這一點,可是柳子石,依然不在意!

他當時進入傳承之地之後,那種力量,只能算是額外的收穫,讓柳家輕易嚇退了其他入侵柳家的勢力!

羅嘯天的心中極為急躁,他已經暗中派人,將求救信送了出去。

這個時候,柳家的主家自然不會派人過來。

即便是派來援軍,最多也只能是八方境實力的修行者,對最終的結果,並不會產生影響。

能改變結果的,唯有出現一名九重實力的強者。

而且,不能夠是簡簡單單的九重實力,而是需要差一步就可以踏入真命境的那種強者!

昔日的羅秀,就是處於那個境界,八方境內無敵手!

可是三番兩次敗在韓宇手中之後,羅秀離開了羅家,他的實力,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最重要的是,因為羅秀的心魔,他將永遠無法踏入真命境!

柳家的一方依舊是在等待,他們也是有著足夠的時間。

不到萬不得已,柳子石還是不願意強行攻入羅家,畢竟這件事情,本就不應該損失太多的人。

現在眾多勢力將羅家的這處分支勢力團團包圍,按道理說,如果羅家識趣的話,會直接放棄這個地方!

但是羅嘯天卻是遲遲沒有做出決定,柳子石的心中也大概猜到了,他很有可能,在尋找援手!

「柳家一直以來,做事都會留一線,若是你們主動撤離這裡,對雙方都是有好處的。」柳子石的聲音再次傳入了羅家。

「啊……」羅嘯天暴怒的狂吼著。

他一拳猛地揮出,周圍的桌椅瞬間化成了飛灰。

他的一旁,便是羅玉成和羅真君二兄弟,不過這兩兄弟,自始至終也沒有說話,他們心中自然也是有著自己的小算盤。

如果羅嘯天不能夠完美的處理好這件事情,那麼羅家那裡,很可能會剝奪他的權力!

那個時候,這兩兄弟自然就可以順利的上位了,畢竟羅秀離開后,他們得到了羅家全力的栽培!

不過,就算到時候羅家不怪罪下來,只要他們暗中稍稍說兩句話,羅嘯天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了。

羅嘯天,自然也是猜到了這兩兄弟的心思,但是這個關鍵的節骨眼上,他並沒有心思去和這兩兄弟計較。

在羅家主家,羅真君和羅玉成這二人的地位可是要高於羅嘯天的!

羅嘯天的雙手,緊緊握成了拳頭,而且還在微微的顫抖著。

他現在心中,只能祈禱援軍快點到來。

或許那個人來了,今日之事,就有了解決的辦法!

但實際上,他的心中,也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畢竟現在時間緊迫,那個人要趕過來的話,也不知道需要多長的時間。

現在羅嘯天能夠做的,就是盡量的把時間拖延下去。

而柳家的一方,雖說有著足夠的時間,但是等待了這麼久,柳子石卻是不打算繼續拖延下去了!

「所有柳家子弟聽令!」他對著身後的人大聲吼道。

「羅嘯天可在?」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陰陽怪氣的聲音。

羅家內部,羅嘯天猛地瞪大了眼睛,這個傢伙,終於來了。

柳子石也是沒有繼續下達自己的命令,他也知道,柳家請來的幫手,到來了。

韓宇的目光突然一凝,這股氣息,讓他感到很熟悉。 「玉山兄到來,有失遠迎。」羅嘯天,終於從大殿中趕了出來。

他請來的幫手,名叫申玉山,看樣子實力極為強大。

雖說二人都是八方境九重實力的強者,但是面對申玉山,羅嘯天卻是有些畢恭畢敬了。

兩人都是站在了高牆之上,俯視著柳家一方的所有人。

「柳家如此作為,倒是有些過分了,之前羅家所做,確實也不對,但今日還是希望化干戈為玉帛。」

申玉山一開口,便擔任起了和事老的角色。

韓宇心頭猛地一顫,他身旁的無影等人,也都是微微一愣。

這申玉山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和狂石身上散發出來的,極為類似。

他們可以確定,這申玉山和狂石,都是來自於同一個勢力!

也就是說,那和妖族串通在一起的神秘勢力,也將爪牙伸到了亂神域中!

「很早之前,亂神域外圍來了一股神秘的勢力,但是在亂神域外圍,他們沒有固定的落腳點,只是拉攏了很多其他勢力。」柳子石突然出言解釋道。

韓宇等人微微點了點頭,那股勢力,依舊在保持著自己的神秘性。

「我們柳家的事情,還輪不到外人來插手!」柳子石語氣極為強硬的回應了申玉山。

申玉山聞言,他的連身頓時就陰沉了下去。

他沒有想到這柳家,居然一點面子都沒有留給他!

羅嘯天的臉色依舊顯得很緊張,雖然知道申玉山的實力很強,但是到底能不能攔住柳家,他就不知道了。

申玉山卻是一句話也沒有再說,一股強大的氣勢,直接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

在亂神域這種地方建立勢力,有時候並不是人多就可以了。

一名極為強大的領導者,更為重要,有很多勢力,都是因為某個人有著足夠的威懾力,才得以存活下去!

這申玉山直接爆發出了自己的氣勢,顯然是想要讓柳家的人知難而退!

如果柳子石的實力不如他,那他就足以牽制住柳家最強大的存在。

再配合羅家本身的實力,相比柳家也做不了什麼了。

畢竟羅家,在亂神域外圍,可是有著七處分支勢力的存在。

雖說這裡還有很多柳家的結盟勢力的人,但是那些結盟的勢力,想必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派出太多的人。

「你很強大。」柳子石淡淡的說道,他表現的很平靜。

申玉山心中一驚,他的實力,只差一步就跨入真命境了。

這樣的實力,如果要在亂神域建立一股屬於自己的勢力,還是比較容易的。

完全的將自己的實力展現了出來,可是柳子石卻沒有絲毫畏懼的意思!

申玉山頓時覺得事情難辦了起來,能讓柳子石如此淡定,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柳子石的實力,比他強大!

但是按道理來說,要比他強大的修行者,應該已經踏入了真命境啊!

申玉山微微搖了搖頭,他心中已經想到了一種可能,但是那種可能性,是很小的。

他可不相信,有人會願意那麼做!

又或者說,柳子石的實力或許和他不相上下。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今日,他就可以順利的幫助羅家解圍了。

羅嘯天心中卻是一直很忌憚,他最忌憚的不是柳子石的實力,而是那兩顆柳樹的虛影。

那種力量,完全不是他們能夠抵抗的。

可是到了現在,柳子石都沒有釋放出那種力量,卻是讓羅嘯天稍稍放鬆了一些。

他的心中一直在祈禱,那種力量,柳子石不能夠隨時的動用。

如果能夠隨時使用的話,那柳子石為什麼不直接用出那種力量。

如果是那樣的話,即便是申玉山,恐怕也不是柳子石的對手,畢竟當初司馬家族的人都被嚇退了!

要知道,司馬家族的那位,實力也不弱於這申玉山的。

緊接著,柳子石也做了一件和申玉山完全相同的事情,一股比申玉山更為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體上爆發了出來!

申玉山的身體猛地一震,他的雙眼,瞪得滾圓。

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一件事情,最終還是這樣發生了。

居然真的有人願意這樣做?申玉山心中震驚的同時,還感到極為疑惑。

韓宇的心中,同樣很疑惑。上一次從柳陽風的話語里,他也聽出來了,柳子石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他一直都不知道具體是什麼,畢竟柳子石也沒有主動的說出來。

不過韓宇也隱約猜到了,那件事情,對於柳子石自身很不利!

他心中也很震驚,柳子石現在展現出的實力,比申玉山強大太多了,也難怪柳子石之前說柳家現在無敵於小亂神域。

之前的韓宇,還是有些不相信柳子石的話語的。

可是現在,他完全信了,柳子石的境界,極為特殊,和真命境,無限的接近,但是依舊處於八方境!

這個實力,任何八方境的強者,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呵呵,你倒是很大的氣魄啊,居然以自己的修行路為代價,到達了這樣的境界。不過恐怕你一生也只能處於這種境界了。」申玉山語氣嚴肅的說道。

他頓時間,收斂了自己之前爆發的氣勢。

「今日之事,我不會再參與,我和柳家也從來沒有任何的瓜葛,在下先行告辭。」他直接說出了一句讓羅嘯天更加緊張的話語。

這一幕和當日他們攻入柳家最後發生在司馬家族的一幕完全相同。

雙方沒有發生任何的戰鬥,另外的一方,已經知難而退了。

「有時候,退一步更好。」申玉山簡單的留給了羅嘯天一句話,他的身影,便直接化為一團紅色霧氣,消失了。

「居然是這樣?」無影的表情,極為複雜。

有震驚,但更多的,是敬佩之情。如果不是為了柳家,恐怕不管給柳子石多少好處,他都不會那樣做。

「他自行斷了以後的修行路,強制讓自己的實力停留在了那個特殊的境界,也就是說,他永遠無法踏入真命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