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大白的狗頭被怒砸了一個包。

「再給你一個機會。」安林冷冷道。

大白:「……,神音。」

安林這才滿意點頭,作為獸寵怎麼能和老大喜歡同一個女人呢。

就在一人一獸插科打諢的時候,許小蘭的傳承不知不覺已經結束了。

神音放下了點在許小蘭眉心的手指,臉上有著如釋重負的表情。

她玉指輕揚,虛空散發出陣陣波紋,一枚晶瑩雪白的戒指從虛空中輕躍而出,隨後輕捻在指尖。

許小蘭那素凈白嫩的手被她握起,戒指慢慢套上。

白色的聖光照在兩人身上,在地面照出了一個圓圈和外界隔開,形成一個獨立的空間,彷彿這個世界只剩下她們兩人。

神音微笑著,笑容絕色天然。許小蘭有些誠惶誠恐,臉色微微紅暈。

兩位風華絕代的女子,在華美的宮殿上,在這聖潔莊嚴的光芒照耀下,成功完成了戒指的轉交。

安林、大白、小丑傻愣愣地望著這一幕,覺得好美,好和諧,心中彷彿有某種屬性將要覺醒。

安林很快醒悟過來,忽然有種許小蘭將要被奪走的感覺。

所幸這個戒指交接儀式很快便結束,那莫名其妙忽然投射而來的聖光也消散了。

「神音姐姐……」許小蘭有些痴痴地望著面前的女子。

神音不僅幫她覺醒了血脈,贈與她仙器,甚至將一生的感悟,知識,乃至最後的一絲血脈之力都給了她……這些奇妙的經歷,讓她至今仍有一種夢幻的感覺,她何德何能,讓神音對她這麼好?

神音只是微笑著,目光掃向眾人,柔聲開口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聽一個故事呢?」

「有啊,有啊。」安林等人連連點頭道。

他們知道要是回答「沒興趣聽」,絕對會被一巴掌打死的。

神音臉上浮現出追憶的神色,表情變得更溫柔了,如同江南水鄉的溫婉女子,輕聲訴語道:「那好,下面我就跟你們說一個故事吧,關於……我的故事。」

安林很是乖巧地從納戒中搬出小板凳,分發給眾人,讓他們坐著聽。

眾人坐姿端正,齊齊望著神音,一副「我已經準備好了,請大佬開始你表演」的模樣。

神音嘴角微微抽搐,覺得氣氛好像有點被破壞了。

不過神音不愧是得道大能,很快便又進入狀態,開口講訴這個故事,但是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她吐出的不是話語,而是一個個無比美妙的音節。

動聽的旋律在空間婉轉輕揚,這是天籟之音,是最為美妙的歌聲。

聽著神音的歌聲,一幅幅的畫面出現在了眾人的腦海之中,這不是純粹的畫面,而是蘊含了一個人的記憶,情感,乃至感悟的畫面。

他們看到了深海之中那座一片光芒璀璨的龍庭,看到了仍在襁褓之中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神音。

安林聽不懂神音在唱什麼,但是卻清晰地感受到了歌聲中,所蘊含的那種初生特有的稚嫩,懵懂,純凈……

神音乖巧可愛,有著一對讓族人羨慕不已的完美龍角,更有著祖龍最為純正的血脈,天生金瞳道體,冠絕一族。

她的修行一日千里,很快便由蛟變成雲龍,由雲龍進化成角龍。

她容顏清雅絕世,實力冠絕同輩,在龍庭之中是一顆最為璀璨的明珠,即使是龍王也是對她讚譽有加,被世人尊稱為天龍女。

歌聲逐漸變得高昂,意氣風發。

神音遊歷太初大陸,憑藉超絕的實力和驚為天人的容貌,讓天龍女的名號在大陸聞名。她不是溫婉柔弱的女子,相反,這一路遊行,她殺伐果決,除魔衛道,被她連根除去的邪道門派數之不盡,修為也隨著她的一次次戰鬥而日益增長。

她一路西行,踏入了九州界。

在九州界,她被仇家一流魔道宗門清歡宗盯上。

清歡宗出動了八位化神期長老,聯手設誅殺陣將她困住。

這個陣法十分的強大,可以困殺返虛境以下的任何修士,即使神音修為很高,但是不到返虛境,也只有活活被耗死的結局。

這對她來說是一個死局,但就在這樣一種情況下,一個如同鳳凰般耀眼的男子,忽然出現在了她的生命之中。

農門富貴妻:重生媳婦有點辣 朱雀宗首席大弟子——東方明。 東方明一襲白袍飄飄,燦若星辰的眼眸中蘊藏著似水的沉靜。

他舉手投足便可引動太虛真火,腳步一踏,整片天地立即化作一片無窮無盡為他所用的火海。

神音從未見過如此耀眼的男子,他就如同火中的君王,焚天煮海,燃盡萬物,無人可敵。八名化神期魔道修士,堅持不了三息,便直接被無窮無盡的太虛真火焚燒成了灰燼。

「清歡宗和你有仇?竟然出動了一半的力量剿殺你。」不同於他那睥睨眾生的模樣,男子的聲線格外溫柔。

「嗯。」神音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但明亮的雙眼卻直直地盯著面前的男子,不為別的,就是因為他長得太好看了。

「真巧,我的任務就是把清歡宗滅了,一起殺過去?」東方明再次笑道。

「嗯!」神音使勁點頭。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說話,簡單直接,卻將他們的因緣連接在一起。

清歡宗。

一片屍山血海之中,天龍女表白了。

「東方明,做我道侶吧!」

「為什麼!?」東方明嚇了一跳。

「因為你長得帥!」

東方明:「……」

「因為……你救了我!」

東方明搖頭:「我救人不需要他人以身相許,道侶是終身大事,不可兒戲,沒個上百年的相處是不能妄斷的。」

「好……那我先陪你一百年!」

東方明:「……」

歌聲開始變得溫柔婉轉,似風輕撫臉頰,又似是情人的輕吟。

時光流逝,滄海碣石。

蒲公英的海洋中,神音追著飄動的蒲公英,安林等人看到了東方明那溫柔的眼神。

日落的海邊,神音赤足漫步,潔白如蠶寶寶的腳趾沒入金色的沙灘上,輕哼著動人的歌謠。東方明撿來了一個十分漂亮的貝殼,送給了神音,趁機拉住了她的手。安林等人感受到了東方明手中的溫度,看到了東方明眼中繾綣的愛意。

「小明,我打算打造一把同時蘊含真龍天鳳之力的仙器,留給我們的孩子用!」

萬古最強宗 「我們還不是道侶吧……這就想到我們的孩子用什麼武器了?」

「哎呀,遲早的事情嘛,百年之約現在都過去一半啦……」

兩人漫步九州,尋找煉器材料。

為了將這仙器打造完美,兩人甚至還祭獻了自己的血脈之力融入兵器。

龍雀劍成之日,真龍天鳳在空中交匯,天地異象頓生。

「小明,抱著這把劍,就像抱著我們的孩子那般,畢竟這裡有我們兩人的血脈氣息啊。」

「那我們還要不要孩子了?」

「呀!你這個壞蛋終於承認我是你道侶啦?」

「……,傻瓜,要是不把你當作道侶,傻逼才會浪費八十年的時間陪你。」

神音:「……」

「再過二十年,我去龍庭轟轟烈烈迎娶你過門。」

「好,我等你!」

歌聲忽然變了,一種極為害怕的情緒開始出現在神音的歌聲之中。

一幕幕不願回憶的畫面,深藏於心底的畫面,開始出現。

紫星界的合道失敗品,六道鬼神,攜十萬鬼軍撲向東海龍庭。

鬼軍肆虐,東海化作一片血煉鬼蜮。

神音望著這讓人絕望的一幕,東方明再次擋在了她的面前。

他還是那麼的耀眼,整個人如同一輪太陽,徹底照亮了神音的世界,就像他們初遇的時候那樣。

但是這一次,又和他們初遇的時候不一樣。

因為這次,是他們的永別之日。

六道鬼神的實力通天徹地,東方明這一戰燃盡了所有力量,才將六道鬼神擊敗,將鬼族大軍徹底擊潰。

東方明躺在神音的懷中,他氣息如同風中殘燭,但是臉上的溫柔卻未曾改變。

「神音,我研究出了一種血脈移植的術法,正好可以將我的力量轉移給你呢……」

「不……你給我好好活著!你忘了我們的約定了嗎?明明只有兩年,明明只剩下兩年了啊……」

少女哭得悲慟萬分,聲嘶力竭。

鳳凰的血脈如同涓涓細流,溫暖著她冰寒徹骨的身心。

「對不起,我失約了……」

歌聲中蘊含著無盡的悲傷和追思,催人淚下。

安林等人看到東方明死去,紛紛哭了起來,那是一種真正到了傷心處的悲傷,彷彿他們自己的戀人死去了那般,沒辦法,代入感太強了。

許小蘭捂著心口,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小明……你為什麼要離開我?」

安林擦著眼淚,腦海中滿是東方明的音容笑貌。

他的霸氣,他的溫柔,他無時無刻的守護,以及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愛意,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個,這種情感徹底爆發出來,都讓安林傷心欲絕。

「嗚嗚嗚,老公,你怎麼能死啊,不行,我要和你一起死!汪!!」大白已經哭成淚人,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只有小丑,仍一臉堅定地站在原地,不哭不嚎。

他不斷提醒自己,跨越種族的愛情是沒有好結果的。但是,這股悲傷如海的情緒是怎麼回事?還有,臉上有什麼液體流出來了?

神音的歌聲漸漸有了變化,某種信念支撐著她一路前行,她再次踏上了求道之途。

嬌柔的身軀仿若有了某種力量,一路披荊斬棘,奮力前行。

她比以前的自己還要拚命數倍,堅強數倍。

「小明,你遺留在我體內的力量,我一定會好好利用……」

龍庭內,傳來龍王的一聲怒喝:「神音,你瘋了!鳳凰的道和真龍的道怎麼可能相結合?這原本就是兩條截然不同的大道,強行融合在一起,你會死的!」

「大道萬千,本無約束,我為何不能創造一個新的道?」神音淡淡一笑,語氣卻十分的堅定,「他的力量和我的力量將融合在一起,永遠不分離……」

這一日,天地變色,大海翻騰。

東海之上,有萬雷覆蓋整個天空轟鳴不息,有火焰如烈陽噴薄煮海,似要將整個大海蒸干。然而這一切,又在女子的一聲悶哼中,煙消雲散。

神音於東海之上合道失敗,嬌弱的身軀從天空墜落,臉上有些凄然的笑容。

還是失敗了啊,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執著,要是早早凝聚真龍大道不就好了么……

神音有些自嘲,但不知為何,她的心中沒有一絲的悔意,有的只是合道沒有成功的遺憾而已。她使用秘法凝固自己的神魂,拖延自己身隕道消的時間。

她來到了和東方明初遇的地方,那是天河州和石龍州交界的高原。

「叫什麼名字呢,和你相遇是在冬天,你離開我的時節也是冬季,不如就叫冬日龍墓吧……」

神音替自己建了一個墓地,將自己封印在聖靈天柱裡面,等待著世間能繼承她力量的有緣人。

有時候,不得不說,緣分這個東西真的很奇妙。

一個美麗的女子,來到了這個龍墓。

她身負真龍和神凰血脈,她有著和神音的血脈聯繫,她獲得了龍雀劍的認可……

神音覺得她和東方明要是有孩子的話,一定就是像許小蘭這個樣子的吧。她這幾千年的等待,終究是沒有白費啊,她等到了一個很意外又很讓她滿足的人。

歌聲飄遠,神音的身子開始飛向白色的光柱。

她的臉上有兩行清淚,目光穿透時光,似又看到了那個如艷陽般,閃耀奪目的身影。白裙的女子漸漸變得虛幻,氣息開始渙散。

天之宮開始震動起來,陣陣裂紋開始出現在牆壁之上。

冬日龍墓秘境的空間也跟著開始震動起來,出現了一道道蛛網般的裂縫。

安林等人從歌聲中回過神來,望著消散的神音,終於意識這個地方不能待了。

「神音姐姐!」許小蘭高喊著跑向神音,卻被安林拉住。

「快走!再不走就沒命了!」

安林拉著許小蘭躍上黑磚,跟著大白和小丑朝門口飛去。

命之宮的命老微微嘆了一口氣,開始走向墓地的空間門。

天之宮的光芒慢慢消散,八千年的秘境在這一刻,開始了崩塌,似乎要將這一切的過往徹底埋葬。

「這一世,能和你共度九十八年的時光,何其幸運……」

神音聲如天籟,卻淹沒在秘境的空間亂流中,一切歸於混沌。 天河州和石龍州交界的高原上,這裡有七彩祥雲懸浮天空。

一個散發著白色光芒的空間之門,正漸漸變得黯淡,似乎隨時都有崩潰的跡象。

七殺堂的堂主徐桐和副堂主徐勇南,正負手站立在不遠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