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了,能不能不要再念叨我了啊,再說我哪裡就知道自己現在會疼的這麼嚴重啊!」

「你還是先別說話了,有氣無力的,我看著都累,何況你這說話的人呢!」

蘇雪和傅靜雪到醫院的時候,黎邵晨已經到了,見到傅靜雪的車開進停車場,黎邵晨打開車門便下了車。

傅靜雪躺在座椅里,緊閉著眼睛,好像抬一下眼皮都覺得累。

「靜雪。」黎邵晨心疼得不得了,幫她解開安全帶,從車裡抱出來就往裡面走,蘇雪拿了包,匆匆忙忙的跟在後面,一同進了門診部的門。

一番檢查下來,又打了葯,傅靜雪感覺肚子沒那麼疼了,可畢竟身體還很虛弱,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躺在病床上。

鑒於她之前流產過,所以醫生建議住院觀察兩天,看看是不是流產導致的後遺症什麼的。

傅靜雪自然不想住在醫院裡,可黎邵晨堅持不肯讓她這樣回家,又是溫聲細語的勸說著,傅靜雪終於心軟了,聽了黎邵晨的話。

一番折騰下來,已經晚上六點,黎邵晨說:「靜雪,你們想吃什麼?我叫人送過來。」

傅靜雪輕輕的搖了一下頭,「我沒胃口。」

蘇雪見傅靜雪不吃了,她本來見到黎邵晨就莫名其妙的緊張,現在更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我還不餓呢,黎先生,要不還是你先去吃飯吧,等你回來了,好替我。」

「如果你們都先不吃,那我就先不讓人送飯過來了。」

黎邵晨坐到床邊,拉著傅靜雪沒扎針的一隻手,眸光流轉,滿眼心疼。

「靜雪,你說你……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和一個小孩似的,生病了不知道早點過來醫院檢查一下,竟然還忍著,傅靜雪,下次不許再這麼的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了。能不能記住?」

傅靜雪可憐巴巴,又委屈巴巴的看著黎邵晨點點頭,「知道了,別生氣嘛!」

黎邵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讓她多顧及一下自己的身體這件事,貌似這幾天他說了好多遍了吧!怎麼這丫頭根本就沒有好好聽他的話呢!

蘇雪看著黎邵晨和傅靜雪之間的互動,就覺得自己繼續待在這裡,就是大燈泡,可她又不放心傅靜雪。

傅靜雪輕輕瞥了一眼蘇雪,見她低著頭站在那裡,就猜到她現在的心思了。

傅靜雪說:「蘇雪,難得離開店裡早一天,你先回家吧,好好休息一下,這裡有黎先生在就可以了,我真的沒什麼事兒,這不已經打上藥了嘛,你就放心吧!」

黎邵晨也說:「你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還是回去吧!好好休息,你把甜點店照顧好,傅靜雪便沒什麼好擔心的,自然也就能安安心心的養好身體了。」

蘇雪看了看黎邵晨,又看了看傅靜雪,這才離開。

「那好吧,靜雪,如果有能用的上我的地方,千萬別客氣,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知道了。」傅靜雪勉強抬了一下手臂,「拜拜!」

想到什麼,又囑咐了一句,「打車回去吧,就不要擠公交了,還有啊,我來了醫院的事,不要告訴其他人,我不想讓大家跟著我擔心,記住了嗎?」 想到什麼,又囑咐了一句,「打車回去吧,就不要擠公交了,還有啊,我來了醫院的事,不要告訴其他人,我不想讓大家跟著我擔心,記住了嗎?」

「知道了。」蘇雪應了一聲,又看了眼病床上的傅靜雪,離開了醫院。

傅靜雪閉著眼睛養神,黎邵晨看著她一臉疲憊的樣子,忍不住又要說她幾句。

「我知道你又想說我,好了……我已經躺在醫院裡了,知道錯了,下次一定注意,還不行嗎?」

她服了軟,聲音有氣無力,軟綿綿的,黎邵晨就算有脾氣,也發不出來了。

「好吧,看在你認錯態度還不錯的份兒上,我就暫時不說你了,不過下次你要是再不長記性,看我怎麼罰你。」

傅靜雪說:「那是你們先惹我生氣的啊,如果不是你們惹我生氣,或許我肚子就不會這麼疼呢,說到底,錯的也不應該全怪在我身上啊,所以啊,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倒反過來說我了,這是什麼道理?」

黎邵晨:「……」

從什麼時候傅靜雪已經變得如此牙尖嘴利的了。

傅靜雪睜開眼睛看著黎邵晨,一雙清澈的眼裡,有輕輕淺淺的笑意。

「無話可說了吧!我知道,你一定在想,瞧瞧,什麼時候傅靜雪都變得如此伶牙俐齒的了,是不是?」

黎邵晨有點吃驚,幾乎是脫口而出的,「我們家靜雪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竟然都能把我的心思猜的如此準確了呢!」

我們家靜雪……

如此溫柔,又如此甜蜜。

「你們家靜雪現在想休息一會兒,黎先生,你隨便待著吧!」

傅靜雪說完,繼續閉上了眼睛。

這回她真是困了,閉上眼睛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黎邵晨輕手輕腳的出了病房,給李嫂打電話,讓她準備好飯菜,一會兒送過來,順便給傅靜雪拿幾件換洗的衣服一起帶過來。

……

蘇雪離開醫院,看時間還早,回到家也沒什麼事,就又打車去了甜點店。

她剛一進到店裡,小離就朝她走了過去,先是神神秘秘的看了看蘇雪,然後特別八卦的說:「蘇姐,有一個大帥哥過來找你和靜雪姐,我說你們都不在,他還不讓我給你們打電話,非要坐在那裡等,奇奇怪怪的。」

「大帥哥?」

蘇雪想了想,她實在想不到會是誰過來找她和傅靜雪,便沒當回事,笑著打趣了一句。

「我看你啊,肯定是又犯花痴了,所以啊,看誰都是大帥哥,是不是?」

小離說:「哎呦,真不是,這個帥哥吧,和一般的那種不同,我感覺這個帥哥身上有一種很特別的……嗯……怎麼形容呢,就是那種堅強不屈的陽剛之氣?反正就是那種軍人身上特有的剛毅氣質吧!」

蘇雪怔了一下,小離的形容,讓她忽然間就想到了一個人。

「他在哪兒了?」

小離指了指最裡面的一個位置,「在最裡面了,他說等你們回來了,讓你們過去找他。」

小離往蘇雪的身後張望了一眼,「咦?靜雪姐呢?怎麼沒有和你一起回來啊!」

蘇雪想到傅靜雪囑咐她的話,就說:「哦,她啊,剛到家樓下,就被她家黎先生給接回去了。」

小離疑惑的看著蘇雪,「這麼說……靜雪姐是和姐夫吵架了,自己出來的,所以姐夫過來把她接回去了?」姐姐文學網www.jjwxw.net

吵架了?

蘇雪又是一怔,看黎先生對靜雪的態度,兩個人不像是吵架了啊,而且黎先生對靜雪那麼在乎,怎麼可能會和靜雪吵架啊!

「你這小腦袋一天天的想些什麼呢,你靜雪姐夫對你靜雪姐好著呢,他可捨不得和你靜雪姐吵架,你就別亂猜測了。」

「哦,這樣啊!」

「行了,你先去忙吧,我去看看你說的那個大帥哥到底是何方神聖。」

「好噠好噠,蘇姐,你快去吧!人家可是等了有一會兒了呢!」小離往那邊推了一下蘇雪,露出八卦的小眼神。

蘇雪用力吸了一口氣,又快速的吐出去,給自己一些力量,朝那邊走過去。

小離說的那個人是背對著這邊坐著的,所以蘇雪看到的只是他的一個背影,並不能確定他就是她剛才腦海中浮現的那個人。

可小離的那幾句話又在耳邊迴響,她心裡便隱隱有了些許期待。

越靠近那個背影,蘇雪感覺自己的心跳似乎也在一點一點的加速。

心——怦怦亂跳。

她忽然停住了腳步,仔細看著這個背影,又覺得有些不太可能,她和傅靜雪,已經有幾個月沒和蘇明朗聯繫過了,蘇明朗也沒有聯繫過她們。

如果真的是他回來了,就算他不事先告訴她,肯定也會提前告訴傅靜雪的啊!

可是今天她見過傅靜雪,兩個人還在一起待了那麼長時間,她並沒有聽到傅靜雪和她說起這件事啊!

那又會是誰呢?

哎呀,該不會是蘇明朗出了什麼事,這個人是他的戰友什麼的吧,按照蘇明朗的囑託,過來通知她們一聲?

蘇雪心頭猛然一顫,顧不得再去思考些什麼,邁步便朝那個人走了過去。

「你好,聽同事說你找我,是嗎?」

說話間,蘇雪已經站到了那個人的對面。

那個人正在低頭吃一小塊蛋糕,草莓味的。

聽到說話聲,他放下叉子,緩緩抬起頭來,看向蘇雪。

「這是你做的嗎?」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蘇雪吃驚的看向那個人。

等看清楚他的面容時,蘇雪簡直震驚到說不出話來,她忽然間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都在看清他的那一瞬間僵住了,動彈不得。

腦子裡幾乎一片空白,只剩下他剛才那一句問話停留在耳邊。

這是你做的嗎?

他這是在問她,他剛剛吃的那一小塊草莓蛋糕,是不是出自她的手。

蘇雪大概是出於潛意識吧,低頭掃了眼餐桌上的蛋糕,然後朝他點點頭。

「是,我做的。」

修真歸來 「嗯!」那個人也點了一下頭,似乎很滿意,嘴角微微上揚,露出親切而溫和的一抹笑。

「不錯不錯,你這蛋糕做的,有進步呢,我感覺比你以前做的,味道好吃多了。」 「不錯不錯,你這蛋糕做的,有進步呢,我感覺比你以前做的,味道好吃多了。」

蘇雪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思考了,她的大腦幾乎陷入死機狀態。

天呢!她簡直不敢相信,此時此刻,自己面前站著的人,是蘇明朗。

「你怎麼了?」

蘇明朗站起來,伸出手在蘇雪的眼前晃了晃,笑了,「你該不會是一時間興奮過度,都不會說話了吧!」

蘇雪的確不會說話了,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蘇雪!」蘇明朗雙手按在蘇雪的肩膀上,用力的搖了搖她,微微彎下腰去,讓自己去她平視,「是我啊,我蘇明朗,我真的回來了,你……」

蘇明朗看著她笑,「你別激動到傻愣愣的站在那裡看著我成嗎?弄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話了。」

本來準備了好多話要說呢,結果現在倒好,蘇雪的反應,讓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那些話了。

好吧,那就留著等她緩過神來再說吧!

蘇明朗放開蘇雪,站在她的對面,靜靜看著她,等他緩過神來。

蘇雪忽然抬手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嘶……」是真疼,而且是很疼很疼的那種。

原來她並不是在做夢,蘇明朗真的回來了。

他已經好幾個月沒和她們聯繫了呢,現在忽然就站在她的面前,怎麼可能叫她不震驚。

「啊!真的是你,明朗哥,你這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啊,怎麼都沒提前來個電話,或者發個信息什麼的啊,弄得我震驚到以為已經是在做夢呢!」

蘇明朗看著蘇雪有些傻裡傻氣的樣子,覺得好親切,在他的記憶中,蘇雪就一直是這個樣子的,不怎麼愛說話,性格有些內向,有時候笑起來傻裡傻氣的。

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你沒有在做夢,這是真的,我現在真的回來了。」

蘇雪實在太興奮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勇氣,她竟然上前一步,張開雙臂就撲上去抱住了蘇明朗。

「我的天呢!明朗哥,你讓我緩一緩,呵呵,你先讓我緩一緩。」

蘇雪放開蘇明朗,轉身就朝著休息室跑去,她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子的水,咕咚咕咚幾口喝進肚子里。

可還是不能讓她那一顆激動澎湃的心平靜下來。

怎麼辦,怎麼辦……

蘇雪在休息室里來來回回踱著步走了幾圈,又想到什麼,趕緊出了休息室,快步走到蘇明朗身邊。

他還在這裡,這是真的,他真的真的回來了。

蘇雪看著蘇明朗傻笑了一會兒,就在蘇明朗無可奈何,覺得應該做點什麼讓這個小丫頭恢復正常,蘇雪入忽然說話了。

「明朗哥,你這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啊,回來多久了?對了,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呢?」

「我……」三k小說網

蘇明朗剛想說些什麼,蘇雪忽然拉住他的手臂。

「走吧,咱們去那邊的休息室去說,休息室里相對來說安靜一些,說話也方便點。」

「那好吧。」

蘇明朗隨手把餐桌上還剩下一半沒有吃的草莓蛋糕端起來一併帶到了休息室。

「已經很久沒有吃到草莓蛋糕了,今天吃到,覺得可真親切啊,就像見到了親人一樣。」

蘇明朗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吃著那半塊草莓蛋糕,這樣和蘇雪說。

蘇雪拿過一個一次性的杯子給蘇明朗倒了一杯溫水放到他手邊。

「先喝點水吧,我這裡沒有給你準備杯子,一會兒我去超市給你買一隻新杯子放到店裡,你下次過來的時候用。」

蘇明朗並不在意這些,端起紙杯喝了一口水,又吃了一小口蛋糕。

「好了,你現在可以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了。」

蘇雪坐在蘇明朗的對面,一雙眼睛亮晶晶的,滿心滿眼都是他。

「我當然是今天回來的了,也沒多久,下了飛機,就直接過來了,結果你們兩個都不在店裡,沒辦法,我只好留下來等,可是左等右等你們也不回來,我只好點了一塊草莓蛋糕吃著,才避免被趕出去。」

「還有那個問題,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你忘了吧,這個店剛開業的時候,你給我發過信息啊,告訴店的地址還有名字,『月雨晴』,我想這個名字一定是靜雪想出來的吧!包含了我們三個人名字的店名,多有意義啊!」

說到這裡,蘇明朗忽然停頓了一下,然後問蘇雪:「對了,靜雪呢?她不在店裡,也沒有跟你一起回來,你知道她去哪了嗎? 大清四福晉 現在在做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