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龍墓瀑布,就位於這次神龍境比武決賽高台的北方,高有千米,寬有百米,水流猛烈,如果站在最底部被水流衝擊,不到先天境的人會瞬間被水流砸死。

在這巨大的瀑布之上,是一條巨大的無比的河流,無邊無際,而河流之上,有著九九八十一個木筏,每一個木筏上,都刻有奇怪的符號,似乎蘊含了陣法,極為神秘。

不過懂的人都知道,這個木筏具有傳送功能,只要上去了,就會被傳送到異度空間之中,在那裡會經歷什麼事情,誰也不知道,只知道如果通過了考驗,那麼最後就會降落在瀑布下面,最先到瀑布下面的,肯定是會進入決賽的。

這時候,龍墓瀑布的上面,木筏之處,人聲嘈雜,許多人都在這裡站著,他們等這一天很久了,這第二場比武一過,就是決賽,誰,將會站在神龍境比武的決賽上,成為最強的天才?

另外,神龍境四大初階皇朝一百多位年輕俊傑,在經歷了第一場的比武之後,損失慘重,現在只剩下了六十七個人,這六十七個人,在這第二場的比武中,又會不會有人死亡?如果死亡,會死多少?

這一切,眾人都無法知道。

遠處的方向,漸漸的有門派家族的勢力向著這邊走來,象萬虛依舊是自己一個人,破空而出,直接降臨在了一個木筏之上,盤膝而坐,抱元守一,毫不在乎他人的目光,似乎天地間只有他一個人一樣。

殺生也早就來了,同樣的,他的身體直接來到了象萬虛旁邊的一個木筏上,眼睛掃視著四周的眾人,他在找,有沒有離塵的身影,第二場的比武,要是他碰見離塵,一定要殺了,不過他的眼睛掃了半天也沒有找到離塵,李辰,還沒有出現。

前往龍墓瀑布的路線之中,有許多人影,其中在某一個方向,兩匹黑風馬緩緩的前行,其中一匹黑風馬上騎著兩個帶著黑色面具的身影,而另外一匹黑風馬上,則是騎著一個漂亮的少女。

在黑風馬的不遠處,還有其他許多身影,他們都是前往龍墓瀑布的。

就比如李辰,他就在黑風馬的旁邊,慢慢走著,有些發青的臉上依舊帶著那淡淡的笑容,先天境五重的境界,看起來毫不起眼的青年,誰能想到,在昨天,他一刀揮出,幾十個鬼靈宗的強者全部滅亡?

這時候李辰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普通散漫的少年,沒有半點鋒芒。

李辰並沒有和朱浩他們說話,甚至還和他們保持了一點距離,似乎是不認識的路人一樣。

不過在他們不遠處,一道幽冷的身影正看著離塵他們,目中透著一股殺意,蕭天河當然知道離塵是和他們一起的,雖然簫魔和簫仙都已經死了,他蕭家已經沒人能夠站在神龍境比武的決賽上,可他卻並沒有離開這龍墓,不殺了離塵為愛子報仇,他豈會甘心。

現在不能殺,那就等,等到神龍境比武結束之後,在殺離塵!

李辰毫不在意蕭天河那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的眼神,他也知道蕭天河的算盤是什麼,等到神龍境比武之後,不是蕭天河殺他,而是他要殺蕭天河了。

只見幾道身影閃爍,出現在了黑風馬和李辰之間,讓李辰目光一閃,不過隨即,他的眼睛又恢復了之前的摸樣,似乎沒有任何的情緒。

「你們,是武玄皇朝的人?」

王清玄看著黑風馬上的朱浩,問了一聲,如果他沒有看錯,這馬應該是黑風馬,而黑風馬正是武玄皇朝風雪城的軍隊所用。

王清玄雖然不是朝廷中人,可對袁天成這種大元帥還是知道的,其實在他心裡,對袁天成倒也很是欣賞,他們,不過是帝王的一個棋子而已,帝王,以文臣武將為棋子,別管多厲害,都只是一個棋子,只有實力夠強,才能夠跳出局外,這是一個強者為王的世界。

不過,那些將軍,就算知道自己只是一個棋子,隨時都可能被捨棄,可他們依舊有著自己的原則,有著一股熱血,支撐著他們為武玄皇朝做出奉獻。

「我的三個弟弟是武玄皇朝的,我不是武玄皇朝的。」木柔笑著說道,聲音好聽,大大的眼睛中滿是天真。

「三個弟弟?」

王清玄看了一眼朱浩和孤星,只有兩個,不過很快他的眼睛就看在了一旁的李辰身上,露出一股好奇之色。

離塵,是來參加神龍境比武的人,如果他是武玄皇朝的人,他身為王家的家主豈會不知道?

「你是武玄皇朝的人?」王清玄直接對著李辰問道,他的確沒有見過眼前的這麼一個人。

李辰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木柔這個姐姐,看起來年紀大,可天真的簡直就是一個女孩,什麼話都說。

「不錯。」

李辰眼神平靜,看著這個外公,沒有任何情緒起伏,雖然他很想說,我就是李辰,可他沒說,他知道,說了也沒什麼用。

王清玄喜愛王如意,可卻不怎麼喜歡他這個外孫,甚至還對他有著成見,帶著王如意去和他搶奪岳韻兒,如果說李辰對這種事情沒有意見那是不可能的,神龍境比武,他會和王如意戰一場,然後變回真正的自己,讓王清玄知道,自己,要比王如意優秀!

他真的很想看看那個時候王清玄的臉色,這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自己的母親,王夢禪。

王清玄當然不知道這時候的離塵在想什麼,看到離塵竟然點頭說自己是武玄皇朝的人,王清玄更加好奇了。

「這可就有意思了,武玄皇朝的天才俊傑我都認識,可怎麼沒聽說過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呵呵,王家主雖然在武玄算是一霸,可也不可能認識所有人吧。」李辰笑了笑,讓王清玄一呆,王家主,既然離塵這麼叫他,顯然是知道他的,這人,真的是武玄皇朝的人,可他竟然不知道?王家的探子系統遍布武玄天下,哪裡出現天才都會作出記錄,以便王家日後拉攏,可這個青年,他卻不知道。

「呵呵,是我孤陋寡聞了。」王清玄也笑了一聲,隨即說道,「如意,你過來一下,看看認不認識這位少俠?他說他也是我們武玄皇朝的人。」

王如意走了過來,看向離塵,他當然是知道離塵的,在神龍皇朝的時候,離塵那強橫的肉身力量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且離塵境界的提升,似乎非常快,在神龍皇朝的時候,他的氣息弱的還不到先天,可現在,卻已經是先天五重了,這種速度,根本不可能。

因此,王如意確定,離塵當初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不過,這和武玄李辰諧音相同的青年,什麼時候成了武玄皇朝的人了?

「爺爺,這人是在神龍皇朝通過挑戰獲得神龍境比武席位的,而且,他的名字,叫離塵。」

王如意開口說了一句,讓王清玄的眼神立刻一閃,白色的鬍鬚顫抖了幾下,隨即又恢復了平靜。

「離塵?」

王清玄看著離塵,眼前的青年和李辰雖然諧音相同,可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人,只是名字諧音有些像而已,不過,他說自己是武玄皇朝的人。

「對,而且我知道,王家主,好像有個不怎麼喜歡的後輩,那人叫李辰對吧,名字諧音倒是和我一樣,有意思。」

離塵笑了一下,王清玄的心也漸漸的平靜下來,不過王如意的眼睛,卻是一直盯著離塵。

以前,這離塵突然現身,從來就沒有說過他是武玄皇朝的人,也沒有和他有過任何的對話,可現在,他竟然說自己是武玄皇朝的人,而且還知道他王家的事情,甚至知道以前的李辰,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了?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是很有意思。」王清玄笑了一下,「同是武玄之人,能一起參加神龍境比武也是緣分,你和如意都是年輕人,可以多多親近,交流一下武學。」

「王家主老當益壯,境界高超,在武學道路上行走多年,王如意也是天資絕世,哪裡需要和我這等小人物交流。」李辰客氣的說道,王清玄也知道離塵的意思,一笑,「那好,我們就先走了。」 古默瑤來到C城也有五日,這些日子除了見過柳清歌和曦曦他們之外,古默瑤見過其他人包括柳于歸,她也樂得清閑,躲在星辰戒中一直修鍊,本來她打算利用這幾天在星辰戒中修鍊,但是她剛剛起床,曦曦就一蹦一跳的跑來,身後跟著薛瑞艷和林強。

這才幾天的時間,林強的傷勢已經好了許多,下地走路不是問題,面色紅潤。

「阿姨,我們出去逛逛,你跟我們一起去嗎?」曦曦大大的眼睛期待的望著古默瑤。

「來到這裡幾天,曦曦也憋壞了,所以我和強子打算帶她出去逛逛。」

「好啊?我們一起去。」說來也是,古默瑤自從來到C城還沒好好逛逛,既然曦曦他們提出來,古默瑤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去看一看,一個由修仙門派掌控的倖存者基地有什麼特殊之處。

「好哎。」曦曦高興的跳了跳,看來她真的是憋壞了。

「我也去,我也去。」柳清歌的聲音突然傳來。

古默瑤和柳清歌的院子本來就挨著,她這裡的動靜自然引起了柳清歌的注意,他聽到古默瑤要帶著曦曦他們出去,立刻大聲嚷到。

半個小時之後,古默瑤一行五人走出了柳府,柳清歌走在前面帶路,一邊給他們介紹C城的情形。

C城在末世之前算是一個三線城市,交通、商業、基礎設施基本完善,人口密度適中,再加之這個城市的外圍有被一圈八米高的城牆圍著,所以木衍谷才會選擇這裡作為基地。

末世來臨之後,柳兆陽帶領著手下在第一時間清理血魔,經過半個多月的努力,將C城中所有的血魔都清理乾淨,才開始吸納各地而來的倖存者,城市才開始變得繁華了起來。

「C城共有南北兩個城門,北邊就是我們進C城的時候走的城門,南邊城門現在被封,不允許任何人出入。這裡共有四條商業街,但是要說最繁華的還是這裡。」柳清歌一邊走一邊說。

此時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條街道,這裡並沒有什麼建築物,商家席地而坐售賣著物品,來來往往的行人時而疾走,時而駐足停留,與商家商議著價格。外圍一支由三十人組成的執法隊盯著街道內的一切,維持著秩序,帶頭的是徐天歌,柳清歌上前和徐天歌打了個招呼就回來說:「別看這裡比較亂,但是彙集了三教九流的人,是C城最繁華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這條街道是末世之後倖存者們自發形成的,一直以來都是以物易物,作為C城的掌權者柳兆陽並沒有遏制,而是做好了維護秩序的措施,讓一切有序的進行。

「看來C城建設的不錯。」古默瑤心道。

古默瑤自從末世之後,只進過兩座倖存者基地,寧城和C城,但是古默瑤卻能從裡面看出兩座城市的管理者的不同,而她更喜歡C城。

儘管這裡人來人往,但是曦曦像是一隻小老鼠一樣,歡快的在人群中擠來擠去,樂此不疲,古默瑤她們只好緊緊跟在曦曦的身後。

「靠,你敢占姑奶奶便宜。」突然人群中發生一陣騷亂,其他人都急忙躲到一邊,古默瑤第一時間將曦曦拉了回來。

「切,就你渾身上下沒有二兩肉,誰會對你感興趣。」一個痞痞的聲音傳了出來,古默瑤看去,原來是一個二十齣頭的男子和一個差不多年紀、梳著馬尾的女孩子發生了爭執,唯一讓古默瑤好奇的是女子右手拿著一個三足赤金色寶鼎,足有半人高,看起來很沉,女子卻彷彿手中沒有拿東西一般輕鬆,古默瑤看到寶鼎的一瞬間,就感到了古樸和厚重。

「看來不是凡器。」古默瑤心道。

原來這裡人太多,女子又拿著一個半人高的寶鼎,自然更加擁擠,男子和女子在路過的時候,男子被擠得失去了重心,慌亂中男子就近抓了一下身邊的物體,不想卻抓到了不該抓的東西,女子自然生氣,但是男子也不是個善類,所以兩人起了爭執。

「你說什麼?」女子眼中帶火的盯著男子,她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說她身材差,她哪裡差了,該突的地方突,該凹的地方凹,明明就是魔鬼身材,怎麼到了男子口裡就成了沒有二兩肉。

只要男子敢在說出半個她不願意聽的字,她就會撲上去狠狠揍他一頓。

「就你這身材,這模樣,躺床上小爺我都不會多看你一眼。」男子囂張的說道。

這件事情雖然不全是男子的錯,但是他也有錯,要是肯開口抱歉一二,自然也不會這麼麻煩,可惜他偏偏也不是個息事寧人的主,再加之他知道這裡不允許打架鬥毆,所以才會這麼放肆。

「你……氣死我了。」女子聽到男子這樣一番話,火爆的脾氣一點就著,舉起手中的鼎就準備朝著男子砸去,對面的男子囂張的表情還停留在臉上,而他的眼中卻出現了一絲害怕。

「姐,淡定。」正在這時,一個和女子眉眼有些相似的男子突然衝出來,攔腰抱住女子,大聲的勸說道。

這兩人是姐弟,姐姐叫葉喬,弟弟叫葉溪,他們姐弟二人也是剛來C城不久,今天正好沒事,打算出來逛逛,葉溪自然知曉自家姐姐的火爆脾氣,來之前千叮嚀萬囑咐讓葉喬一定要忍耐,他這才剛離開不到五分鐘,自家姐姐就和別人發生的爭執。

「葉溪,你給我滾一邊,我要把這臭小子砸個稀巴爛。」葉喬惡狠狠的說著,完全不管葉溪,拖著葉溪前行。

葉溪心中焦急,可惜他對於葉喬末世之後的怪力沒有絲毫辦法,只能繼續死死的抱住葉喬,在C城打架鬥毆可是要被關個十天半月的,萬一要是殺了人,那可不得了。

「你……放肆,這裡不準打架鬥毆,你不……不知道啊?」男子見葉喬被人攔住,定了定神才又說道。

「姑奶奶管它讓不讓,先讓我砸你兩下再說。」葉喬哪裡管的了那麼多,寶鼎在她手上時左時右,虎虎生風,這一鼎砸下去,不死也要開瓢。 話語落地,王清玄和王如意就一起離開,可離塵的身影,卻一直繚繞在王清玄的腦海之中,無比深刻,特別是離塵那笑著的摸樣,很自然,以離塵這種年紀,怎麼會有這種自然的笑容?

跟著黑風馬,李辰慢慢的來到了河流的旁邊,看著那在河流上漂浮的木筏,李辰的眼睛閃爍著,不知道這木筏上又會有著什麼事情發生。

在第一場的神龍境比武之中,龍墓空間之內,有著一座座的升仙殿,在升仙殿之內,可以獲得強大的武學功法,甚至,得到那厲害無比的畫面。

這第二場的神龍境比武既然定在這裡,顯然這裡也不會那麼簡單,就算沒有和第一場比武一樣的升仙殿,恐怕也是無比危險,很難生存,否則這麼短的一段時間,如何能夠體現出神龍境比武的厲害?

這一場,是爭奪名次,定下決賽戰鬥的一場,恐怕所有人都會拼盡全力,讓名次在前面,這樣,在決賽的擂台上,才不會上來就面對那些至強天才。

如果遇到了那最為天才的八個人,他們恐怕一點的機會都沒了,自己要被打下擂台。

一股冰冷的殺氣降臨在李辰的身上,讓李辰的眉頭皺了一下,目光一轉,隨即李辰看向那殺氣傳來的地方。

「殺生。」

李辰眼神一閃,這看著他的人,就是殺生。

「死!」

一個冷冷的字眼從殺生的嘴裡吐出,讓眾人的眼神都是一變,向著李辰看去。

殺生身上的恐怖殺氣,全部落在了李辰身上,把李辰的衣衫和長發都給吹亂。

李辰的眼中閃過了一道冷光,隨即恢復平靜,殺生並不會現在就對他出手,這一個死字,只是告訴他李辰,殺生,已經把他列為了必殺目標。

「看來殺生知道昨天夜裡我殺鬼靈宗之人的事情了。」李辰心中暗想,自己必須要小心一點了,這神龍境比武,殺機密布,林澤想要他的命,殺生也同樣把他定為了必殺目標。

眾人的眼睛也都看向了李辰,心中都是冷笑,殺生也要殺了他,看來人活不長了,真不知道他區區先天境五重的境界,怎麼就敢這麼大的膽子,上次就已經惹了青皇林澤,這次又惹了殺生。

倒是李辰本人表現的很無所謂,臉上沒有絲毫變色,腳步也沒有移動半分。

「看來你得罪的人真不少啊。」

在李辰的旁邊不遠處,有人諷刺出聲,正是那些天雪皇朝的人,現在,天雪皇朝的天雪八絕,已經死了五個,只剩下了三個。

看到那對他說話的年輕人,李辰的臉上同樣露出了一抹笑容,隨即說道,「不錯,第一場神龍境比武之前,你們就想讓我死了,可我還好好的活著,你們,已經死了五個,還剩下三個廢物,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決賽上?」

李辰的話讓對方的眼神一變,冷冷的盯著李辰,八個人,死了五個,這的確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戰績,考慮到他天雪皇朝在神龍境之中實在太普通,天雪八絕,放在整個神龍境一百多位天才之中,同樣是不顯眼,第一場就死了超過一半的年輕人,他天雪皇朝天雪八絕死了五個剩下三個也沒什麼奇怪。

「就算是死,我也會拉著你。」天雪八絕中的第一絕魂羅冷冷的盯著李辰,李辰的話,無疑是在天雪皇朝的傷口上撒鹽。

「哦?那我可真要期待了。」李辰笑著回了一句。

「原來這人叫離塵。」

很多人都把離塵這個名字記在了心裡,這離塵的膽子真是夠大的,到處都是仇家,不知道這一場比武過後,還能不能活著,不過以離塵先天境五重的境界,通過這第二場比武的可能性,實在太低,就算通過了,名次恐怕也很落後,將會和最強的幾個人直接戰鬥。

「你的仇家,可真不少。」

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隨即有一道身影來到了李辰的身邊,看到那張美麗的臉頰,李辰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可這一日,就讓我對你刮目相看了。」

「哦?怎麼個刮目相看法?」龍秋雲笑了一下,看著李辰。

「得到了好處,並且實力變得更強,這不值得刮目相看么?」李辰笑著回答。

「呵呵,都來了啊。」華藏鋒也來到了兩人的身邊,看著兩人,「這一次,一定要努力拿到前面的排名,這樣,才能在最後的決賽中獲得更好的名次。」

「我會努力。」

李辰一點頭。

一旁的人聽到這話都感覺很可笑,不過先天境五重境界,他哪來的這麼大信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當然有些人暗笑的同時也有些人很奇怪,沒想到這離塵竟然能和華藏鋒打上招呼,而且這華藏鋒,和其他幾個天才明顯不一樣,其他幾個天才個個都是狂傲無比,天下我最大的脾氣,只有這華藏鋒,在另外幾個人站在龍墓山巔的時候,他卻只和一群境界不怎麼高的人站直山峰中段,甚至和先天境五重離塵聊得很高興,如此一來,倒顯得華藏鋒很是與眾不同了。

「看來就我最慢。」

腳步聲從李辰的背後響起,燕九霄慢慢的走到了李辰的身邊,就好像剛睡醒一樣。

「怎麼樣,這一場比武有沒有把握搶到前二十名?」燕九霄對著李辰問道。

「把握當然是有的,不過最終的結果誰能知道?」

李辰一笑,「你呢,你有沒有把握?」

「我?」燕九霄學著李辰一笑,「第一場能活下來我就是拼了小命了,能走運進入第三場的決賽,我可就知足了。」

說著,燕九霄打了個哈欠,今天的天氣,很是不錯,讓他的心情也很不錯。

神龍境比武的決賽擂台,很快,他就要上去了。

「深藏不漏的傢伙。」

李辰在嘴裡輕輕說了一句,燕九霄一直是這樣,自從在艷陽江上空橫空出世后,就一直是懶懶的摸樣,好像什麼事情他都不關心一般,可就是這樣,他還走到了這一步,平心而論,就算到了現在,李辰都不知道他的底細。

「負責人來了。」

就在這時候,眾人抬起頭,向著天空看去,只見一道流光閃爍而來,正是傲神。

來了!

看來神龍境比武的第二場,就要開始了。

傲神的身體站在天空之中,看著地上的眾人。

「第二場比武的規則,很簡單,每個人,都找一個木筏上去,你們會隨著水流,進入異度空間,在進入異度空間之後,你們要以最快的速度走出那個異度空間,當走出的的時候,你們的身影會出現在瀑布的下面,那裡,有著一些令牌,令牌上刻畫了一個個數字,拿到多少數字的令牌,就是多少的排名。」

傲神話語落地,眾人都是點頭,這麼簡單的規則,沒有聽不懂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