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就是韓宇?」季允川眉頭一挑,眼角餘光落在旁邊的海振波身上,問道。

「不錯!」海振波眸光陰森,咬牙道,「當年他在我海氏宗族斬殺幾位族人,幾乎毀去我海氏基業,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認得他!」

「模樣倒是和齊長老烙印下來的樣子相似,只是他為何會在百花門的修者之中?」季允川眸光斜瞥著校場中的青年說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或許是他在此間和門中修者失散了吧!」海振波略微沉吟說道。

「哦!」

季允川緩緩偏過頭,眸光掠過天際,冷冽的注視著校場中的青年,話語冰冷,一字一句說道:「既然他就是華天門的韓宇,無論如何,今天必死無疑!」 小雙的話音剛落,整艘巨鯨號潛艇的艇身猛地一顫,所有人的身體馬上隨之東倒西歪起來,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心裡邊的第一反應不是設法穩住自己的身子,而是飛身「噌噌噌」地跑到可視窗邊,瞪大眼睛朝外邊一看!

好傢夥!

只見一隻差不多有七十米長的大王烏賊,正張開無數的觸鬚,張牙舞爪地朝小雙用生物探測儀形成的「大王烏賊」3D全息影像游去。那巨大的身子,恣睢的形態,還有那睥睨一切的勢頭,讓所有的人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陳天卻是第一個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的人,只見他在第一時間之內,跑向動力艙聯通指揮塔的話筒邊,扯起話筒便大聲叫道:「尼古拉斯潛艇長,我是陳天,我是陳天,請回復,請快點回復!」

話筒那邊馬上傳來了尼古拉斯焦急萬分的話語:「陳天,我是尼古拉斯!有什麼最新情況么?快告訴我,快告訴我!」

「我們這邊已經利用最新設備將大王烏賊支開,」陳天急得舌頭都有點打顫了,「你快些把巨鯨號潛艇開走!」

「什麼?你們把大王烏賊支開了?怎麼支開了呀?」一聽陳天這麼一說,話筒那邊馬上傳來了尼古拉斯十分驚愕的聲音。

陳天急得直跺腳,情不自禁地叫嚷起來:「我說尼古拉斯啊尼古拉斯,你不要啰嗦好不好?我們現在只是暫時地支開那隻大王烏賊而已,要是待會那隻大王烏賊轉回來又重新纏住巨鯨號潛艇,那就真的完了!」

話筒那邊的尼古拉斯這才恍然頓悟地回答道:「哦……哦!現在巨鯨號潛艇的左、右兩邊的螺旋槳推進器都出現了問題,無法正常運行!我馬上將巨鯨號潛艇的減壓艙進行排水處理,儘快將巨鯨號潛艇上浮,你們小心了啊!」

尼古拉斯一說完,陳天和其他人立刻感到巨鯨號潛艇輕微地晃悠了一下,然後重心一陣不穩,感到心臟好像突然被人揪住了似的。

「陳天,我好像喘不過氣來耶!」小雙臉色蒼白地對陳天喊。

陳天立刻走了過去,扶住了小雙,關切地說:「這是巨鯨號潛艇快速上浮的重力加速度造成的超重狀態,的確是會讓人感到極為難受和心臟負荷加大的,但時間不會超過幾分鐘的,請你忍耐一下吧!」

「好……」小雙有些慌張地攥緊了陳天的手,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而離仙看到這一幕後,眼神露出一絲不悅的神采,但是還是很克制地扭轉自己的腦袋,透過可視窗,擔憂地往生物探測儀所投射的影像望去。

只見隨著巨鯨號潛艇的快速上浮,那隻由生物探測儀成像的「大王烏賊」3D全息影像也跟著一起上浮,那隻原先纏繞巨鯨號潛艇的大王烏賊也跟著往上游!

離仙驚愕地注意到,那隻原先纏繞巨鯨號潛艇的大王烏賊的行動方式很特別,只見大王烏賊身體兩側的鰭不斷擺動,將它自己向前推進,那詭異的游泳姿勢,就像海底的白色幽靈一般,讓人感到頭皮一陣一陣地發麻,但不得不說相當奏效。

看到這場景,離仙不得不佩服,這大王烏賊才是大自然的造物者最完美的傑作!

這時候,由於巨鯨號潛艇快速上浮的重力加速度造成了超重狀態,大雙也感到一陣暈眩,忽地眼前一黑,身子一歪就「撲通」一下倒在地上,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架著正模擬著「大王烏賊」3D全息影像的生物探測儀上!

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那台的生物探測儀「哐當」地掉在地上,「嘟」一下就給黑屏了,那隻模擬出來的「大王烏賊」一下子不見了。

「糟糕!」看到這一幕的陳天心頭「咯噔」一下驟響,還沒等他反應出該怎麼辦,那邊站在右邊可視窗的離仙已經叫了起來:「不好,模擬的『大王烏賊』消失了!那隻原來纏著巨鯨號潛艇的大王烏賊也跟著一起消失了!」

「對不起,」大雙一邊道歉一邊吃力地從地上撐起自己的身子,「我這就重新設定程序來模擬一隻大王烏賊!」

小雙一看形勢不對,也顧不上自己的頭還在犯暈,馬上撲向摔倒在地上的大雙,一邊扶起大雙一邊說:「姐姐,我來幫你!」

「好,快點,不然的話……」大雙說了一半就沒繼續說下去了,手裡「噼里啪啦」地打著生物探測儀的鍵盤,飛快地朝裡邊輸入數據和設定。

陳天望了圍著生物探測儀忙碌個不停的大雙和小雙一眼,然後就扭過頭去,對離仙問道:「離仙,你剛才說那隻原來纏著巨鯨號潛艇的大王烏賊也跟著生物探測儀模擬的『大王烏賊』一起消失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喲?」

離仙抿了抿嘴,用手指著可視窗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生物探測儀模擬的『大王烏賊』影像消失了之後,那隻原來纏著巨鯨號潛艇的大王烏賊身體一閃,也跟著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陳天眼角一挑,指著小雙對離仙說:「小雙剛才分析大王烏賊的習性時說過,在求偶期間,公大王烏賊會不斷變換自己的顏色來吸引母大王烏賊,尋求交|配的可能!是不是這隻纏繞著我們巨鯨號潛艇的母大王烏賊也變換了自己的體色,來表達它的情緒呀?」

離仙眨了眨眼睛,還沒能確定陳天這種說法是否可以站得住腳,可就在這個時候,離仙感到自己的后脊樑不由自主地傳來了一陣寒意!

這是一種什麼感覺?這是是一種從三伏天直接掉進冰窖裡邊的劇烈變化!

離仙猛地打了一個哆嗦,條件反射地往身後一望,只見自己身後的那個可視窗外,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汽車輪胎一樣大的黑色眼珠,正不斷轉動著,迸射出不懷好意的凶光!

「啊!」冷靜如離仙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也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尖叫。

其他三位機修人員已經腿腳酥|麻發軟,接二連三地「撲通」、「撲通」跌坐在地板上,一臉瀕臨奔潰的恐慌表情。

陳天看著這汽車輪胎大的大王烏賊眼珠,心裡邊也是直發毛,但是他知道,要是這個時候自己不挺身而出,不要說這個動力艙裡邊的人了,整艘巨鯨號潛艇的全體人員都將在這隻巨無霸級別的大王烏賊的淫威下死於深海之中,永世見不到陽光!

可在這種極為兇險的情形下,陳天又該怎麼辦?

畢竟,這是在兩百多米的深海之中,而且陳天不是可以在水裡潛游的大王烏賊天敵——抹香鯨,也不是可以發射深水炸彈的無敵潛艇,只不過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而已!

情況十分緊急,所有人都在大王烏賊這大眼珠的窺視下變成獃頭鵝,只要大王烏賊使勁用它的角質大嘴一咬,就算巨鯨號潛艇的動力艙不給咬爛,只是給咬出一個缺口,巨大的水壓也會洶湧地從這個缺口灌入,把這個動力艙變成儲水倉。

「我戳,怎麼辦呀!」陳天記得幾乎要把嘴唇咬出血來,右手下意識地一摸褲袋……

可別說,這一下陳天居然摸到了一樣東西。

「這是什麼呀?」陳天有些困惑地朝自己右手裡抓著的東西望去。

只見自己右手抓著的不是別的物品,是一隻「海洋王」強力探照手電筒!

電光火石之間,陳天腦海里立刻響起了小雙之前說過的一段話:「作為深海里的幽靈,大王烏賊早就適應了黑暗冰冷的海底,它們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眼睛,可以收集更多的光線。雖然一旦它們來到淺海地帶,強烈的光線就會讓它們瞬間變成瞎子……」

「變成瞎子?變成瞎子!沒錯,我天哥這就讓這隻大王烏賊變成獨眼龍!」

想到這,陳天心裡邊不禁暗道:「哎喲喲,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

陳天知道,這種「海洋王」強力探照手電筒是一種極為強勁的探照工具,採用大功率的LED點陣燈泡和集束性極強的燈罩,燈光極為強烈而且散失率極低,基本可以保證在深海裡邊二十米以內的技術探照。

如果按照小雙的說法,大王烏賊早就適應了黑暗冰冷的海底,它們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眼睛,可以收集更多的光線,也就是已經到達「洞察秋毫」的地步,那出其不意地用「海洋王」強力探照手電筒的強光照去,可以說瞬間就可以將大王烏賊致盲!

原本陳天也是在實驗室室長阿曼達的強烈要求下,才順手帶著這種「海洋王」強力探照手電筒,本來只是以為無所謂的一樣東西,也壓根沒想到會在這種場合派上用場,而且還起到了逆轉乾坤的作用,真是沒想到!

「嘿嘿,大王烏賊,我天哥忍你很久了,嘗嘗我天哥的威力吧!」這個時候,陳天望著可視窗外兀自貪婪地轉動的黑色大眼珠子,愣是十分冷靜地壓抑住自己內心的狂喜,「嗖」一下把手中的那隻「海洋王」強力探照手電筒對準了大王烏賊那個恐怖的大眼珠! 季允川那冰冷的眸光掠過天際,寒意迸發使得附近的空氣都是在此刻有著被凝固的跡象,旁邊的煉塵宗修者,眸光陰冷瞅向下方校場中的青年時,眸子中有著一抹殘忍的味道流露而出。

「季師兄,我想親手斬殺他!」海振波眸光流轉,旋即陰冷的說道,「希望你給我這個機會!」

「你行么?」季允川說道,「據說這小子實力可是不弱啊!」

「不親手斬殺他,我難消心頭之恨!」海振波說道,「況且,我現在的實力也不弱。」

「那給你一次機會,若是不行,我在出手助你。」

季允川眼角掀動淡淡的瞅了一眼校場中的青年,旋即身形一晃,便向著校場中飄落而下。

呼!

煉塵宗三十餘名修者身形齊動,瞬息便落在百花門修者前方,一股無形的氣息,夾雜著森寒的殺意,瀰漫開來,讓得附近兩個宗派的修者不覺間都是退後數十丈!

嘩嘩!

隨著煉塵宗眾人身形的落下,百花門的修者神經繃緊,頃刻間簇擁在一起,向著前者投去警惕的眸光,一些修者尚且不知出了什麼事情,驚慌下連忙竊竊私語,向著旁人詢問而去。

季允川身形落下,眼皮掀動,嘴角挑起一絲輕笑,說道,「你就是韓宇?」

那雙凌厲的眸子落在韓宇身上,有著森然的寒意瀰漫開來,其上所蘊含的那股精力壓迫,足以讓得那些開闢三道天府的修者心神潰散,陷入短暫的獃滯。

刷刷!

煉塵宗其他修者,也是投去森寒的眸光,將那青年狠狠盯著,無形的壓迫使得空氣潰散一空,連那裂縫蔓延的大地,都在這股壓迫之下,有著一道道裂紋繼續延伸開來,清脆的咔嚓之聲,斷續傳出,在這個校場中顯得詭異無比。

「不錯!」

韓宇眼眸微眯,在淡淡的瞅了一眼前方的修者后,嘴角開闔,不慌不忙的說道。

青年的淡淡的話語飄然落下,霎時,校場之中那緊張的氣氛,變得更加凝重了幾分。

煉塵宗的修者喉結蠕動,手掌緊握,關節間發出一陣噼啪之聲,眸子中有著森然的殺意瀰漫開來,瞧那模樣顯然對這青年,他們已經是恨之入骨了。

在前方的幾位修為較高的修者,眸中殺意凜然,那凌厲的氣息擴散開來,儼然一副隨時準備出手的模樣。

「出身華天門?」季允川深吸了口氣,旋即瞅了一眼面前的青年,語氣冰冷的問道。

「正是!」

韓宇無所畏懼的說道。

既然在此狹路相逢,就算韓宇想避開此事也是不可能了,畢竟瞧這模樣無論是海振波還是煉塵宗的修者,都是對他充滿了敵意啊!

「如此甚好,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我們的意圖吧!」季允川一字一句的說道,「殺了我煉塵宗的修者,你便當付出生命的代價!」

淡淡的話語間充滿了殺意,森然的寒意瀰漫開來,使得附近的空氣都有著被凍結的跡象。

「憑藉你們,要殺我,只怕還沒有這個機會!」韓宇眉頭一挑,一字一句的說道。

「結果如何,可不是你說了算。」季允川眸子一眯,眸光流轉赫然落在那些眸露警惕的百花門修者身上,說道,「此乃我煉塵宗和此人的恩怨我想,諸位不會插手吧!」

看似詢問的話語中卻有著一絲毋庸置疑的味道流露而出,尤其是那股攝人的精力波動讓得黃鈴兒等人心頭都是不由一顫,連退幾步,她們清晰的發現,此人的精力之強似乎尤甚韓宇幾分。

「這…!」黃鈴兒穩住心神風目一凝,視線在韓宇及季允川身上來回掃動,躊躇之心不言而喻。

百花門現在可謂和韓宇立於一條船之上,此時後者若是有何損傷,待得天狼盟的修者尋來時,她們將無力抵擋,可煉塵宗修者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也是讓得黃鈴兒忌憚不已,一時不知該如何抉擇。

「這是我的個人恩怨,你們且退下!」韓宇揮了揮手,便沒有要讓百花門修者插手的意思。

「你能應付么?」黃鈴兒黛眉一蹙,咬牙道。

「應該沒有問題吧!」韓宇眉頭一挑,淡淡說道。

「那你保重!」黃鈴兒略露沉思,旋即向著身後揮手道,「我們先退下!」

「黃師姐我們就這麼不聞不問么?」

梁冬兒抿了抿嘴唇,瞅了一眼煉塵宗那些殺意凜然的修者后,皺眉道。

「這件事情,我們不適合插手!」黃鈴兒皺眉道,在那季允川的身上所流露出來的危險氣息,讓她不敢輕易冒險,若是有著不是可將搭上眾多師兄妹的性命啊!

「可是…!」梁冬兒貝齒緊咬著朱唇,眸泛朦朧,想要說些什麼,卻是久久未能吐出,現在的局勢她也知曉,憑藉著百花門的實力,貿然插手只會使得自己陷入絕境。

「你們退下吧!」見到梁冬兒眸泛朦朧,韓宇淡淡一笑,揮了揮手說道:「若是連我都無法應付,你們出手有何用?」

黃鈴兒眸光怯意,旋即拉著梁冬兒的手,身形一晃率領著百花門的弟子就向著后發退去。

「這小子,要獨自應付煉塵宗的修者么?」

「聽他們所言,此子似乎不是百花門的修者啊!」

「此人氣息悠長深不可測或許有著幾分實力,不過,要想以一人之力對方煉塵宗的修者,卻是有些託大了。」

見到百花門的修者退去,元陽宗和太陰宗的修者略露驚詫,旋即一片議論之聲嘩然傳出,一道道戲謔的眸光便是向著場中那獨立的青年彙集而去。

在他們認為,陌生對付整個煉塵宗,只怕那季允川一人就可將之收拾,在此人身上,就連元陽宗及太陰門的大師兄都是感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啊!

「敢一人應付我等,到有著幾分膽識,卻不知你實力如何?」季允川戲謔一笑,眸中儘是玩味之意,似乎已經是勝券在握。

「要殺我的人不知幾何,可最終他們都未曾如願,反送了性命。」韓宇冷冷的說道,在眸子中也是有著一絲警惕浮現而出,季允川那些穩操勝券的模樣,讓他不得不小心謹慎。

「韓宇,你殺我海氏族人,今天就讓我們做個了斷吧!」海振波驀地跨出兩步,冷冷的說道,「今天我要親手斬殺你,為我逝去的族人報仇!」

「你?」

韓宇略帶錯愕的瞅了一眼,那殺意凜然的海振波,輕笑道,「當初你未能殺我,現在也一樣!」

「廢話少說,出手吧!」

海振波眸光一凝,識海中一股旁邊的精力波動便是潮水般噴涌而出,無形的壓迫擴散開來,頓時將附近那凝固的氣氛打破。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韓宇冷冷一笑,身形一震,識海中也是有著磅礴的精神力迸發而出。

「季師兄,這小子當初能斬殺我門中幾位修者,海師弟能行么?」煉塵宗一位神虛境修者,凝眸道。

「海師弟有著幾分底蘊,可不是一般人可敵,在說就算他不敵,我們在出手就是了。」季允川眉頭挑動,冷笑道,「在這裡,可沒有什麼公平之戰!」

「這小子竟然敢斬殺我門中修者,諸位長老都放下了話要將之斬殺於此,此次既然被我們遇到了,也是他倒霉。」旁邊的幾位修者都是陰森的說道。

當初韓宇斬殺煉塵宗數位修者之事,雖說因為兩方為了顧全大局得以和解,可煉塵宗的長者顯然沒有就此罷手的打算,這才趁著此次天南戰域之便,吩咐門下弟子務必要將此子斬殺!

「這次我必將把你踐踏於腳下,讓你這寒門子弟知道,是蟲終究是無法一躍成龍的!」海振波冷哼一聲,旋即手訣引動,身前的精力波動極速凝聚,一道玄奧的法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聚而成。

呼!

攝人的精力波動擴散開來,讓得附近的煉體修者,舌尖打顫,都是忍不住有著寒意滋生,就連幾位三道天府境的修者在此刻都有著一抹凝重湧現而出,

在煉神者的精力波動下,他們的心神難以守住,若心神失守,一息短暫的獃滯,都將給自己帶來致命的打擊,對於這些實力不弱的煉神者,沒有一個人敢生出輕蔑之心!

「精神力?哼,我就陪你玩玩!」

韓宇冷冷一笑,旋即手訣引動,一道玄奧的法印也是悄然凝聚,攝人的精力波動擴散開來,氣勢不斷攀升竟然有著要將海振波那股氣勢壓制下去的去世。

「這小子似乎踏入了神虛小成境啊!」煉塵宗一位神虛境修者皺了皺眉說道。

「到有著幾分實力,怪不得敢獨自面對我等,不過,若是你想憑此就與我等抗衡的話,這條命,今天就留在這裡了。」季允川略露驚詫,旋即眉頭微微挑動,嘴角間一抹冷笑緩緩掀起。

已經踏入神虛小成境即將踏入大成境的季允川,自信他就算不動用殺手鐧,憑藉自身的實力對付此子已綽綽有餘,何況此地還有著數十師弟了!

「摩天印!」海振波眸光一凝,旋即手訣一引,一道氣勢凌人的法印,便是攜帶著滔天的氣勢,向著前方鎮壓而下。

呼!

法印之上精力紋路流轉,攝人心魄的氣息波動向著四周擴散開來,使得不遠處的修者,不禁感到頭皮發麻,不難想象若是煉體修者置身這等可怕的精力波動下,心神定將受其影響,出現一些致命的破綻。

不過,韓宇同樣身為煉神者實力且在海振波之上,這些精力壓迫對他根本沒有一絲影響。 「小封天印!」

韓宇嘴角挑起一抹冷笑,一道法印也是在此刻凝聚而成,隨著手訣引動,似乎有著封鎖天地之力的法印,便掠過天際,向著海振波鎮壓而下!

呼!

小封天印鎮壓而下,一股詭異的波紋迸發而出,竟有著封鎖天地的氣勢,霎時在前方的天際,形成一個獨立的空間,大有一舉將那摩天印封鎖於其中的趨勢!

「煉神者的攻擊,也是精妙無比啊!」

封鎖之力蔓延開來,附近的煉體修者都是忍不住,露出滿臉驚嘆,對於神體之道,孰強孰弱,一時也是難以言說。

百花門的修者,神色此時略顯淡然,如此季允川沒有出手,他們對於韓宇倒是有著幾分信心,不過,至於稍後結局如何,卻讓得黃鈴兒等人滿腹擔憂。

砰!

兩道法印,在虛空中猛然撞擊,摩天印雖然攻擊力甚強,可畢竟無法和韓宇神虛小成境堪比,二者略微交纏,摩天印便在眾人的視線中,被小封天印一舉擊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