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此次,正是徵求上級指令,是否將他們送往本部,以罪行處置?」

澤法點點頭:「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準備,那麼就行動吧!」

稍稍一思考後,澤法又是道。

「讓唐恩那小子也跟著來吧,你做好自己的工作。」

「他正好也需要來本部報道。」

普拉中校一聽羈押部隊會有唐恩隨行,也是露出笑容來,鬆了一口氣。

這樣一群實力強大的海賊,讓他的手下去押運,他還真的不放心。

「是!」

一聲大喝后,電話蟲已掛斷。

辦公室內陷入平靜,澤法卻是在皺眉思考了些許問題后,臉上漸漸出現了笑容。

「原本還以為,他會將這五隻海賊團都全部消滅,完全走我的另一個極端。」

「卻沒想到,這小子也有了自己的覺悟堅持。」

「也好,這樣那群傢伙就沒什麼說的了,有生擒,有消滅,這本就是戰鬥中正常發生的。」

「這樣的性格,作風,以他的實力而言,接下來的升職,應該會很快。」

畢竟已經是自己寄託希望的弟子,澤法自然也會偏袒一些,弟子升職,擔任海軍重要職位,他面上也有光。

並且,唐恩的手段,雖然開始的時候,他看不過去,但現在卻無疑更符合他一直想去做,卻都沒有去做的念頭。

身為不殺大將,這種面對敵人的手段,已經形成了習慣,成為一種扭曲的堅持。

他即便知道這樣是錯的,可是固執的理念與思維,卻始終會驅使著他。

澤法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堅持,或許會為自己帶來不幸與更窘迫的局面,但是,卻已無法改變。

琢磨了半晌后,他最終還是撥通了唐恩的電話蟲。

「唐恩,我是澤法。」

「老師。」

上本身赤坦,泡在溫泉中的唐恩,接過電話蟲,微笑著說道。

一年半的訓練,讓他擁有了強大的實力,處事風格也隱隱在發生著改變。

「押送超新星的船,你與他們一起過來。」

澤法說道。

「是!」

唐恩點點頭,這倒不是什麼大問題。

「你這次的升職,可能跨度也不會大,要有個心理準備。」

「我知道以你目前表現出的實力,恐怕已經與將級軍官不會差多少,但是。」

「本部,可能會刻意的壓一壓你,將你此次逮捕五隻超新星海賊團的軍功,先暫時壓下去。」

「畢竟,你還太年輕。」

澤法的聲音傳來,唐恩點點頭。

「我知道。」

對於升職,唐恩並不在意,對他來說,只要實力強大,隨著軍功的積累,升職只是遲早的事情,海軍也不會放棄一個有成為大將潛力的好苗子。

「另外,這段時間,不要到處亂跑。」

「影響升職的事情,也不要去做。」

唐恩微微疑惑,他還是第一次發現,這位老師語氣如此嚴肅,認真。

他能夠聽出,對方對於他升職,似乎非常關注。

「好,我明白!」

澤法再次叮囑了幾句后,二人掛斷電話蟲。 對於澤法關心他升職,特意叮囑這件事情,唐恩有些奇怪,但並未多想。

二人在訓練營中的教導傳授之後,關係便已經變得親密了,放在前世的武俠小說中,他就是澤法的關門弟子,是要繼承衣缽的。

或許,也正是因為彼此關係的轉變,澤法方才會特意叮囑。

以前,對方只是看中自己,關係類似於記名一類,但此刻,卻已經是關門弟子了,轉變自然會有。

而且,這段時間也正是他回本部,接受職位安排,軍銜調整的關鍵時刻。

「老師還真是。」

搖搖頭,唐恩繼續躺在溫泉中,舒服的泡著。

之後,普拉中校告訴他,押送超新星等人的軍艦,將在明日一早出發。

晚上的時候,為了感謝唐恩,普拉招待了他們。

席上並無酒水,無論是普拉還是唐恩,都是對自己嚴格要求的那種人,身為海軍,必須時刻保持清醒,酒水這類東西,他們都是嚴格禁止,從不觸碰的。至於其他有些抽煙喝酒打麻將還燙頭的人,唐恩對其皺眉。

「唐恩,那位少校,我船上的軍醫仔細檢查后,發現此人的身體狀況十分奇怪。」

吃飯之間,普拉開口,將話題轉到了那位唐恩救下的海軍身上。

「嗯?怎麼說?」

唐恩問道。

那位海軍,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令人震撼的眼神與表情,都表示著,對方所遭遇的事情,絕不簡單。

「他受的傷並不重,但是,卻飽經折磨,並且,相比起受傷所致命的說法,我更願意去相信,這位上校是因為被抽走了生命力!」

普拉中校的話,讓唐恩一伙人都是怔住了。

緊跟著,唐恩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抽走生命力?」

這樣的說法,令人毛骨悚然。所有人都知道,人活著是因為身體技能的不斷新陳代謝,排出舊的,死的,廢的,從食物中獲取能量,新的能源,保持這種生的狀態的平衡,維持生命。

長久以後,因為時間的流逝,人體機能的磨損,退化,無法維持身體的平衡,導致衰老,最終死亡。而在這之間,許多人用生命力來形容這其中的根源,生命力旺盛,則活的時間久遠,機能強大。

生命力弱小,就會像是風中的燭火一般,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

「是的,這也讓我感到震驚。」

「他的傷勢,是不足以致命的,因此,軍醫們也只是對他的傷口,進行了簡單的處理。」

「但是,什麼時候清醒過來,卻無法判斷。」

普拉點頭道。

「我明日就要走了,這位少校的遭遇,必須探查明白。」

唐恩道。

有什麼樣的事情,會讓一名受過專業訓練,意志堅定的海軍軍官,如此絕望?

「明天一早,就麻煩普拉中校,將他轉移到我們的船上了。」

對此,普拉自然不會反對。

儘管他也對此好奇,但是一來他有任務在身,即便知道其中蹊蹺,還是需要請示本部,二來他實力不濟,遠沒有唐恩行動靈活,變通多,三則是,對方順路前往本部,即便有什麼,也能上達本部。

一夜無話,第二日清晨六七點鐘,唐恩與眾人早早起床。

當他們到達羈押軍艦時,普拉中校已經等候在那裡。

「那位上校,我已經轉移到了船上。」

「有什麼需要,直接聯繫我。」

唐恩點點頭,與對方互相敬了個禮,後者走下船,哈德等人啟動軍艦。

「一路平安!」

普拉揮手再見。

軍艦緩緩駛離港口,唐恩與普拉告別。

他轉過身,看著被海軍士兵們看的嚴嚴實實的海賊們,也不說話,踏步路過他們身邊,進了卧室中。

那位上校,此刻就躺在床上,雙眼緊閉。

儘管在自己的幫助下,對方沒有死,可要清醒過來,卻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細細的觀察了上校一陣后,唐恩心中凝重。

如普拉所說,這位上校的傷勢,更像是生命力枯竭,被強行抽出的癥狀,在短時間內,生命火焰變得弱小。

「他身上攜帶的信息,必須得到。」

唐恩心中道。

走出室外,他看到一眾超新星都是垂著頭,一副沒有精氣的樣子,也沒有人大呼小叫的鬧事。

盤膝坐在船頭,唐恩閉上眼睛,也是休息起來。

半晌后,耳邊隱隱聽到呼喚聲。

「少校,少校,你接下來的命運,處在風口浪尖。」

「相信我,我能帶給你好運,讓你平步青雲,走上巔峰。」

「有了我,你會便利很多。」

眉頭皺了皺,唐恩睜開眼,轉過頭,雙眼盯住塔索羅。

「給我閉嘴!」

後者聲音戛然而止,就像被放了氣的氣球,一下子癟了。

「臭小子,我們船長可是百算百準的,你敢不相信他,你等著倒霉吧!」

「就是,你看塔索羅,被氣成什麼樣了,都露氣了!」

「船長別怕,推進城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陪你。」

此起彼伏的聲音響了起來,塔索羅海賊團的船員吵吵鬧鬧。

「都住嘴,誰再多說一句話,我就將你們都扔進海里去!」

唐恩目光冰冷,森然喝道。

這一下,所有人都霎時閉嘴了。他們看得出來,這個傢伙,是認真的。

三天後,軍艦到達香波地群島。

唐恩與澤法會面,兩人短暫的交談后,將超新星一伙人移交。

並在一日後,唐恩乘坐澤法的軍艦,前往海軍本部。

「如你所說的話,這件事就嚴重了。」

「能抽走生命力,真有人擁有這樣的能力的話。」

說到這裡,澤法沒有再說下去,面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只能等他清醒過來,問出詳細的信息,再說了。」

「現在,一切都還是迷霧。」

唐恩沉聲道。

澤法點點頭,對上校身上的狀況,也並不了解。

兩日後,軍艦到達海軍本部馬林梵多。

船頭上,唐恩與哈德一眾人,遙望著前方,那氣勢雄渾,磅礴,建築物聳立,向外瀰漫著莊重,威嚴氣息的巨大基地,心中為之震撼。

無法計數的軍艦,靠近,駛離港口,一聲聲大喝,不斷傳出,厚重的鈴鐺聲連綿響起。

入眼的一切,都讓人感覺心靈受到衝擊。

這裡是,海軍本部,馬林梵多! 軍艦到了這裡的速度,變慢了許多。

港口處,整齊的海軍隊列快速到達,他們動作熟練的向著這邊比劃收拾。

「請靠近第43號港口!」

船頭處站立的海軍立刻敬禮回應,緊接著行動起來。

唐恩靜靜地看著前方的一切,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次近距離觀看這雄偉,壯麗的地方。

世界上所有海軍的中央,它與司法島,推進城監獄形成三角點,是整個世界武力集中的核心地帶。

一眼望去,最醒目的還是屹立在頂點那龐大的海軍建築,巨大的海軍二字無比引人注目,用堅硬的石塊所鑄就的不倒建築,象徵著海軍那有力與強大的力量。一根根漆黑的炮管,在陽光下泛著幽冷的光芒,讓人不寒而慄。

這裡是所有海軍嚮往的聖地,是海軍權力的中心。

親眼目睹,唐恩感覺到的是來自心靈上的震撼與驚嘆。不用去刻意的感受,這裡的一切,都讓人能夠清楚的覺察到名為肅穆,剛直的軍隊氣息。

無論是士兵的指揮,入港離港的指揮程度,都井然有序。沒有歡笑聲,有的只是一絲不苟,對自己任務的嚴格執行。

海軍本部,馬林梵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