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想不到紀少校這麼能幹,這麼年輕就能帶一個團。」

少女般夢幻的表情又出現在她的臉上,葉回笑了幾聲,心裡卻是翻了個白眼。

「葉子,你會幫我的對不對?」

楊春紅突然抬手抓在她的手腕上,葉回不懂她為什麼又突然激動起來。

「幫你什麼?」

「當然是幫我約紀少校,這邊主體竣工我們醫療所就要撤離,我的時間不多了。」

守在對方身邊還找不到機會,從這裡撤離那就更沒什麼希望了。 葉回其實不太懂這種小女生的心思。

當初,紀凡的行情什麼樣她不清楚,但陸明磊她是知道的。

大院里的五朵金花,想要摘下來的人從來不少。

圍在陸明磊身邊的小姑娘一直保持在五個以上,這也是她前世里會過分緊張的原因。

她前世將那些人都視作情敵,自然沒機會了解她們的少女心。

但這樣處心積慮往對方身上貼的,葉回還是第一次遇到。

楊春紅的熱情,別說紀凡,她都要無法招架。

「他最近比較忙,我也見不到人。」

「葉子啊,紀少校到底都在忙些什麼?每天看他們進進出出的,也看不出什麼名堂啊。」

楊春紅皺著眉,像是有些想不通。

這話總結的真到位!

葉回立馬忍著笑,對她這話格外贊同。

「你還別說,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忙什麼,是有點看不出什麼名堂。」

紀凡他們來清灣的原因,該知道的人自然都知道。

不該知道的人,仔細觀察也能發現一二。

但對於尋常人來說,肯定不會往敵特分子的破壞那方面去想。

葉回雖然不是軍人,不用遵守他們的紀律,但也知道不能給自己惹麻煩。

不管楊春紅是有心還是無意,紀凡在忙什麼這種事,都不能從她嘴裡泄露出去。

她口風一緊,楊春紅就套不到什麼消息。

她惆悵的嘆了一聲:「葉子啊,我覺得追求紀少校實在太難了。」

這種話真心不知道怎麼接,葉回照舊是笑了笑,沒有言語。

楊春紅從她這裡得不到幫助和消息,自然也不會再幫她去約電話。

葉回這段時間已經做好復讀一年的準備,也就沒有想再打電話回去的念頭。

楊春紅長吁短嘆一番後起身離開,葉回關上房門,頓時就覺得全身一輕。

這種小女生的輕愁真不容易應付,她還是更適合做一個掃描儀。

照例是交了材料就準備走,但忙碌的紀隊長直接將她叫住。

「明天我準備把田寶英放回去,你到時跟在她身邊,看會不會再有人聯繫她。」

田寶英到了工地就一直在後廚幫忙。

再被放回去,肯定也是回后廚那裡。

當然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要她陪著?

以紀凡的性子,讓她跟田寶英一起,那肯定不讓她去當大爺的。

她到時候肯定要擼著袖子,跟著一起幹活。

葉回對這種安排絕對絕對不同意,她又不是他的兵,憑什麼聽他的話。

「不去,你安排其他的人手過去。」

「安排不了,田寶英現在的心理狀況臨近崩潰的邊緣,我的手下都是男兵,實在沒辦法幫她疏解。而且后廚那樣的地方,女人比男人要方便一點。」

紀凡一早就預料到葉回不會同意,但還是忍不住想要試一下。

葉回對他這種說法完全不接受。

「既然田寶英的心理狀況不合適,你們之前抓了那麼多人,裡面肯定有男的,到時候你派人跟在身邊就是了。又何必把田寶英放回去。」

「是田寶英主動要求的,她想要戴罪立功,說她放心不下她的兩個兒子。」

他們這些人,雖然都是受欺騙被利用,看著很無辜。

但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做錯事就會有相應的懲罰,這個是逃不掉的。

這邊的事一結束,等待他們的應該就是一到三年的有期徒刑。

家裡的男人已經徹底指望不上,田寶英這段時間就一直在想要怎麼才能戴罪立功。

想來想去只想到這一個辦法。

她雖然是無知的村婦,但人並不傻,不然也不會抓住看到葉回的機會,主動自首。

「而且也是她主動提起,想要你來陪著她。」

紀凡看著葉回的神色,又補了這樣一句話。

「不行,她的心理狀態不適合,這種事她已經做不了,你們放她回去就會像一個不定時炸彈,不知會炸傷誰。

「這種風險我不會代為承擔,也不想分擔,你們要不要放她回去是你們自己的事,但不要算計到我頭上。」

葉回搖著頭依舊拒絕,這種事吃力不討好,她是傻了才會應下來。

「我可以再欠你一個人情。」

「我不需要。」

拒絕的更乾脆了。

她現在回想起來,就有種五百塊賣了自己一輩子的感覺。

還要他欠自己人情?

去蛋吧。

「那要怎樣你才能同意?」

紀凡問的很直接,對於哄這種技能,他至今沒能入門。

「怎麼都不會同意,田寶英並不是什麼關鍵的角色,沒你想的那麼重要。」

「我沒說過她很重要,我以為你會想幫她,所以她提起時我沒拒絕。」

紀凡會特意分出時間跟葉回提起這些,也是因為田寶英當初崩潰時葉回臉上的動容和隱忍。

心理學告訴他,這背後應該有癥結或是心理創傷在。

但葉回一直把自己包的如同粽子,又有點思維詭異,讓他摸不著頭腦。

於是,直男的想法就很簡單粗暴了。

有心結就要打開,有觸動那就繼續刺激。

唔,崩潰療法了解一下。

葉回準備離去的身子頓時一僵,「你看錯了,別人的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她們當年在村子里苦苦掙扎,吃不上飯,穿不上衣的時候怎麼沒人想要過來幫她們一把?

那個時候哪怕稍微照顧一下徐桂花,他們的日子也不會那麼艱難。

後來徐桂花被徐大旺塞給徐瘸子,徐瘸子僅有的家底被徐大旺掏乾淨。

他們的日子不過是從一勺米半鍋粥,變成了一勺米一鍋粥。

呵,多了半鍋水的差別。

徐瘸子每天對著她又打又罵,陰狠的目光讓徐桂花都能感覺到不對。

她那個時候日子也很難呢。

人的命就像腳上的泡,就算磨的火燒火燎的疼,還是只能選擇跪著爬或是站著走。

她轉回頭看向紀凡,面容平靜,話語卻是帶著尖銳的指責。

「我最厭惡的就是打著偽善的旗號,去干涉別人的生活,說到底滿足的都是自己的私慾。

「你憑什麼可以隨意決定別人的人生?就憑你爸是首長,就憑你上頭有人嗎?」 明知道時間不合適,地點不合適,時機不適合。

種種都不合適,可葉回還是問了出來。

帶著難掩的憤慨還有意難平。

憑什麼他們就可以帶著各種旗號去支配她的人生?

他們詢問過她的意見嗎?

她原本只想平淡的過她自己的人生,他們又憑什麼打著為她好的旗號,來一次次逼迫?

葉回直直的看著紀凡,像是要看清到底是因為什麼。

紀凡眯著眼,幾乎是瞬間就想到他改她志願表的事被發現了。

心中雖然有些狼狽,卻依舊堅定的回望過去。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她這樣的能力註定了她沒有辦法過風平浪靜的日子。

他知道私下修改她的志願表是小人之舉,但他不改就會有其他人改。

有些事他會為她保守秘密,卻也不是無際可查。

打她主意的大有人在。

從高萬國回京都起,榕城就多了很多陌生的面孔,私下裡都在打探她出身和情況。

送她進第一軍事學院,想要收她進特戰科,雖然帶著私心,可這世上誰會沒有私心?

軍中派系,各有地盤。

就算高萬國的初衷是看重她的能力,但有這樣的貴人相幫,至少可以少走很多彎路,也能少去很多麻煩。

葉回眼中的野心赤裸裸,絲毫不加以掩飾。

可只有野心並不夠,還需要可以匹配野心的能力。

既然想要追求的自由太過縹緲,為什麼不能到他的隊上?

她只看到他擅自修改她志願表的不齒,為何不去看他為她擋去的麻煩?

他們之間雖然算不上有多少情分,但他受過她的好處,總會替她著想。

就算這樣的方式她不能接受,也總好過看著她胡亂去闖,然後頭破血流要好出太多。

世道的艱辛從不止柴米油鹽這一點。

指揮室中有人進有人出,目光總是下意識的就會停留在他們二人身上。

紀凡扯上葉回的手腕,將人拖到一旁的小房間中。

「你應該知道你的能力會給你帶來數不盡的麻煩。」

葉回掙出被鉗制住的手腕,「那又如何?」

她現在又好到哪裡?

紀凡無力的揉上眉心:「你簡直是不知好歹!」

她知不知好歹又如何?前途還不是捏在他的手上,呵。

葉回看向窗外,一隊隊穿著軍裝的軍兵正整隊出駐地,準備去工地巡查。

醒目的橄欖綠在烈日下看著無比刺眼。

「我不會去第一軍事學院的,這輩子都不會去,我已經讓可心幫我報名重讀,你如果有興緻明年可以繼續。」

無疾而終的談話,誰都沒有想要去說服對方。

葉回從沒想過要去乞求對方放手。

既然都是虛無縹緲的自由,為什麼不能從這種抗爭開始。

「被她發現了?」

陸明磊看著葉回一身寒氣的離開,這才湊到紀凡身前。

他們明明也算一起長大,怎麼之前沒發現葉回身上的氣勢這麼可怕。

尤其是趕在心虛的時候,簡直不敢直視葉回掃來的目光。

紀凡視線依舊落在葉回的背影上:「應該是她往家裡打過電話。」

這種事本來就瞞不住,他也沒指望可以一直瞞下去。

只是趕在這樣的環境里,葉回能一直壓著火氣,沒有不管不顧的鬧起來,卻是出乎他的意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