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傅子恆面不改色。

「班長,我絕對看好你。」雖然平時隔三差五就找找茬,但必要的時候還是會力挺自己兄弟,魏安然拍著胸脯表示自己從頭到腳支持。



本來打算大家一起烤東西樂呵樂呵,但是不巧到了吃飯的點兒,大家就先抓緊時間吃午餐,填飽了肚子之後也沒什麼事兒, 吃完了午飯之後,大家也沒什麼事可做,一行人便打打鬧鬧的玩了起來,不過到底還惦記著老師們布置的作業,約莫才玩了一個多小時就打住,各人收拾好了鍋具砧板等物品,沿著原路返回裴家。



裴清溪心裡裝著答應夏梔白的事,幾個小時玩下來雖然確實很開心,但是心裡卻總覺得不太好,果然她一回家裴青書就湊了過來:「夏梔白剛才來家裡找過你。」

「這下完了。」裴清溪一臉苦悶的哀嘆了聲。

「發生什麼事了?」蘇秦把長板凳放好,見裴清溪黑著一張臉,頓時好奇得問。

藥香娘子:夫君,別動 「我答應夏梔白今天去她家寫作業。」

只簡單解釋了這麼一句,眾人便明白裴清溪在懊惱什麼,答應別人的事沒做到確實很頭疼,尤其那個夏梔白據說還是個脾氣厲害的。

「不要緊吧,明兒你再去她家寫作業唄,」蘇秦上前攬住裴清溪的胳膊,說話語氣很是不以為然的安慰她,「要是她還生你的氣,大不了到時候你把責任推到我們身上,說是我們強行帶走你的。」

裴清溪從鼻子里冷哼了聲,涼涼道:「這事兒還用你教我?」

蘇秦卻不甚在意的摸了摸鼻子,臉上神色若有所思道:「對了,我忘了你是個陰險狡詐的,推脫之計以前初中時可沒少使。」

裴清溪又哼了聲。

因為一起來的人太多,裴家沒那麼多地方讓大家坐下來寫作業,裴清溪便提出建議,照著她以前念小學時班級搞學習小組那樣安排大家寫作業,那個法子倒是挺簡單利索,兩條長凳子外加裴家舊宅拆下來的門板,搭成一個簡易的平台,大家都搬了小板凳坐在邊上寫作業。

男生們在裴青書的指導下,搬著兩塊門板正從樓梯口下來。

見裴清溪一臉鬱悶的站在客廳里,而向來大大咧咧的蘇著也訕訕的,一時間都覺得驚奇萬分。

「你們倆在嘀咕啥呢?」

「沒什麼,裴清溪說物理題目不會做。」蘇秦臉不紅心不跳的睜著眼睛說瞎話,「吃了裴清溪家裡那麼多紅薯玉米和蔬菜,一會兒你們可得仔仔細細的教教她。」

「那還用你說?」魏安然嗤道,「我們都是知恩圖報的好孩子,自然要好好教。」

若是在平地上扛著門板走路倒也無所謂,可如今扛著2米多高的門板,三個人在狹窄樓道上著實不太好轉身,重倒是沒有多重,就是生怕一個不小心從樓梯上栽倒了。

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樓梯口,門板太長了在拐角處更不好轉身,大家已經掙扎得滿頭都是大汗。

B哥見魏安然居然還有心情跟人鬥嘴,不由惱怒不已的沖魏安然低吼了句:「我說你就不能少說兩句嗎?」

魏安然乾笑著輕咳幾聲,然後轉過頭不說話。

幾個人一連嘗試幾次還是沒能轉過來,一個個急得忍不住都想罵娘了。

「還是不行,這裡太窄了轉不開。」

「挖槽,現在上不上下不下,該怎麼辦啊?」

三個人臉色有些難看,正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的時候,後面又傳來一道清冽的聲音:「喂,你們堵在那裡是怎麼回事?」

「我們也不想堵在這裡。」

「是轉不開啊。」

六個男生卡在樓梯口的位置,三個一組扛著一塊紅漆斑駁的舊門板,一時間都苦悶不已。

裴青書負手站在樓梯上面,看著下面的六個男生不停搖頭。

「欸,三個人平鋪著抬門板肯定不行啊,你們不如換一個人試試看?我以前也是一個人直接扛下來了的,那樣就連我妹也能一個人扛呢。」

六個男生臉色越發難看。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裴青書這意思是說,他們幾個大男生還比不過裴清溪那樣一個個子嬌小無比的小女生??!!

傅子恆苦笑道:「我剛才就說最好一個人直接背著門板,可是他們卻不樂意……」

「好吧,讓我來扛。」

魏安然長得壯碩倒也不辜負一身的肉,也不枉他平時每天都吃那麼多,渾身力氣也著實不小,搬著2米多高的門板三兩下就轉開,一路搖搖晃晃的背著門板到了客廳中央。

終於搭好了做作業的平台,小板凳蘇秦和周舟一早就在裴清溪的指導之下都搬過來了。

大家都坐下來,一邊翻開裴清溪分發給他們的各科試卷,一邊表情見了鬼似的盯著裴清溪看,似乎她臉上有真金白銀等他們去搶。

著實難以想象這麼嬌小的小姑娘居然……

裴清溪就是再遲鈍此時也感覺到,幾個男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盯著她猛看,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顯得無比詭異。

「我臉上沒什麼東西吧?」裴清溪皺眉說著,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臉蛋。

「咳咳,你臉上確實沒什麼髒東西。」

裂婚烈愛 「那你們看什麼?」

作為真刀實槍扛門板的一員,魏安然這廝是實實在在感受到了,那舊門板究竟有多麼沉重,,他剛才背著都快受不了了呢,但裴青書卻說他妹妹能直接一個人背著那門板上下樓。

這是多麼匪夷所思的一件事兒啊?

或者還有一種可能,裴青書方才其實只是誇大其詞而已?

「裴清溪,以前還真沒看出你居然是大力士。」

裴清溪拿的是一張物理試卷,正低頭瞅著嶄新空白的那張試卷和卷面,只覺得一堆符號似乎在在自己頭頂周圍打轉,陡然間聽到魏安然的話,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就愣在了那裡。

「你真能扛著這門板上下你家樓梯?」見女孩一臉懵逼狀,B哥忙問道。

裴清溪這才恍惚明白了什麼,扭過頭瞅了眼坐在房間里的書案前,正在那兒看書的親哥,秀氣的眉心控制不住的狠狠皺了皺,抿唇轉過頭時毫不意外的發現圍坐在平台四周的眾人此時都齊刷刷看著自己,原本蹙著的眉心一時擰得越發糾結了。

雖說女生力氣大點也沒什麼,但她就是覺得自個兒心裡彆扭得很,女孩子還是柔弱點好。

可若她此時否認了,那不等於打裴青書的臉? 瞅了瞅魏安然等人目瞪口呆的模樣,又隔著那一層薄紗窗門,瞥了幾眼正坐在房間里的書案前寫作業的自家裴哥哥青書,裴清溪恨不得一拳揍在那張若無其事的臉上。

有像他這樣坑自己妹子的么?

可以想象,自己這嬌小的形象從此不再,魏安然幾個人此時臉上的神情就足以證明。

「……不是說吃啥補啥么?每天吃那麼多飯既然不能長腦子,那就只好多長點兒力氣幹活了。」

裴清溪的話語里有說不出的鬱悶。

她認識許多女生,即便不是嬌嬌弱弱的,但也的確沒有哪一個女生會像她這樣,力氣比許多男生還要大的啊。

雖然幫家裡幹活的時候她確實挺自豪的,但是現在……到了這幫同學們面前……

不知道是被裴清溪那鬱悶無比的模樣逗樂,還是被裴清溪一本正經的說自己這麼些年只長蠻力不長腦子的樣子給震到,一群少男少女們在她話音落下的同一時間,都紛紛「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這樣不是挺好?」蘇秦樂不可支,摟著肚子拚命憋笑,「遇到了事情就不用去求那幫臭男生。」

裴清溪狠狠瞪了她一眼。

「快寫作業吧。」傅子恆淡淡的說了句,漫不經心的翻動臨時起意買回來的參考書,視線的餘光瞥到那個滿臉鬱悶的女生,嘴角微微像兩邊翹起。

「煩躁哇,老師為什麼要布置這麼多作業給我們?」一提到做作業,大家心裡就都生出許多鬱悶。

「因為要考大學。」

「考大學?」魏安然的下巴擱在門板上,說話有氣無力,「可我根本就不想考大學怎麼辦?」

「……你以後打算在農村種田?」

B哥是農村戶口,從小到大也是在農村長大,對於種田的辛苦操勞很是熟悉,但凡有機會改變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農村種田又怎麼了?」魏安然不以為然的給了B哥一個白眼,「你別瞧不起種田,我跟你說,現在世界上的科學技術這麼發達,聽說現在已經開始興科學種植農作物……」

「科學種植確實是挺不錯的,但關鍵是,你不好好讀書哪兒來的技術?」

男生眉頭擰在一起,遲疑了好半天都沒說話。

「你可以考慮一下在工地上搬磚。」

成功解答完了一道不算太麻煩的化學題,章碩抬起頭看了眼坐在自己對面壯碩的某人,聲音裡帶著一絲明顯的調侃,「搬磚不需要什麼專業技能,有沒有學歷都不影響幹活,而且在工地搬磚基本上都是包吃包住,這比大學畢業找工作好多了,反正你也不想辛苦考大學,這樣剛好省事兒。」

是這麼個理!

裴清溪等人聽了男生略帶些許譏諷的話,抬頭看了眼魏安然,都忍不住低頭抿嘴偷笑。

魏安然面色訕訕道:「工地搬磚這麼好你自己怎麼不去?」

「我倒是想去,可是你也不看看我的體格?」章碩狀似很煩惱的低頭,上下瞅了幾眼自己那細胳膊細腿兒,「像我這種瘦弱不堪的個頭,到了工地上估計也是幫倒忙,像你這種強壯的去工地搬磚再合適不過了。」

這下大家都憋不住笑了。

他究竟是嫌棄自己長得太瘦,還是笑話魏安然長太胖?

調侃人家不上進,順便損人長太胖……

真損!!

魏安然面色發黑的瞪了眼眾人,尤其是瞪著章碩時的眼神,看樣子似乎想要衝上去咬他一頓……



夏梔白髮誓,她再也不要搭理說話不算話,害她白白等了大半天的裴清溪,但是第二天一大清早她還是屁顛屁顛兒的跑到了裴清溪家裡。

並且為了防止裴清溪再次出門,她連早飯都沒吃就巴巴的跑過來找她:「裴清溪你昨天……」

雖然說天氣已經變涼了,但是地里的泥巴還是乾巴巴的,張華趁著大清早有露水,泥土濕重的時候去翻地里的土,幾分地只靠著她一個瘦弱的中年婦女和一把生鏽的鋤頭,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裴清溪只好自己在廚房裡做早飯。

夏梔白到的時候,裴清溪剛熬好一鍋紅薯粥。

天大地大也比不上吃的大。

香噴噴的粥,黃燦燦的紅薯,本來就沒吃早飯的夏梔白,夏梔白此時越發覺得自己肚子餓得慌。

她看著鍋里的粥不停的咽口水,就連要吐槽某人出爾反爾的話都憋了回去。

裴清溪半個字也不說的多盛了一碗紅薯粥,徑直端到院子里的矮桌上,然後又從碗櫥里端出了一碟家裡自製的咸蘿蔔丁和一小碗豆豉,不言不語的回到院子里的矮桌旁。

照樣什麼都不說,端起盛了粥的碗,就著那兩樣鹹菜喝粥。

裴青書去地里喊張華回家吃飯,這會兒人還沒有回來,小院里就裴清溪和夏梔白兩人。

夏梔白瞪著悠然自得喝著皺的裴清溪,聲音鬱悶至極:「你不打算招待一下嗎?」

聲音真可憐。

裴清溪抬頭看了眼夏梔白,這丫的臉上也鬱悶無比的樣子,又低頭瞅了眼多盛的那一碗粥:「粥不是都幫你盛好了嗎?還以為你肚子不餓不想吃,我尋思著是倒回去還是再多吃一碗呢。」

夏梔白狠狠瞪了眼她,呲牙咧嘴的端過粥,愉快的開吃。



裴清溪昨天就決定好今天要去夏梔白家裡寫作業,因此睡前就把作業都規整好,只等著吃完了早飯就背著書包出門兒。

當然,那幾本不知是男生有意還是無意落下的參考書被她不動聲色的藏了起來。

夏梔白滿心以為裴清溪既然昨天跟班上的同學們一起玩,那麼多作業肯定是一個字都沒動過的。

但以她對這傢伙的了解又覺得不大可能。

「那些試卷你做了多少?」夏梔白語氣試探地問了句。

裴清溪抿嘴。

正如裴清溪所預料的那樣,當夏梔白看到她已經寫了一半的試卷時,原本就很大的眼珠子瞬間瞪得像乒乓球一樣,她毫不懷疑,以夏梔白那樣大張的嘴,也許可以同時塞進去好幾個大鴨蛋。

「欸,回神,回神。」裴清溪伸手在她眼前揮了幾下。

PS:解釋一下瞳最近為啥沒更新。

這一段時間一直忙著找工作!!!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有五險一金又包住而且有餐補的工作,以為人生就此圓滿了,可是事實證明我實在是太特么天真!

培訓的時候聽說最後考試不過會被淘汰,所以天天擔心被淘汰!

驚險萬分的通過考試,試崗了個把星期之後又聽說試崗階段效能太差組長會拒收入組,於是又開始天天精心膽顫自己前途不明。

幾乎每天都被顧客在通話中狂虐!

我這是多麼想不通,才給自己找了一個這麼一天到晚折磨自己身累心累的工作?

以下廣播一下龜瞳的工作對話日常一一

顧客來電:「嘟嘟嘟……」

龜瞳:「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

顧客:「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龜瞳:「先生女士,是這樣的,關於您諮詢的這個問題這邊已經了解到了……」

顧客:「光是了解了問題有什麼用啊?你們得想辦法給我解決啊……吧啦吧啦吧啦……」

龜瞳:「您稍等片刻好嗎?這邊馬上幫您查詢。」

啪啪啪鍵盤聲。

龜瞳:「先生女士,抱歉讓您久等了,已經幫您查詢到……您看這樣行嗎?吧啦吧啦吧啦……」

三分鐘后。

顧客:「吧啦吧啦吧啦……我不管,反正你們今天必須給我解決這個問題,不行你們就看著辦吧,反正馬上就315了……」

龜瞳舉手,關語音:「巡場,315投訴預警。」

諮詢巡場帶班兩分鐘后。

擠眉弄眼咬牙切齒內心OS吐槽中,翻著白眼兒打開語音系統的顧客聽筒,語音甜美360度無死角的安撫顧客:「先生女士是這樣的,您反饋的這個問題我們其實很重視,一定會幫您記錄反饋,你看這樣行不行?幫您上報反饋給我的領導,××小時之內回復您的來電號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