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們既然有兩個人,就可以買二十個,這樣就算要我稍微分一點給你也可以哦!」妲麗安根本不聽李軒的話,而是自顧自的激動的道。

「呼,真不明白那小小的身體裡面到底將吃的儲存在哪裡去了,異次元空間胃嗎?」李軒有點無奈的摸著自己的額頭,每次吃飯這個小東西就能橫掃一大半,甚至於全部掃蕩空,這讓他每次都很好奇對方把吃下去的東西都藏哪兒去了,雖然一直以來都還沒有探究清楚就是了。

排了好久之後,終於排到了李軒和妲麗安,而妲麗安則趴在櫃檯上看著炸麵包,表情十足的像是看到了眼前就有一塊十分美味的烤肉,但是不管怎麼吐舌頭都夠不著的小狗一樣,滿臉的期待和渴求的模樣看的李軒想笑卻不敢笑。

「這樣子很失禮哦,妲麗安。」李軒摸了摸妲麗安的腦袋,輕聲笑道。

「呀!」

「什麼?」

「喂喂!」

「哇!」

門口突然傳來的奇怪聲音讓李軒一陣無語,緊接著就看到了一個穿著研究人員的衣服,肩上掛著掛飾的金髮少女似乎在那裡不知道聞什麼的樣子,而且一臉的認真。

「……為毛線會突然感覺到一陣麻煩啊。」李軒嘴角抽搐了一下暗自思襯道。

金髮少女在那邊嗅了嗅之後便沖了過來湊到李軒的臉跟前仔細的嗅了嗅。

「喂!」李軒被陌生的女孩這個一搞也頗為惱怒的道。

「我說你啊。」少女卻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感覺,而是一臉的慶幸的道:「果然散發著好人的味道!拜託你幫助我,有一群壞人在追我。」

「十分的抱歉,我是惡棍一枚,你認錯人了。」李軒半睜著眼睛,好人?開什麼玩笑,這種和他八竿子打不著的稱呼。

「就算是這樣,也是一個很憐惜女孩子的惡棍,拜託你了,幫幫我。」少女抓著李軒的手繼續往前湊合,想要打動李軒。

只不過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自言自語的講什麼的妲麗安卻火了,被人無視什麼的受不了,被別的女人拉著自己的男人的胳膊什麼的更受不了!

妲麗安彎著腰,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推著眼前的這個金髮少女的腰部沖著李軒道:「快點去給我點紅茶啦,軒!」

「別妨礙我啊。」少女看著推著自己不讓自己靠近的女孩忍不住埋怨道。

「到底是誰在妨礙誰啊,你這矮子!」毫不客氣的發射著自己擁有著毒舌訊號的妲麗安抬起頭來,滿臉的不善的看著少女,似乎恨不得將少女給扔出這裡一樣。

「你在說什麼?!」少女也被妲麗安的話給激怒了,雖然她確實個子不高,但是那是相對於男孩子來說,一米七的個子在西方人那邊雖然不高,卻也已經非常合適於女孩了。

「唉,那個,一杯紅茶,一杯奶茶,謝謝。」李軒嘆了口氣,沒有理會正在和妲麗安鬥眼神的少女繼續自己的點單。

「喂!等一下啦,為什麼還能若無其事的點菜啊,一個美少女可憐巴巴的在這裡請求你們的幫助為什麼你還能熟視無睹啊!」少女看到李軒這麼不給面子,心裏面委屈的大叫道。

李軒則是滿臉笑容的解釋道:「那什麼,在這種店裡面突然之間遇到不認識的人求救,是要我怎麼處理啊,所以只能無視了。」

「雖然不認識,但是遇到美女的求救有什麼不好的啊!!」聽到李軒這麼說,少女更加委屈了。

妲麗安則繼續一臉憤憤的道:「像你這樣的小丫頭哪裡算是美女了?」

「什……」少女先是一驚,繼而看到妲麗安人偶一般精緻可愛的臉龐一時間心裏面大受刺激:「嗚嗚~嗚…嗚哇啊~」

看到少女居然委屈的哭了出來,李軒也頭疼不已,看著妲麗安一副我勝利了的模樣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吐槽。

「抓到她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穿著黑西服帶著眼鏡,一副合格的黑社會的模樣的男子一把抓住了少女的肩膀,將原本正在哭的少女嚇的都哭不出來了。

而男子則繼續道:「好了,乖乖的跟我們一起……」

「不要!」男子的話還沒說完,少女便堅定的回絕了,對話聽起來就像是要被什麼邪惡組織抓走的可憐少女一樣。

「唉。」李軒頭痛的捂著額頭嘆了口氣,一把將男子的手從少女的身上抓開道:「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嗎?為什麼非要這麼粗魯呢?對方可是一個女孩子哦,再鬧下去的話,我就要叫警察了。」

一旁的另外兩個西服男子也一臉難辦的模樣,而少女則是俏臉有點微紅的看著李軒,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既然這樣,那就沒辦法了,使用那個吧!」中年男子一臉沒轍的樣子沖著身邊的另一個男子道。

而另一個男子則一臉的猶豫道:「那個是公司還在研發中的商品,而且在人群里……」

「我允許你用!」中年男子一臉的堅決。

「可惡,我不管了!」另一個青年男子則是一咬牙,從兜裡面掏出了一枚手雷!

「啊,那個是……」少女的模樣一看就知道絕對認識拿東西的模樣讓李軒微微一愣…….. 手雷在地上並沒有炸開,讓是釋放出了一大堆的白色煙霧!

「這股白煙是怎麼回事?」妲麗安被李軒抱在懷裡,一點都不被煙霧干擾,一臉的好奇。

李軒則面色古怪的道:「這是什麼意思?釋放出這種堪比臭水溝的味道的臭味,想把敵人臭死?」

「呃,請放心,這是本公司秘密研發的『惡臭彈』,對人體並沒有危害,只是腐敗雞蛋和發酵國度的腐爛起司的臭味而已。」青年男子尷尬的沖著李軒笑了一下解釋道。

「唔啊啊啊啊!!你們到底在想什麼啊!!!」妲麗安這邊從李軒的懷裡鑽出來之後就被臭到了,一下子就像是抓狂的小貓一樣揮舞著爪子想要抓人的模樣。

而青年男子則苦笑的沖妲麗安道歉道:「十分抱歉,我們是來接大小姐的,法曼尼亞公司的人。」

「那個英國第一的香水公司么?」李軒微微愣了一下,繼而看著真的被臭暈過去,趴在了地上的少女嘴角抽搐了下,心裏面暗嘆,原來真的可以當武器使用啊……

「讓您看到這不堪的一幕實在是非常抱歉……」男子看到自家大小姐的模樣也忍不住捂住了臉,一副沒臉見人的模樣。

「應該怎麼吐槽呢,這位英國第一的調香師,菲歐娜大小姐又離家出走了?」李軒一邊嘆息一邊問道,對於這個大小姐經常離家出走的事情倒是十分的清楚。

「嗯,為了幫我們說明下使用這件東西的原因,可以請您和我們去老爺哪裡說明一下么,畢竟擅自用了這種不符合公司形象的東西……」男子有點羞愧的看著李軒。

「呃,可以理解,只不過是一件小事,沒問題。」李軒倒不是說不小心什麼的,畢竟這裡這麼多人被臭到了,如果只讓他和妲麗安去的話,還遠遠做不到滅口的效果,所以可以判斷出來確實是為了讓自己受到的則被小點才請求他們去的。

「哎呀,還真是抱歉,這次我女兒菲歐娜給您添麻煩了,殿下。」中年男子滿臉的歉意,表情也有點惶恐,畢竟作為大公司的商人,他還是能認得那個傳聞中有兩張臉的親王殿下的,一張是經常在常人面前出現的如同少女般美麗的面龐,一種就是現在這種十分俊美的青年模樣。

「完全不會,你都已經買了麵包作為賠禮了,對我們而言,這禮物已經足夠了。」李軒倒也不是閑著沒事去刁難人的人,也就笑了笑,沒當回事。

「您就如傳說中那般寬容,大度,讓我不勝感激,殿下。」中年男子心中一喜,連忙道。

「雖然感覺到很羞愧,但是我女兒確實就是那樣的瘋丫頭,不懂人情世故,我們公司的人都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啊,可能是藝術家的氣質吧,我這個當父親的,完全不懂她在想什麼。」男子說到這裡忍不住撓了撓腦袋不好意思的笑道。

李軒颯然笑道:「不過還真是讓我吃了一驚呢,沒想到她竟然是法曼尼亞公司的首席調香師,而且還是社長的千金啊,不過也由此可見你一定很疼愛她吧,完全看不出來她對身為父親的你有任何的畏懼感呢。」

男子尷尬的笑了下道:「抱歉呢殿下,我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而且還是公司的首席調香師,從小就慣壞了,請見諒。」

「不不不,這個世界總是需要一點不同的,如果滿大街的都是那樣溫柔賢淑的淑女,反而沒點瘋丫頭來搗亂一下的話豈不是太無趣了,你說是么?」李軒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后笑著道。

男子也笑道:「是啊,您說的是,要是千篇一律的話,就太無趣了點,殿下的目光果然不是我等凡俗之人能企及的。」

「這倒不是什麼企及不能企及的事情,只是因為看的太多了,所以會對千篇一律的東西產生厭煩的感覺罷了。」李軒無奈的搖了搖頭。

而妲麗安卻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忍不住埋怨道:「那個什麼公司是做什麼的啊,該不會是散播臭味的惡臭兵器製造公司吧?!」

「哈哈哈哈哈,說的真有趣呢,確實對這位小姐而言可能還太糟了一點吧。」男子並未生氣,或者說根本不敢生氣,哪怕對面的蘿莉說出多讓人生氣的話,更何況這隻蘿莉根本還沒說出多麼過分的話呢。

說著,男子就拿過了一個盒子,將裡面的小瓶子拿了出來道:「『湛藍』,這是全英國最優雅的本公司招牌商品,這次的騷動就是因為這個,想必殿下應該聽說過吧?」

這位社長倒不怕李軒提出什麼要一瓶什麼的要求,因為在上層里,李軒這個異族親王的名聲意外的好,都是以優雅和溫和大度來傳聞的,很少有人見到李軒會無緣無故的拿別人的東西。

李軒看著眼前精緻的香水瓶子感興趣的道:「哦,是這個啊,這個香水很有名呢,廣告和新聞上也很常見到,據說外國的女星也很愛用啊。」

「恩恩,這是小女菲歐娜的作品,其實本公司的香水全部都是她調配的。」說到這裡男子臉上便有難掩的自豪,有一個能幹的女兒,這是多麼讓一個父親覺得臉上有光和自豪的事情啊。

「哈哈哈哈哈,社長還真是有福氣啊,有這麼優秀的女兒,我都有點羨慕了。」李軒迎合的說了幾句客氣話。

如果說他還是凡人的話,這句話絕對不假,但是他現在可並非是凡人,又怎麼可能回去羨慕凡人的事情呢?.. 「殿下過獎了,我想未來的令愛肯定會比小女有出息的多。」男子可不敢在李軒面前託大,連忙笑道。

「怎麼了,怎麼這麼吵?」正在吃烤麵包的妲麗安停了下來,臉上全部都是不滿的表情,那不爽的模樣都讓李軒覺得好像是誰把她從冬天的被窩裡面給揪出來了一樣。

「哦,現在本公司剛好在做搬運的準備,實在是非常抱歉。」男子歉意的一禮,便走到了窗戶旁邊。

「貴公司要遷移嗎?」李軒疑惑的看著男子,這個公司應該在這裡做的風生水起啊,遷移的幹什麼?

而男子則笑著指了下對面的騎樓商場道:「是的,與其說是遷移,不如說是搬回老巢,就是要搬到對岸的那座騎樓商場里。」

說到這裡,男子的目光當中便充滿了回憶:「我們以前就租用了那座商場的一角,上個月,終於將它整個買了下來,雖然也有過被新興企業打壓的艱苦時期,但多虧了『湛藍』的熱賣而度過了,哎呀,或許應該說是多虧了菲歐娜啊。」

「社長。」一個男子走了進來,走到中年社長背後小聲道:「帕德克商會的幾位要求跟你見面。」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男子歉意的看了眼李軒道:「實在非常抱歉,殿下,我有事必須先告辭了,我想菲歐娜應該很快就會過來,還請在此稍待。」

「不,對於商人來說,時間就是金錢,我當然不能當斷人財路的人。」李軒和男子握了握手便重新坐了下去,目送對方離開。

「有趣啊。」李軒看了下門口,邪笑了下,繼而看著在自己身邊一口氣吃三個,滿臉幸福至極繼而又被噎住的妲麗安忍不住腦門流汗的道:「妲麗安,你在搞什麼啊。」

「才不奇怪呢!人家給了那麼多麵包,就算一口氣全部吃光也一點都不奇怪!你害我認了那麼就,居然還說我奇怪!」妲麗安小臉羞紅的舉起拳頭打著李軒的手掌,只不過因為身子太小巧了,反而像是小孩子撒氣一樣。

李軒只能無奈的笑了笑,倒了杯茶放在妲麗安的面前道:「慢慢吃啦,沒人和你搶的。」

就在妲麗安剛把麵包吃完的時候,菲歐娜便氣喘吁吁的一把推開門沖了進來,著急的道:「擺脫,請帶我逃出這裡!」

「不,我不想再帶你離家出走了。」李軒二話沒說就拒絕了菲歐娜的要求,開什麼玩笑,這算什麼?私奔?如果真的是私奔他還勉強可以答應,但是這根本就不是嘛。

「狗鼻女,作為幫助你的交換條件,請你讓我們看看那個袋子里的東西!」妲麗安倒是沒有拒絕,反而談起條件來,這然李軒稍微愣了一下,繼而便恍然了,恐怕還是和幻書有關。

「不可以!」菲歐娜立刻將掛在肩上的袋子往懷裡一藏,扭過神去到:「曾祖父說過,這本書不能給任何人看!」

「那就談判破裂了。」妲麗安說完就扭頭轉身不再看菲歐娜一眼。

「怎麼這樣!」委屈的菲歐娜抱著懷中的袋子完全無視了李軒,沖著妲麗安開始叫屈道。

只不過,就在這時,門口突然響起了槍聲,緊接著,門便炸了開來!

碎屑和子彈飛射到李軒的眼前之後又瞬間的消失,倒是菲歐娜被嚇的尖叫了起來。

「真是的,雜碎,誰讓你們滾進這片區域的?」李軒看著門外手持槍支的男子,目光當中儘是凶厲。

「哇哦哇哦,這不是尊貴的親王殿下李軒嗎?不知道您在這裡有何貴幹嗎?如果沒有的話,還請您將您身後那個女孩交出來的比較好,畢竟就算是我們的商會,也不想要和國家對著干呢。」男子很有禮貌的低頭彎腰行禮道。

「誰允許你說話了,雜種,誰有允許你站著了?」李軒的話彷彿變成了至高無上的法則一般,男子立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跪地上,而且嘴巴也根本張不開,旁邊的幾人像是見了鬼一樣紛紛開槍,只是子彈依舊停留在李軒的面前,然後消失。

李軒冷漠的看著那幾人,淡淡的道:「誰允許你們的血液在身體裡面流淌了?給本王滾出來!」

「噗!」

「呀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凄厲的慘叫聲和不斷炸裂血管而出的鮮血,彷彿地獄一般的景象讓菲歐娜忍不住捂著嘴趴到一旁嘔吐去了。

「看來你應該是帕德克商會的重要頭目吧? 最強天眼皇帝 親自來找東西,還記得么?七百年前帕德克商會最初成立的時候是為了哪位尊貴的存在做什麼的?」李軒的目光彷彿是在看一條狗一樣看著這個名為邦斯的男子。

「是、是為了從地獄而來的惡魔親王搜集這個世界上從東方流失出來的貴重物的特殊行會,行會從來不會經手其他的東西,因為每次從惡魔親王手中得到的黃金和鑽石就足夠買下一個國家,所以行會都會不擇手段的去尋找那些東西。」邦斯發現自己能說話了之後顫顫巍巍的說著行會裡面記載下的事迹。

「繼續說,還有那邊的雜種,給我也滾出來。」李軒的目光依舊冷淡,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見一個男子慘叫著從將完整的牆壁撞碎跌倒在了地上!

「諾、諾斯?!」男子看著倒在地上彷彿正在經受什麼痛苦一樣的男子忍不住驚聲叫道。

「在惡魔面前多說廢話的代價就是燒光一條手臂。」平淡的語言,絲毫察覺不到生氣和感情,而男子的手臂則應聲而燃……..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完全不能動彈,火焰也完全不會蔓延到手臂之上的地方,名為邦斯的男子只能看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整條右手的手臂被燒焦,燒成灰燼,卻連本能的昏迷都變成了奢望!

「繼續說,你們這條不忠心的狗到底做了什麼。」李軒走到男子的面前,踩著男子的腦袋森冷的道。

「行、行會在一百年前突然之間覺得手中的財富已經多到花不完了,所以開始斷絕了和那位惡魔親王的聯繫,而惡魔親王也沒有去主動找行會,所以行會的人就開始干起走私,搶劫等勾當開始運營,正式改名為商會……」男子身子越來越顫抖了起來,對方那不正常的語氣和手段讓他心裏面有了一個根本不敢相信,也不敢承認的答案!

「哦,看來你們行會還是有記載的啊,米拉,你說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呢?畢竟這可是你們行會的人啊。」李軒沖著空氣嘴角微微翹起的邪笑道。

一個穿著黑色衣衫的漂亮女孩從空中突然出現,單膝跪在李軒面前道:「偉大的王,這些狗既然不長眼,無視於您的恩賜,那麼就讓他們的靈魂在地獄的火焰之中繼續哀嚎吧,背叛者,不需要存在。」

「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辦吧,給了你使用天災軍團的權利也不是用來玩的,用他們的頭骨和靈魂給我打造一個地獄火的地毯,用他們的其他地方的骨頭打造成支撐火盆的架子,血肉熬成油點燈,已經死掉的就去找他們的轉世,人嘛,總要為做的事情付出代價的,這輩子不付出,下輩子就來付出,真以為能躲得掉么?」李軒邪笑著抬起米拉的下巴輕佻的道。

「是,尊貴的王。」米拉雖然目光當中閃過了一絲羞澀,但是卻沒有一絲拒絕的意思。

等到米拉將那兩個半死不活的傢伙拖出去之後,李軒這才看著小臉蒼白的兩女輕笑道:「怎麼,怕么?」

「你、你、你真的是惡魔嗎?」妲麗安小臉有點蒼白,身子也有點顫抖。

李軒聳了聳肩道:「事實上並不是,我是比神和惡魔更加高貴的仙,只不過我並不喜歡這樣的稱呼,我喜歡別人稱呼我為惡魔,因為這樣就不會有人愚蠢到來挑釁我,仙道是冷漠的,不會多加干涉人的生活,而神和惡魔則是會直接的利用人,這也是我為什麼會利誘那些人幫我找我想要的東西,而不是自己去找。」

「那、那也沒必要就這麼殺了他么吧?」妲麗安還是因為剛才李軒的殘忍手段有點抵觸,身子微微顫抖的道。

李軒聳了聳肩道:「你以為仙是什麼?會對凡人憐憫?你錯了,仙本身就是凡人或者有了靈智的其他生物修行過來的,如果說不是這次恰好在另外一個仙的手中獲得了血丹的話,我就準備在最多一百年的時間內,等到認識的人死光之後,就將整個世界的人類全部用火焰生生燒死,將他們的血肉提煉出來煉成血丹以供我修鍊用。」

說到這裡,妲麗安和菲歐娜的臉色更加蒼白了起來,不過李軒則繼續道:「你們也不比介懷,這些傢伙的話因為他們本身正在穿著的,吃喝的,花銷的,全部是我預支給他們的黃金鑽石,所以我讓他們給我收集東西,每次都是預付,到了後面,他們捲走了可以養活上百萬人數百年的黃金,所以取走他們的生命和靈魂一點都不過分,畢竟,我可不是虛偽的神,虛假的仁慈,我說不出來,也做不出來。」

「唉,人就是這樣,在沒有認清一切之前都會覺得自己能辦到,能脫離別人的掌控,到了最後才會絕望的發現根本不可能,原本為我工作的他們可以得到至高無上的權利,尊崇的身份,永生不死的軀殼,或者成為真正的惡魔,甚至於天使,可惜他們沒有繼續為我服務,而是選擇了背叛,分明曾經在契約上說明了只要將應該交付的貨物交付清楚之後就可以停止交易,他們卻違約了。」說到這裡李軒也有點無奈,也或許是能找到的東西越來越少了吧,才讓這些傢伙違約了。

菲歐娜壯著膽子走到了李軒的身前聞了聞之後這才白著臉笑道:「很溫柔的味道呢,沒有撒謊的氣味。」

李軒犯了個白眼坐在了沙發上,手一揮,一切彷彿時間倒流了一樣,恢復了原狀:「我說謊幹嘛?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一下當今的羅馬正教的教皇陛下,他當初進獻了足夠多的寶物,要求是成為羅馬的教皇,不會犯任何錯誤,我就順帶給了他三百年的壽命,剛才的米拉也是,她是行會的創始人之一,每次進獻的東西都暫且不要回報,一直維持了十年之後,她告訴我她要永恆的青春,要成為我這樣的存在,我就給了她青春,高位惡魔的純正血統,和穿越各個平行世界的力量,以及掌管惡魔軍團的權利,是個很有趣的小姑娘吧?」

「那你究竟活了多長了?」感覺到沒有了危險之後菲歐娜反而更加自來熟的湊了上來,就像是腦子不清楚的人一下子清楚了一樣,反正對方要殺自己也是一眨眼的事,怕成那樣幹嘛?

「我也忘了,反正數十億年已經有了,畢竟我已經穿越了不知道多少個世界了,因為修鍊的功法的特殊,也死了六次了,原本不出意外,這次還得死第七次,畢竟血丹可是需要數百億凡人的鮮血才能夠勉強練成啊……」.. 「那給你血丹的人是怎麼練成的?」雖然不知道血丹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菲歐娜還是很好奇的問道。

「他啊,他把一個佛祖的佛國裡面數十億的佛子全部殺光,提煉了鮮血練成的,佛子的話因為身體裡面本身就有一點佛祖的力量,所以質量比凡人的好無數倍,數十億人也可以練成上佳品質的血丹呢。」李軒說到這裡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慶幸自己還真是好運,終於不用再死一次了。

「那個那個,東方傳說里的仙都是這麼殘忍嗎?」菲歐娜憂慮的咬著手指問道。

「不,完全不是,因為我修鍊的功法特殊,需要九次從凡人修鍊到至高的境界,也就是比普通的神還要強幾分的程度,每一次練成之後,都會被功法將血肉和力量一起吸收進靈魂裡面,所以才需要血丹,這是第七次,遇到妲麗安的時候是我剛剛轉生完不久,還沒有正式開始修鍊的時候。」李軒倒也不介意給她透露什麼,反正又不是敵對的敵人什麼的。

「哦哦,那麼你是要取回那些幻書嗎?」菲歐娜的話讓李軒一愣,目光凝重的道:「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曾經祖父說過,幻書的製作者是一個惡魔,製作出了成千上萬的幻書,目的不明,後來因為幻書的力量太強了,應人類的願望出現了封印幻書的異界圖書館,丹特麗安的書架……」說到這裡,菲歐娜沖著李軒笑了一下。

「還真是厲害的傢伙呢,你的祖父,沒錯,幻書是我書寫的,與其說是我書寫的,還不如說那些都只不過是一些手稿,對世界的法則有感而悟的一些手稿,手稿被不同的人得到手中之後經過修改就出現了幻書,能夠抵禦死亡的幻書,能夠讓時間回溯的幻書,能夠將空間摺疊的幻書,能夠讓夢境成真的幻書都是,這本幻書的手稿是我對嗅覺的感悟,原本只是將回憶當中的各種香味書寫了進去,後來因為轉世,和一大堆的手稿都放在了一件屋子裡面,也不知道是被誰拿走了,還有一些就是在書寫完成之後被偷了呢。」說到這裡李軒就有點不好意思,這麼強的存在還被偷書什麼的,能好意思隨便說出來?

「因為曾祖父大人也曾經給一個惡魔工作過,報酬就是這本幻書,曾祖父大人一直以來都想搞明白為什麼要寫出幻書呢。」菲歐娜直愣愣的盯著李軒,似乎想要看透李軒一樣。

李軒邪意的一笑道:「當然是因為我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這裡全部都是恐龍啊什麼的,根本沒有人類啊,無聊所以寫出來的。」

菲歐娜無奈了笑了笑,將幻書取了出來遞給李軒道:「這是你的幻書。」

李軒隨手翻開其中一頁,將裡面的東西撕掉后道:「危險品我已經處理過了,關於其中聖水的記憶我會從所有人的記憶中抹去的,好了,作為交換,你應該付出這次的代價了。」

菲歐娜的小臉一白,不知道李軒要幹什麼,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李軒卻又拉扯起了其他的話題:「你有男朋友嗎?」

「沒、沒有。」雖然不知道李軒問這個幹什麼,但是菲歐娜還是誠實的說了出來。

「以前呢?」

「也沒有。」聽到菲歐娜這麼說,李軒滿意的點了點頭,輕佻的挑起菲歐娜的下巴,在菲歐娜和妲麗安還愣神的時候,喊住了那有點冰涼的唇瓣。

「……」

「……呀啊啊啊啊!!你這個不貞的男人!花心的色狼,給我去死一百遍吧!!」當李軒鬆開菲歐娜的唇瓣之後,兩人才反應了過來,菲歐娜是殷紅著小臉不知所措,而妲麗安則是直接飛撲了上來,像是炸毛的小貓一樣,完全忘了剛才自己還很害怕的模樣就連抓帶打的,只是沒啥鳥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