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張一條下意識的轉頭,順著蘇黎的目光看去。

「什麼???」他有些迷茫。

「他們為什麼會站在這裡?」蘇黎問。

趙烽等人微微有些騷動,不知道蘇黎是什麼意思。

見張一條還是眼露茫然,蘇黎輕嘆了一聲,問:「那你又為什麼會站在這裡?」

「當然是為了勝利!為了冠軍!為了我的電競夢!!!」

張一條雙目瞬間發亮,毫不猶豫的答道。

「說的不錯,那他們呢?他們從數百上千的新生考核中中殺出,加入了電競部,又來到這大源山風吹日晒,汗流浹背,日復一日的練習王者榮耀技巧,又是為了什麼?」蘇黎看著張一條。

不等張一條答話,蘇黎繼續道:「同樣,是為了勝利!為了冠軍!所以他們每個人都拼盡了全力,就是為了離自己的目標近一點,如果他們的勝算因為我受到了影響,導致所有的努力都前功盡棄,對他們又公平嗎?」

張一條的目光從他們的臉上一一掠過,柳歸、朱帆、衛家保、吳迪、藍霖、葉振龍……

雖然他們隱藏的很好,但有著同樣目標的他,很輕易的從這些隊友的眼中,察覺到了那抹期待和炙熱,還有那縷疲倦。

這是這一個月的辛苦訓練,留在他們臉上的印記。

一瞬間,張一條懂了。

「是我太意氣用事了。」張一條面露慚愧。

「你明白了就好,高中聯賽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不過蘇黎可以以替補的身份出席,防止有隊員出現特殊情況,可以補上。」牧師傅笑道。

替補啊……

張一條砸吧砸吧嘴,那也不錯,最起碼可以一起去參加高中聯賽了。 「下面,我說一下雨戰測試的內容,之後,你們有五分鐘的準備時間。」牧師傅迭了迭手中的稿紙,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之後,他說道:「雨戰,顧名思義,你們要在雨中進行作戰!」

「果然是這樣……」

眾人的臉上都泛起苦色,原本就對測試忐忑不已,不知道會是個什麼難度,這內容還沒公布呢,測試環境就讓他們頭都大了。

轟隆隆——

這時候,門外雷聲開始接連響起,很快,瓢潑大雨就從天上砸了下來,那密集的程度,實在讓人膽寒,一股股涼氣,也是從門外洶湧而來,令人忍不住寒顫連連。

「如果說,跑步訓練,是為了磨礪你們的心態和對英雄的掌控,那麼雨戰就是檢驗出你們的訓練成果,在這種干擾程度很大的環境中測試,更能把你們的實力檢驗的更徹底,當然,為了防止感冒,測試的時間並不長,平均大約5-10分鐘左右,不過這十分鐘,將是決定你們未來命運的時間!」

似乎沒有感覺到門外湧來的涼氣,牧師傅眼皮都不眨一下的說道。

蘇黎眼觀鼻,鼻觀心,可以說,他是場上最沒有壓力的人,關於測試規則,昨晚牧師傅就跟他商量過了,蘇黎也用了些心,爭取做到了可以最大程度的展現出他們的實力。

一場王者榮耀比賽中,位置足足有五個,上單、中單、打野、輔助(邊路)、射手(邊路),這五個位置所要求的素質各不相同,譬如打野追求的是會反野、進攻野區防守野區,亦或者是gank效率等等。

而射手追求的是發育速度,這關乎補刀,防gank,以及壓制能力之類。

到了上中輔助路又不相同了,輔助要精通開視野,保護,配合打野,而上中路拼擊殺,拼節奏,拼滾雪球,這樣一來,測試的方式也要針對著來,否則根本沒任何意義,也不公平。

牧師傅自然也說明了這一點,待蘇黎走過來站在他旁邊之後,他將眾人劃分成了兩個組。

老生組中,葉振龍已經擁有了豁免權,而葉振龍主要精通的是打野位,也就是說,還有四個位置沒有被確定下來,將被角逐。

原本,池俊俊應該被劃分在新生組中的,不過一來輔助稀少,二來他作為輔助成績卻很好甚至超過了李潤宇的關係,所以留在了老生組中將與李潤宇角逐輔助一位。

這時,老生組的人員已經列隊完畢了,分別是:趙烽(上路)、徐翔(上路)、池俊俊(輔助)、李潤宇(輔助)、劉芒(射手,邊路)、藍霖(中單)

老生組列隊完畢之後,牧師傅補充了一句:「老生組中的中單位和邊路位,因為各只有一人沒有角逐對手的關係,等你們老生組測試完畢后,上路位和輔助位淘汰者可以選擇他們來進行挑戰,如果成功了的話,將直接取而代之。」

這句話他是笑著說的,顯然,他也知道這個規則對於他們來說並不怎麼靠譜,畢竟專才會精,捨去自己最擅長的位置來挑戰其他位置,希望並不會怎麼理想,但不管怎樣,總歸是一個機會。

事實上,這句話一出,有一些人還是鬆了一口氣,終歸是有了兩次機會,他們的壓力也小了一些。

這時,新生組也列隊完畢了,除了得到了豁免權的吳迪(打野位)不需要進行測試之外,其餘人分別是:張一條(上路)、王小棟(上路)、柳歸(中單)、藍馬(中單)、衛家保(adc、邊路)、吳用(adc、邊路)、朱帆(輔助)。

和老生組的規則一樣,新生組淘汰者可以指定朱帆來進行挑戰,不過在這之前,先要角逐出及定位。

「新生組,上路位出列!」牧師傅大聲道。

氣氛,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王小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踏步而出,他明白,一個月的辛苦訓練,就在此一戰了!

勝,就能夠參加高中聯賽,大大的向那個位置邁進一步!

敗,一切成空!

「嘿,嘿嘿嘿。」張一條的臉上卻看不出任何壓力,反而大咧咧地笑著走了出來,盯著王小棟道:「待會好好打,可別手抖了啊!」

王小棟冷哼一聲,現在這個情況,他實在沒心情跟張一條耍嘴炮。

「真是沒心沒肺啊,輸了的話不知道他還笑不笑的出來。」宋矽無奈地搖頭說。

「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他贏的幾率很大。」

蘇黎道。

「啊,你從哪看出來的?」宋矽訝異地看向蘇黎。

蘇黎淡淡道:「上路這個位置,最不能缺少的是血氣,一旦未戰先怯,打的畏畏縮縮很容易一潰千里,譬如先被對方搶2了,譬如害怕對方打野來抓,所以遲遲不敢出手,他這種穩中銳氣又不足的性格,我到覺得他適合輔助位,打保護。」

「還有這個說法啊……」

宋矽目光驚異。

「賽場不是兒戲,需要承受萬千的壓力,除了對手帶來的之外,還有支持者,觀眾、粉絲以及失敗所帶來的種種壓力。所以不管是高強度跑步訓練,還是現在的雨戰,都是為了讓他們無論在多麼緊張有壓力的情況下,都可以很好的操控英雄,思維能一直鎮定清晰,因為只有在鎮定的情況下,才會謀而後動,只可惜王小棟有些鎮定過頭了,待會的戰況,我猜測他應該會很被動。」

蘇黎平靜地說道,其目光,似乎將王小棟整個的看了個通透。

宋矽的目光愈發驚異了,看著蘇黎,心底不由泛起了一絲寒意,想想看,如果自己作為他的對手,還沒開始比賽,他就從一些細節分析出了自己的性格習慣,從而延伸到了對戰中,單是想想就膽寒。

……

這時候,張一條和王小棟已經各自開始檢查起自己的榮耀戰機和設備起來,其他人都在低頭議論之中,推測著誰的勝算更大。

很快,五分鐘已過,兩人都停止了設備檢查。

趙烽拍了拍王小棟的肩膀,說了幾句勉勵的話,他的原隊友們,也紛紛為他加油起來。 「一條哥,加油加油,你肯定能贏的!」

朱帆和衛家保也大聲給張一條鼓勁。

「哈哈哈哈,大家都很看好我嘛~」張一條大笑著,頗為沒羞沒躁,末了他瞟了一眼柳歸,見這傢伙漠著臉一言不發后,不由笑咧咧道:「臭屁鬼,怎麼感覺你的臉更臭了,不會是怕我贏了,你亞歷山大吧?」

「我怕你連十秒都堅持不到,以後面對我無地自容。」柳歸淡淡地說。

「十秒都堅持不到!?」

張一條的臉一黑,喝道:「你給我看好了,就這種級別的,我分分鐘撂倒!」

「姓張的,你說什麼呢!!!?」

躺著也中槍的王小棟,瞬間炸毛了。

「怎麼滴,不服氣手下見真章啊,頭都給你錘爆。」張一條沒有任何客氣,氣的王小棟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都別吵了,準備好了這就開始吧。」

牧師傅無語打斷了兩人的針鋒相對,這張一條,也太會拉仇恨了。說完,一旁得到豁免權的葉振龍和吳迪同時打開了戰機。

「上路測試的規則很簡單,一血或一塔或一百補刀,誰優先滿足了其中的任意一個條件,則勝,在這期間,葉隊和吳迪兩個打野位會按照普通排位賽的頻率,gank上路,gank成功,另一方則輸。」

聽見這個規則,王小棟身子一抖,眼中泛起一絲不安。

他原以為就是純粹的solo,沒想到還會有打野來gank,這樣一來變數就大多了啊。

張一條卻舔了舔嘴唇,眼中綻放出了興奮的光芒,有意思,真有意思,這才刺激啊!

「如果沒問題,這就開始吧,宋矽,你負責記錄雙方的補刀數量。」牧師傅轉頭囑咐一聲。

「好的。」

宋矽連忙點頭,然後也啟動了榮耀戰機。

當然,她還有葉振龍以及吳迪三人,是不需要去雨中的,畢竟張一條和王小棟才是測試人。

這時候,張一條已經優先戴好了遊戲眼鏡,看著門外的大雨,他大笑了一聲,竟二話不說直接沖了出去,瞬間,無數的雨點砸在了他的身上,然後匯聚成數不清的雨珠從他的頭上滾落而下。

一時間,他的臉上,眼角旁,戰機屏幕上全都被雨水充滿了,一股透徹心扉的涼意,剎那間涌遍了他的全身。

這些因素,都將極力影響測試者的發揮。

「嘶~」

張一條打了個寒顫,但他笑的更為張狂了,轉頭大叫道:「還愣著呢?你不會是怕了吧?」

「哼!」

王小棟臉色一冷,看著大雨皺了皺眉頭之後,一咬牙,也沖了出去。

大雨,一下子就把他包圍了。

在密集的雨中,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已消失,雙方眼中只剩對方。

「這一場,必須要贏!」王小棟緊抿著嘴,腦中閃過一道美麗的倩影,我一定會證明給她看,我選的這條路,並不比那傢伙差!

我,也不會比他差!

張一條似乎感受到了王小棟的戰意,一時間,他的笑容也漸漸收斂了起來。

雨中,兩人劍拔弩張!

……

這時,葉振龍已經創建好了房間,然後將他二人拉了進去,吳迪也進來了,至於宋矽,第一時間跳到了觀戰席上。

不久后,雙方開始選英雄。

王小棟考慮了一下,拿下了娜可露露,一般的排位賽,自然不能拿這個英雄走上路,畢竟要為團隊的前排作考慮,但現在是solo賽,只要不是拿法師射手位,上路並不限於普通的戰士坦克。

他也不需要為團隊做什麼考慮,娜可露露有遠程消耗,又有恢復,又有突進,在上路solo中很討好。

一場盲選solo賽,選人也是個技術活,王小棟對於這點顯然很有心得。

不過張一條也不差,居然拿了個橘右京。

「嘖嘖嘖,都不走尋常路啊。」

「不過橘右京對上娜可露露會很吃虧啊,他大招才有回復效果,不像露露,而且相比露露手很短,耗也能把他耗死。」

「是有些吃虧,不過他既然敢選這個英雄,肯定有獨到了理解吧,先看看再說。」

眾人議論紛紛,在場的人都不是菜鳥,對線還沒開始,不會輕易下結論。

這時,倒計時已經開始,不久后,畫面載入完畢,兩人飛速的購買準備后,往線上趕去。

「咦,一條怎麼買的布甲?蘇黎不是說他很有血氣嗎?」正在觀戰台的宋矽很是訝異,照理說,橘右京作為一個刺客,出裝肯定要把刺客的機制發揮到極致,但布甲出裝她就有些看不懂了。

相反,王小棟的出裝是攻擊力+20的鐵劍。

這時,雙方已經碰面了,張一條二話沒說,控制著橘右京飛速的清線起來,完全沒有理會露露對他的消耗。

露露也不敢走過去先手平a,否則小兵會攻擊他,只是1技能一好,就遠遠地對著橘右京砸了過去。

不過因為技能都扔給了橘右京的關係,清線速度並沒有橘右京快,很快兵線就像王小棟壓了過去。

蘇黎拖起了下巴,可以看出,王小棟對於張一條的消耗其實並不怎麼奏效,事實上當王小棟的第一擊打在橘右京的身上時,蘇黎就知道橘右京帶的並不是攻擊銘文而是防禦銘文。

防禦銘文加上布甲,足以讓橘右京能頂著露露的消耗不停的清線推線,他的技能都是aoe傷害,被動也是aoe傷害,娜可露露前期的清線速度根本不能跟他相比,這導致小兵頻頻被橘右京推到塔下。

不久后,橘右京已經領先了八個補刀了。

也優先達到了3級。

期間,葉振龍來幫著王小棟gank了一次,但讓肉裝的張一條給逃了,他走後不久,因為張一條血量並不太健康了的關係,王小棟想要壓一波,卻被吳迪給蹲到了,差點丟掉人頭。

這樣一來,他的血量比起張一條,還要低了一些。

「要4級了。」

蘇黎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來,他並不能看見橘右京的經驗條值,但算經驗這個點他早就練到了極點,單人線需要多少波小兵能升級,雙人線需要多少他早已瞭然如心。

所以他敢肯定,下一個小兵死亡之時,就是橘右京到4級擁有大招的時候。

只不過,在將要達到4級的前兩秒,張一條卻不露聲色地做了一個細微的操作,他控制著橘右京突然邁進了草叢之中,也就是同一時間,升級地光芒,猛地自橘右京的身上涌了出來。

橘右京,4級了!

剎那間,張一條的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刀,也猛然拔出。 王小棟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因為早在這之前,張一條也有過進草叢然後很快出來的經歷。

不僅是張一條,他自己或者是一般的上單普遍都這麼干過,進出草叢除了可以對對手形成威懾之外,也能起到迷惑敵人的作用,但這一次,王小棟失算了。

張一條的進草,是為了卡升級點!

「嗖!」

抵達4級的瞬息,橘右京閃現,平a接「居合」再接平a!

三次傷害瞬間打出,橘右京的普攻與一般的英雄不同,每5秒鐘后的第一擊普攻會變成拔刀斬,除了額外的傷害之外,還附帶50%的減速效果。

至於「居合」是橘右京的核心技能,高額的傷害+控制。

刀光如利箭破弦而出,只是一下,就把露露眩暈在了刀光的末梢處,一連套的打擊,直接讓露露血量大降。

「看來他早就想好了這場的打法。」柳歸說。

蘇黎點點頭:「橘右京這英雄釋放1技能的時候,會對自己造成擊退,如果帶斬殺之類的會打不出這種出其不意的效果,到時候主動權就在對方那邊了,帶閃現的話容錯率會高一點。」

此時。

4級!!!?

看著橘右京頭頂上明晃晃的4級顯示,王小棟的眼中的瞳孔猛然驟縮,心跳在這一刻更是漏了好幾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