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平劍鋒看著唐浩,試探著問道:「能讓你的朋友上來,我想跟她再聊聊。」

唐浩平靜的說道:「我的朋友對這裡的書很感興趣,讓她先看書吧。」

「好!先看書。」平劍鋒立刻說道。

「丫頭們看書,我們喝茶。」張頌撼笑道。

「好,喝茶。」曲方也說道。

「兩位師兄,唐浩,來,喝茶。」平劍鋒親自給三人倒茶。

於是,三人繼續喝茶。

現在的平劍鋒是一點不滿也沒有了,他並不是忘了南宮俊被殺的事情,而是看見了幾個讓他無比欣賞的天才。

喝了一會茶,張頌撼的肚子餓了,他便讓人弄了些吃的。

這個時候,唐浩也想到了女孩們。別人還好,陸含一定餓了,他便讓人給正在看書的女孩們也送去一些吃的。

不知不覺,天黑了。

女孩們還在看書,張頌撼有些累了,曲方便決定帶張頌撼回去休息。平劍鋒也很懂事,乾脆也離開了藏經閣,把藏經閣讓給了唐浩等人。

這樣一來,這藏經閣內,就剩下了唐浩和十個女孩。

唐浩來到了五層,看見女孩們正在努力的看書,他便說道:「還是休息一下吧。」

「我們不累,你帶陸含去休息吧。」海妖說道。

「嗯。」唐浩對正坐在地上看書的陸含說道:「陸含,跟我去樓上茶室休息吧。」 陸含猶豫了一下,站了起來,說道:「那我去休息一會兒。」

「去吧去吧,我們能行。」靈兒笑道。

「嗯。」陸含笑了笑,跟著唐浩走出了書閣,邁步上了樓梯。

唐浩見陸含有些疲憊,他停下腳步,很隨意的回身把陸含橫託了起來。

陸含有些意外,不過並未作出任何反應,安靜的蜷縮在唐浩的胸膛,任由唐浩抱著上樓。

很快,兩人到了十二層的茶室。

這件茶室除了茶桌和椅子之外,還有兩張很舒服的躺椅。

唐浩和陸含兩人並排唐在躺椅上,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見外面的天空。

這仙宮頭頂的天宮彷彿格外的清晰,讓人感覺這裡的一切都是清凈祥和的。

「當年留下這些書的人定然是一位超級強者。」陸含默默的說道。

「會不會是離頂天?」唐浩問道。

「也許吧。」陸含安靜的說道:「我沒見過離頂天,不知道你離頂天是個什麼樣的人。」

「到了這裡,我倒是發現離頂天比我們想象更加強大,也更加神秘,簡直就是個聖人。」唐浩說道。

「這個世界,哪有聖人。」陸含安靜的說道。

「為什麼認為這個世界沒有聖人?」唐浩有些意外的問道。

陸含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我只是認為聖人本就不存在。」

唐浩看著窗外,笑道:「其實我也認為不會有聖人。」

「是啊!人都是自私的,也都是逐利的。」陸含也笑道。

「你也是嗎?」

「是。」

前世今生之三生有幸 「你哪裡自私了?」唐浩問道。

「很多時候我都是自私的。」陸含答道。

「打個比方,讓我知道。」

「太多了。」

唐浩笑了笑,說道:「在我看來,你就是最無私的人。」

陸含聞言,扭頭看著唐浩,稍微頓了頓,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說道:「我累了。」

「你睡吧。」唐浩知道,陸含不想繼續聊這個自私和無私的問題了。

過了一會兒,唐浩感覺陸含睡著了,他這才起身,離開了茶室下樓。

女孩們還在第五層看書,他們看見唐浩來了,也都沒有停手。

海妖走到唐浩身邊,低聲說道:「老大,這裡的書,有萬分之一都記載了很有用的東西。」

「是嗎?看來是我們的運氣好。」唐浩笑道。

「所有有用的內容,我都收錄在計算機里了,可以回去了慢慢研究。」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海妖笑道。

「嗯,你們也夠辛苦的。」唐浩笑道。

「最辛苦的是拉蒂小姐,我們只是輔助她。」海妖說著望向了不遠處正在翻書的拉蒂。

這時,奚問問走了過來,低聲說道:「唐浩,現在那些仙人已經知道了他們書里有很多隱秘的內容。現在我們又如此認真的看書,等我們走的時候,必須得給他們一個說法,不然他們也許會懷疑我們的用心。」

唐浩平靜的說道:「挑幾本不太重要的書給他們,告訴他們,這些書值得研究。」

「這能行嗎?」海妖有些擔心。

「他們現在對我們越來越欣賞,還指望著我們做他們朋友呢,他們就算是有所懷疑,也不會不讓我們走。」唐浩輕鬆的說道。

「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好了。」奚問問笑道。

「老大,我們去找書了。」海妖說道。

「嗯。」

奚問問也對唐浩說道:「這裡有我們就夠了,你去陪陸含吧,她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好。」唐浩也沒有推遲,他不想一本本的翻書,留在這裡也起不到作用,便轉身上樓了。

回到了茶室,看見陸含還在睡著,他沒有再躺在躺椅上,而是坐在茶桌旁邊的椅子上,靜靜的看著安靜的陸含。

時間靜靜流淌,轉眼過了兩個時辰,來到了深夜十分。

陸含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見唐浩那帥氣淡然的臉就在她不遠處看著她,她笑道:「我睡了好久了。」

「沒多久。」唐浩笑道。

陸含扭頭看了看窗外的夜空,說道:「現在已經是深夜了吧?」

「嗯。」

「我下去看看。」陸含說著起身。

「其實你可以不用去。」唐浩說道。

「我一點都不累了。」陸含說著向樓梯走去。

唐浩也起身跟著,兩人邁步下樓,來到了第六層。

海妖等人還在繼續搜尋可能出現的奇書,她們一邊搜尋,一邊把搜尋的奇書用相機拍照把內容記錄下來,這個過程看似簡單,其實非常複雜。因為她們要記錄的書不是一本,也不是兩本,而是十幾本。要翻閱的書就更多了,這藏經閣的每一層都有幾萬本書。

這也是她們用了大半天和半個夜晚,也才翻閱到第六層而已。而且樓層越高,書也越玄妙,要想找到那些奇書,也就更難了。

最先發現藏經閣藏有奇書的人是拉蒂,她最開始並未多想,只是覺得這其中也許有些有秘密的書。她便拿著書去樓上找唐浩了,並且讓唐浩證明一下這奇書里的內容是真實的。

但是後來發現,這藏經閣里的書並不是三本五本,而是更多。而且書的內容越來越玄奧,有些是她們都看不明白的,這讓所有人都很震撼。

拉蒂把這件事跟大家商量了一下,決定以看書為名,尋找藏在其中的奇書。

海妖走到唐浩面前,低聲說道:「老大,我們已經找到了十八部奇書。」

「你們夠累的。」唐浩說道。

「累倒是不覺得,就是覺得有些迷糊。」海妖笑著說道。

靈兒也走過來說道:「姐夫,你知道我最不喜歡對就是讀書了,我現在頭都大了。」

唐浩笑道:「越是這樣,你越是應該多讀書。」

「姐夫,我已經不做學生好多年了。」靈兒笑道。

「你不是一直在修練源力嗎?那也是在學習,只不過是老師不同而已。」唐浩說道。

靈兒無奈的說道:「看來我的命還真是很苦啊。」

「靈兒,不要偷懶。」杜莎在不遠處低聲呼喚靈兒。

「來了。」靈兒無奈的離開了唐浩,繼續去讀書了。

「老大,我也去了。」海妖也立刻去了。

「我也去了。」陸含也去讀書了。

唐浩就站在門口,靜靜的看著忙著看書的女孩們。他此刻更是覺得這些女孩為他付出很多,如果換成是他,他能做到嗎?

他無奈都笑了笑,覺得自己未必能夠做到。

平時的夜很長,但是這夜對於女孩們來說卻很短。因為她們需要跟多的時間來看書,需要跟多的時間從這數萬本書中尋找到她們想要需找到的奇書。

不知不覺,天亮了。

唐浩走出了藏經閣,來到了通往盛安宮的懸索橋前。

「唐少爺……。」

守在橋頭的兩個童子立刻躬身施禮,現在藏經閣所在的這座山峰上,除了唐浩等人之外,就只有這個兩個童子了。

唐浩對兩個童子說道:「你們去告訴平仙人和曲仙人,我還在陪著我的朋友看書,等看完了書,我再去找他們。」

「是,唐少爺。」

雖然唐浩這話有些太過霸道了,不過兩個童子知道唐浩的身份地位,更知道他在主上眼中的分量,他們還是答應一聲,立刻沿著懸索橋,向盛安宮走去。

唐浩站在橋頭,看著兩個童子離開了,他正準備返回,一個冷酷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轟天珠還留在金龍車內,我覺得你應該回去看看。」落月對唐浩說道。

「我不能離開這裡,你去看看吧。」唐浩說道。

「嗯,我要把轟天珠帶來嗎?」落月問道。

「不能讓紫雲長期留在這裡,更不能讓轟天珠長期留在這裡,還是讓把它留在車裡吧。」唐浩說道。

「我很快就會回來。」落月說著便立刻消失了。

雖然這仙宮有規定,除了仙人,任何人不許在仙宮的範圍之內的空中飛行。但是落月當然不會理會找個規矩,而且以她的實力和速度,只要小心一些,很少有人能夠發現她在飛行。

其實就算有人發現,只要落月沒有做更多損害仙宮的事情,這裡的仙人也都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唐浩沒有立刻返回,他就站在橋頭,等著童子,也等著落月。

雖然他感覺以倫青的精明,定然會把他看好金龍車,也不會有人敢靠近金龍車,自然也就不會發現轟天珠的存在。但是那裡畢竟沒有人看著,些許的擔心還是有的。

至於兩個童子去報信,他相信曲方和平劍鋒一定會明白他的意思,在他沒有允許之前,這兩位仙人是不會來藏經閣的。

不一會兒,落月先回來了,她悄然的落在了唐浩的身邊。

「沒事吧?」唐浩說道。

「金龍車所在的樹林周圍有青雲宮的人守著,應該沒有人敢靠近。」落月說道。

「嗯。」

「我進去了。」落月轉身進去了,繼續尋找奇書去了。

又過了一會兒,兩個童子回來了。

「唐少爺,平長老說了,少爺什麼時候看完了,他什麼時候回來。」其中一個童子說道。

「唐少爺,曲長老說了,不會有人打擾唐少爺的。」了那個外一個童子也說道。

「嗯。」

唐浩轉身,走進了藏經閣。這些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他一點都不意外。 一天很快過去了,當夕陽西下的時候,女孩們已經搜索完成了第九層。

十二層是茶室,十三層是平劍鋒休息的地方。距離搜尋完整個藏經閣,也只剩下了十層和十一層。

隨著層數的增加,搜索的難度也越來越大了。因為能夠尋找到的奇書越來越玄妙,也就越來越難以發現。

夜色來臨,奚問問提議讓唐浩帶陸含去休息,唐浩便帶著陸含上十二層的茶室去休息。

兩人坐下,唐浩給陸含倒了杯茶。

等陸含喝了一口茶之後,唐浩問道:「你覺得這些書是有人故意留在這裡的嗎?」

「應該是吧。」陸含也不確定。

「他為什麼要把這些奇書隱藏在這裡?」唐浩隨意的說道。

「也許是等著聰明人去發現吧。」陸含說著又喝了口茶。

「如果這個人真是離頂天,那麼這個離頂天倒是很有意思。」唐浩笑道。

陸含看著唐浩,問道:「你現在好像有點喜歡離頂天了?」

「至少不厭煩了。」唐浩答道。

陸含微微一笑:「如果有一天你能見到他,你想對他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