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以前的他可是有胖的跟綠巨人一樣,現在吃了周安給的減肥藥,那身上的脂肪,噌噌的往下掉。

到目前為止,現在的郭陽只有一百七十來斤。

郭陽可是有一米八的身高,一百七十斤對於一個一米八的中年人來說,那已經算不上什麼胖了。

郭陽本來是在家休息鍛煉,見到周安打來電話,急忙接通。

周安二話不說,開門見山的就請求郭陽兄弟過來幫忙,順道將吃飽撐的酒店裡的事情講了一遍。

兄弟有難,郭陽豈能不幫,急忙帶著一幫人朝著這邊走來。

「郭陽,你這眼光不錯啊。這種特色裝修的飯店都能找到。」站在郭陽身後的一個人,望著大廳內別具匠心的裝修,由衷的誇讚道。

「李少,不錯是不錯,可惜啊。」郭陽裝著為難的神色,搖搖頭。

「怎麼了?」那個叫李少的年輕人,一臉好奇的問道。

「這個飯店不對勁,要不咋們算了吧。」郭陽一臉歉意的說道。

郭陽這次過來,帶的人都是京南市有頭有臉的二代們,他們要麼是家裡有錢,要麼是家裡有權。

在這樣的日子下,他們可是學會了如何享樂生活。

這個和郭陽說話的人,就是典型的二代中的極品二代。

李少父親在朝為官,那官職還不低。也就是因為這個,李少在京南市那是橫著走都沒有問題。

李少聽到郭陽這麼一說,面露不悅,一臉不開心的掃視著大廳之內。

「什麼東西都跑過來吃飯!看到他們我都有想打人的衝動!服務員!對,就是你,過來,給我們找個特大的包廂!」李少滿臉囂張的說道。

此時等待多時的周安招呼一聲,替服務員走了過去。

來到李少面前,周安朝著郭陽點點頭,然後一臉歉意的對著李少說道,「實在不好意思!今天我們吃飽撐的大酒店剛開業,包廂還沒有裝修好。」

聽到這話,李少一臉的鬱悶。

「沒包廂?!真是吃飽撐的!行吧,行吧,就在大廳里吃一頓湊合!」李少大大咧咧的嚷嚷著。

說著就朝著大廳走去。

「那個,先生,現在大廳已經被人包場,大廳暫時也沒有位置。」周安再次開口抱歉的說道。

「他娘的!你這個服務員真的是膽肥啦!知道我們誰嗎?不要給我扯這些,我們就在這吃了,我看誰敢過來!」站在李少身後的一人大聲的嚷嚷道。

吃個飯還這麼多事,不知道他們是二代嗎?無法無天的二代嗎?

見到這些二代們眼睛噴火,滿臉的不屑,周安心裡暗暗偷笑。

「先生,真的不是小店不想做生意,只是這些人,我們得罪不起。」周安裝作很怕的樣子,小聲的說著,眼神不忘瞥向那王德勇那桌。

瞧到周安這樣,郭陽在心裡也是暗暗發笑。

這個周安兄弟,不去當演員太虧啦。

聽到這話,李少的脾氣噌的一下竄了上來,怒氣的吼道,「什麼惹不起!!我今天就要在這吃了!」

「服務員,你知道我們誰不!」

「我現在就過去幫這幫孫子打一頓!」

那站在李少身後的二代們,一個個大聲的叫囂道。

惹不起他們,就能惹的起我們?知道我們誰不?

郭陽聽著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大聲嚷嚷著,連忙上前插話,「你們消停一下。人家就是服務員。我看我們找個位置,過去坐著。還怕他們不成。」

郭陽此話一出,那站在身後的二代們心裡舒坦許多。

他們身份可高貴了,跟一個服務員也犯不著。

這時,沒等周安開口,李少一群人就瞥見那坐在椅子上看熱鬧的小混混。

這麼對視一下,李少心裡的火氣更大了。

這都什麼樣的人啊,居然坐在這裡吃飯。

「你,還有你,都給老子滾開,桌子給我清理乾淨!」李少極度囂張的對著那兩個小混混嚷嚷道。

「快點,滾開!」

「他娘的,需要我動手嘛!!」

那群二代們再次開口吆喝著,紛紛就要捲起那胳膊肘子,上前干架。

一群小毛毛頭還有臉坐在這麼大的酒店吃飯,真的是能的不得了。

今天就讓他們瞧瞧二代們的臉色。 王德勇的那群小混混,平時就是不學無術,每天除了欺負人就是欺負人。

現在見到李少他們這般囂張,當時是火冒三丈,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們誰啊!敢這樣跟老子說話,信不信老子把你們的腿一個個敲斷!!」一個小嘍嘍站起身來,大聲的嚷嚷道,眼中完全不幫這人放在眼裡。

這些二代們可都是京南市的臉面人,混跡在底下的小混混哪能認的出這些人。

小混混認不出,不代表做大哥的王德勇不認識。

當王德勇見到這群人的時候,暗自一愣,這些人可都是他王德勇都要懼怕的人,怎麼一下跑到這裡來了。

「李少,你看看,我就說聲音咋這麼熟悉呢。剛才多有得罪,還請原諒。那個,李少這頓飯算我的。」王德勇再次大聲說道。

說完,王德勇還不忘把那個囂張的小弟喊了過來,二話不說,朝著他的臉就是啪啪的扇。

一群人二代們見到王德勇這般做,心裡舒坦許多。二話不說,轉身找了兩張大桌子坐了下去。

「李少、張少,你們都彆氣啦。王德勇都說請客了,我們開始點吧。」坐在位置上的郭陽,開始招呼著。

對著那群二代們笑笑,王德勇心裡鬱悶的朝著自己的位置走去。

「王叔叔,你好棒!這些人都是二代,沒想到王叔叔一句話就搞定了。」張小艷浪著鑽進王德勇的懷抱里,嬌滴滴的說道。

人都喜歡聽好聽的話,尤其是一個年輕的女人說的好聽的話,那更讓年過半百的王德勇開心。

「那是當然!」

王德勇自得一笑,轉而雙手不老實的肆無忌憚起來。

就在王德勇準備大肆進軍下方之時,忽然吃飽撐的大酒店又走來一群人。

領頭的是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在他的身後是一群凶神惡煞、滿身肌肉的一幫人。

當瞧到這個人的到來,劉芸眉頭微皺,很是不解。

這個中年人不是別人,正是熊兵!

別人不知道這個熊兵,但是劉芸可是相當的了解。

如果說王德勇是地下的皇帝,那這個熊兵也是可以用地下的皇帝來形容。

「他怎麼來了?」

劉芸好奇的自言自語道。

正在這時,周安一臉笑嘻嘻的走了上去,「熊兵大哥,等待多時啊!」

在司空寒霜的派對上,周安對這個熊兵是相當的不錯。

雖然這個熊兵長的凶神惡煞,但是也是極有原則的一個人。

正在睡覺的熊兵,忽然接到周安的電話,當即一愣。

對這個周安,熊兵同時心裡極為的喜歡。不僅醫術高明,而且做事也是極度有原則,這讓他十分的欣賞。

聽完周安在電話中的請求,熊兵當即就從床上下來,帶著一幫低下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嘿!這個王德勇王老頭!真的是他娘的丟人,這種損招都能想出來!」

「周安,你甭跟我客氣,如果讓我動手,我一個一個給他們扔出去!」

熊兵最見不得就是這些人使用下三濫的手段,當聽到周安跟自己說的時候,心裡就是極為的惱火。

「熊兵大哥,不用麻煩,你帶著你的弟兄過來吃飯就行。我有辦法。」周安擺擺手,拒絕了熊兵的好意。

聽到這話,熊兵雖然不解,但還是點點頭同意。

「行,到時用的著哥哥,說一聲就行,我們先找位置吃飯!」

熊兵可是火爆脾氣,做起事情來也是相當的果然乾脆。

話音未落,熊兵直接帶著一幫小弟們走向大廳。

瞥了一眼那坐在前面的王德勇,熊兵如同不認識的一樣,對著身後的小弟使了一個眼色。

那些小弟們也是都是身有大力之人,二話不說,直接拽起那就近的一張桌子的小弟們,蓬的一下給扔了出去。

王德勇的那些小弟都懵逼了。

見到這,王德勇坐不住了。

「熊兵!你他娘什麼意思!」

王德勇憤怒的站了起來,大聲的嚷喊著。

「王大爺!這不是王大爺嗎?!剛才一時沒留意到,你這個王八蛋不躺在棺材板里,跑這裡幹什麼?!」熊兵一臉無所謂的笑道。

王德勇是痕迹於地下的老人物,而熊兵不過是新起之秀。

要是在以前,熊兵見到王德勇,自然要恭恭敬敬的。但是現在不同了,他熊兵在京南市的實力可是一點都不比這個王德勇差。

兩方實力差不多,熊兵哪還會對著這個老不死的客氣呢。

「熊兵!你不要太過分!」王德勇氣的牙咬的咯咯響。

「過分?哈哈!王德勇,你真的是老了!不行,就滾蛋吧!」熊兵肆意的嘲笑著。

現在的他可完全不把這個王德勇放在眼裡。

這麼一個老弱病殘的舊部落,迎接他們的是被洗禮,被遺忘。

王德勇也自知,他的手下和這個熊兵部下是相當的不同。

雙方如果要是真的動了起來,恐怕吃虧的是他王德勇。

想到這裡,王德勇強忍著心頭的怒火,狠狠的瞪著熊兵。

「哼!年輕人就是年輕人,現在可是法制社會!」王德勇咬牙切齒的說道。

聽到這話,熊兵噗嗤一聲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慫就是慫,還是說這樣的話。

「唉唉唉!你們都他娘的還站著幹什麼!沒聽到王大爺怎麼說的嗎?法制社會,吃飯好好談!你們等會都別客氣,使勁點!王大爺有的是錢!」

熊兵毫不客氣的對著身旁的小弟招呼著。

聽到這話,王德勇差點沒有一口氣背過去。

現在這個世道還有王法沒?打人也就算了,還要把吃飯的錢算到他的頭上。

但是一想想,熊兵那手下的人可都是吃肉的,自己手底下的人要是跟他硬碰硬,那完全是架不住兩下。

算了算了,請客就請客。

王德勇再次強壓著心頭的怒火坐在位置上。

此時再看張小艷,心裡沒有那麼多的興趣。他現在只想安安靜靜的喝杯茶,冷靜冷靜。

可就在王德勇的靜靜的時候,忽然耳邊再次傳來歡迎光臨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王德勇忍不住的打了一聲冷顫。 王德勇遠遠的望向那迎面走來的一群人,當時頭就大了,這尼瑪來的是京南市開發房地產的一幫人。

「王大爺!好巧,你也在這裡!」

說話這人,王德勇認識,是京南市的王相國。

王相國可是和胡大力的老爸是拜把之交。在京南市的房地產,沒有不認識王相國的。

王德勇雖然是底下的皇帝,但是對這個開發商老闆,自然也是恭敬不少。

「王總,好巧。來來,隨便做,今天我請客!」王德勇強裝笑臉,對著王相國說著。

王德勇的小弟們見到大哥這麼說話,那還能不懂事,急忙紛紛從桌子上的椅子離開,讓位給王相國。

「那就謝謝啦。今天王大爺請客唉!都不要辜負王大爺的一番好意!」

說著,王相國帶的一群人全都齊刷刷的坐在椅子上。

這麼一坐,又是三四張桌子騰了出去。

王德勇剛招呼完,打算再次入座的時候,又見幾人來到。

「劉老、萬老!」

王德勇再次熱情招呼。

這次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劉芸的老古董爺爺劉長明還有萬國的父親萬守勇一幫醫生。

瞧著那二十來口的人,王德勇又是一陣頭大。

「不要客氣,坐坐,這頓我王德勇請客。」王德勇再次開口。

他和這些醫生也是有交情,現在見到這在京南市的泰斗過來,他還不熱情的招呼。

一句話下去,又有幾桌的小弟,馬不停蹄的從座位上起來,麻溜的滾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