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又是撞,又是爬。

這些動作不可避免的,讓尤里被當作了肉墊。

要不是自己身子骨足夠結實。

怕是現在,不死在這些飛馳來的子彈上,也要被趙客活活給砸死。

「啊!」

就是一愣神的關頭,就見趙客身子貼著一顆大樹,一個標準的向後轉。

尤里甚至沒能反應過來。

那張平日里,非常注重保養的臉,就和眼前粗糙的樹皮,親切的貼在一起。

隨著趙客轉身的瞬間。

「咔!」尤里,已經感覺到自己鼻樑骨都快要碎了!

「混蛋!」

尤里捂著臉,整張臉火辣辣的疼,恨不得現在就抽出匕首。

對著趙客的後腦勺狠狠紮上幾刀。

但尖叫的瞬間,一顆抽血彈,從他面前劃過。

子彈在他手背上化開一道很細長的口子。

但就是這一道口子。

卻讓尤里的半隻手的血,都差點被抽空掉。

疼的尤里臉色一會青一會白。

最可恨的是。

這個時候,趙客居然還在問自己。

「有事沒?不要緊吧!」

尤里最討厭的就是這樣,毫無營養的廢話。

好像你摔倒了,有人這樣問你。

步步逼婚:搶來的老公 但當你被車撞進了醫院,來看你的人,還是這樣問你。

哪怕你剛出了手術室,人就剩下了半口氣。

那些來看望你的人,還是會一臉關心的問:「有事沒,要不要緊」等云云之類的蠢話。

關鍵是,你TM心裡都在滴血,臉上還要故作輕鬆,回應道:「沒事。」

此時尤里很想說,老子疼的要死,都是你這個王八蛋害的。

可話到嘴邊,尤里只能黑著臉道:「沒事。」

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趙客甚至能聽到尤里的磨牙聲。

趙客始終低著頭。

聽到尤里的話后,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像是面上的一道漣漪,迅速劃過臉部。

然後又在眼睛里凝聚成兩點火星,轉瞬消失在眼波深處。

對趙客,尤里現在是騎虎難下。

只能將一腔怒火,全都發泄在那些槍手的身上。

回頭看向身後的狐狸:「把這些傢伙,全都殺掉!」

得到命令后,狐狸的反應,原要比左爾迅速。

幾個箭步就衝擊樹叢。

瞳孔中浮現出熱成像畫面,迅速鎖定到趙客的一名分身上。

趙客分身對於飛馳而來的狐狸,幾乎是聞所不聞的態度。

嗨秦小姐,你男朋友掉了 全心全意的將目光鎖定在趙客的身上。

就見狐狸的尾巴一掃,一顆頭顱咕嚕嚕的就從樹叢里滾了出來。

這些槍手似乎並不反抗,被狐狸擊殺的很輕鬆。

但沒了這些槍手的牽制。

趙客的速度也開始驟然加速起來。

就見趙客身影邁入樹叢后,速度迅速加快了一個檔次。

「好快!」

尤里注意到周圍眼前樹木,驟然開始迅速從周圍閃過,看向趙客的眼神,頓時生出了變化。

「這傢伙的速度,和之前判若兩人,他會不會是故意裝傻充愣?」

不得不說,尤里被迫害幻想症,雖然是精神病。

但有時候的直覺還是非常準確的。

看到趙客越跑越快,尤里心裡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停下!」

一聲尖叫,一隻手從皮帶的暗縫裡抽出一柄匕首,對準趙客的後腦勺紮下去。

只是這一次,趙客真的停了。

雙手鬆開,身子猛一低頭。

巨大的慣力直接被尤里從後背上甩出去,身子撞在一顆樹上。

「咣!」的一聲悶響。

整棵樹都被撞的一陣晃動。

尤里更是眼皮一翻,差點被撞的暈死過去。

尤里艱難的抬起頭,雙眼通紅的盯著趙客,就像是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

「咦!大人,你沒事吧!」

趙客臉上神色呆傻的模樣,目光盯著尤里。

「我……有事!」

尤里紅著眼睛,死死盯著趙客,恨趙客已經恨到了骨子裡。

可看著趙客迅速在身上翻找。

一邊找一邊嘴上嘀咕著:「奇怪,之前大人您給我的那瓶葯呢?」

愚蠢的模樣。

讓尤里又遲疑起來。

「難道……是我想多了?」

就在尤里心裡正猜想著,這裡面是不是有一些誤會的可能時。

斜眼向著趙客打量過去。

只是這一瞧,尤里的心頭,猛地一緊,一股寒意湧來。

就見趙客呆傻的動作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下來。

正眯著眼睛,冷冰冰的盯著自己。

那對紅潤有型的嘴唇,微微向後揚起。

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

詭異的笑容,給人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和之前渾然變了一個人一樣。

這種變化,不是簡單的撕破了偽裝,原形畢露的神態。

而是從裡到外的變化。

無論是氣質,還是神態,甚至是眼神。

尤里甚至能夠感受到,這傢伙看著自己的目光。

那種不上不下,左右打量的眼神。

令尤里感覺,對方更像是在用。

審視一塊牛排一樣的眼神,在審視著自己。

尤里心裡頓時忍不住打起一個冷顫。

「這傢伙不會是……有病吧?」

這時,就見,趙客緩緩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一件東西。

不過並不是尤里需要的藥劑,而是一柄沾血的鎚子! 「你要做什麼!」

尤里盯著趙客手上的鎚子,厲聲尖叫。

那張已經飽受摧殘的臉上,流露出驚恐的神情。

雖然心裡已經早就有了預料。

可當趙客邁步走向自己的時候,尤里依舊忍不住感到全身發冷。

身體止不住的開始打顫起來。

「哦!不好意思,拿錯了!」

趙客看了眼手上的鐵鎚,不禁一愣。

有些不大好意思。

這段時間,自己總是莫名其妙的喜歡用這柄鎚子。

導致自己下意識總是會喜歡把這柄鐵鎚拿出來。

現在還不是讓尤里死掉的時候。

自己接下來,還需要很多地方用到他。

只見趙客把鎚子收起來,在郵冊里摸索了半天。

旋即就見趙客眼皮一抬,不動聲色的往身後,大牢的方向看上一眼。

半眯著眼睛里,一抹銳利精芒一閃而逝,但很快就被隱藏起來。

卻見趙客從郵冊里,拿出之前尤里給自己的那瓶藥劑。

「找到了!」

看到趙客手上的藥劑,尤里整個人都一陣恍惚。

驚恐、猜疑、有些捉摸不透,這傢伙到底要做要做什麼?

「沙沙沙!」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的腳步聲。

是已經解決戰鬥的狐狸和左爾。

他們似乎察覺到,尤里高度緊張的情緒。

立即朝著這邊趕過來。

察覺到狐狸、左爾兩者的距離越來越近。

似乎要不了多久就會趕過來的模樣。

尤里彷彿就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

緊繃的心弦也旋即放鬆了下來。

再看向趙客手上拿著藥劑,走過來的舉動。

心裡重重長吐了口氣。

人就是這樣,在自己有足夠的安全感時,對於面前的危機,警惕都會迅速下降許多。

尤里也不例外。

雖然趙客的表現,非常可疑。

但此時,他相信,伴隨這兩位近衛軍趕來,趙客不敢對他怎麼樣。

等到狐狸、左爾趕來。

自己只需要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重新調整,休息一段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