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童旭這是完全盡全力的一刀,速度之快,讓童翔都沒看清楚他出刀的動作。

落月已經準備好了,手中的護手環抬手一擋。

「當。」

童旭的刀鋒被擋開,他隨即搶上一步,刀鋒繼續刺向落月的面門。

「刷。」

童旭的刀勢非常狠辣,雖然他還沒有修習武技,但是這平常一刀,也已經具備了無盡的殺意。

落月手中的護手環和短刀比起來,畢竟有些短,她只能採取守式。

「噹噹……

護手環連續擋開了童旭的刀鋒,落月也被唐浩逼退了十幾步。

看上去,落月似乎處於被動局面。但是唐浩知道,童旭的刀勢雖然狠辣,但是他也依然無法傷害到落月。只是童旭多出幾刀罷了,他沒佔到太多的便宜。

但是童翔看到這一幕,卻覺得童旭完全佔據了上風,甚至有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敗落月。

就在童旭又一刀削向落月的左臂時,一道人影飛馳而至,一把長劍擋開了童旭的刀。

「當。」

被這把長劍一盪,童旭手中的刀差一點沒飛出去,他的身體立刻被震開了。身形落地,童旭看著擋開他刀鋒的人,說道:「姑姑。」 「童旭!」

童信瑤從這個俊秀年輕人的輪廓和這一聲「姑姑」認出了這個年輕人竟然就是八年沒見的童旭。八年前,童旭走的時候,還只是一個機靈的孩子,現在竟然成了一個俊秀的年輕人。

而且,他竟然也是一個修武者了,竟然還邁入煉士境界。

不簡單啊!

童信瑤記得童旭今年也不過是十九歲,十九歲的煉士初階,這已經是一個非常有天賦的修武者了。

「姑姑,好久不見了,您越來越年輕了。」童旭一臉笑容看著童信瑤說道。

童信瑤聞言,露出嗔怒之色:「沒大沒小。」

「姑姑,我說的是真話。」童旭笑嘻嘻的說道。

小的時候,童信瑤就很喜歡童旭。相比於童飛和童翔,童旭更聰明,也更懂事。只是後來童旭被劉雲州的劉家帶走,這一別就是八年,再見面有些陌生。

「你剛回來就到我的地方來鬧事?」童信瑤嚴肅的說道。

「姑姑,你誤會了,我怎麼敢到姑姑的地盤來鬧事,我就是聽說了唐浩的大名,想跟他切磋一下。」童旭說著看了一眼唐浩和落月。

對於唐浩,他認為並沒有什麼太讓他經驗的能力,倒是這後來出現的蒙面女孩,實力很強,讓他很是意外。

童信瑤不太知道事情的經過,她見沒有造成太大的誤會,也便說道:「唐浩是我的貴客,任何人都不允許冒犯他。」

童旭笑著說道:「姑姑,都說唐浩是姑父的弟子,是不是真的?」

童信瑤沉默了一下,說道:「是。」

「嘿嘿,那我明白了,我以後一定像尊敬大哥一樣尊敬唐浩。」童旭說著向前走了兩步,對著唐浩笑道:「唐大哥,剛才多有冒犯,對不住了。」

「沒事。」唐浩平靜的一笑。

童旭又把目光投向了站在唐浩身邊的蒙面女孩,笑道:「姐姐,對不住了,如果不是姑姑來了,我恐怕就要敗在你的手裡了。」

落月看了童旭一眼,然後說了一句「我回去了」,說完轉身就走。

這也太冷漠了!

童旭看著那個窈窕冷酷的背影,目光中透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走,去我那坐坐。」童信瑤對童旭說道。

「姑姑,我昨天剛回來,還沒去見爺爺,等見了爺爺,我再來陪姑姑聊天。」童旭笑道。

「也好,去吧。」童信瑤說道。

「姑姑,我先去了。」童旭笑著轉身就走。

童翔也跟童信瑤道別,跟著童旭離開了。他剛才看見了童旭的修為,心中大感欽佩。這些天來,因為尤大師的突然離開,因為尤長生的突然失蹤,他感到很迷茫。現在童旭回來了,他覺得他應該做好堂兄的責任,帶著童旭好好看看這韓童鎮。

童信瑤也轉身向她的住處走去,走著走著,她突然覺得不對。童旭那個小子應該沒說實話,他剛才跟落月打,出手可是非常狠辣的,可不像切磋那麼簡單。雖然唐浩和落月都沒說什麼,但是她還是決定去了解一下情況。

於是,童信瑤來到了雙子樓,進入大廳,見唐浩、落月和海妖三人坐在大廳里,似乎正在聊著什麼。見她進來了,便不再聊了。

童信瑤跟三人到了招呼,便坐下了,看著唐浩說道:「唐浩,剛才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就是切磋。」唐浩平靜的說道。

「唐浩,你跟我說實話,他是不是找你的麻煩?」童信瑤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不是。」

唐浩雖然很風輕雲淡的樣子,可是童信瑤越想越不對勁。她說道:「童旭離開的時候只是個孩子,我跟他八年沒見了。見面知道他成為了修武者,而且還邁入了煉士境界,我一時高興,就忘了了解情況。你不會怪我偏袒童家的人吧?」

唐浩很隨意的說道:「沒有。」

童信瑤又把目光投向了落月,可是落月的面紗依然還在,她只能看見落月那雙冷酷的眼睛。在這雙眼睛里,她看不到任何情緒的波動。

唐浩平靜的說道:「童旭很聰明,也很有天賦,這對童家來說是一件好事。」

「是,我相信童家的任何人都沒想到童旭竟然變成了一個有天賦的修武者。我記得七年前我大哥去看他的時候,說他在劉雲州的劉家只是一個下人。但是沒想到,他竟然變化如此之大。」童信瑤畢竟是童家的人,她又很喜歡童旭,所以對童旭能有今天的成就感到高興。

「這是他的造化,也是他的運氣。」唐浩說道。

「他雖然是我童家的人,但是如果他敢對你不敬,我一定不會偏袒他。」童信瑤真誠的說道。

「沒事的。」

童信瑤雖然感覺並不是一點事都沒有,但是她見唐浩如此洒脫,她也就不追究了,笑著說道:「以後我不會讓人再進入朱翠園了。」

唐浩笑了笑,說道:「嗯。」

童信瑤見唐浩同意,便明白唐浩不想別人打擾他。她便笑道:「好,你們還沒吃早點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她說著站了起來。

「我送你。」唐浩也站了起來。

「好。」

於是,童信瑤和唐浩兩人走出了大廳。

當走出了雙子樓所在的院子時,童信瑤再次回頭,看著唐浩說道:「你覺得童旭為人如何?」

「很聰明,也很驕傲。」唐浩說道。

童信瑤聞言,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

「嗯。」

唐浩不送了,轉身返回了雙子樓。

大廳里,落月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了海妖在等著唐浩。

「老大,你為什麼不說童旭找茬打架?」海妖不解的看著唐浩。

唐浩平靜的一笑:「說了又能怎麼樣?」

「至少讓童信瑤訓斥一下那個囂張的傢伙。」海妖笑著說道。

「訓斥只會讓他更囂張,如果他再囂張,我會收拾他。」唐浩平靜的說道。

海妖聞言,笑著說道:「老大,我就喜歡你霸氣的樣子,我支持你收拾他。」

唐浩笑道:「但是到了這裡,收拾一個人,可不像在地球那麼簡單了。」

「我們有武器,至少收拾一個煉士初階還是沒有問題的。」海妖驕傲的說道。

「我們的武器都是不應該屬於這個世界的,不能經常使用。如果別人看破,就很難再出奇制勝了。」唐浩說道。

海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那些電擊棒雖然強大,但是如果一個煉士初階注意防範,以唐浩的武士高階的實力,未必就有機會使用電擊棒擊倒對方。所以這電擊棒還真不能經常使用,特別是不能在同一個人身上使用。

「不到萬不得已,我們還是不要使用。」唐浩說道。

「所以我們要在常規武器上下功夫,比如說給刺骨劍升級。」海妖說道。

「嗯。」

海妖笑著說道:「昨天晚上虹姐說她對升級刺骨劍有了一些進展。」

「我知道。」唐浩說道。

「等吃了早點,我再去找虹姐聊聊。」海妖笑著說道。

「不用,她們都已經很累了。」唐浩立刻說道。

「哦……好,我明白。」海妖立刻明白唐浩的意思,問的時候多了,會讓張虹著急。她真誠的說道:「虹姐差不多算是咱們這裡最累的人了。」

「嗯,咱們這裡的所有設備都是她安置的,也都是她在維護。」唐浩說道。

「老大,我跟拉蒂小姐都在跟著虹姐學習機械知識,都已經能夠幫上她的忙了。」

「好。」

雖然只是一個字,但是海妖也能感受到,唐浩對她和拉蒂的行為表示讚許。

這時,拉蒂走進了大廳,招呼唐浩和海妖去吃早點。

於是,唐浩和海妖去吃早點。

吃飯的時候,奚問問也吻了一下今天清晨發生的事情。海妖和唐浩簡單的說了一下,奚問問聽了之後,笑道:「看來童家出了一個少年天才,他也許要插手童家的事務了。」

雖然奚問問只是隨便說說,但是在場的人都覺得奚問問的話很有道理。

海妖也說道:「那個童旭大清早的來找茬,我估計就是聽說了老大的英勇事迹,他想證明他比老大更厲害。」

「嗯。」奚問問應了一聲,隨即抬頭看了唐浩一眼,見唐浩保持沉默,她笑道:「不過他就是驕傲的孩子,等有機會給他點厲害嘗嘗,他就會乖了。」

聽到奚問問用「乖」這個字,拉蒂、海妖和張虹都笑了。不過唐浩、落月、陸含沒有笑。這三人一個平靜淡然,一個冷酷無比,一個安靜如水。

落月和陸含最先吃完,吃完了飯,兩人便安靜的離開了。然後是奚問問和拉蒂,兩人吃完之後,也都離開了。

最後桌子上就剩下了唐浩、張虹和海妖。

張虹突然看著唐浩說道:「我從飲血獅的骨頭裡提煉出了一些物質,理論上加入刺骨劍身,可以讓刺骨劍由赤級玄兵變成橙級玄兵。我想進入試驗階段。」

「可以。」

「如果用刺骨劍做實驗,如果不成功,也許會損害刺骨劍。但是如果不用刺骨劍,試驗效果也許不會太好。」張虹有些猶豫的說道。

「用刺骨劍來做實驗。」唐浩乾脆的說道。

張虹聞言,有些猶豫說道:「萬一試驗失敗,也許會毀了刺骨劍。」 唐浩很隨意的說道:「毀了就毀了。」

張虹看著唐浩,笑著說道:「那我試試。」

「需要我幫忙嗎?」唐浩問道。

「嗯。」

「好。」

「我也去幫忙。」海妖笑著說道。

「好。」張虹最近這段時間跟海妖相處的時間比較多,兩人之間比在地球的時候更加熟絡了。

吃過了飯,三人上樓,來到了二樓的實驗室。

實驗室內,陸含和奚問問正在工作。她們看見唐浩、張虹和海妖來了,並不感覺意外,她們也都已經知道了張虹已經為刺骨劍升級做好了準備。既然唐浩和海妖來了,那就說明張虹要開始試驗了。

實驗室的大部分地方都是陸含和奚問問的地盤,只有最裡面一小片區域屬於張虹的。這是一個只有十幾平方米的狹小空間,這個空間是用張虹特徵的抗輻射玻璃在實驗室里分割出來的一塊地方,專門用來放置量子分離機的。

不管是地球,還是在這個地方,這都是第一次。陸含和奚問問也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跟著唐浩等人來到一台量子分離機前面。

雖然這個地方物資有限,但是卻擁有地球上所沒有的特殊材料,比如獸骨,比如稀有金屬。

這台量子分離機雖然有點大,不過卻能夠把獸骨中的一些稀有物質分離出來。現在張虹要做的是就是把刺骨劍中的特殊物質奮力出來,然後把獸骨中的物質合稱進刺骨劍中,在把兩種物質融合,刺骨劍就能夠擁有了獸骨的一些特質。刺骨劍也就升級成功了。

張虹先把她的原理說給了大家聽,然後便從唐浩的手中接過了刺骨劍,開始給刺骨劍升級。

這個量子分離機是一個長筒形,把飲血獅的兩根大腿骨房間去,然後把刺骨劍也房間去。

張虹對眾人說道:「在量子分離機工作的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輻射,我們還是到外面去吧。」

「好。」

於是,眾人退出了量子分離機所在的這個狹小空間里,大家站在門口,透過並不是太透明的玻璃向裡面望著。

張虹按下量子分離機的啟動按鈕,這台看似有些粗糙的量子分離機開始工作了。

先是看見放在量子分離機中的兩根大腿骨在高能電流的衝擊下慢慢的變成了紅色。

接著,高能電流開始衝擊那把刺骨劍,劍身也開始慢慢的變成了紅色。

最後,獸骨和刺骨劍上好像都升騰起一股淡淡的紅色霧氣,這霧氣逐漸變濃。

在眾人之中,除了張虹之外,最了解量子分離機工作原理的就是奚問問了。她在心中暗自讚歎,如果這台機器拿到地球上,絕對是一個劃時代的產品。張虹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製造出這樣的一台高科技機器,奚問問不得不佩服張虹在機械上的天賦。

除了奚問問之外,陸含和海妖也明白一些其中的原理。她們都知道,此刻量子分離機中的合成已經開始了。如果能夠把把獸骨中分離出來的特殊物質融入到刺骨劍中,那麼刺骨劍的升級也就成功了。可是如果合成失敗,那麼可就不僅僅是升級失敗,還會因為刺骨劍中的特殊物質已經被分離出來了,讓刺骨劍的強度和韌性大大降低,也就是說刺骨劍會變成一把普通的金屬短劍,也就相當於毀掉了刺骨劍。

包括張虹在內的人,都有些緊張。當然,這其中並不包括唐浩。他很平靜的看著量子分離機中的濃霧,就好像在看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終於,濃霧開始慢慢散去。獸骨和刺骨劍慢慢的呈現在了眾人的視線里,原本獸骨是森白色的。但是此刻卻已經變成了炭灰色,看上去一點也不堅硬。再看刺骨劍,已經由原來的微微紅色,變成了淡淡橙紅色。

「成功了!」海妖立刻說道。

「表面上看是成功了。」張虹說道。

「這應該是橙級玄兵了。」奚問問也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