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老兵對這一男一女的態度有些不太滿意,他不知道這倆人到底是真的不怕死還是在這裡故弄玄虛,所以他有些吃不準這兩個人。

蕭陽點燃香煙,然後揚了揚手中的煙盒,"要不要來一顆?其實我們大可以坐下來慢慢談,何必要動手動腳呢!"

老兵才不會上他的當,直接將蕭陽的這句話給無視了,一隻手只是死死地抓著孫莉,只要這個女人還在自己的手中,他的生命就還有保障。

蕭陽也知道這傢伙絕對不會吸自己遞過去的香煙,於是他又將香煙給收了起來,這才抬頭看向對方。

"我還是之前的那句話,你放開她,然後我讓你安全離開南陽市,一路上絕對不會有人對你動手!你大可以安安全全的離開!至於你的那些兄弟,我勸你還是不要想了!"

老兵盯著蕭陽看了好幾眼,似乎是想要看穿蕭陽的想法,不過可惜,蕭陽的表現實在是太穩重了,他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

某一刻,老兵突然咧嘴一笑,露出一絲殘忍的弧度,"既然如此,那就讓她下去陪我的弟兄們吧!"

說完老兵手腕一動就要用手中的軍刺從老兵的脖子上抹下去,也算是替他的那些弟兄報仇了。

錯愛成癮:前夫,好久不見 但是老兵的臉色緊接著變了,只見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因為在自己面前,蕭陽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一隻手竟然握住了自己手中軍刺的另外一端。

"不可能!"

這幾乎是老兵腦海中閃現出的第一個想法,剛才雙方距離至少有五米,但是五米的距離蕭陽竟然一眨眼瞬間就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還閃電般一把抓住了軍刺,這……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老兵的認知。

看著蕭陽雙眼赤紅的瞳孔,已經眼神中那兩道不斷燃燒的火焰,老兵就像是在看待一個惡魔,不過他還是瞬間做出了反應,手腕立刻一扯,飛快的想要解決孫莉。

蕭陽的一隻手握住軍刺的一端,被老兵這樣一拉,手掌頓時流出了鮮血,不過此刻進入狂化狀態的蕭陽,根本體驗不到任何的疼痛。

突然一張嘴,口中的香煙迸射出去,猶如子彈一樣打在老兵的眉頭,趁著對方閉眼的一瞬間,蕭陽握住軍刺用力一拉直接將老兵給拉近身前。

砰!

毫無花哨的一拳,老兵整個人的身軀彎成了弓形,甚至能夠清晰聽到胸腔肋骨發出的斷裂聲。

一拳將對方打飛出去之後,蕭陽似乎並沒有放棄的打算,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老兵的面前,對方還未落地,蕭陽已經再次甩出一腳,咚的一聲踢在對方的肚子上然後將老兵給踢飛了出去。

一拳一腳,老兵整個人撞到一側的路燈桿上,身體落到地上,甚至沒有了爬起來的力氣。

蕭陽幾步走過去,然後一隻手揪住對方的衣領將他給提了起來。

老兵受傷很重,整個人不斷的從口中往外咳血,臉色慘白,甚至連講話都變得斷斷續續了。

眼皮挑了挑,老兵盯著蕭陽,竟然露出了一個微笑。

"替我……替我解脫吧!咳咳……這些年我知道自己乾的事情就算是被槍斃十次都足夠了!所以……咳咳,殺了我吧!"

蕭陽冷冷的掃了一眼這個傢伙,然後出聲道,"我不會殺你,你會受到應有懲罰的!"

說完一甩手,老兵的身體再次跌落到地上,站在遠處的刀疤等人連忙上前將他給抓住提了起來。

"你們先帶他回去吧!"

蕭陽擺擺手,示意刀疤一群人先回去,刀疤幾個兄弟看了一眼孫莉,然後嘿嘿一陣傻笑,全都露出一絲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表情,在蕭陽要殺人的眼神中離開了。

"你讓他們帶他去哪?你們不能夠帶走他!"

孫莉臉色有些難看的對著蕭陽說道,"蕭陽,你簡直是越來越囂張了!"

蕭陽無奈笑道,"放心吧,我待會就讓人把他給你送到局子里去,我這是幫助你們警方破案呢!這次絕對送給你一個大政績,至少一個二等功跑不掉了!"

孫莉才不聽蕭陽在這吹噓,直接抬腳狠狠地朝著蕭陽的腳掌踩了一腳。

"還有,剛才你說我是你……老婆是怎麼一回事?"

作為一個刑警隊員,孫莉平時的著裝都是十分正式的,上班的時候穿工作服,即使是下班的時候打扮也都十分傳統,很少穿名牌,不用昂貴化妝品,即使是化妝也僅僅是化淡妝,嫉惡如仇,性格豪爽,當然,偶爾也會有那麼一點點的大小姐脾氣。

很不幸的,蕭陽每次都能夠惹怒到孫大小姐,此時孫莉正瞪大眼睛死死地盯著這個無法無天的傢伙,剛才他竟然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他老婆,孫莉臉色有些羞紅,心中雖然沒有生氣,但是卻有些異樣的感覺,但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故意冷著一張臉用來掩飾自己心中的尷尬。

不過作為當事人,蕭陽似乎沒有沒有絲毫的覺悟,彷彿根本沒有看到孫莉要殺人的眼神一樣,眼睛肆無忌憚的在孫莉的身上上下一陣打量。

淺藍色的長款羽絨服,裡面是一件桑暖黃色針織衫,下身則是一條修長的牛仔褲,將兩條細長的美腿勾勒的滾圓飽滿,挺翹的臀部妖嬈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

孫莉發現蕭陽嘴角的那道玩味的笑容,頓時就知道這傢伙腦海中一定在想什麼不入流的想法,頓時一抬腳就朝著蕭陽踢去。

蕭陽輕輕向後一退,躲過孫莉的這一腳,嘿嘿一笑,語氣中充滿了玩味。

"長腿修長飽滿,充滿韌性,剛才這一腳竟然可以踢那麼高,簡直是無敵一般的存在,就這樣一雙細腿豈不是可以直接把人的腰給夾斷?"

當然最後一句話蕭陽是萬萬不敢講出來的,最多只是在心中想想。

"蕭陽!你要死啦!"孫莉有些惱怒的一跺腳,臉色寒冷。 看到對方這樣子,蕭陽就知道玩笑到這裡就可以了,不然真的惹怒了孫大小姐,自己可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好了,我道歉!是我不對!孫大小姐你大人大量,就不要和我一般見識了!"

蕭陽突然一伸手,孫莉下意識的後退一步,"你幹什麼?"

"沒事!我想看看你的傷勢!"

孫莉臉色一紅,有些躲閃蕭陽的目光,輕聲道,"沒事,只是蹭破了有點皮!"

"你怎麼會在這裡?"蕭陽沒話找話的問道。

不料孫莉臉色再次一紅,竟然有些忸怩起來,這讓蕭陽一陣奇怪,自己問了一個很正常的問題啊,這女人怎麼臉紅了?難道自己已經達到了調戲女人於無形的境界了嗎?

可是蕭陽不知道的是,這一次孫莉出來還真的和他有點關係,因為白天的那個電話,孫莉掛掉之後越想越氣,也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心中有些怨氣,這才晚上一個人出來走走散散心的,沒想到轉了一個圈,自己還是和蕭陽遇到了。

"沒什麼!就是想要出來隨便走走!"

"正好!我今晚也沒事,也想隨便走走!"蕭陽立刻厚臉皮的說道。

"你剛才不是很忙嗎?"孫莉沒好氣的說道。

"沒事,已經忙完了,還是陪美女散步重要!"蕭陽笑呵呵的說道。

孫莉懶得講話,不過也沒有拒絕,自己率先朝著前面走去,蕭陽則是聳聳肩,跟了上去。

來到一個火鍋店門外,結果店裡面早就已經坐滿了,老闆倒也會做生意,竟然又在外面擺上了十幾張桌子,生意依舊火的一塌糊塗。

"就在這吧!"孫莉也沒給蕭陽拒絕的機會,直接走到一旁的一張小板凳上坐下了。

"在外面?會不會太冷了?"蕭陽有些擔心的問道,雖然蕭陽自己不在乎,但是孫莉畢竟是個女的,他總得關心別人的感受。

但是看到孫莉已經拿起菜單來之後,蕭陽頓時就鬱悶了,看來孫莉是鐵了心要在這裡吃了,沒辦法,他也只好在孫莉的對面坐下。

不過待會等到火鍋一上來,蕭陽就感覺不到冷了,他沒有想到的是孫莉竟然比自己還能夠吃辣,到最後兩個人簡直吃的滿頭大汗,直呼過癮。

"你今晚就不怕我抓你嗎?"最後孫莉終於主動和蕭陽講話了。

"你捨得嗎?"蕭陽嘿嘿一笑,開了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不過孫莉卻臉色一正,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眼睛盯著蕭陽。

"你這是打架鬥毆,甚至還要嚴重,動用了槍械,甚至還出了人名,你以為你是誰了?是超人嗎?"

說到最後,孫莉忍不住將筷子往桌面上一放,語氣嚴肅的對著蕭陽喊道,"你是個黑道份子,你在局裡是掛了號的,你之前答應過我絕對不會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可是你看看你回來后發生的這些事,一件比一件嚴重,蕭陽,你不要以為我真的不敢抓你?"

蕭陽無奈的看著這個突然生氣的女人,輕輕的從鍋里夾起一筷子牛肉放到對方面前的碟子里。 田園小當家 這才放下筷子抬起頭看著孫莉。

"孫莉,我知道你正義心強,心思單純,涉世未深,對這個社會還不算了解,但是你敢說我做的這些就一定是錯的嗎?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歸根到底無非就是權利的問題,誰掌握了權利,那麼他說的話錯的也會被下面的人當成金玉良言,而做我們混我們這條道上,誰的拳頭大誰就是對的!"

"既然你說我做的一切都是對的,可是你想一下,我們認識了這麼久,我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嗎?我每次出手對付的那些人他們的罪孽恐怕槍斃一次都不夠,就拿這次的事情來講,若是我不出手,你說任由這夥人在金海市待下去,你知道會死多少人嗎?你對這夥人了解的多嗎?"

蕭陽連續好幾個問句,問的孫莉一時間無言以對,只是倔強的盯著蕭陽,只是眼神已經開始變得有些不那麼堅定了。

"這夥人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傭兵,我相信你回去審訊一下,只要知道了他們的資料,你就應該可以調查出他們做了多少惡事,若是沒有我出手的話,宋氏集團現在恐怕早就被這些人給弄到手了,而宋氏集團的董事長和他的女兒也早已經變成了兩具冰冷的屍體,若是這樣的話,你再看看,我做的事情真的是錯的嗎?"

聽了蕭陽的一番看似歪理的解說,孫莉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為自己辯解了,因為她發現蕭陽似乎說的也有那麼一點道理。

歸根到底蕭陽沒有執法權,而自己只是站在了法律的制高點上,而且他確實沒有做過什麼危害社會的事情。

"歪理!就會強詞奪理!"

想了半天,最後孫莉只能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夠做,這種事情應該教給我們執法部門來做!"

蕭陽呵呵一笑,"孫莉,你又沒有想過,既然混黑道是不對的,為什麼政府卻不能夠徹底的取締黑道呢?"

這一次不等孫莉開口,蕭陽就直接給出了答案,"因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是不可能做不到的!上面的人也同樣深知這一點,所以他們寧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選擇一個優秀的合作夥伴來以黑制黑,這樣的話反而會起到更加意想不到的效果,你可以回想一下,這段時間整個南陽市的幫派鬥爭案件是不是越來越少了,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的人已經控制了整個南陽市的地下世界!"

講到這裡,蕭陽的臉上也第一次露出了一股豪氣,"政府對待黑道的態度無非就是打一棍子然後在給個蘿蔔,但是暴力事件依舊每年都有,然現在當我掌控了整個南陽市的地下世界,那麼南陽市地下世界的規則就是由我來制定的,有誰敢違反這個規則,他們就將受到我的懲罰,而這個懲罰是他們所承受不起的!因為他們深知得罪上面的人只要不是死罪就沒事,得罪我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孫莉是第一次見到這個樣子的蕭陽,自信,豪氣萬丈,甚至有點點囂張,眼神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自信。

"在國外某些國家,黑社會是合法化的,即使是在我們國內,這些也是被壓縮在一個特定的框架內,當你不越過那條線,上面的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孫莉我問你,既然你認為我做的是不對的,那麼為什麼上面的人卻全都保持了沉默?"

孫莉沒有講話,因為她發現蕭陽的一番話已經徹底的推翻了她這麼多年來的人生信條。

蕭陽微微一笑,"答案就是我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因為從某種方面來講,我替他們做到了他們一直想做卻沒有做到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安定!"

"對於一個政客來講,安定才是第一要素,我掌控了南陽市的地下世界,也從某種方面滿足了某些政客的要求,明面上,一切都在一個大安定的前提下,你說,這算是對還是錯呢!"

"照你這麼講,你走黑道還有理了?你典型的就是一個暴力狂!難道除了暴力就沒有一種更加好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嗎?"

雖然心中其實已經認可了蕭陽的話,但是孫莉還是忍不住嗆他一句。

"我不是替我自己狡辯,你有空可以去龍頭街走一遭,當年的龍頭街老南陽市的人都清楚,小姐,毒品,混混手保護費,各種小販哄抬物價,強買強賣,簡直是混亂不堪,上面的人出手幾次整頓,卻是收效甚微。可是自從我的人徹底的收復了龍頭街之後,你看到了什麼。"

"黃賭毒全都沒有了,他們不敢出現在這裡,因為我曾經說過,誰敢在這條街上沾染這三樣,第一次剁掉一隻手,第二次扔到海里!"

"各種小混混打架鬥毆的事情也沒有了,市民們也可以放心的走在這條街上,各種小販誰也不敢哄抬物價,強買強賣,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誰敢招惹到我,他們承受不起那種後果!"

講到這裡,蕭陽突然玩味一笑,"對了,今年已經是龍頭街第三次拿到南陽市的優秀街道五講四美的錦旗了,這在五年前的話,你認為這可能嗎?"

說完后蕭陽才總結了一句,"你和我所站的角度不同,所以看待事務的觀點自然不一樣,但是有時候,暴力真的是最快解決問題的一種好方法!"

"你……"孫莉拿這個固執的傢伙沒辦法了,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就你有道理!一直以為你很能打,沒想到你的嘴皮子更利索!"

蕭陽嘿嘿一笑,"我這叫全能型人才!"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是吧!"孫莉噗哧一笑,心中的疙瘩已經基本上解開了。

而正在這時候,從遠處晃晃悠悠的走過來十幾個年輕人,一看就是喝多了,有幾個走路都開始站不穩了。

從馬路的這邊經過,剛好路過火鍋店的門口,因為這次火鍋店在門外擺了十幾張桌子,店面門前的空間就變得很小,幾個人經過這裡的時候,立刻發現了這邊的情況。

"媽的,這裡誰是老闆?" 其中一個紅毛青年頓時大大咧咧的罵開了,可能老闆正在裡面忙著,沒有聽到,所以根本沒有人出來,頓時這幾個傢伙惱了,直接走上前,一腳踹翻了一旁一桌客人正在吃飯的桌子,直接將對方的火鍋給踹翻了,然後引起兩個女客人的尖叫,唯一的一個男賓客還想要找對理論,不過卻被紅毛青年上去就是一耳光,然後一腳將對方踹翻在地,身後的幾個兄弟也跟著上前一陣亂踹。

"麻痹的,在老子面前裝英雄,踹死他!"幾個傢伙一邊踹一邊破口大罵,一旁的兩個女孩子則是直接被嚇哭了。

坐在不遠處的孫莉看到這一幕,頓時就要站起來,不過一隻手卻輕輕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孫莉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對面的蕭陽,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制止自己。

"先不急,看看再說!"

"可是他們……"

"放心吧,有人管的!沒事!"

聽了蕭陽的話,孫莉剛剛抬起的屁股只好有些不太情願的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只是臉色有些難看。

看到蕭陽還抓著自己的手腕,孫莉忍不住臉色一紅,"你……你還要抓到什麼時候?"

被孫莉這樣一說,蕭陽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拿開手,訕笑了兩下。

"為什麼不讓我上去!"孫莉還有些不解。

蕭陽則是笑著解釋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這件事情有人管!"

看到蕭陽一臉確信鎮定的樣子,孫莉只好將信將疑的坐到了座位上。

幾個人鬧了半天,看到沒人敢管,頓時更加囂張,連帶著將周圍的幾張桌子全都給掀翻了,這麼大的動靜早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裡面的老闆看到這一幕並未急著跑出來,而是急匆匆的打了一個電話,緊張的跟電話中彙報了一下這邊的情況。

幾個傢伙一路掀翻周圍的幾張桌子,突然就看到了安靜的坐在一旁的蕭陽和孫莉,尤其是當看到孫莉的時候,幾個人的眼神明顯的一亮,有種驚為天人的感覺。

孫莉臉色一寒,死死地盯著這傢伙,手中已經抓住了一根串麻辣串的那種鐵條,只等對方過來,然後就狠狠地給這傢伙一擊。

但是這時候門口的那裡,老闆卻突然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

"幾位幾位,幾位兄弟,這是怎麼了?"

"媽的,你就是這家店的老闆?死哪去了?這麼慢,趴女人肚皮上去了嗎?"一個青年罵罵咧咧的一把將拉住老闆的衣領,將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給拖到跟前。

老闆的臉上絲毫不敢有絲毫的生氣,只是客氣的給對方解釋,"幾位兄弟,對不起對不起,怠慢了!是不是要用餐?裡面請,裡面請!裡面有空調,暖和!"

"吃你麻痹啊,你看不出我們剛剛吃飽了飯嗎?"

青年使勁一推,推了老闆一個趔趄,指著對方大罵道,"媽的,看清楚了,誰讓你們在這外面佔道營業的,立刻拿出一萬塊錢,今天這件事情我們就當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否則的話,我這幾個小弟可不是好脾氣,把你這家店給拆了,到時候老闆你可就沒地方哭去!"

說完後面的幾個傢伙立刻露出一番冷笑,還有一個囂張的走到一旁一腳將一張桌子再次踹翻,挑釁的意味十足。

老闆臉色有些難看的盯著這些傢伙,漸漸的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幾位兄弟,你們來我這裡消費我歡迎,但是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太說不過去了吧,而且我們這裡是受保護的,我已經繳納了保護費了!"

"飛你麻痹!"

老闆話剛剛講完,頓時一個青年衝起來飛起一腳,直接踹到這個老闆的肚子上,一腳將對方踹飛了出去。

"草,在我們面前羅里吧嗦,找死是吧!立刻拿出一萬塊錢,否則的話從近往後你這個店就別想開了。"

孫莉看的眼中充滿了怒火,有些惱怒的瞪了一眼蕭陽。

"這就是你說的沒事?"

蕭陽苦笑,媽的,那群臭小子怎麼還沒來,按照規矩,這一片是絕對有自家兄弟罩場子的。

就在蕭陽準備站起來親自動手的時候,遠處的馬路上終於傳來了一陣摩托車的轟鳴聲,由遠及近,轟轟轟的氣勢逼人。

老闆被店裡的員工攙起來,咳嗽了幾聲,似乎並沒有受太嚴重的傷。

"老闆,你沒事吧?"幾個女員工有些慌張的說道,店裡的顧客都已經不吃飯了,全都跑出來圍攏在這裡看熱鬧,但是卻沒有人敢上前幫忙。

"老闆,我們該怎麼辦啊?他們會不會真的把我們的店給拆了?"

這個老闆到還算是鎮定,臉上並未有多少驚慌,當聽到摩托車聲之後,才終於長長的輸出一口氣。

"呼,好了!沒事了,接下來就交給他們來解決吧!"

正當這幾個小子興奮的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十幾輛摩托車突然齊刷刷的沖了過來,車前燈大亮,一束束光全都集中在這裡,讓現場的眾人全都睜不開眼睛。

摩托車停穩,從車上開始往下下人,每輛車上都是兩個人,風衣黑褲,奇裝異服,比這些混混還要狂放不羈,只是這些人身上的氣勢卻不是這幾個小角色所具有的,只有當這些人站在義氣,才能夠立刻看出來什麼是小混混什麼事真正的道上的人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