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有王峰在後面默默地保護著自己,路能的膽子瞬間變大起來了,不一會兒一個彈夾就用完了。

兩個人的配合在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之內就放倒了幾十名毒蛇幫的人,而毒蛇幫的人似乎也意識到了這邊有幾個殺神,竟然不敢繼續送死了。

畢竟,威力如此之大的狙擊他們還從來都沒有遇見過,初次看到還以為是小型炮彈呢,而機槍的威力雖然沒有狙擊那麼強大,但是比較令人膽寒的是機槍子彈多,如同雨點般的子彈著實令人防不勝防。 ♂,

距離黑熊基地不遠的一個地方,毒蛇幫的老大毒蛇卻是滿臉憤怒,「怎麼搞的?鐵龍那邊不是也過來了嗎?怎麼拿不下啊?」

總裁的祕密情人 「老大,鐵龍那邊似乎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煩,看來詹姆斯早就已經布好了埋伏。」站在毒蛇旁邊的是一個胖子。

「用盡一切!把黑熊戰隊給除掉!」毒蛇顯然不能夠接受被黑熊戰隊的人堅持這麼長的時間,此刻的他已經忍不了了。

胖子皺了皺眉頭,「老大,那邊似乎有兩個很厲害的人物,一個是機槍手,另一個是狙擊手,咱們的人只要一衝上去就會被他們擊殺。」

「哦?還有這麼猖狂的人?讓我親自去會會他們!把我的狙擊拿來!」

「是!」

王峰這邊,因為自己這邊逐漸反應過來了,毒蛇幫的人一時之間倒是並不能夠攻進來,這正是王峰願意看到的,總之堅持下去對於自己來說總是好事。

回過頭來,他看了一下自己這邊的傷亡情況,還算不錯,至少沒有什麼對方的傷亡那麼重。

「大家堅持下去!勝利就在我們的眼前!」王峰並沒有忘記給大家加油,眼下對方的攻勢已經暫時被壓制住了,那麼對於自己來說就是一件好事情。

十分鐘之後,戰鬥進入到了修整的時間,而王峰卻是並沒有想休息的意思,對方隨時可能選擇進攻,因此自己必須要萬分小心才可以。

忽然,透過瞄準鏡,王峰看到一名似乎對於毒蛇幫來說很是重要的人物,因為此人的周圍跟了不少人,一看就知道此人在毒蛇幫的地位不低。

沒有猶豫,王峰直接把狙擊鏡瞄準了此人,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王峰還是比較清楚的,此時對於自己來說是一個不錯的契機。

時間在此刻都如同靜止了一般,或許是因為有些緊張,王峰的額頭上竟然冒出了些許的汗水,終於,經過一番調整之後,王峰的狙擊成功瞄準了此人,只是距離實在是太過於遙遠,王峰也不敢確定能夠直接擊中此人,事到如今很多事情也只能夠靠運氣了。

然而,正在這個時候,對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似得竟然把目光放到了自己這邊,然後面露驚訝之色,王峰知道,對方已經意識到自己了,此刻他想要停止自己手上的動作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沒有猶豫,王峰直接扣動了扳機。

「砰!」子彈在空中劃過了一條優美的弧線,然後直接朝著毒蛇的位置飛去。

事情只是生在一瞬間而已,毒蛇身邊的眾多手下甚至於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生了什麼事情,毒蛇一個鯉魚打滾就滾到了旁邊去了。

不過子彈的弧度似乎有一點偏差,竟然是朝著毒蛇旁邊的一名手下飛了過去,這名手下還不知道是生了什麼情況胸口就中了一彈,整個人呈直線飛了出去。

毒蛇沒有猶豫,再度一個閃身就躲入到了一處草叢當中去了,他額頭上的汗水在此刻卻是直接流了下來。

「這是狙擊槍?」毒蛇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手下,直到此刻還是有著一些心有餘悸的感覺,畢竟自己真的是很少遇到射程這麼遠的狙擊槍。

更為重要的是,這槍不但是射程很遠,就連精準度都是沒的說的。

遠處,王峰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如果自己剛才那一槍擊中了對方的話,那麼這場戰鬥或許就沒有自己所想象的那麼複雜了。

子彈重新上膛,王峰稍微移動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之後便再度做好了開槍的準備,對方的戰鬥力不弱,為此看來自己必須要格外小心才可以,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至此,戰場之上的雙方就如同說好了一般,竟然想陷入到了短暫的安靜當中,不過大家都清楚,這安靜只是暫時的而已。

「路能,你換個有掩護的地方!」趁著修整的片刻時間,王峰並沒有忘記對路能下命令,他那個地方雖然是作戰的好地點,但也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

「是!」路能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他點點頭便把機槍抬到了幾塊大石塊的後面,這樣一來的話,路能的安全問題倒是得到了一定的保障。

不過,路能才剛剛把自己的重機槍給安頓好,對方的攻擊就如約而至了,許多不怕死的人更是手持突擊步槍就往這邊沖了過來。

隨著戰鬥的深入,對方的人似乎也意識到繼續這樣拖下去不是什麼辦法了,此刻他們已經把火力給擊中起來了。

「噠噠噠!」路能手中的機槍似乎也沒有想要客氣的意思,換號子彈之後,機槍的子彈就如同梭子一般往那邊飛了過去,一時之間再度倒下了十多名毒蛇幫的人。

短短的幾十分鐘,被路能放倒的人就有不下好幾十了,路能也殺紅眼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扣動扳機就是一陣亂射。

與此同時,在距離王峰和路能並不是很遠的一處高地,毒蛇已經架好了自己的狙擊槍了,他的目標很是簡單,就是路能和王峰。

為了自己的移動不受到王峰等人的關注,毒蛇甚至於都下了血本讓自己那邊的人進攻,這才把路能和王峰的注意力給吸引過去了。

此刻,路能的機槍口幾乎都紅了,然而敵人還是一個個都如同不要命一般往這邊沖了過來,而路能所處的位置比較刁鑽,還有掩護物,想要攻擊到路能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這些人不是在送死嗎?」看到眼前的這副場景,路能卻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送死也不是這樣送的啊!

此刻,王峰似乎也注意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了,對方的人不是想計策,而是一昧的衝鋒,不是他們傻就是這其中有陰謀。

一想到陰謀,王峰趕緊把自己的目光放到其他的地方去了,對方不可能會這麼傻,所以現在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對方正在釀造一個陰謀,當他的目光轉到一個不起眼的高地的時候,王峰的魂幾乎都要嚇沒了。 ♂,

「路能!閃!」王峰的大腦幾乎變得一片空白了,而這句話也完全都是他下意識里喊出來的。?

聽到王峰在喊自己的名字,路能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了,沒有多想任何的事情,路能放棄手中的那把機槍,腳下卻是用力一蹬,整個人直接朝著另一邊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嘭」地一聲直接就傳入到了路能的耳朵裡面,而在他剛才所處的位置,沙包已經被打了一個大洞。

眼看著對方並沒有得逞,路能沒有猶豫,一個閃身便躲到了戰壕裡面,直到現在,他才撫了撫自己的胸口,剛才自己的動作若是慢了一拍的話,自己的命很有可能已經沒了。

要知道,一般的狙擊槍威力都是非常大的,而且子彈穿入體內還可以繼續肆虐,所以受到了狙擊槍一般都是沒命的,除非是手腳中槍,那樣的話估計一隻手都沒了。

當然,相比於王峰的神狙來說,一般的狙擊槍威力還是小了那麼一點的。

看到路能躲入到了安全的戰壕當中之後,王峰才算了鬆了一口氣,不過緊接著他立刻把自己的狙擊槍位置給調整了一下。

再次把目光放到了剛才那個位置的時候,王峰驚奇地現對方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一擊沒有成功便果斷逃跑,這絕對是一個訓練有素的人,王峰知道自己已經遇到了對手。

「路能,拿著你的機槍換個位置繼續!」眼看著對方已經離開,王峰自然是不想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只是在經歷過這件事情以後自己會變得更加小心而已,畢竟路能的安全已經交到了自己的身上。

「好的!」路能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然後便毫不猶豫地跳出了戰壕,端著機槍對著前方就是一陣掃射。

與此同時,不遠處,毒蛇大罵一聲,自己早就已經準備好的計劃竟然已經是泡湯了,剛才他雖然並沒有聽到是誰說的,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一定有人通知了那名機槍手,不然機槍手的反應是沒有這麼快的。

眼下想要下手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了,畢竟對方已經注意到了自己的位置,毒蛇面色鐵青,一擊失敗,他的心情的確是變得非常糟糕起來了。

經歷過了這件事情以後,王峰也變得異常小心起來,他開始注意自己周邊的情況了,畢竟誰都不知道對方躲到那個角落裡。

把目光一直在一處高點徘徊,王峰注意到一件比較關鍵的事情,有幾個人似乎正在往同一個地方趕去,而他們的目標正是距離狙擊手出手不遠的地方。

王峰立刻把自己的目標鎖定到了那周圍,事到如今,很多事情都已經是變得不覺明歷起來了,對方雖然把自己隱藏起來了,但是他手下們已經把位置給暴露出來了。

果然,並沒有過去多長的時間,王峰就看到了一個人的腦袋從石頭那邊探了出來,雖然僅僅只是一小點,但王峰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他毫不猶豫地瞄準了那個地方,然後就準備開一槍。

但是,當王峰的手剛剛移動了一小會的時候,他還是暫時放棄了,對方有所警覺,腦袋只偏出了一點點,想要攻擊到他的腦袋看起來似乎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選擇了等待。

終於,當一個完整的腦袋展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王峰再也忍不住,他直接扣動了扳機。

「砰!」槍聲劃破夜空,令人有一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然而,對方似乎早就已經猜到了自己會做什麼一般,竟然直接低下頭去,這一槍打在巨大的石頭上面,令得那一塊有成人般身體的大石塊竟然變得四分五裂了。

石塊散去,熟悉的人影並沒有展現在自己的面前,看得出對方已經從後方的草叢當中逃跑了。

「該死的!」王峰忍不住罵了一句,本來胸有成竹的一槍竟然沒有給對方造成致命的效果,這已經是令王峰感覺到了悲傷,畢竟自己在這之前還沒有遇見過這種事情。

不遠處,毒蛇艱難地吞了一口口水,剛才若不是瞄準鏡的光反射到自己臉上的話,自己現在可能已經沒命了,直到現在,他終於意識到了王峰的強大之處了,也不敢再去小瞧王峰了。

「老大,你沒事吧?」周圍的手下一個個立刻圍了過來。

「還死不了,這個鐵龍怎麼還沒有突破啊?」毒蛇皺著眉頭說道,憑藉著他們現在的這種度,想要攻破黑熊戰隊的基地都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去。

「那兩個人看起來應該就是狼牙小隊的人吧,這個戰隊果然厲害。」毒蛇的眼睛閃爍出一陣光芒,繼續這樣下去只會讓自己的情況變得更加複雜起來。

王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姿勢,剛才那一槍他的反應並沒有達到最佳狀態,這是自己的問題,看來在狙擊這一方面自己還需要練習一陣子啊。

「峰哥!不好了!」正當王峰把自己的精神全部都放到戰場上的時候,從他的身後卻是快地跑來了一個人,從這個聲音當中,王峰知道,說話的是梁斌。

「梁斌,你怎麼來了?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王峰就連頭都沒有回一下便直接問道。

梁斌呼出了一口沉重的的氣息,這才快地說道:「峰哥,那邊已經擋不住了,鐵龍的人一個個都不要命了,直接把地雷踩完了,現在詹姆斯他們正在後退,過不了多久應該就會到達基地了。」

「什麼?」王峰一怔,事情生得太快,以至於他一時之間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畢竟他們埋下的地雷不少,鐵龍的人想要通過估計也需要很大的損失。

「沒辦法!他們就算是被炸死了不少人,其他人的戰鬥力還是很強大!」梁斌大口地喘著粗氣,即使是他也沒有想到事情會展到這個時候。

王峰點點頭,情況已經變得越加危急起來了,前有狼後有虎,這一次鐵龍估計是鐵了心想要把黑熊戰隊給搗毀了,而狼牙小隊也將成為犧牲品。 ♂,

只是,王峰還是略微有著一些想不通,按理來說黑熊戰隊的實力並不不弱,如今竟然連抵擋鐵龍一個時辰的能力都沒有,這不由得讓人感覺到了擔心。?

「全部抱團,死守基地!」沒有猶豫,王峰再度把命令給下達了,今天自己這些人怕是會有一個不小的麻煩了。

「是!」聞言,梁斌急急忙忙地回去了,畢竟他是來通知王峰的,那邊的人肯定還在等待著王峰的指揮。

梁斌走後,王峰再度把自己的精神力放到了戰場上,在他與梁斌說話的這麼一會時間,場上的情況似乎越加變得不妙起來了,因為毒蛇幫的攻擊很明顯越加犀利了。

「路能,你小心點!」王峰大聲地朝著路能那邊喊道,路能現在所處的位置是一個制高點,也是敵人最為集中的目標之一,可見他的處境其實是最為危險的一個人。

要不是有著敏銳的洞察力和感知力,根本就沒有人敢動用機槍這麼威力強大的武器。

機槍的殺傷力不言而喻,可以說是戰場之上最為瘋狂的武器之一,一頓亂掃之後地上或許就可以躺下十幾個人,但是既然有殺傷力這麼強大的武器,那麼針對它的東西自然是不少的,其中最為針對的無非就是狙擊了。

王峰透過瞄準鏡一直都在默默地觀察著周圍的變化,所幸剛才拿命狙擊手好像暫時並不打算出手,唯一令人感覺到恐怖的就是,誰都不知道他會選擇在什麼時候出手,所以王峰一直都不敢離開原地。

戰場的另外一邊,毒蛇趁亂已經逐漸脫離戰場了,因為他剛才已經收到來自鐵龍的消息了,既然鐵龍的人馬上就要到了,自己還這麼拚命顯然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而且誰都不知道對面的狙擊手到底有多麼強大的能力。

「老大,鐵龍的人終於過來了,咱們的火力可以稍微放鬆一點,保持不讓對方的人突出來就可以了,您認為呢?」說話的是毒蛇的手下。

「廢話,對方的目標本來就是鐵龍,就讓他們拼個你死我活吧,到時候咱們漁翁得利!」毒蛇的眼睛閃爍著一陣異樣的光芒,關於這種事情,他的心裏面自然是有著自己的想法。

頓了頓,毒蛇再度說道:「而且對面的狙擊手和機槍手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好惹的貨色,咱們還是暫避鋒芒為妙。」

「哈哈哈!」灌木叢當中響起了一陣邪惡的笑聲。

反觀王峰這邊,自從對方的火力急劇減小之後,王峰和路能兩個人也情不自禁地鬆了一口氣,看起來對方的狀態已經變得逐漸疲乏起來了,而這正是他們所需要的。

「峰哥,戰鬥這才持續多長的時間啊?他們怎麼看起來就像是又要休息了一般啊?」路能看著冒煙的機槍口,忍不住回過頭來問道,隨著火力的減小,王峰也已經是來到了路能的後面了。

王峰皺了皺眉頭,「無論是什麼事情,咱們都不要大意!毒蛇幫絕對不會是這麼好惹的幫派!」雖然自己與毒蛇幫在這之前從來就沒有過任何的焦急,但是王峰的心裏面很是清楚,對方絕對沒有自己所想象的那麼簡單。

「是!」路能回過頭去再度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戰場的正前方,那裡正有三三兩兩的幾個人在突圍著。

正當兩個人全神貫注地把精神集中到戰場上的時候,一陣頗為急促的槍炮聲傳入到了他們的耳朵裡面,這聲音卻是令得王峰大呼不妙,鐵龍的人最終還是殺了過來了。

「什麼情況?」路能並不知道生了什麼事情,他只知道在自己的身後有著一絲絲的涼意,這絕對不會是什麼很好的兆頭。

「鐵龍的人突圍了。」對於路能王峰倒是沒有想要隱瞞的意思,兩個人這麼長時間的戰友關係,早就已經是把很多事情都給看透了。

「什麼?詹姆斯的人怎麼搞的?有地雷都攔不住?」路能大吃一驚,他可是觀摩了地雷的埋伏的,那麼多的地雷居然沒有對鐵龍組織造成致命的打擊,現在看來這個鐵龍還真的是一個硬骨頭啊。

「需要我過去支援嗎?」路能忽然兩眼放光地說道,毒蛇幫這邊的攻擊幾乎已經逐漸可以無視掉了,而他也想找到一點刺激,眼前的事情無非就是對於自己來說一個絕佳的機會。

王峰快地搖頭,「不行,你是這邊的主力,如果你離開了肯定是會對方察覺的,到時候毒蛇幫的人也傾巢而出,咱們就得不償失了,我現在所想的是,為什麼鐵龍的人都已經攻過來了,毒蛇幫那邊看起來卻沒有什麼動作。」

「對了峰哥,婷姐呢,她是不是還在醫務室啊?」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路能出聲提醒道。

「什麼?」王峰一愣,今天的事情生地實在是太過於突然了,以至於他早就已經把董婷給置之度外了,現在想起來只感覺到背心冒汗。

董婷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好,也不知道她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但是待在黑熊戰隊的基地一定不會是什麼正確的選擇,因為這裡幾乎馬上就要被攻破了。

「我不知道,生戰鬥之後我就沒有見到她了。」王峰無奈地說道,他現在只想趕到董婷的面前看一下董婷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路能點點頭,「峰哥,你快去找婷姐,這裡由我照看就可以了!」說著他再度把自己的目光集中到了戰場之上。

「不行!誰都不知道他們會在什麼時候動進攻,留你在這裡太過於危險了!」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把這句話給說出來的。

如果沒有自己這把狙一直在暗中默默保護著路能的話,對方的安全肯定是沒有任何保證的,甚至於就連性命都很難保住。

「放心,我自己會小心的!婷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啊!」路能對著王峰大聲地吼道。

王峰的臉上有著掙扎之色,再三猶豫之後,他還是選擇了去找董婷。 ♂,

快離開前線之後,前線那邊並沒有傳來密集的槍聲,這才令得王峰忍不住呼出了一口氣,對方的人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走掉了,這倒是一件不錯的消息。???

但是,當王峰迴到基地內部的時候,他才知道這裡幾已經是亂了套了,無數的傷者在操場上呼救著,而醫生們根本就來不及醫治這些可憐的人。

傷員實在是太多了,一場戰鬥下來,醫生自然是不夠的,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似乎也是一件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

來到董婷病房的時候,如同王峰所預料到的一般,病房裡面早就已經換成了其他的傷員了,這都是經歷過戰鬥的傷員。

沒有問傷員董婷去哪了,因為王峰知道自己就算是把這句話給說出來了對方也不清楚,畢竟眼前這名傷者看起來眼睛裡面似乎只有傷痛了。

走出醫務室,王峰的心情變得越緊張起來,他現自己甚至於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醫生都不見了,也不知道董婷到底是去哪裡了。

再度回到操場,他終於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影了,愛麗絲,她正在為一名傷者進行包紮,作為一名女醫生,她的長頭搭配一身白大褂更能夠容易地看出愛麗絲的身份。

沒有猶豫的心思,王峰快地來到了愛麗絲的前面,然後也不管對方正在包紮傷員便直接說道:「愛麗絲醫生。」

雜亂的操場之上幾乎布滿了傷員們痛苦的喊聲,王峰的聲音很快就被這些人給淹沒了,他索性直接走到了愛麗絲的面前,然後蹲了下來。

直到這個時候,愛麗絲的眼睛才注意到了站在她對面的王峰,但是在如此緊要的關頭,她似乎並不想去王峰多說一些什麼,甚至於就連搭理王峰的心思都沒有了。

「愛麗絲醫生,請問你有沒有看到董婷?」王峰知道對方很忙,所以直接就把自己的目的給大聲地說了出來。

這一次愛麗絲倒是準確無誤地聽到了王峰所說的話了,她微微皺眉,然後往自己右手邊的方向指去,隨後便不再去理會王峰了。

知道對方現在很忙,王峰點點頭便往愛麗絲所指的地方走去,那是一間並不是的很大的守衛室,是平時守衛想要休息時的暫住地點,只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這裡應該變成了安頓室或者手術室了,畢竟憑藉著醫務室那個小小的地方根本就不能夠讓這麼多的傷者住下,否則操場上也不會有這麼多名傷者了,而且傷者的數量從現在看來還在持續增加著。

來到守衛室的時候,王峰這才注意到這間小房間的門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被破壞掉了,而裡面更是傳來一名男子痛苦的哀嚎聲。

王峰頓了頓,然後便直接走入到了裡面,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看到有好幾個人正圍在一張臨時製作起來的床的旁邊,而董婷剛好就在這其中。

「董婷?你在這裡幹什麼?」這句話幾乎是下意識地從王峰的嘴裡吐出來的,因為太過於擔心董婷的安全了,此刻看到董婷安然無恙他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噓!」董婷聽到有人在喊自己,回過頭來現是王峰的時候她的臉上明顯地掠過一絲笑意,但是僅僅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她便讓王峰暫時先安靜下來再說。

雖然已經猜到董婷在做什麼了,但是在面對著這種事情的時候王峰還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自己這麼關心她,到頭來董婷竟然當起了臨時的護士,這不得不令人感覺到了無奈。

這個時候,床邊的一名醫生也注意到了王峰了,他並不認識王峰,直接瞪了一眼王峰,畢竟床上的傷者都還在進行著手術。

王峰微微皺眉,董婷不知道怎麼就關心起這種事情來了,不過既然董婷要這樣做,那自己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只能夠任由她這麼去做了。

走出房子,王峰便安靜地站在外面等待著董婷,沒過幾分鐘董婷就出來了。

「你這是怎麼回事啊?」王峰忍不住問道,都到了這個節骨眼的上面了董婷竟然還關注這些東西,這讓王峰感覺到了擔憂。

緋聞成真 「醫務室太缺人手,我的傷勢剛剛好了,所以就選擇了幫助他們。」關於自己所做的事情董婷倒是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你呢?你不是要守基地嗎?」

「我以為你出事了,所以就來找你。」王峰嘆了一口氣,董婷這樣做自己就算是多說一些什麼也是沒有多少用處的,因為她有著自己的想法。

「放心吧,我沒事。」董婷微微一笑,然後伸出了就把王峰的雙手給握緊了,一股莫名的暖意直達心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