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魯扎天看得入神,一時之間竟然沒有吭聲,不過他的手機時不時傳出很是風騷入骨的聲音,那聲音一個勁的說要他們刷禮物之類的話,隱隱約約還有一些音樂傳出來。

王陽頓時就愣了,他有些好奇的問道:「你不是在玩藝術嗎?怎麼……」

魯扎天喃喃說道:「這也是藝術啊。」

王陽頓時就有些無語了,恨鐵不成鋼的提醒道:「你一個富二代還需要和屌絲一樣玩這些嗎?你看上哪一個美女,直接砸錢過去就是了,你這樣隔著屏幕,那是看得見吃不著,有意思嗎?」

魯扎天卻是意猶未盡的說道:「哎,老大你不懂的。我這是在享受一個擒拿她們的過程了,要是將她們給拿下了,那許多的事情都簡單的很了,不過這樣也會沒有意思了。」

王陽差點沒一口酒直接噴出去,他是無法理解魯扎天的這種思維,只好苦笑道:「算了,你自己開心就好了。」

魯扎天卻是又來了一句:「老大你也可以看一看啊,這個軟體最近很是火熱的。這上面的美女都是東華市本地的人,而且這個軟體好像也是東華市的公司吧,反正可以簽約的公司那種,這可都是素顏美女啊。嘖嘖嘖,對她們的要求那是十分高的,底薪一個月好像就是一萬啊。」

王陽擺擺手繼續苦笑道:「你玩吧,我對這東西不感興趣。」

他倒是沒有在意這些,反正這些事情和他也沒有什麼關係。

王陽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著怎麼去對付蘇青,他想要搞定蘇青就離開東華市,畢竟何雨欣那邊的事情也不能繼續拖下去了。

顧天全即便是沒有明說,可這治病救人的事情那自然是越快越好了。

王陽皺著眉頭,一邊喝酒一邊聽魯扎天在這裡扯淡。

「老大,你看看,這女人真是很漂亮啊。」魯扎天拿著手機很是興奮的說道。

「哦……」王陽則是給了他一個自己感受的眼神。

眼看著這麼一個富二代自己作死,王陽已經是一個字都不想說了,這樣隔著屏幕有什麼意思,像是魯扎天這樣的身份,那隨便用一點金錢就足夠了。

也可能會遇到那些不愛錢的女孩子,但是就沖軟體上面發出的那種種聲音,王陽還是覺得魯扎天要是不作死的話,那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本來王陽那是想要找魯扎天好好喝酒的,誰知道這小子全程都在玩手機,基本上也沒有吃什麼東西,更不要說和王陽喝酒了。

無奈之下,王陽只好自顧自的喝酒,借酒消愁愁更愁,王陽卻是越喝越精神,將身邊的一些事情都整理了一邊,為他離開東華市做關鍵性的準備。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不遠處有兩幫人在打架。

這兩幫人是從一個拐角殺出來的,那就像是不死不休的仇人一樣。

王陽心中咯噔一下,不過他看到了一眼也就放心了,因為這些人的身手簡直是太菜了。

仔細一看,卻是有兩個西裝革履的人帶著一群人在開戰,這畫面有些詭異了。 「卧槽,居然還有熱鬧看,老大,跟你出來果然是有意思。」魯扎天在一旁沒心沒肺的說道。

「你這樣早晚是要被雷劈的。」王陽無奈的嘟囔道。

兩個人也是閑的無聊,便是下意識的看著那邊的情況,王陽則是有幾分好奇,看這兩個帶頭的人都是人模人樣的,也不像是會聚眾鬥毆的人啊,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

結果王陽仔細聽了一下,他才知道,原來是兩個人在網上捧各自心中的主播,這麼一鬧下來,雙方都是鬧出了真火。

在網上那是沒有什麼意思的,所以這兩個傢伙直接約好了肉搏了。

「瑪德智障。」王陽聽明白了情況之後,頓時無奈的嘟囔道。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啊,哎,老大你別這樣看著我啊,我可沒有腦殘到這個地步。我要是為了這點事情出來打群架,那都不用我爹動手,我叔就能送我上天了。」魯扎天一看到王陽的眼神,頓時慌忙的解釋道。

王陽也沒有在意,甚至也沒有去阻止外面打架的事情。

「老闆,這屋子裡太悶了,把桌子弄到外面去。」王陽扭頭對著不遠處的老闆說道。

這老闆楞了一下,隨後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們這裡是有空調的。」

「你廢什麼話啊,我老大叫你弄出去你就弄出去,瑪麗隔壁的,是不是不想幹了?」魯扎天頓時怒道。

「找茬是吧?」老闆也是不服氣,身後幾個服務員聚攏過來。

王陽擺擺手,他還不想惹什麼麻煩,尤其是和普通人。

所以最終王陽是直接甩出去了一千塊,老闆收了錢自然是痛快,急忙就安排人,將這桌子給弄出去了。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還真不是說假的,剛才這老闆還是一副不情願的嘴臉,如今竟然還很是周到的給弄了一個帳篷頂。

整個過程,兩個富二代都是打的夠嗆,兩個人都想要這樣直接打殘對方。

「打,給我狠狠的打,誰能打殘他一條腿,老子出十萬!」

「我這邊出二十萬,一條腿!」

「三十萬!」

「五十萬!」

「一百萬!」

兩幫人已經打成了一團,地上還躺著不少的人,而這兩個富二代也是奇葩了,互相開始叫價了。

兩邊的人一聽這話,那頓時下手就更加狠厲了,然而他們終究只是普通人罷了,再怎麼打都不會弄出什麼大亂子。

不過王陽卻是注意到,這人群裡面有幾個年輕人的臉色都已經扭曲了,那雙眼都是充血的情況。

按照這個情況下去,搞不好真的會發生什麼流血事件的。

實際上王陽將桌子給弄出來,那一來是為了看熱鬧,二來也是為了有什麼流血事件的發生。

他不是救世主,但是這也是警察局需要管理的事情,王陽不希望有人用這個事情去找魯炳科和黃芸芸的麻煩,所以他打算將一切都扼殺在搖籃之中了。

「嘖嘖嘖,老大你真是比我還過分啊,我不過就是在軟體上面看一看美女,你可倒好,人家打的頭破血流,你這免費看戲還喝著酒,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魯扎天頓時放下了手機,也是饒有興緻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王陽他們就坐在這飯店的門口,而不遠處幾米開外就是打群架的地方,兩個人完全就是看戲的樣子。

「哎,這兩個人也是傻逼了,那兩個所謂的主播就是高檔的雞而已,哼,不過就是一些外圍女罷了,實際上她們連外圍女都算不上的。好歹人家外圍女,那都是整容加包裝出來的。」魯扎天突然開口說道。

王陽掃了他一眼,隨口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嘿嘿,我打賞了一萬塊在一個主播身上,那妞十分相信我的,結果這個妞是已經暗示我可以做皮肉交易了。只要價錢就可以了,要是看不上她,那還有一些其他姐妹。不過我是沒有興趣的,真是的,早知道她是這麼一個貨色,那老子看都懶得看她。哎,人生真是無聊的很啊。」

魯扎天一副很是感嘆的模樣,看得王陽那是一愣一愣的。

對於魯扎天的腦洞和思維,他已經什麼都不想說了。

但是王陽對於這件事卻是有些感興趣了,要知道東華市已經掃黃很厲害了,現在竟然還有人有膽子頂風作案,這是想要幹什麼?

王陽仔細和魯扎天了解了一番,那些美女要是被誰給看中了,那就直接在這個軟體打賞。

這樣一來那就可以規避了賣淫這條線了,即便是被抓到了,那就是什麼兩情相悅網友見面之類的借口,那警察局都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呵呵,很高明的辦法啊,我怎麼感覺到了熟悉的味道呢?」王陽冷笑道。

不過王陽也只是佩服這幕後的老闆,簡直就是人才了,不過他也不想去理會這樣的事情,這些都是警察操心的事情,他也管不了那麼多。

為了何雨欣的事情,王陽必須要儘快的離開東華市,這個時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一會兒,那兩個富二代才發現了王陽和魯扎天的影子。

他們在這裡打的頭破血流,而王陽和魯扎天則是吃的滿嘴流油,兩個富二代差點沒直接吐血了。

他們都覺得受到了侮辱。

「瑪麗隔壁的,那邊那兩個人是怎麼回事?」

「看熱鬧不怕事大是吧?老子的熱鬧也敢看?」

兩個人頓時叫罵起來,瞬間就統一了口徑,那都是想要找王陽麻煩的意思了。

魯扎天不慌不忙的吃著東西,一副十分裝逼的模樣。

第一他壓根就不怕這些傢伙,要是他們敢上來,那他只要報出身份就好了,他老子可是東華市商會的會長,誰要是得罪了他,那結果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第二,王陽可還在這邊呢,就這些傢伙全部壓上來,那都不夠王陽活動筋骨的。

殊不知,魯扎天這種自顧自繼續吃吃喝喝的態度,那是看得對方的人都想弄死他了。

「瑪麗隔壁的,那邊那兩個,滾過來!」 其中一個人沖著王陽他們大吼道。

魯扎天頓時用一種看腦殘的眼神看著對方了,他倒是期待這些傢伙過來,那正好就可以見識到王陽的身手了。

而王陽更是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自顧自的繼續吃吃喝喝。

他的心情很不好,不希望這些傢伙現在來招惹他。

不過正在這個時候,警察過來了,這附近已經有人報警了。

這麼聚眾打架鬥毆,那簡直就是作的一手好死了。

「卧槽,警察來了,快跑啊!」

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兩邊還能跑的小弟那是四下逃竄了,結果現場就只剩下了兩個富二代,還有那些受傷的傢伙。

兩個富二代被警察給抓住了,其中一個人憤憤的看著王陽的方向,頓時惡狠狠的說道:「你們給我記住!」

結果旁邊的警察卻是說道:「你這是不是在開玩笑啊?」

「老子像是開玩笑嗎?告訴你,識相的話現在就放開我,不然叫你吃不了兜著走!」富二代很是裝逼的說道。

這警察瞬間就笑了,很是無奈的說道:「忘了告訴你了,那邊那兩位,一個是王陽,另一個人則是魯炳文魯會長的兒子,你想要誰記住你啊?」

頓時,這富二代就傻逼了。

王陽和魯扎天都沒有心思理會這些事情,兩個人吃吃喝喝之後,就準備走了。

不過在臨走的時候,魯扎天的手機卻是傳來了聲音。

「有沒有誰缺錢的啊?素顏照片和三圍發過來,到時候來公司這邊應聘主播啊。」

魯扎天的手機開著直播呢,王陽瞬間就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意思了。

王陽做了一個手勢,魯扎天趕緊把軟體給退出來了。

王陽遲疑了一下子,他還是將這個事情給黃芸芸說了,結果黃芸芸那邊是已經知道,因為警察局裡面那也有一些年輕的男人,他們也都看到了這個軟體。

而黃芸芸也是剛剛注意到這個軟體,她只是覺得很不對勁,聽王陽這麼一說,那就是已經明白了幾分。

王陽也沒有在意,這事情那就是警察局的職責所在,警察局想要怎麼辦,那就是警察局自己的事情了,他將消息傳遞過去,那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不然要警察局是做什麼用的。

第二天,秦玉瑤給王陽打了一個電話,她問王陽有沒有時間。

「怎麼了?」王陽很是納悶的問道。

「我想去一個公司面試,但是自己還是有些膽怯的,所以想讓你陪我過去,時間不長,也就幾分鐘的樣子吧。」秦玉瑤開口說道。

王陽有些不明白,但是還是約好了時間。

王陽按照約好的時間來找秦玉瑤,因為現在很多事情都是下面的人在做的,王陽就算是想要做一些什麼,那都是沒有這個機會的了。

甩手大掌柜嗎?王陽想到這裡,笑容不由得變得有些苦澀起來了。

結果王陽到了這邊才發現,秦玉瑤要面試的那就是主播了。

「你怎麼想起來做這個了,最好還是別做,這不是什麼好的工作。」王陽也不好多說,只能勸說道。

秦玉瑤卻是想要證明自己不是廢物,她可以不需要依靠家裡面都過的很好,所以也就沒有聽王陽的勸告。

王陽無奈之下只能陪著秦玉瑤來面試了。

東華美女直播,一聽到這個公司的名字,那王陽就想要罵人了。

面試的地點是在酒店,這一刻王陽才知道秦玉瑤為什麼叫他一起過來,看來這個小妞也不是完全的沒有腦子嘛。

「你真的想要做這個?」王陽看著面試那邊的房間,更加無奈的問道。

「這怎麼了,只是唱歌而已,又沒有什麼,你們這些男人就喜歡想太多了。」秦玉瑤很是不滿的嘟囔道。

王陽急忙擺擺手,他知道這小妞的脾氣,不撞南牆不回頭,他就是說一百句,也不如讓秦玉瑤自己去發現這其中的問題,反正他就在這邊等著,裡面要是有什麼動靜,那秦玉瑤也是安全的。

很快,就輪到秦玉瑤面試了。

這邊的考官看到秦玉瑤以後,那都是眼前一亮,隨即很是專業的考究了唱功和舞蹈方面的一些東西,而秦玉瑤自然是毫無壓力的。

面試的結果是一百個滿意,並且開出了各種好條件,尤其是每一個月禮物到了多少和多少,那就可以得到多少點的錢。

不過這錢也不是白拿的,有些應酬的事情,那秦玉瑤是要本人過去參加的。

「應酬?不是主播嗎?怎麼還有應酬,那都是一些什麼應酬?」秦玉瑤一頭霧水的說道。

「就是一些活動的應酬啊,很正常的,很多主播都在做的。」一個考官說道。

秦玉瑤疑惑的看著這些人,去也是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王陽一直坐在休息區等候,聽到這裡直接站起身,直截了當的問道:「這所謂的應酬是什麼樣的情況?是不是陪睡之類的?」

「咳咳,你是她什麼人啊,這話不能這麼說的,我們只是一些活動的應酬。」考官頓時含糊其辭的說道。

「關你屁事,走,這什麼破工作啊,不做了。」王陽頓時做出了一副惱怒的樣子,轉身拉著秦玉瑤就往出走。

秦玉瑤也察覺到了這其中的貓膩,所以什麼都沒有說,趕緊跟著王陽離開了這裡。

她已經明白了,這絕對是騙人的,恐怕這後面做的就是那些皮肉生意了。

同時秦玉瑤也是暗自慶幸,幸好她這一次叫上了王陽,不然萬一她被坑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王陽,謝謝你啊,幸好有你在。」秦玉瑤很是真誠的感激道。

「噓,有尾巴。」王陽很是小聲的提醒道。

秦玉瑤楞了一下,不過卻是沒有回頭看,而是繼續跟著王陽往前走。

王陽已經清楚的感覺到,兩個人剛走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有人跟蹤他們了。

路過一個轉角的時候,王陽透過一扇玻璃看到,後面已經有十幾個男人跟著他們了。

王陽看到這一幕,頓時就笑了。

好,很好,他正愁沒有事情做呢,既然對方已經送上門來了,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兩個人剛走過去不久,這些男人就是直接圍了上來。

「你們想要做什麼?」王陽冷笑著很是淡定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