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砰!

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拳,太祖整個人倒退了出去,身體撞到了一棵樹上,整棵樹都狠狠一顫,從頭上落下不少枯葉,可見蕭陽這一拳的力道有多大。

"媽的,臭小子,連對自己的老子都這麼不客氣!"

太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然後嘿笑一聲,整個人的身體突然一變,等他抬起雙手的時候,他的手掌上也噗的一聲燃燒起一團火焰,淡藍色的火苗呼呼亂竄,但是比起蕭陽手臂上的火焰濃郁程度要淡上少許。

但是仔細看的話,就可以發現太祖對於火焰的操控程度已經達到了一種相當精準的地步,火焰就像是溫順的精靈一樣在他的掌心上下跳躍,與這個火焰比起來,蕭陽手中的火焰只能夠說是充滿了暴戾氣息。

遠處的蕭陽口中發出一系列類似於野獸般的吼叫,整個人看上去徹底的喪失了理智,在他的周圍,空氣甚至都因為他體內散發出來的灼熱熱量變成了熱浪,看上去十分的虛幻。

看到這邊的太祖又站起來,蕭陽幾乎沒有絲毫遲疑,只見原地一閃,再次朝著這邊衝過來。

太祖這一次也沖了上去,兩手中間的火焰一頓跳躍,然後四隻燃燒的手臂撞到了一起,太祖一拳將蕭陽摁到樹榦上,然後一隻手摁住他的腦袋,手下一用力,竟然就這樣直接將蕭陽給摁到了樹榦上,讓對方移動不得。

蕭陽不斷發出一系列吼叫,聽上去十分的恐怖,但是太祖卻臉色嚴肅,沒有絲毫的憐憫之色。

砰!

由於力道太大,這顆大腿粗細的樹榦竟然直接被兩人給撞斷了,然後太祖一隻手繼續摁著蕭陽的腦袋,將他給摁到了地上。 任憑蕭陽如何掙扎,似乎都無法掙脫太祖的束縛,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十幾分鐘,蕭陽的掙扎才逐漸放緩下來,整個人軟趴趴的倒在地上,太祖感覺到蕭陽體內力量的流逝,所以也就放開了蕭陽的腦袋,緩緩地站了起來。

幾分鐘后,躺在地上的蕭陽睜開眼睛,然後緩緩地爬了起來,看到老爹坐在一旁的那顆被兩人撞到的大樹樹榦上,於是蕭陽也走過去坐了下來。

太祖從口袋中掏出一盒香煙,自己留了一支,剩下的扔給蕭陽,兩個人點上香煙,開始吞雲吐霧。

"那淡藍色的火焰是什麼東西?"蕭陽吐出一個煙圈,然後有些疲憊的坐到地上,後背靠到樹榦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我稱他為狂化之氣,當你體內的狂化因子發揮作用開始燃燒的時候,你的身體潛能被徹底的激發了出來,同是那淡藍色的火焰其實就是狂化因子被氣化的另外一種形態,那不是火焰,倒更像是一種氣態的氣體。"

"但是這種狂化之氣的威力是十分強悍的!有點類似於古代人們練武所說的罡氣!"

說完太祖一伸手,手指上突然噗的一聲燃燒了起來,他對狂化之氣的操控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手指上出現火焰,然後火焰燃燒越來越旺盛,最後竟然變成了一根類似尖刀一樣的火焰尖錐。

太祖伸手朝著一旁的樹榦劃去,嗤嗤聲響,猶如是切豆腐一樣輕鬆,隨著每一次切割,一旁的樹榦上都有一道巨大的豁口。看的蕭陽一陣目瞪口呆。

"這……太牛逼了吧!"

蕭陽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切,有些不敢置信。

"狂化之氣若是你能夠操控的好了,這絕對是一件茶几強悍的神兵利器,但是要做到這一步十分的困難,其中的艱辛,更不是普通人可以堅持下來的!"

蕭太祖看了一眼蕭陽,然後才說道,"你體內的狂化之氣隨時都會爆發,雖然你過度的開啟狂化會縮減這個時間,但是把壓制你體內狂化之氣方法的的希望全都寄託到你爺爺的身上,這本身就是一場賭博,所以,我還是希望,你能夠自己用自己的努力剋制住狂化之氣,這樣的話,也許你會真的涅磐重生!"

蕭陽點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不管怎麼樣?我是都不會放棄的!"

"呵呵,這才是我蕭家的種!"蕭太祖將煙蒂扔到地上,然後才站起來拍拍蕭陽的肩膀,"時間啊不早了,早點下山吧,你身上的傷勢回去好好的調整一下!"

蕭陽靠在樹榦上,嘴裡叼著香煙,抬頭望著漫天的繁星,愣愣的出神。

……

年初一的時候上午蕭家大宅來了不少的客人,不過都是沖著太祖的名頭來的,蕭陽對這些人情往來沒什麼興趣,太祖似乎也並沒有可以的想要將自己的兒子拉進這個圈子,在某種程度上,太祖對於蕭陽是十分寬容的。

留下老爸和雪柔在家裡應付這些拜訪的人,蕭陽領著宋茜和趙欣婷婷三個人圍著燕京逛了一圈。

八達嶺長城,故宮,頤和園,最後走馬觀花似得這幾天就這樣過去了,等到二號的時候太祖從山上離開,也沒有通知蕭陽,蕭陽也沒在意,因為太祖想要來去無蹤。

直到三號的時候,山上才有熱鬧了起來,瀟瀟蘇媚和夢萱陸續來到了燕京,蕭陽派了幾輛車直接從機場將瀟瀟和夢萱拉回來。

當汽車駛上山的時候,瀟瀟徹底的驚呆了,幾個女孩子中,瀟瀟幾乎是最沒心沒肺的一個,之前雖然她知道蕭陽家裡應該很有錢,但是當親眼站在山下望著那棟建在山上的宮殿後,瀟瀟還是張大嘴巴,好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

事後瀟瀟偷偷的告訴蕭陽,說他家就是地主,蕭陽則笑稱,那以後你就是地主婆了。

下午的時候蕭陽則是帶著幾個女人出去逛街,來燕京若是不去西單和國貿的話就像是來燕京旅遊沒去八達嶺一樣

一個男人帶著七個風格各異,卻又絕對國色天香的極品美女逛街,你能夠想想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形嗎?

尤其是當將幾個女人手拉手排著隊在街上走的時候,周圍的交通甚至一度造成了圍堵,不少司機甚至都放緩車速,將腦袋從車裡伸出來,就為多看一眼這些美女。

尤其是這裡面還有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雪柔,所有當這群人出現在西單的時候,整條街徹底的沸騰了。這幾個女人儼然已經成為了絕對的亮點和明星。

而作為和這群美女一起的唯一一個男性,蕭陽理所當然的承受了來自周圍路人各種各樣的羨慕嫉妒恨,他甚至能夠感覺到背後涼颼颼的涼意。

蕭陽有些無奈,已經有些後悔自己帶著些女人出來是不是有些太過招搖了。

不過幾個女人可根本不在乎這些,她們難得聚在一起逛街,而且對於逛街,女人的骨子裡天生就有一種興奮的本能。

蕭陽就像是一個人肉刷卡機一樣跟在幾個女人身邊一路從街頭刷到街尾,可能在見識到了蕭家大宅的真正面目之後,幾個女人對於蕭陽的財富有了一個比較直觀的了解,而且雪柔已經放出話來,不要給蕭陽省錢,否則的話花錢最少的一個今晚就要和蕭陽住一間房子。

這話一出,幾個女孩子頓時全都開始瘋狂的購物了,雖然心中其實還是願意和蕭陽住一個房間的,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們可不像是蕭陽那樣的臉皮薄。

大包小包的從一個國際女裝品牌店中走出來,幾個女人的臉上都帶著一絲興奮,也許是她們從未像現在這樣瘋狂的購過物,簡直是太過癮了,幾乎每個人的手中都提著一樣自己滿意的東西,而至於後面的蕭陽,則徹地的變成了移動的物品櫃。

夢萱一開始還有些心疼,想要幫蕭陽去拿點,結果立刻得到了幾個女孩一致的鄙視,夢萱只好紅著臉又將東西全都放到了蕭陽手中,還不忘對他吐吐舌頭,做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一群人剛剛走出店裡,來到馬路上,正準備殺向下一個目標的時候,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青年突然從馬路對面趕過來,彷彿早就在這裡等著了一樣。

不過兩人還未走到蕭陽等人的面前,立刻就被一直隱藏在人群中的小灰和另外幾個蕭家護衛給攔了下來。

蕭陽也沒有在意,反正今天有小灰負責警戒,他只需要陪著幾個女人逛街就好了。

"我們走吧!"

蕭陽看了一眼那兩人,也沒有在意,這種事情小灰自己就能夠處理好。

"蕭先生,我們有事情需要找你!"

"蕭陽先生!請留步!"

看到蕭陽要走遠了,其中一個青年突然有些著急了,連忙大聲喊道,"我們是青竹大小姐派來的,青竹大小姐有危險!"

果然蕭陽的腳步緩緩地停了下來,然後轉身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這兩人。

蕭陽提著東西疑惑的走上前,視線在這兩個人身上一陣打量。

"我們是不是見過?我怎麼感覺你們兩人這麼熟悉?"

"我是崇明,是楚天幫主手下的,之前我們曾經見過面!"

蕭陽立刻明白這傢伙是誰了,之前自己曾經為了幫助青竹然後打了一場青幫內部的比賽,當時代表黃字輩出場的有一個就是面前這傢伙。

"你找我有什麼事?"

崇明的臉色有些難看,又有些著急,因此直接開門見山的沉聲說道,"大小姐出事了!"

聽到青竹出事了,蕭陽的眉頭頓時就是一皺,聲音有些低沉的出聲問道,"怎麼回事?"

崇明的臉色就有些難看,視線看了一眼一旁的幾個女人,然後輕聲道,"我可以單獨和你聊幾句嗎?"

蕭陽深深的看了一眼這傢伙,然後將手中的行李全都交給了一旁的小灰,這才對崇明出聲道,"你跟我來!"

兩個人走到馬路一旁的一個角落中,蕭陽這才停下,然後轉身看著對方,"怎麼回事,現在說吧?"

崇明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有些難看,似乎有些難言之隱,但是最後還是一咬牙開口道,"這件事情原本是不應該麻煩您的,但是我知道只有您才能夠救大小姐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救救我們大小姐!"

"先說事情!"蕭陽沉聲說道。

"青幫出大事了,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們青幫都是要祭祖大擺宴席的,今年的祭祖,天字輩和玄字輩的兩個大當家突然發動了動亂,然後軟禁了玄字輩的大當家和我們的幫主楚天!同時緊接著雙方的人馬開始發動了叛亂。"

"他們早有準備,而且這兩方的力量一直很強大,再加上我們和地字輩的人根本沒有準備,在幫主被軟禁的情況下,所有人全都缺乏有力的指揮,一接觸就被打的潰不成軍,目前地字輩的地盤幾乎全部被天字輩和玄字輩兩大幫派瓜分殆盡,人馬更是死傷的死傷,投降的投降,根本沒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講到這裡,崇明的臉上露出一絲悲痛的神色,"我們黃字輩更慘,我們中間出現了叛徒,黃字輩的兄弟幾乎全部被陷害,地盤更是一夜之間易主,我帶人拚死保護大小姐逃了出來,但是大小姐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晚上偷偷帶人去想要救出幫主,結果被對方的人包圍給抓了起來。黃字幫……沒有了!"

說到這裡,崇明的臉色有些凄凄然,他是從小在青洪長得的,這種幫派的尊嚴和榮譽觀念早已經深入到骨髓深處,現在青紅內訌,四大幫主去其二,從小到大心中的信仰一夜之間土崩瓦解,崇明的悲痛可以想象。

"蕭陽先生,我知道這件事情拜託你可能有些強人所難,但是還請看在您和大小姐是好朋友的份上,可以救大小姐一次,而且……"

崇明猶豫了一下,然後又說道,"而且我看的出來,大小姐是真的喜歡你,雖然他嘴上沒說,但是她一個人在幫中的時候總是會派人搜集您的情報,而且前段時間大小姐拒絕了所有提親的人,我希望您能夠……救救她!"

蕭陽的眉頭一直緊鎖,說實話他對什麼青洪的內訌變化實在是沒有半點的興趣,雖然他的身上掛著一個青洪名譽執事的頭銜,但真正發生了事情,傻子才去幫忙。

但是現在事情牽扯到了青竹,蕭陽就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置身事外了,雖然和青竹見面次數不多,但兩人已經絕對算是朋友了,蕭陽是絕對不可能看著對方就這樣出現意外的。

"你們幫內現在情況怎麼樣?"蕭陽想了想出聲問道,若是想要救人的話,恐怕他一個人衝進去有些困難,所以他需要幫手。

崇明的臉色有些難堪,"幫內損失嚴重,而且大部分人全都叛變了,歸順了玄字幫,現在我的手上只有不到一百人了!"

"好!你帶我過去!"

"你先等等!"

蕭陽和崇明說了一聲,然後走過去,來到幾個女人面前,有些歉意的笑道,"抱歉了,我現在有點事情需要去處理,接下來你們自己狂街好不好?雪柔姐,晚上的時候你可以領她們一塊出來玩一下!"

"沒事吧?"

雪柔何等聰明,自然是看出了那兩個人找蕭陽絕對不是因為什麼簡單的事情,只是作為一個女人,她很好的知道該如何去支持自己男人的事情。只是問危不危險,而不是說阻止對方去。

"沒事!就是好幾個多年不見的朋友要聚聚,我很快救回來!"蕭陽笑著撒了一個小謊。

雪柔也不拆穿對方,點點頭,然後輕聲道,"嗯,那你去吧,路上小心點,我們在家裡等你回來!"

蕭陽的視線在幾個女人身上一一掃過,然後笑著拍了拍夢萱的額頭,轉身走了。

在經過小灰的面前時,蕭陽停下來輕聲道,"多派點人手,保護好她們幾個,這段時間加強點保護手段!"

"放心,我會親自安排!"小灰看了一眼蕭陽,"到是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

"你騙的了他們可騙不了我,那小子是青洪的吧,青洪這種古老的大幫派,若是發生內部鬥爭,勢必是生死之戰,裡面的水絕對很深的,所以你還是盡量少插手。"

蕭陽苦笑,"就知道瞞不過你,不過這件事情也是沒辦法了,一個朋友,必須要營救的!"

小灰就嘆息一聲,"看樣子又是一個女朋友啊!"

蕭陽笑的有些尷尬,"這次真的只是一個普通朋友!"

"那我就不說什麼了,你自己多注意吧!"

蕭陽點點頭,然後來到崇明兩人面前,開口道,"我們走吧!"

崇明兩人開車來的,三人直接上車,然後駛出了這條街,一路向西駛出了市區,一直到外環以後車子還沒有停下的架勢。

最後經過近一個半時辰的折騰,車子終於在一棟廢棄的廠房面前停了下來。

三人下車,崇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現在整個道上已經開始傳開了,一些勢力已經漸漸的知道了青幫發生的大事情,天字輩和玄字輩的兩個老大放出話來,只要誰敢收留我們這些人,那就是和青洪做對,而且誰若是能夠收拾掉我們這些殘兵,恐怕還會得到兩個幫主的賞識,從而從兩個幫主手中得到一定的利益!"

說道這裡崇明的語氣又苦澀又無奈,"所以現在追擊我們的人不光是青洪的,還有其餘勢力的人,想我青洪黃字幫繁榮的時候,他們全都是看我們臉色行事的,現在牆倒眾人推,人心這東西,果然是世界上最黑暗的!"

蕭陽到是沒有多少想法,冷聲說道,"你能夠指望混黑道的人有多少同情心,在這條道上,只有手黑的人才能夠活下去!"

"你說的很對!"崇明點點頭,看樣子似乎十分認同蕭陽的觀點。

"這邊走吧,我們剩下的一些人全都在這裡了,都是對老幫主最忠心的一群人!"

蕭陽下車的時候就已經看到樓頂上的暗哨,很快一群人就從廠房裡面走了出來。

"崇明大哥回來了!"

"崇明大哥,你真的陽哥請回來了?"

這些人中不少人都是認識蕭陽的,而且也親眼見過上次的那場震撼的挑戰賽,所以蕭陽的出現,立刻讓這些人興奮的不得了。

道上的規矩,能者為尊,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蕭陽雖然看上去年紀十分年輕,但是這些人還都得恭敬地喊上一聲陽哥。

"各位,蕭陽先生已經同意幫我們營救老幫主和大小姐!"

崇明一開口將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大家,頓時所有人興奮的發出一聲歡呼,他們這幾天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甚至有的已經絕望了,他們太需要一個這樣的信仰人物出現了,否則的話,他們就只有期待著死亡降臨了。

蕭陽的視線環視了一圈現場,眉頭輕輕的皺著,事情比自己想象的竟然還要糟糕,這裡只有一百多人,但是其中有不少竟然都是傷員,看樣子他們之前能夠從突圍中掏出來,的確是經歷了一番血戰。能夠站在這裡的無不是有兩把刷子的人物。

"蕭陽先生,給大家講兩句吧!隨便說兩句!"

崇明揮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一下,然後轉身看向蕭陽,眼神中有些期待,現在的他們太需要一個領導人站出來了,沒有主心骨,四處躲藏的日子他們真的已經過夠了。

蕭陽也沒有拒絕,而是往前走了幾步,站在了人群圈子的中央,視線環視了一圈四周。

"諸位,事情我已經聽說了,承蒙大家抬愛,這麼信任我,這是我的榮幸,但是站在這裡,有幾句話我必須要說在前頭!告訴大家聽!"

"我只是一個人,所以你們若是將重新陣形幫派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恐怕我只能夠抱歉了,因為我只是一個人!"

"但是,我是一個男人,青竹是我的好朋友,所以青竹出事,就算是前面刀山火海我也是必須要趟過去的,現在我來問你們一句:你們怕死嗎?你們敢不敢去死!"

"你們怕死嗎?"

當"死"這個字眼輕飄飄的從蕭陽的口中冒出來,周圍的所有人明顯都是一愣。

不過很快大家就明白蕭陽的意思了,崇明率先往前站了一步,然後開口道,"蕭陽先生,我敢對你保證,在這裡的人沒有一個是怕死的,若是怕死的話早就投降歸順天字輩幫主了,我們也不必要這樣東躲西藏的!"

蕭陽點點頭,對方這句話他十分贊同,看這些人應該都是幫派中最核心的那一部分鐵杆,對青竹的爸爸楚天最衷心的那群人。

"蕭陽先生,今天我把話撂在這裡了,我們都把性命交到你的手中,只要你能夠幫我將幫主和大小姐解救出來,哪怕你讓我們立刻去死,我崇明的眉頭絕對不皺一下!"

"沒錯!陽哥,你就下命令吧,我們都聽你的!"

"對,陽哥,你就下命令吧!"

……

周圍的一眾人全都群情激奮,神情激動的往前一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眼神中有誓死一搏的勇氣和對死亡的漠視。

從小到大,幫派的榮譽高於一切,這樣的觀念早已經在他們的心中根深蒂固,在他們眼中,幫派的尊嚴和榮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可是現在竟然有人將他們的幫派給抹除了,而且還抓走了幫主和大小姐。

最重要的是做這一切的人竟然是他們的同袍,可想而知,他們的憤怒和怨恨。所以這些人此刻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殺回去,然後救幫主和大小姐出來。哪怕是為此付出自己的性命也絕對的在所不辭。

蕭陽點點頭,能夠理解這些人此刻心中的想法。

"好!你先把地圖給我弄出來!"蕭陽眉頭微皺,然後沉聲道,"若是時機成熟,今晚咱們就行動,他們絕對不會想到咱們會突然反撲回去!" "五十個人!我只需要五十個人和我一塊行動,你們之中有傷的自動退出,其餘人自己推選出五十個身手好的出來!"

蕭陽的臉色突然出奇的嚴肅,死死地盯著這些人,"記住,這次的行動十分危險,對於天字幫和玄字幫這兩個幫派的實力,不用我講,你們比我還要清楚,而且這一次我們是主動上門救人,可謂是九死一生,所以,你們最好考慮清楚,這一次行動是沒有保障的,也許我們會成功,但是更多的可能性是,我們會失敗,會全軍覆沒,所有的人全都死在裡面!"

"若是你們是考慮清楚了,那就開始做出自己的選擇吧!"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