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梁子掃了洛天業一眼,嗤笑道:「沒讓你上戰場啊,你怕什麼。還有赤龍的戰鬥人員跟著,我只是擔心會有用到你的地方,怎麼,難道你不想去?」

不想去,洛天業當然是不想去了。

但是既然梁子已經開口了,那洛天業也就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了。

此時此刻,洛天業算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柳泉生那老小子,為什麼一直那麼拚命了。

要知道,在王陽的身邊不乏牛逼哄哄的傢伙。

王陽一直看重的都是洛天業的能力,但是這不代錶王陽身邊沒有這方面的能人。

比如梁子,梁子在電腦方面的修為,那可是要比洛天業厲害多了。

何況梁子還是赤龍戰鬥的成員,又是王陽的心腹。

洛天業頓時就感覺到了壓力,他也總不能一直拖後腿不是?

想到這裡,洛天業急忙說道:「去,不過我在找個人一起。」

梁子一愣,不過卻是沒有多問。

洛天業急忙給魯扎天打了一個電話,自從王陽離開東華市執行任務之後,魯扎天天天過著混吃等死的日子。

偶爾,魯扎天會跑到洛天業這邊來聊天打屁,但是他總是時不時會出現一些別樣的情緒,那就是好像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覺。

王陽身邊的人都被王陽給帶走了,但是也有少數人沒有跟著去,魯扎天就是其中之一,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太過廢材,還是因為其他的緣故,王陽這才沒有帶他去呢?

只是,他平時的言語之中,那也是偶爾會想到自己要是跟著出去,那也是可以大展拳腳吧?

「呦呵,你小子不被你家夫人寵愛,竟然還有時間給電話我,你這是什麼情況啊?」魯扎天接到電話以後還有些驚訝,畢竟洛天業可是個死宅,難得主動給人打電話,尤其是有老婆之後,那更是想要動都難。

洛天業神秘兮兮的笑道:「我要去和赤龍的大佬們辦件事,你要不要一起來啊?」

「卧槽?真的假的?」

「廢話,老子像是騙你的嗎?」

魯扎天握著手機雙手都在顫抖了,赤龍啊,那可是赤龍特戰隊的人啊。

要是放在以前,魯扎天看都不一定能看到,如今竟然能夠和赤龍特戰隊的一起執行任務,這簡直就是太爽了,他甚至都已經想到,若干年後一些檔案解密,某年某月某日魯扎天多麼勇武的表現出現在那檔案上面。

魯扎天擦了擦口水,很是痴漢的笑道:「去去去,當然要去了。你們在哪啊,我去找你們?」

「你就不用找過來了,我給你個地址,你在那邊等著我們就行了。」洛天業很是機智的回答道。

梁子也是記得魯扎天,因為出現在王陽身邊的人,那都是會有一些記錄的,這是只是那麼的事情,他也記得洛天業和魯扎天的關係是什麼樣的,現在洛天業還記得自己的小夥伴,那倒是真的不錯。

洛天業隨後給魯扎天發了一個地址,魯扎天一看就有些懵逼了,因為這個地址是東華市的邊緣地帶,已經快要離開了東華市的範圍了。

這麼一來魯扎天就更加好奇了,赤龍的人跑到東華市之外,那能是去做什麼啊。

梁子這邊準備了一下,宇市的布控早就完成了,而他們這些人則是要抓緊時間趕過去。

時間稍縱即逝,而局勢更是瞬息萬變,梁子可不想再出現什麼意外了。

梁子帶著人離開了東華市,在路上的時候果然就看到了一輛豪車。

洛天業急忙喊道:「就是他了。」

魯扎天站在車的附近,一臉懵逼的看著車隊停下來。

梁子和洛天業走下車,梁子只是看了魯扎天一眼,雖然說兩個人是第一次見面,但是這僅僅是對於魯扎天而言。

王陽身邊的這些人,基本上樑子都調查過相關的資料,所以他一看到魯扎天,那就明白是什麼回事了。

「跟在後面吧,機靈點就行了。」梁子隨口說道,也沒有理會魯扎天,而是轉身回到了車上。

魯扎天開車,洛天業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魯扎天看著前面的車,很是興奮的歡呼道:「瑪德,我簡直是三生有幸啊,剛才跟你在一起的那個人,就是赤龍的人吧?簡直是太帥了啊,嘖嘖嘖,你沒看到他的那個眼神,真是完美啊。」

「呵呵,你小子腦袋進水了吧。」洛天業頓時給了魯扎天一個白眼,他倒是知道魯扎天很痴迷赤龍特戰隊的,不過沒想到竟然痴漢到了這個地步。

「哎,你方便說一下不,剛才那個人究竟是誰啊?」魯扎天很是好奇的問道。

洛天業隨口說道:「梁子啊,我們叫他梁哥,就是之前和我聯手過幾次的,這人可比我牛逼多了。」

一路上魯扎天都是興奮的不要不要的,第一次接觸到這樣的人,對於一個軍迷來說,簡直就是畢生福利了。

洛天業實在是看不下去,無奈的提醒道:「我說你小子有必要這麼興奮嗎?老大和嚴碧洲還有寒雪,那不都是赤龍的人啊,何況咱們老大那可是赤龍王啊。梁哥在怎麼厲害,也是老大手底下的人而已。」

魯扎天瞪了瞪眼睛,恍然大悟的一拍腦門:「可不是嘛,而且他們和老大是戰友,那咱們和老大還是朋友呢。哎呦,你這麼一說,我瞬間就覺得自己高大上起來了。」

「不逗比你能死嗎?」洛天業一翻白眼,突然有點後悔帶這傢伙來了。

「你變了,你以前在沒有女人的時候,你不是這樣的,你告訴我,你是不是變心了。」

「滾,好好說話!」

「那好吧,一會你能不能幫我要個簽名啊,就梁哥的簽名,當然要是能夠合影就更好了。」

洛天業頓時就不吭聲了,乾脆轉過頭去看兩旁的風景。

不多時,車隊就到達了宇市。

車隊進入宇市之後,那是立馬分散開了,梁子這邊三輛車,再加上魯扎天的豪車,至於其餘的人去什麼地方,那就連洛天業也是不知道的了。

洛天業本以為他們是直接去找趙華和李龍的,但是沒想到,梁子叫人將車開到了宇市的郊外。

而赤龍的人則是原地等待,卻是不知道在等待什麼。

洛天業有些坐不住了,下了車敲敲梁子的車窗。

車窗拉下來,梁子狐疑的看著洛天業:「怎麼了?」

洛天業尷尬的笑了笑,反問道:「咱們這是在做什麼啊?」

梁子恍然大悟,因為這一次赤龍的人都是有耳麥聯繫的,只有洛天業是沒有的,所以剛才一群人商量情況的事情,洛天業是不知情的。

梁子想到這裡解釋道:「我們打算監視張華和李龍,這邊雖然也有布控,但是他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之所以在這裡等待,那是因為要等一些東西,東西到了才能夠過去,不然只會打草驚蛇的。」

洛天業也沒太明白怎麼回事,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回到車上去了。

十幾分鐘之後,一輛計程車開了過來,在這計程車的身後還跟著幾輛車。

司機從後備箱裡面提出兩大包東西就扔在了地上,然後沖著梁子說道:「梁哥,你要的東西都齊了。」

「恩,路上還安全吧?」

「沒有問題,宇市這裡暫時還沒有發現情況。」

「那行,你走吧,小心點。」

等到這人離開之後,梁子叫人弄開這兩大包東西。

洛天業卻是注意到,這離開的車就只有那輛計程車,而剩下的車都還停在原地,就連車裡面的司機,那也是沒有離開的,這又是什麼意思啊?

魯扎天很是好奇的湊過去看,就見第一包東西是一些衣服,各式各樣的衣服,有西裝也有水電工維修工的那種,還有一些休閑服。

一幫人開始換衣服,幾分鐘之內,眾人就從赤龍特戰隊隊員,變成了普通市民一樣。

而第二包東西則是武器,說是武器,也不過就是一些手槍罷了。

梁子分了一下武器,不過卻是並沒有洛天業和魯扎天的份,這送東西的人顯然是沒有將這兩個人給算在內。

洛天業這才鬆了一口氣,他哪裡會開槍啊,要是讓他摸槍,那簡直是要命的節奏啊。

魯扎天則是一臉的遺憾,這小子本身就很喜歡槍支彈藥的東西,家裡也收藏了不少模擬槍,不過說到底還是模擬的,這可是真傢伙啊。

沒能摸到槍的魯扎天有些鬱悶,誰知就在這個時候,梁子看了一眼魯扎天的豪車:「你的車就不要開了,太惹眼了。」

說完話,梁子指了指那些被仍在這邊的車輛,繼續說道:「我們開這些車離開。」

車上的人走下來,梁子帶著人上了車,而在他們離開之後不久,停留荒野上的車全都開走了,連帶著梁子他們之前穿的衣服,那也是被一併帶走了。

魯扎天看得眼睛都直了:「卧槽,太酷了,我怎麼有種做特工的感覺啊!」

「你傻了吧,他們可比特工還特工。」 午後的陽光很是溫暖,溫和而愜意的照耀著每個角落,然而陽光再怎麼溫暖,那也是無法照耀到人心的陰暗面。

一棟別墅的餐廳之中,趙華和李龍相對而坐,儘管桌子上擺著美味佳肴,可兩個人都沒有動筷子。

趙華和李龍,那都是研究員的徒弟,兩人不僅師出同門,學生時期也是校友,所以在六個徒弟之中,這兩個人的感情也算是最為深厚的了。

兩個人雖然是年紀相同,不過趙華入門比較早,也是因為有趙華的關係,李龍才會成為研究員的得意門生。

且李龍對趙華十分尊重,平時都是稱呼其為師兄的。

趙華看著桌子上的飯菜,卻是愁眉不展,臉色很是難看。

相比之下,李龍倒是樂觀了一些,他看著趙華說道:「師兄,你還是吃點吧,這麼耗下去,那人也是要出問題的。」

藏玩之風 據李龍所知,自從他們師父去世以來,趙華就沒有好好休息過,人都消瘦了一圈。

「哎,師父的事情那是誰也不願意看到的,可現在已經到了這一步,我們能做的就是保護好那東西了。」

李龍見趙華不吭聲,又是急忙勸說起來。

這個時候趙華的臉色才有些好轉,似乎是想到了他還有未完成的使命。

趙華無奈的嘆息道:「只可惜啊,師父將咱們保護的太好了,這些弟子之中我就只知道你,其餘的一概都不太清楚了。你說,師父這麼做,是不是大錯特錯了?」

「或許吧,如果我們知道那些人的身份,那就知道叛徒是誰了。不過我倒是明白師父的良苦用心,人心難測,何況師父的研究那是很令人嚮往的。師父故意這麼做,也是擔心我們跟著出事。」李龍呢喃道。

趙華點點頭,眼神之中卻滿是傷感。

正因為明白研究員的良苦用心,趙華的心中才更加不好受。

或許李龍說的很對,那個叛徒不知道他們的身份,所以他們才能撐到現在。

如果那個叛徒早就知道他們的身份,那麼李龍和趙華還指不定會遭遇到什麼呢。

李龍終於動了筷子,卻是吃了幾口,又放下了:「你說,咱們現在該怎麼辦?走也走不掉,現在一旦去了國外,那必定是十死無生,要是繼續留在國內的話,那些人時時刻刻盯著咱們,這早晚是要出事情的啊。」

趙華想了想,皺著眉頭反問道:「不如我們想辦法,將這東西交給國家的人,東西不在咱們手上,那不就沒事了?」

「呵呵,國家的人?」

李龍聽到趙華的話,那是頓時就笑了,不過這種笑卻是冷笑。

「你覺得國家的人靠得住嗎?師父的事情雖然肯定是有同門背叛,可要是沒有什麼人在後面撐著,你覺得咱們那些師兄師弟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聽到這樣的話,趙華也是沉默了。

這段時間他們也等候了很久,而且最近幾天在他們的周圍經常有些人監視,卻沒有主動上來接觸他們。

兩個人為了安全考慮,平時也都是兩個人在一起,而且盡量都是在公眾場合。

今天是兩個人是在綳不住了,才跑到別墅這邊來,商議對策的。

趙華很是苦逼的呢喃道:「這也不是個辦法啊,咱們現在無法確定誰才是國家的人,而且國家人之中,萬一要有對方的眼線之類的,那咱們可就是將老師的心血給送上門了。」

兩個人都是不在吭聲了,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東西,氣氛十分的壓抑。

與此同時,這棟別墅側面的別墅之中,梁子等人早就觀察多時了。

這邊的別墅那是赤龍的人提前弄過來的,也是在這邊的一個監測點了,所以梁子他們一過來,就毫無痕迹的進入了別墅。

不過在別墅裡面的人,那也只有少數人,其餘的人都分散在周圍探查情況。

梁子的身邊站著兩個男人,兩個男人的嘴唇不停的蠕動著,原封不動的將趙華和李龍的話復原出來。

洛天業在一旁看到,那也並不覺得驚訝,他知道這兩個人應該是唇語的高手。

梁子很是興奮的握著拳頭:「太好了,東西還在他們的手上,咱們還沒有來晚!」

洛天業想了想,順口嘟囔道:「可是你也聽見了啊,人家根本就不相信你們這些人啊,到時候你就算是找上門,估計也不會理睬你的。」

這倒也是……

梁子的眼神瞬間就暗淡了幾分,他聽完了那兩個人的全部對話,自然是能夠體會到兩個人現在的處境了。

李龍和趙華顯然是不敢輕易相信的人,他們的情況就和降順差不多,只不過降順更加謹慎了一些罷了。

別墅餐廳里,兩個人吃著飯,繼續說著話。

不過這後面的話那就是無關痛癢了,無非是兩個人對於研究員的死,有多麼傷感罷了。

梁子身邊的兩個唇語師也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在專註的刪選一些信息。

梁子歪著頭,很是苦逼的嘟囔道:「這特么的就尷尬了啊,我就是跟他們亮出身份,那他們不相信,我能怎麼辦?」

對於這些科研人員來說,除非像是林子文那樣的,才會認識赤龍的徽章。

而眼前這兩位,明顯是不可能認識的。

正在梁子鬧心怎麼接觸這兩個人的時候,赤龍的一個隊員急匆匆跑進來,人一進門就喊道:「梁哥,出事了。周圍有些在快速靠近,我們不知道那些傢伙什麼底細,不過從對方的情況來看,應該是戰鬥力十足的傢伙。」

「數據。」梁子黑著臉怒道。

「不知道是不是一伙人,總共人數有二三十個,還有一些零散的人也在朝著別墅這邊靠攏。不過他們身上沒有攜帶什麼大型武器,我們推斷應該有手槍之類的,目前的情況就有這麼多了。」

不確定,數據不完整,這對於梁子來說是大忌。

但是眼下,梁子也沒有什麼考慮的機會了。

梁子咬著牙怒道:「不管了,硬著頭皮也要將這兩個人先弄走,落在那些傢伙手中,那可就全完蛋了。」

「告訴兄弟們,行動!」 趙華和李龍還坐在別墅的餐廳之中聊天,而這個時候他們側面的這棟別墅已經是空無一人了。

梁子帶著一人朝著別墅那邊走過去,打算接觸一下這兩個人。

誰知道,還沒等梁子他們過去,就見一伙人從別墅的側面衝過來,直奔別墅而去。

梁子見狀臉色劇變,怒罵道:「瑪德,這幫混蛋!快,攔住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