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這算是少見多怪了。」伊凡輕聲笑道,他說著,伸手指了指通道外面被觀眾堵得水泄不通的景象:「每年超能力者格鬥大賽都是如此,明星選手特別受記者和觀眾的青睞,他們一出現,勢必會引起一陣騷亂,你這樣,還算是好的了。」

「那我還真是無福消受。」瀧晨小聲嘀咕了一句。

「走吧,回去青龍大廈,咱們好好慶祝一下。」伊凡搭著瀧晨的肩膀,帶著他往外走。

「對了,後天去無人區的事兒,你沒和別人提起吧?」瀧晨忽然壓低聲音,說道。

「沒有。」伊凡說道。

「那就好。」聽到伊凡的親口確認,瀧晨鬆了一口氣。

「怎麼?你有什麼不見得光的事情嗎?」伊凡眯起眼睛,視線遊離在瀧晨的臉上,想要從中捕捉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瀧晨翻了個白眼,沒有應話。

他想過了,黃武被綁票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告訴伊凡,免得他大驚小怪。

「對了,我得先提醒你一句,伊凡·安那傢伙是個暴脾氣,對他最好不要那麼犟,不然他一惱火,抄起槍,突突突突突突把你就交代了。」

「他這麼火爆的嗎?」瀧晨有些意外。

「那不然呢,賣軍火的呢,手段不強硬些怎麼混呢。」伊凡嘆了一口氣「說起來呢,他和我們青龍堂算是有仇。」

「有仇?」瀧晨不太了解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想啊,我們青龍堂是賣軍火的,伊凡·安這傢伙呢,也是賣軍火的,俗話說的好嘛,同行競爭就像是打仗,不是你死我活。」

「這俗語我沒聽過。」

伊凡沒好氣的瞪了瀧晨一眼:「你小子別老是亂打岔行不行,注意力老是放在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上。」他輕咳了一聲,思索了兩秒,重新接到原來的話題上:「他呢,我和你說過,他算是我半個哥哥,本來呢,他也是青龍堂的一份子,之後因為意見不合,導致了分道揚鑣,現在就變成這樣了。」

聽到這裡,瀧晨忍不住挑了挑眉。

之前他聽劉六說過,劉培安原本也是青龍堂的一份子,後來是因為青龍堂內部發生了激烈的矛盾,一怒之下才憤然離開青龍堂,在三不管地帶佔地為王,開創元團。

而現在,伊凡稱他的哥哥同樣是意見不合和青龍堂分清界限。

這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才導致一眾開幫立派的元老離開元團?

瀧晨的思緒飄得遙遠,有些漫不經心,等他重新反應過來,已經坐在青龍堂的接送專用車輛里。

車輛里的空間很大,後排共有兩排,可以通過椅子左右兩側來調整椅子的朝向,這會兒,坐在後排座的劉六面向瀧晨,開口詢問道。

「剛剛我說的那些,你都聽明白了嗎?」

「啊?」瀧晨茫然地抬頭看著他,那表情就說明他剛剛有聽沒有懂,完全是左耳進右耳出,眨眼就忘了。

「你分神在想些什麼啊。」坐在瀧晨旁邊的伊凡有點無奈。

「不好意思,能再說一遍嗎?」瀧晨道了聲歉,他確實是有些精神不太集中。

「行,聽好了。」劉六手裡拿著一個扁圓狀的玻璃杯,杯中的紅酒隨著車輛的行駛左右搖曳著,他品嘗了一口紅酒,潤了潤嗓子之後,再次開口:「明天我們這邊會安排記者會,到時候你得出席參加。」

「我?」瀧晨一聽,頓時有些變扭「這,我不用去吧?」

「什麼話。」劉六哼了一聲,冷聲叱道「別人想要這個機會都沒有,記者會就是專門為你舉辦的,是講述一下有關於下一輪比賽的事情,那些記者可能也會詢問一些其他的問題,到時候你就酌情來回答,要是實在不清楚怎麼回答,我和嘯欽會代替你解答。」

「我還真不太習慣參加這種會議。」瀧晨還是不情不願,他本來就討厭人多的地方,而且還是記者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要他回答問題,還是不免有些緊張的,最重要的就是,他嫌太麻煩了。

「不習慣也得習慣,這是在幫你造勢呢臭小子。」劉六罵罵咧咧的說道「別人都希望能夠聲名遠揚,被越多的人知曉,你倒好,你想啥都不幹坐收其成,做夢呢!」

「放心吧,那些記者都好對付,你要實在不想說,擺著張臭臉也沒人會說寫什麼的,他們只會覺得你夠冷,逼格夠高,炫酷夠拽!」旁邊的伊凡老氣橫秋的對瀧晨進行指導。

「你很了解嘛。「瀧晨深深地看他一眼,很顯然,伊凡沒少經歷過這種事情。

劉六終結了兩個人繼續打嘴炮,用宣布一般的語氣進行結案陳詞:「行了,總而言之,你什麼準備都不需要做,反正到時候配合我們就行。」

記者會這種具有如此大影響力和號召力的事件,勢必要提前做好準備工作。

瀧晨一行人剛回到青龍堂,劉六就馬不停蹄的趕去找青嘯欽商議有關於明天記者會的事宜,對青龍堂而言,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造勢大好機會,可以借著瀧晨目前超火的人氣進行一輪對外宣傳。

這件事,必須認真對待。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青龍堂門口就出現了好幾輛裝載著遠程通訊功能的採訪車。

這些採訪車都是各大媒體派出來,當他們一收到青龍堂要開辦記者招待會,這些鼻子比狗還靈的媒體記者們就立刻行動了起來。

其中有不少媒體更是搶在記者招待會開始之前就蹲守在青龍堂門口,試圖搶佔先機,看看能不能提前逮住誰進行採訪,收刮一些獨家猛料。

只是讓他們稍感惋惜的是,青龍堂這邊的安保措施極其嚴密,根本就沒有提前對外開放的意思。

何況,現在時間還早,他們來的確實有些不合時宜。

按照以往,青龍大廈的開門時間為早上的八點,而記者招待會的時間更是排在了早上十點,現在時間才六點零五分,離開場還早得很,即便這些記者一早來到,純粹也是白費力氣。

不過,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倒是對此不感覺到意外,越是嚴格才越能顯示出青龍堂對這場會議的重視。

畢竟是當媒體記者的,守株待兔這事早就乾的多了。

耐性,他們有的是。

「這些記者啊…」劉六站在青龍大廈最高層的窗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匯聚在青龍大樓附近的媒體車輛,臉上浮現一絲笑意,忍不住搖頭感慨起來:「狗的鼻子都沒他們靈。」

為了督辦記者招待會,他整夜未曾合眼,一直在忙前忙后,好不容易才處理完大小事宜,現在才算是空閑下來,可以休息一番。

在他身後,一把聲音悠悠響起:「不奇怪,畢竟現在瀧晨是全城人關注的焦點,他走到哪裡都會招人注目,這些記者本來就希望能夠炒作一些比較勁爆的消息,你對他們一說會由瀧晨本人親自現身,接受採訪,他們能不激動才怪。」

劉六笑著點了點頭,轉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青嘯欽,豎起大拇指:「你這招順水推舟真夠可以的,幫瀧晨解圍之餘還順便讓青龍堂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這次,咱們算是賺大發了。」

青嘯欽微微點頭,笑而不語。這次發布記者招待會,青龍堂是出錢又出力,看似是吃力不討好,但卻並非真是如此。

記者媒體在公眾面前擁有絕對的傳播力和威信,通過他們傳播信息,將會比他們青龍堂一個幫派發言更要影響力。

而影響力,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

這一點,才是青嘯欽看重的。

劉六笑著笑著,臉上露出些許擔憂劉六笑著笑著,臉上露出些許擔憂:「不過這次竟然沒費多少功夫就引起了全城的關注,會不會有點太輕鬆了?「

當初只不過是他對著一小撮記者說明天青龍堂會發布記者招待會,對超能力者格鬥大賽最後一輪發表些看法,沒想到竟然引得全城轟動,這傳播速度未免太快了些,這讓他感覺到有些不安。

事情一帆風順,有的時候並不是什麼好事,可能是背地裡有人暗中密謀著什麼。

俗話說得好,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最近這段時間,得益於瀧晨,青龍堂的風頭正盛,有仇家看不過眼,背地裡使壞,推波助瀾以達到什麼目的,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的確有這種可能。」青嘯欽緩緩點頭:「也不用太過杞人憂天,這兒是我們青龍堂的地盤,就算有人想要搗亂,得先衡量衡量是不是能夠承受青龍堂的報復,再說,今天特地增防了三重安保力量,若這都無法保障青龍大廈的安全,豈不是顯得我們青龍堂太沒用了?」

青嘯欽說得風輕雲淡,可劉六卻是明白,如果真的有人敢在他們眼皮底下搗亂,這對青龍堂的威信將會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他懂,青嘯欽怎麼可能不明白,不過是表現得比較平靜罷了。

兩人都沉默了好一會,青嘯欽再次開口:「對了,瀧晨呢?」

「他啊?」劉六低頭看了看地面,若有所思:「大概在修鍊吧。」

「在房間里?」青嘯欽挑眉問道。

「對。」劉六點頭「考慮到今天這些記者會把門口堵得水泄不通,所以昨天晚上我就安排他待在這兒暫住了。」

「沒人看到吧?」青嘯欽的表情有些認真,這事不能兒戲,神教和元團那邊還盯著瀧晨,隨時都有可能會出手。

「沒有,這種事我當然會做得仔細些。」劉六有些生氣的道:「我又小孩子了,這種這麼蠢的問題就不必提了。」

「只是想謹慎一些而已,小心駛得萬年船嘛。」青嘯欽笑了笑:「他在這兒就好辦了,等會帶他去化化妝,整理得精神些,正規場合總不能像平時那樣弔兒郎當,沒個正樣子。」

劉六一拍腦袋:「哎呀,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直到被青嘯欽提醒了,他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安排少了一個步驟。

光是忙得暈頭轉向,都忘了還要給瀧晨打點一下裝束。

「沒事,還有時間。」青嘯欽輕聲笑道。

「那行,我趕緊再去準備準備。」事不宜遲,劉六趕緊離開房間,奔去找瀧晨。



「真有必要做得這麼麻煩嗎?」當瀧晨被劉六連拖帶拽的從床上帶走時,他揉著眼睛嘟噥道。

「你小子還好意思說,竟然沒有好好修鍊,在這兒倒頭呼呼睡大覺。」劉六氣不打一處來,他本來以為瀧晨會自動自覺的進行修鍊,誰知道他竟然在修鍊過程中睡著了。

「這也沒辦法啊。」瀧晨有些無奈:「我昨天才剛連番大戰完,感覺到累睡一會不過分吧。」

劉六本還想說些什麼,可一想到瀧晨昨日確實是連場苦戰,稍微休息一下無可否非。

他冷哼了一聲,不再提這茬,只是催促道:「別磨磨唧唧的,今天早上你是主角,得打點打點,裝扮得像樣一些,免得丟了我們青龍堂的面子。」

「現在才六點多,用不著這麼早就做準備吧?就算是化妝,半個小時總夠了吧。」瀧晨睡意惺忪地說道。

「半小時?」劉六呵呵冷笑一聲,什麼都沒說,也沒必要說。

因為接下來瀧晨馬上就知道化妝到底要費多長時間了。



從洗頭髮為開始,往後修剪髮型,燙髮,焗油,以及最後的定型…光是瀧晨腦袋上的幾根毛就折騰了差不多兩小時,接下來還要進行臉部的化妝工程以及身上的衣服搭配。

當瀧晨看到化妝師微笑著走到面前時,他都快崩潰了,這比他上擂台戰鬥還要憋屈,光是坐著不動,由人擺弄。

還好化妝所需要的時間比起剪頭髮還是稍微快上一些,這一次瀧晨只等了大半個小時就解決臉上的妝容,至於衣服搭配,有專人負責,這一點倒是不必瀧晨操心。

劉六看了一眼牆上時鐘,已經是九點十五分了,他立刻有些焦急的催促起來:「好了,小子,趕緊準備一下,馬上要去開記者招待會了。」

「這麼快?」瀧晨有些意外「現在距離記者招待會的開始不是還有四十五分鐘嗎,怎麼…」

他話都還沒說完,劉六就拽著他的胳膊往外帶,一邊走,一邊解釋道「早上十點鐘是記者招待會對外開始的正式時間,但是我們內部人員是得提前進場的,尤其是你,你是記者會的主角,別人能不來,你都不可以不來。」

說著,他又叮囑起來:「昨天讓你背的詞都記住了嗎?」

「啊~大概吧。」瀧晨剛說完,後腦勺就挨了一巴掌。

「臭小子,認真點,什麼叫大概?這是很重要的,在記者會上說錯了話就沒辦法挽回來了,你懂不懂。」劉六厲聲呵斥道。雖說他們沒有打算讓瀧晨回答太多的問題,但是作為主角,如果瀧晨從頭到尾一言不發,那才會顯得太奇怪。

於是以防萬一,劉六在昨天晚上就給了他一份草稿,讓他對著內容背下來,上面的內容大多都是官方說辭,說白了就是些沒有意義的廢話,政界要員便最是喜歡這樣委婉且枯燥的說辭了。

但對於媒體朋友們而言,這種一點都不勁爆,且還想讓人昏昏欲睡的演講,是他們記者最不反感的東西了。

33樓過道最末端的會議室,此時已被臨時改造為記者招待會的臨時用地,但現在還沒有任何記者到場,他們依然被擋在大樓外面,現在會議室里就只有一群忙碌工作的青龍大樓的普通員工而已。

會議室很大,座椅呈半月狀從左往右展開,排列之間的座椅是以階梯狀的層層分佈,從高到低,進入的兩個門口分別在最後一排最左與最右兩側。

瀧晨數了數,一列座椅可以坐二十個人,一共有十二排,換而言之,這個房間最多可以坐滿二百四十名記者。

座位上,還很貼心的標明了每個座位對應的是哪個媒體,座位越靠前,媒體的知名度便越高,從這細節就足見看出青龍堂對於這場記者招待會的看重。

「對了,到時候我們坐在哪兒?」瀧晨看了看,有些好奇的問道。

「那兒。」劉六伸出食指,指了指第一排再前方的三張藍色塑膠椅,椅子前方有一張長條狀的木桌。

坐在那兒,可以直面所有的媒體記者。

那三張椅子的上方,有幾束灼眼的聚光燈,燈光一照下,瞬間就成了整個會議室最顯眼的地方。

「我我我我我,到時候坐那兒?」要當眾接受採訪,本就讓瀧晨有些為難,現在知道了還要站在如此搶眼的地方,面對數百人的目光聚焦進行採訪。他一下子話都有些說不利索了。

「不,你是坐中間,不是坐左邊。」劉六搖頭糾正道。

瀧晨說不上話了,他覺得兩條腿有點發軟,不聽使喚。

「行了,小子,用不著這麼緊張,到時候我和嘯欽會坐在你左右兩邊,有什麼刁難的問題我們會替你回答的,你坐著就行了。」



有書則長,無書則短。

早上十點,記者招待會準時開始。

「這人也太多了吧。」瀧晨透過門縫偷偷瞅了一眼會議室里的情況,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裡面的座位都坐滿了人,過道上更是架起了許多長槍短炮,如此誇張的陣仗,他還是頭一次見。

「不必緊張。」青嘯欽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時間差不多了,走吧。」劉六掀起衣袖,看了一眼手錶,用力地拍了兩下瀧晨的肩膀。

瀧晨點了點頭,到了這個份上,他想要拒絕也沒有什麼可能了,只能祈禱接接下來不要出什麼亂子。

當瀧晨、劉六、青嘯欽三人一同進入媒體記者們的視線中的剎那,安靜的房間里陡然響起一大片快門拍照的聲音,閃光燈從黑暗之中更是閃耀個不停,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儘管心裡慌得一批,不過在這種大場面下,越是慌張,也不能顯露出來,一旦展露出過度的驚慌,反而會成為媒體手中炒作的熱點。瀧晨深深地吸上一口氣,強作鎮定的坐到位置上。

三人都入座之後,一身正裝的希維爾手持麥克風,踩著高跟出現在眾人面前。

「首先很感謝各位媒體記者們能夠在百忙之中抽空來到這裡參加記者招待會。今天發布會將針對超能力者格鬥大賽決賽,青龍堂以及晨瀧選手個人的一些看法和戰略,一共是一個半小時,媒體朋友們想要提問,請舉手發言,每一位記者都會有三分鐘的採訪時間。」希維爾剛說完這番話,立刻有兩個記者舉起了手。

希維爾看了看兩人,旋即對其中一人做了個「請」的姿勢,旁邊的工作人員立刻上前將麥克風交給那位即將要提問記者。

「你好,晨瀧先生,我是新天媒體的督記者,我想請問一下有關於下一輪的比賽,你有什麼看法。」

瀧晨舔了舔嘴唇,在大腦里思索了兩秒,微笑著開口回答:「能進入決賽的選手都很強悍,大家實力相當,我能做的就只是盡全力、不留遺憾的戰鬥。」

聽到這番回答,劉六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這種套路式的說辭,一聽就沒有什麼意義,顯然是瀧晨從腦海里背出來的。

這小子功課做得挺足啊。

與劉六的反應正好相反的是督記者臉上那一抹一閃而過的遺憾,但他也不死心,這種問法行不通,那就換另外一種詢問的方式。

「能不能透露一下,決賽第一輪遇到的對手是誰呢?」

這次還未輪到瀧晨開口,坐在他右邊的青嘯欽就笑著說道:「很抱歉,關於這一點,我想我們暫時不能透露,這事關比賽輸贏,提前透露出去,會影響到我們的戰略計劃,希望你們見諒。」

超能力者格鬥大賽決賽選手對決流程從半決賽開始就是全程保密,除了參賽選手自己知道外,其他人都沒有辦法通過任何渠道得知。

詢問問題再次受阻,督記者顯然有些生氣了,這次他乾脆拋出一個更為刁鑽的問題:「半決賽的對手中,有哪位是你覺得比較難應付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