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放開她!"

一旁的幾個隊員連忙舉槍大聲喝道,泰坦眉頭一皺,然後腳下連續踢了幾腳,地上的磚頭猶如雨點一樣的被踢飛出去,然後精準的砸在對面這些人身上,實力弱點的直接被砸的吐出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

解決了這些螞蟻,泰坦才將視線投向了手中的孫莉,冷笑一聲。

"我最討厭的就是有人破壞我的好事!"

說完后泰坦的眼睛中閃過一絲冷光,緊接著整個人就要對孫莉下手,但就在此刻,突然一道黑色的影子一下子撞了過來,猶如一發炮彈一樣,直接撞到泰坦的胸口,三個人全都撞飛了出去。

孫莉一下子被摔飛出去很遠,一旁的老海和無命立刻上前將她給拖回來。

蕭陽和泰坦再次戰鬥在一起,兩個人就像是兩頭撕咬在一起的野狼,拚命的想要置對方於死地,而隨著他們的戰鬥,小區的圍牆竟然完全抵擋不住這兩個人的破壞力。 蕭陽的身體撞到一側的鐵圍欄上,結果順手從圍欄上抓起兩根鐵杆,用力一扯,將鐵條扯斷像是標槍一樣就朝著泰坦射了過去。

拇指粗細的標槍像是子彈一樣射出去,但是泰坦卻僅僅是雙手一抓,就將標槍抓在了手中,然後雙手用力一揉,全都揉成了一堆廢鐵。

此刻蕭陽的形象已經十分狼狽了,全身的衣服破破爛爛的掛在身上,到處都是劃出來的傷口,而且整個人站在那裡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

"今天你必死!"

泰坦冷笑一聲,然後對著一側的滄媚沉聲道,"殺光他們!"

滄媚得到命令,立刻上前一步,老海等人則是緊張的自動上前將實力弱的人全都護到身後。孫莉則是搶過隊員手中的兩把手槍,一把自己拿著,另外一把交給了無命。

"再這樣下去不行,蕭陽會撐不住的!"老海沉聲道,然後轉身看向孫莉,"你們立刻叫人!記住,一定要帶槍!"

孫莉原本還想要說什麼,但是看到遠處還在苦苦支撐的蕭陽,最後將手槍交到老海的手中,然後走到一旁開始拿起電話大聲的喊人。

"阿飛,你們退後,這個女人也是蛹兵,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無命握著手槍沉聲說道,視線死死地鎖定目標,生怕自己一轉移視線,這個女人就會衝上來。

滄媚彷彿沒有看到無命等人的注視一樣,她的視線始終定在後面阿飛懷中昏迷的瀟瀟身上。

"動手!"

某一刻,老海突然大喊一聲,然後率動手了。後面的兩個曉組織成員緊跟著衝上去。

與這邊的不同,對面的戰鬥蕭陽已經完全處於弱勢了,甚至都不能夠發起有用的攻擊,只能夠被動的防禦,被泰坦追著一頓狂揍,整個人的神志都開始有些不清醒了。

滄媚頭髮根根豎起,猶如一個女魔頭瞬間躲過無命射出的子彈,然後輕飄飄的一拳,無命就直接吐血飛了出去。

阿飛見到這一幕抱著瀟瀟就要逃走,滄媚則是一腳踢在一塊圍牆的水泥塊上,直接擊中阿飛的後背,然後兩人全都撲倒了出去,阿飛趴在地上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但是被一塊水泥板給壓住了一條腿,根本動不了。

昏迷的瀟瀟被震飛出去之後,躺在地上眼皮動了動,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結果就看到了緩步走過來的滄媚。

一伸手,一把將瀟瀟給抓在手中,滄媚冷笑一聲。

"結束了,這一切全都結束了!"

瀟瀟的眼睛迷迷糊糊的,似乎還沒有清醒過來,盯著滄媚看了一眼,似乎在思考面前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偶爾一眼,瀟瀟終於看到了滄媚身後的另外一處戰場,那裡蕭陽正在被泰坦狂虐,整個人幾乎都站不穩了。

瀟瀟的臉色頓時大變,"蕭陽!"

當看到蕭陽突然被人一拳轟飛出去的時候,瀟瀟的臉色頓時大變,一切的記憶彷彿全都猶如潮水一般的湧進了大腦。

這一切彷彿再次回到了那一次的那個場景,有人要殺蕭陽,蕭陽的生命位在擔心,而瀟瀟永遠未曾改變的就是她還是會義無反顧的再次站在蕭陽的面前。

"蕭陽!"

幾乎是瞬間,瀟瀟整個人的氣勢大變,發現這一狀況的滄媚臉色大駭,立刻雙手用力想要殺了她,但是瀟瀟卻冷冷的掃了一眼滄媚,然後突然一把反掐住滄媚的脖子,用力一扯,強大的力道竟然直接將滄媚給扯飛了出去。

火焰藥液的級別不同,所帶來的力量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根本沒有去看對方一樣,滄媚已經飛快的朝著對面衝去,蕭陽倒在地上,大口的穿著粗氣,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受到這麼嚴重的傷勢,即使是上次在濟北市對付三義幫那次,自己和美杜莎大戰,那次的傷勢也沒有現在這樣嚴重。

大口的喘息著,胸口就像是一個破爛的封箱,彷彿隨時都會一口氣喘不上來死過去一樣。

泰坦冷笑一聲,雖然身上也是傷痕纍纍,但是比起蕭陽來,他的這些傷勢幾乎可以忽略了。

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正在逐漸的流逝,泰坦知道火焰藥液的藥效要逐漸消失了,所以接下來他必須要速戰速決。

抬起腳剛要給蕭陽最後的一腳,結果泰坦突然感覺到背後傳來一陣涼意,下意識的轉身,突然一道黑影撞進懷裡,然後泰坦龐大的身軀被撞飛了出去。

砰!

身體撞到一側的圍牆上,結果圍牆坍塌,泰坦整個人被埋在了廢墟中。

"蕭陽,蕭陽你沒事吧?"瀟瀟有些緊張的跑過去將蕭陽攙扶起來,一邊輕聲的呼喚著。

"瀟瀟……你……你恢復了?"蕭陽有些詫異的咳嗽了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龍妻卿雲 瀟瀟的眼淚當場就流出來來,想到了這些時間經歷的一切,彷彿是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一樣。

"瀟瀟,你……真的醒了?你真的恢復記憶了?"蕭陽有些興奮的大聲喊道,結果因為情緒太激動,身體再次劇烈的咳嗽起來,口中又開始吐血。

"嗯嗯……我恢復了,我真的全都恢復了!"瀟瀟一邊抱著蕭陽不斷的點頭,一邊激動的流眼淚。

轟!

一旁的那堆廢墟突然爆破,然後猶如鐵塔一般的泰坦再次從廢墟中爬了起來,視線掃了一眼現場,盯著瀟瀟頓時眉頭一皺。

"是你?你怎麼可能控制住藥效?"

"我殺了你!"

瀟瀟突然放下蕭陽,然後朝著泰坦衝去,結果第一拳就被對方給輕易的躲過去了。

現在的情況是瀟瀟雖然成為了蛹兵空有一身強大的力量,但是因為沒有打架的經驗,根本無法徹底的發揮這些力量,所以在面對泰坦的時候,她還是吃虧的。

一個女子的故事 砰!

即使是面對一個女人,泰坦依舊沒有任何的手下留情,躲過幾次瀟瀟的攻擊之後,泰坦一腳踢在瀟瀟的肚子上,將她給踢到一側的牆上。

蕭陽臉色一變,立刻掙扎著站起來,朝著泰坦衝上去,結果被泰坦同樣輕飄飄的一腳也給踹到了牆上。

對面的滄媚幾乎攔下了老海等一群人,根本不可能有人過來施以援手,泰坦衝過來,然後兩隻手一手一個,將蕭陽和瀟瀟掐著脖子給提了起來,頂在了牆上。

"是不是特別絕望?放心,更絕望的還在後面呢!"

泰坦對蕭陽冷笑一聲,"既然你的女人已經成了蛹兵,那就說明沒有了藥水他必死無疑,既然如此,我不妨直接給他來個痛快的!"

"嘿嘿,讓你親眼看著哦!"

"你去死!"

蕭陽突然猛地一腳提出,為了躲閃,泰坦只能鬆開手側身躲避,蕭陽落到地上,但是泰坦卻趁機一腳踹在蕭陽的肚子上,然後蕭陽整個人再次撞到了牆上,這一次直接從圍牆這邊撞透過去,然後一路衝到了馬路上。

"你……我和你拼了!"

看到蕭陽生死未卜,瀟瀟臉色大變,揮手胡亂的揮舞著,但是卻根本碰不到泰坦的身體。

泰坦則是逐漸的加大力道,然後瀟瀟整個人的臉色逐漸變得漲紅,青紫起來,呼吸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急促,整個人掙扎的幅度變得越來越小。不過視線卻死死地盯著一個方向,那裡是蕭陽躺著的方向。

蕭陽只感覺全身一陣難以忍受的疼痛,迷迷糊糊的整個人的意識都開始變得薄弱起來,他真的很想一倒頭就這樣直接躺在地上再也不爬起來,真的是太累了。

但是在閉眼的一瞬間,蕭陽看到了被泰坦舉在空中的瀟瀟,瀟瀟痛苦的樣子,以及她那執著的眼神。

那一瞬間蕭陽的意識彷彿再次回到了那一刻,瀟瀟突然義無反顧的衝出來,然後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替自己擋下了那顆暗處飛來的子彈。

瀟瀟!

不!不能死!

瀟瀟,我不讓你死!

蕭陽的腦海中突然湧出一股空前執著的念頭,那就是自己要活著,而且要保護瀟瀟不受傷害,這是當初自己在瀟瀟失憶后親自答應她要做到的事情。

轟!

強大的執念在蕭陽的大腦中形成,然後蕭陽整個人的身體竟然再次發生了強大的變化,全身的血液彷彿在這一刻徹底的燃燒起來,蕭陽整個人甚至都變得通紅透亮,就像是一個燃燒的火人,不過很快,在他身上的火焰就逐漸消失了,蕭陽的身體再次恢復了正常。

砰!

幾乎是猶如彈簧一般從原地彈射而起,泰坦也是只顧著殺死瀟瀟了,而且他根本沒有想到蕭陽會可能再次爬起來。

等聽到身後的風聲時,泰坦已經被撞飛了出去。

蕭陽一把接住落地的瀟瀟,然後將她放到一旁靠牆坐下,瀟瀟緩緩地睜開眼睛,眨了眨眼睫毛,眼神中有些不敢置信。

"肖……蕭陽,我們……這是死了嗎?"

"傻丫頭,我怎麼捨得讓你呢!"蕭陽微微一笑,輕輕的伸手在瀟瀟的鼻尖上颳了一下。

瀟瀟突然看到一旁站起來的泰坦,頓時臉色大變,"蕭陽……你快逃,不用管我!" 蕭陽則是微微一笑,輕輕的揉了揉瀟瀟的腦袋,"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來吧,你就好好的休息就行!"

說完蕭陽從地上站了起來,抬頭盯著對面的泰坦,那傢伙此刻正滿臉震驚的盯著蕭陽,彷彿是搞不明白這傢伙怎麼會突然變得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

他可是明明記得剛才自己將他打的根本都站不起來了,只剩最後一口氣吊著。

"你……"饒是泰坦見識過人,他都感覺到有些不敢置信了,這個傢伙還是人嗎?這一步就算是蛹兵也做不到啊。

"你是不是想要問我為什麼還沒死?"蕭陽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跡,然後輕笑一聲,"我們之間的戰鬥還沒有分出勝負,我怎麼可能就這樣死了呢!"

說完蕭陽突然伸開雙手,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在心中沉聲道,"狂化四階,啟動!"

轟!這一次蕭陽整個人周圍突然爆發出一陣強大的氣流,吹起地面上大片的塵土,但是這一次蕭陽的身體沒有在燃燒,只有他的兩條胳膊嘭的一聲輕響,燃燒了起來。

那是一種淡紅色的火焰,看上去分外恐怖,就像是一條拳套一樣分佈在蕭陽的拳頭和胳膊周圍,整個人充滿了詭異的稀奇,甚至連他的身影都變得虛無縹緲起來。

"這就是第四階嗎?"蕭陽有些興奮的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竟然絲毫感覺不到雙手燃燒到疼痛。就好像這層火焰只是一層幻覺一樣。

"難道這都是因為這傢伙的體質原因?"

泰坦有些驚詫的打量著蕭陽,眼神中滿是震驚,他知道自己的實力是依賴於火焰藥液,可是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難道僅僅是憑藉身體力量?那他也簡直是太變態了!

"這傢伙,不能留!"

看到這一幕,是那泰坦的心中只閃過這一個念頭,然後迅速衝過來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殺死蕭陽。

看這對方衝過來的身影,蕭陽突然咧嘴一笑,然後也不躲避,就那麼站在原地,沉腰坐馬,一拳揮出,和泰坦來了一次硬碰硬。

轟!

強大的空氣氣爆聲響起,然後泰坦整個人直接被彈飛了出去,一條胳膊已經徹底的被撞骨折了,相比他的狼狽,蕭陽卻僅僅是向後退了兩三步便穩住了身形。

"果然是相差一個階別就是天壤之別啊!"

蕭陽有些感嘆,然後看了一眼到飛出去的泰坦,眼神中的火苗不斷的跳躍,這一次終於也該自己痛打落水狗了。

轟!

一身狼狽的泰坦從廢墟中跑出來,他已經記不清楚這是第幾次被撞飛出去了,只是這一次的對抗讓泰坦的臉色徹底變得難看起來。

他的力量,怎麼可能一瞬間彷彿增加了一倍?

這傢伙就好像是根本沒有受傷一樣,看上去明明已經快要不行了,怎麼可能會瞬間再次爬起來,而且力量大增。

麻痹的,你以為這是打網游呢,人物隨時可以原地滿血復活。

此刻泰坦的心中就是這樣一個想法,神之手組織中,雖然他排名第四,實力僅在美杜莎之前,但是他的心境向來是高傲的,在他看來,擁有了藥液的他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類,那些其餘的低等人種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可是突然出現的這個傢伙徹底的顛覆了泰坦的信念,而且將他強大的自尊心也給瓦解了。

這個人類,竟然完全憑藉肉體力量,就這樣戰勝了自己!

泰坦感覺自己見鬼了,這……怎麼可能?

感覺到胳膊上傳來的痛楚,泰坦知道自己的藥效要過了,藥效一過自己更不可能是這傢伙的對手。

原本手到擒來的一次任務竟然橫生出這麼多的波折,到了現在事情已經朝著自己所不能夠控制的方向發展了。

泰坦知道自己必須要撤走了,否則的話等他的藥效一過,別說自己能不能殺死蕭陽,恐怕自己今天都要留在這裡。

想到這一點,泰坦沒有絲毫遲疑,直接一轉身朝著遠處跑去,絲毫不拖泥帶水。

但是蕭陽的速度也不慢,彷彿早就已經預料到泰坦會跑一樣,在對方轉身的一剎那,他也跟著動了,身形幾乎是幾個閃掠,在地面上輕點兩下,然後快速的衝到牆下,此刻泰坦已經一躍而起,順著牆壁輕點迅速上樓了。

蕭陽從後面一躍而起,一把抓住泰坦的腳踝,然後用力向下一扯,直接將他給生生的拽下來扔到了地上。

泰坦掉到地上發出一聲悶響,整個人翻滾出去一段距離剛好滾到人群中,一旁的滄媚立刻上前將其給攙起來。

"泰坦大人,您沒事吧?"

蕭陽從空中落下,然後輕點地面,身體再次朝著一旁的泰坦衝去,眼神冰冷,他對這個人也同樣的充滿了殺意。

泰坦眼皮一跳,然後一把拉過身邊的滄媚給推向前,自己則是趁機逃走。

噗!

蕭陽一愣,有些驚詫的看著面前這一切,他沒想到泰坦竟然會有自己人來做盾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一隻手已經完全的貫穿了滄媚的身體,從她的背後穿了出來。

手臂上燃燒的火焰瞬間蔓延到滄媚身上,滄媚的表情痛苦,眼神中先是震驚和不解,很快彷彿是放鬆一樣眉頭一舒,認命般的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噗!

火焰蔓延,滄媚的身體逐漸被大火蔓延,整個人不一會兒就被燃燒腐蝕成了灰燼。

而蕭陽再準備去追殺泰坦的時候,那傢伙早就已經趁機逃走了。

輕嘆一口氣,蕭陽轉身看了一眼在場的幾個人,苦笑一聲。

"陽哥……"阿飛輕輕的喚了一聲,剛才的一切給他的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實在是太不真實了。

蕭陽剛要講話,結果整個人腦袋一陣眩暈,直接昏倒了。

情網 "陽哥……"

"蕭陽!"

在昏倒的一剎那,蕭陽看到一旁的老海和阿飛還有孫莉他們全都沖了過來,每個人的臉上全都帶著驚慌的表情。

"瀟瀟恢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